第十五章 仗义

【书名: 活色生枭 第十五章 仗义 作者:豆子惹的祸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超神当铺君九龄盛世芳华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犯罪心理:罪与罚近身特工     姐妹俩笑着一起向外走去…到了门口承合才省起来,停步栏下…

    捕:“跟着我做什么?不消陪我去,那些事情又不喜欢,留在镇上和宋阳一起串门子聊天吧”捕lu出假惺惺得不屑,一副不稀得陪宋阳的样子,正想什么,初榕就轻声笑道:“得紧跟着他,他今天要演戏,我还ting想看的,

    可惜看不了,等晚饭时讲给我听。、qunaben、”

    完也不解释啥,带人上马,离开镇赶去工地了……

    承合走后不久,二傻又来了,刘大人看腻了和尚,现在又想要进山看大鸟,宋阳叫来了哑巴和木恩,先是叮咛了两人几句,又对木恩

    声了些什么,就让他们护着二傻进山去了。

    宋阳又把南荣和阿伊果找来,请她们两个辛苦一趟,围着封邑跑上一群,去给老顾、金马、阿里汉等人送信,放置下去些事情。接下来,果然如承合所,宋阳真就没去理睬衙门外的和尚,带着捕一起先去探望陈返师徒,老人很喜欢镇这份清宁,第一天就住得开心,只是厌烦那几十个念经的和尚,罗冠则望向宋阳:“要不便利,我去对他们,办到什么水平给句话就成。”

    宋阳笑着拒绝好意,离开陈返住处后,走街串巷挨户去造访乡亲。

    燕子坪民风和善且质朴,宋阳在这里住到十八岁,于他而言,其间每一处院子里都有亲人、都有尊长,进门后总会起以前的事情,这种感觉让宋阳很放松。

    捕插不上话,只是坐在一旁看着,而每到宋阳笑时,她也会跟着lu出笑意。

    镇子虽然很,但宋阳每家停留的时间都不短,才转半圈下来天色就已近黄昏,宋阳也终于向着武僧们走去捕精神大振,急忙跟上,眸子里尽是兴奋,还忍不住搓了两下手心。

    监视他们的红波卫都换过好几轮了,和尚们仍坐在原地不敢稍动,不过他们随身都带了干粮清水,不知是为了持久追捕逃犯、还是提前做好了在镇里耗下去的准备。正在吃喝着,见宋阳走来,有些胆

    的lu出警惕之色,有些混横的面现不屑细眼薄的惠言则直视宋阳面带微笑,很有“要我,的架势。

    宋阳并没和他们话的意思,恍如只是要途经此处,连看都不看,带着捕从他们身旁经过。不料堪堪就要走过的时候,宋阳突然发出一声惨叫,拉着捕一起一个跟头翻了出去,直接把自己摔倒了地上,与此同时,秦锥不知从哪冒出来怒声叱呵:“妖僧行刺,反了、反了!”什么事情都怕遇到不要脸的。

    和尚们耍赖已径够无耻了,没想到堂堂常春侯更过分,失落臂身份硬生生翻跟头往地上摔去栽桩,尤其让惠言咬牙切齿的,既然都想好要坑人了,又何必再晾我们整整一个白日。

    不过宋阳演得简直ting好那个瞬间里,捕都以为他是真的中了暗器,想都不想、完全是情绪使然哇地一声就哭了,紧跟着她就看见宋阳一边哀号打滚一边冲自己挤眉弄眼地笑。

    不止捕,就连一些脑筋痴钝的和尚都以为是同伴射出暗器,真的行刺常春侯了……还不等他们辨明真相,一轮箭雨便倾泻而至!

    屋顶上的神射手没瞄着他们的光头,都是向腿、脚发弩,下一刻,秦锥带了大群卫士虎狼般冲杀过来不过是普通武僧,怎么能和秦锥这群从死人堆里钻出来的凶汉相比,何况前者手无寸铁后者紧握凶器:前阵受伤在先后者蓄势已久。

    打得又惨又快等慕容大人闻讯,带着盘头等众多衙役从衙门里跑出来的时候秦锥已经收队了,自惠力、惠言以下所有武僧都满地翻滚,没一个还能再爬的起来。

    所幸红波卫要留活口,脱手之际刀未出鞘,而是连刀带鞘一起挥舞当作棍子来使,否则和尚们就是再多三条性命也不敷他们杀的。首发慕容县令跑出门,顾不上理会和尚,慌张跑向常春侯,他还ting纳闷,红波卫怎么光想着痛打刺客,就没人想着过去探查侯爷伤势……,等他跑过去才知道,侯爷不消看,他老人家笑得开心着呢。

    慕容县令ting机灵的,立即占住脚步,指着和尚严厉诃斥:“妖僧狼子野心,剩杀万岁钦点王侯…”等骂足了威风,才喝令盘头将妖僧拿了下狱。盘头面有难色,这次监犯比衙役还要多,衙门实在没那么多副镣子,秦锥笑呵呵的出主意:“镣子不敷就用绳子,要是绳子还不敷就没办法了,只能先把和尚们的脚筋挑断。”

    盘头吓了一跳,比起心狠手辣,1镇捕快距红波卫可差得太远,赶忙颔首应道:“绳子肯定够了……,够了。”

    把和尚押下去,后面自由红波卫去严刑逼供,全不消旁人操心,但宋阳也不抱什么希望,那些武僧未必知道什么。盘头等人又打来清水冲刷街道,宋阳也挽起袖子跟着一起忙活着,血迹还没洗干净,承合一行就返回镇了。

    捕上前连带比划…,把刚刚法身的事情全都讲了一边,任初榕早就猜到事情会这样,对妹妹道:“街上的无赖敢在公堂上撤泼打滚,就会被乱棍活活打死:可官老爷要是不要脸,整座州具的苍生也只有干努目的份。

    耍赖这种事,也要看身份、地位、权威的,和尚们连这点都不明白,活该挨打。”

    捕却有些闷闷不乐:“开始的时候恨死那群和尚,可后来看他们那么惨,又觉得怪可怜……”任初榕摇了摇头:“不得可怜,必须要狠打,这是个态度。对方意图不明却来势汹汹,这个时候宋阳不得有一点心软。”

    事理捕也明白,就是心眼太软,见和尚们被打得“横七竖八,心里不舒服,当下又狠狠吸气、吐气,把那点不痛快扔出心肺,目光渐渐明媚,笑容也重新回到脸上:“那“后文,呢,老和尚会带信徒再来耍赖,到时候还用这招?”

    “那可不可。”这个时候宋阳也走上前,随口接下话题:“这一群武僧刺我,是他们心怀叛逆目无王法:要是附近几个大庙、几百个和尚和几千个信徒来刺我,那即是常春侯昏庸无能,ji起民怨了。”

    完,宋阳岔开话题,对承合道:“在红城有眼线么?”

    任初榕反应很快:“无艳大师?”

    宋阳颔首:“年前施萧晓和我辞行去了红城,过一阵子来燕子坪和我汇合,这都大半年过去了想帮查一查看他是否还在红城。一来,这件事情与佛门有关,他在佛家地位不低,能帮我很多忙:二来,和尚们找我闹事,施萧晓始终没有消息,我怕他会失事。”

    承合没有片刻担搁,立即就放置下去,信雀启程先去凤凰城,再由皇城心腹起雀去红城查询拜访。出乎意料的,郡主的雀子还没放出去,外面就有信雀飞入镇,并且不止一只,前后三个标的目的,一共来了五封雀书。

    都是附近州县、与红波府关系亲近的军书,正如承合料想,附近大寺正在串连、同时号召信徒,现在还未解缆,但目的已经探明,他们要来燕子坪。

    这么大规模的集会,一般而言朝廷是不会允许的,不过南理敬佛,对方是和尚出头、打着佛家法会名义讲经法,官家就未便干涉了。不过附近镇西王的明日系很多,若郡主发话,他们还是会出面、驱散。

    初榕望向宋阳,后者笑了下:“是我的麻烦,别让人家为难,都放行吧,放过来我们措置。”

    随后几天里,雀书往来不竭,都是有关和尚的动向,而封邑内却异常平静,该监工的监工,该双修的双修,该串门的串门,常春侯神情放松,经常能在街上见到他,有时和老人们闲聊几句,有时会逗着娃娃们玩耍一阵:公主殿下则好像真的吃了神仙果子,面色白里透红,俏脸容光焕发,打从骨子中透出的精气神。

    任初榕几次捏着她的脸蛋啧啧称奇。

    对那些武僧的审问也早已有了结果,这些人几乎什么都不知道,他们来自华法、红螺等几座周边大寺,奉了本寺住持的法旨,来缉拿妖人谭图子,且住持有言在先,即便进入常春侯的领地,我佛门生也不消谦卑,常春侯再大也大不过佛祖的一根手指。

    直到第七天鼻昏,终于,最后一道探报传来,五座大寺,三十余间庙,四百多名僧人纠集大批信徒,总共近六千人,在封邑外二十里处汇合,正向封邑赶来。

    探报是由封邑外的一支戎马大鼻传来的,主官不可是镇西王的手下,还曾与秦锥并肩杀敌,信上写得明白,大营戎马严阵以待,若有需要只管叮咛一声。

    宋阳请秦锥辅佐回信,谢过了对方的好意,随即传令下去,片刻之后,封邑内陡然忙碌起来,盘头领着一众衙役走上镇,沿街鸣锣,挨家通知紧闭门户,除非得了官家通知否则听到什么消息都不得外出:军器场与销金窝中梆子声震耳yu聋,匠人熄炉苦工回房,都不消再干活,但决禁绝随意走动:石头佬与回鹘卫的营地中,号角响彻连天,前者在金马指挥下,勉强集结成队,乱哄哄地跑出来,后者抽刀上马,列阵奔驰,卷扬起无数沙尘:红波卫也集结一处,弩上弦刀半鞘除山溪秀,封邑内所有武装都动了起来,忙而稳定,一派大战前的萧杀气氛。

    瞎子和侏儒早都跑回来,躲进衙门里去了,火道人听着外面的消息,有点紧张也有点兴奋:“宋阳这是这是筹算硬打?直接调兵去冲散佛徒?”

    鬼谷子又在使劲翻白眼了:“他这么做可不当,不过就宋阳那个性子,这种事他做得出来。”

    火道人点了颔首,略显遗憾:“可惜,火还没安插好。”

    不久之后,前哨红波卫传讯,数千佛徒已经抵达封邑边沿。

    虽然不是兵戈,但领着数千人、浩浩dangdang地一路前行,感觉也其妙得很。

    苦澈是青阳华法寺的住持,这次五大寺的串连,就是他起得头,顺理成章被众僧公推为首领,虽然是为我佛证道,这个首领当得只有辛苦没有犒赏,可苦澈还是觉得开心。

    不过来到封邑边沿时,苦澈愣了下,耳中号角铿锵,借着夕阳余光隐隐可见沙尘弥漫,居然是一副要兵戈的阵势。只愣了一瞬,苦澈就回过头,对身边几位其他大寺的高僧、住持们笑了:“这是把我们当作军队了。”跟在苦澈身边、红螺寺的住持法号觉晓是个白白胖胖的中年和尚,闻言也笑道:“常春侯未免气了,摆出这副阵势,就能吓得和尚还俗么?”

    苦澈身边的大门生却皱起眉头,低声提醒师父:“风传宋阳心狠手辣,是个彪悍凶徒,不定真会师尊请暂留步容门生先去探………”

    不等他完,苦澈就微笑摇头,低声对门生道:“他不敢,我不信。”莫一个没什么实权的常春侯即便丰隆皇帝,也不敢传令手下去杀害、驱赶数千佛家门生。

    和尚笃定宋阳不敢杀人,现在宋阳闹得越像那么回事,待会他的收场就越灰头土脸吧,苦澈又想笑了,随即扬起声音,对身后信徒朗声道:“于扰不惊于困自在,我佛于心自见清澈。”完双手合十,率先迈步,向着常春侯的封邑走去。

    他一动,众人皆动大几千人的步队,人人面色虔诚双手合十唱诵经文,行动之际也自有一番惊人气势,只不过苦澈不晓得,他刚刚唱出的那句佛偈,几天前惠言也念忠,

    果然进入封邑之后,不远处号角隆隆火光摇摆,却没有一兵一卒真的现身杀来。把封邑弄得好像要兵戈似的不过是唱戏吓人罢了,走了一阵众人的神情愈发轻松了。中念唱我佛慈悲的同时,心里在窃笑常春侯自唱猴戏,没些气度。

    可是也有些意外,进入封邑之后佛徒们走走停停,前后大半个时辰,从黄昏到天黑,连个迎来的官员都没有,见不到人又怎么提条件?

    苦澈晒了下:“常春侯不见我们,我们去见他即是了,领路燕子坪吧。”如果到了镇还不见人的话,苦澈就会招呼大伙坐下来等,数千人静坐示威,他不怕宋阳躲着不见。

    就在他们辨明标的目的、取道燕子坪后不久,忽然一阵马蹄声响,斜刺里冲出数十骑,个个红衣红甲异常醒目,只要是南里人就识得他们是红波卫。

    看样子他们只是从此路过,不过乍遇这么一大群人,红波卫也是一惊,为首的将官一声叱呵,止住步队,用手中火把往苦澈面前一晃,叱呵道:“什么人?”“华法寺、红螺寺、清明禅院,…苦澈的大门生踏上一步,代为通报,不过才刚了几个字,马上将军就开口打断,声音里居然还带了些欢喜:“佛徒?诸位都是佛家信徒?、,

    着,槽军翻身下马,抬开面盔,饶是诸位法师心中有佛,一见他的样子也都吓了一跳,将军的脸上筋肉扭曲五官错位,再被火光一照,活脱脱的一副恶鬼模样。

    不等和尚们惊hun稍定,将军就对苦澈等人抱拳,声音郑重:“末将秦锥,代红波府、常春侯,拜谢诸位大德高僧仗义援手之恩,若能逃脱此难,我家侯爷定为诸多大寺重塑金身,大恩铭记五内!”完,似乎还嫌不敷,秦锥又对着苦澈挑起大拇指,大赞了声:“仗义!”跟着啪地一声合拢面盔,秦锥翻身上马,扬声喝道:“传下令去,援兵将至,诸寺法师率众先行赶到……”

    苦澈完全懵住了,生怕知橡人就此跑失落,顾不得身份急忙走上前,拉住秦锥的缰绳:“将军慢走,什、什么大难,这是在兵戈么?”

    直到此时,苦澈才骇然觉察,将军铠甲上,星星点点都是血浆,秦锥咦了一声,似乎在纳闷“援兵,怎么会不知道兵戈,但顾不很多什么,立即颔首:“山中蛮子出山掠劫,常春侯领着咱们拼了,誓死护卫封邑苍生!”秦锥声音响亮,信徒们哄得一声就乱了,苦澈却冷笑了一声:“将军笑了,常春侯也算煞费苦心。”秦锥哪有耐心和他空话:“得什么古怪话?自己睁眼看看,若非有仇敌来犯,封邑中会乱成这个样子么?”

    话音刚落,不远处突兀传来凄厉嘶嗥,一群身材高大,面色狰狞的山溪蛮冲出黑暗,从四面八方现身杀来,显然前面常春侯的步队已经完全溃败,挡不住蛮子了。

    谁也没见过山溪蛮,但谁都知道他们是山溪蛮,身材、样貌、数量都不是汉人能伪装的,货真价实的、隐匿于深山的、杀人不眨眼的蛮子。

    苦澈认真觉得嘴巴里苦头了,惊骇之下咕咚一声摔倒在地,而佛徒的步队转眼崩散,四处哭喊逃命。

    常春侯简直不得打杀佛徒,但他能请蛮子出山,蛮子想打谁就打谁,并且打了谁都是白打……

    宋阳依诺不和山溪蛮大队见面,坐在衙门里问承合:“我和蛮子兵戈,捍卫封邑苍生,朝廷有嘉奖么?”任初榕摇了摇头:“常春侯只是个虚衔,捍卫处所的功劳,最终要记在慕容大人的身上。”

    慕容县令也在旁边,闻言赶忙站起来长身而揖:“侯爷、公主、郡主提拔之恩下官没齿不敢相忘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活色生枭相邻的书:无凤回到古代选老公抗日之雪耻倾城医妃拥帝宠:宫医叹废弃娘娘芊泽花冒牌贤妻刀屠天地大燕王妃暴皇的养女冥王的小妖后罪恶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