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同乐

【书名: 活色生枭 第三十五章 同乐 作者:豆子惹的祸

强烈推荐:超神当铺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近身特工     没看到三十四章的同学表漏下哦……

    殿内苦战的御前shi卫还剩十几个人,突然看到从地底下又冲出来一个无鱼师太,全都愕立当堂

    施萧晓出声解释:“无鱼师太被jian人冒充。”shi卫中有人认出了他来,无艳大师在南理佛徒中也很有些名望,他开口替无鱼辩白,shi卫立刻就信了七成。

    宋阳却毫不留情,沉声传令自家精兵:“统统杀掉!”命令一出,众人都有些吃惊,就只有无鱼,似乎能明白宋阳的顾虑,当即摇头道:“无妨的,石牢的设计巧妙、气路特殊,下去再多的人也不会被闷死,更不受禅院大火的影响。”

    的确,宋阳的担心就在于此,地宫的面积不算太大,虽然能容下殿内众人,但空气是有限的,待会还要封堵入口,多下去一个人,就多出一张嘴呼吸。

    无鱼解释后,宋阳才点了点头,手指暗道入口,等着那些shi卫道:“不想死就把刀子扔了,人下去。”着,对施萧晓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帮忙。

    地宫的两层石门“对外不对内”控制开阖的机括都在外面,这样一来,就算有人自愿被火烧死来帮同伴关门,将来下去的人也会被困在其中无法出来,何况,懂得如何控制机括的就只剩下青木一个。

    石门指望不上,宋阳带着施萧晓跑向大殿佛霓。

    佛祖像先前被陈返一箭射爆,但巨大的泥石莲花座还在,待其他人都进入地宫后,两个青年好手使出吃奶的力气,把莲花座推向暗门,掩到只剩尺余缝隙,宋、施二人也跳到地下,跟着众人合力,从下面又推又拽,总算是封严了暗门。

    等他们忙活完,不过片刻的功夫,火焰吞噬大殿时的噼啪怪声就响了起来。

    青木被无鱼带下地宫,她胸口要害受制,身体四肢全都无法动弹,连咬牙都做不到了,不过宋阳还是怕她会服毒自尽,跳下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捏她腮帮子,逼着她张口,稍一检查果然发现毒牙,当下伸手进去,毫不留情地将她的毒牙拔出。

    跟着宋阳又去看罗冠,在确定大宗师的伤情稳定后长出一口气,但并不停手,再次拈起银针给他治伤,一边忙碌着,他开口问道:“怎么着,是自己,还是等我们逼问?”

    宋阳在低头干活,不过谁都明白,他的话是对谁的。

    青木吃力地摇头:“我不会。其实也没什么可的。”

    宋阳冷晒,暂时不去理她,逼供是意料中的事情。毒门高人全都是用刑好手,宋阳不喜欢折磨人,但不代表他不会辣手酷刑。

    施萧晓一直都有个疑问,也不管青木会不会回答,就径自问道:“抓我后把我留下做什么?为何不杀我?”

    没想到的,青木应子他的问题,转目望向施萧晓,:“还的时候,师父常常和我夸赞的。”

    施萧晓一愣:“我师父?”

    “再泰,三师兄阿泰。”提到这个名字,青木忽然笑了:“包括师父在内,雷音台上下所有人,都不知道三师兄在外面收下了一个得意弟子,唯独我了解。”

    话题忽然涉及恩师,施萧晓不知该什么了,青木继续笑着:“阿泰在身上倾注无数心血,我实在不舍得就这么把毁了。可放了可能会坏了师父的大计,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先把关起来,等事情完结后再。”

    话刚完,外面突然传来一阵闷雷般的巨响,地宫被震得簌簌发抖尘土弥漫,大殿受不住烈焰的焚烧,轰然坍塌。而一层地宫里的空气也变得干燥烧喉,呼吸时明显能感觉到肺中火烧火燎得难受。

    众人再次转移,从一层下到二层,果然清凉了不少,但周遭也完全黑暗下来,施萧晓又问青木:“和我师父很要好?”

    青木没回答,也不用回答。若不是真正亲近,又怎么知道阿泰在南理还有个弟子。

    施萧晓继续道:“那称可知,我师父死于燕顶之手?与师父要好,为何还要再帮……”

    不等他完,青木轻轻笑了一声:“阿泰是师父,国师却是我师父。我身受师父大恩,阿泰又何尝不是如此。师父要杀他,他只会甘心而去,绝不会反抗逃走我和阿泰要好是一回事,师父杀阿泰是一回事,我为师父忠心办事又是另一回事。”

    “能明白么?我不会因为阿泰忤逆了师父去恨他:也不会因为师父杀了阿泰就反叛。一件事归一件事,不要混到一起。”

    施萧晓沉默了一阵,再开口时声音里又带上了一贯的从容语气:“明白了。另外……,未杀我,多谢了。”

    这个时候坐在石室另一端正抹黑为罗冠敷药的宋阳忽然长长地叹了口气。

    有红波卫还还道他又察觉到危机,关切问道:“侯爷,怎了?”施萧晓却笑着接口,替宋阳回答:“他是觉得没法逼问青木、拿不到口供,所以心中郁郁。”阿泰曾经帮尤太医逃离南理,最终是为了遮掩尤离藏身镇的事情,才被国华惩处,夺去性命:施萧晓是受恩师之命,进入奇士队伍保护宋阳,又因师父被燕顶所杀,所以要对付大燕:青木效忠国师,也和阿泰交好,关键时候不惜违背师命也要饶下了施萧晓的性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执着所在,这些关系乱七八糟,理都理不清,但这里牵扯出阿泰之后,宋阳无论如何也不会再逼供青木了。

    宋阳没法再从青木那里得到更多有关国师的信息,当然怪别扭。

    反倒是青木对此无所谓的,对宋阳冷冷道:“想逼供就尽管来,无妨的。”

    “刚才算我错了还不成么。”宋阳苦笑,完,又不甘心地劝了句:“其实大伙都是熟人……,好歹两句?”青木不搭理他,宋阳无奈,岔开话题:“无鱼师太,估计大火熄灭,我们出去的时候,外面的人少不了,是不是收拾一下?”无鱼一笑:“贫尼正有此意。”着,找身边红波卫借了一柄快刀,在黑暗中mo索着、开始给自己净发刮头。

    别来禅院的大火从白天一直烧到了夜初,火道人的手段越来越纯熟,这场火当真是救无可救。赶来附近的重兵能做的,也仅仅是隔绝周围,努力防止火势蔓延,至于禅院内部,只能等大火自行熄灭。

    上至靖王任唐、下到普通百姓,整个凤凰城都被大火惊动,禁军封锁了附近所有道路,靖王亲自坐镇…任瑭心中憋闷。谋逆事进行到现在,几乎一切顺利,用不了几天就能彻底定局,大事圆满。而无鱼的位置实在太重要,这个节骨眼上容不得她有丝毫损伤,她要是真被大火烧死了,虽然到不了前功尽弃那么夸张,但后面无疑要大费周章。

    听禅院起火,靖王放下手上的所有事情,带领shi卫、禁军赶来,由此也亲眼目睹了火势又生到灭,由强至弱的全部过程,王爷家都有些绝望了,这样的大火,里面根本不可能会有人幸存的。

    不过没见到尸体,总还会有一线侥幸。好容易等到火势颓然,靖王立刻派人进入火场搜索……

    天色已晚,京中宵禁,任何人都不许上街,但是在禁军封锁之外,仍有一大群人不肯散去,无一例外,留守在此的都是佛门弟子,既有京中寺庙的出家人,也有不少苦行僧不久前这些苦修持还聚集在禅院内,今早“无鱼,自宫中返回禅院,双方得以见面,苦修送上敬意后就此散去,不料还没来得及离开京城,就听禅院失火,他们又聚拢了回来。

    因为都是修行者,身份地位特殊,靖王法外开恩,允许他们暂时留在附近等待消息。

    靖王就在火场之外,火势虽弱但尚未完全熄灭,明日皇者不肯置身险地,就在街上来回踱步,焦躁不安。在他手中还捧着一碗茶,周遭空气被大火燎得又干又呛,逼着人非得多喝水不可,正着急的时候,忽然一个进入火场搜索的心腹手下,面带欢喜快步赶来,躬身道:“王爷,大喜,找到师太了,她老人家仍健在,而且毫发未伤!”

    啪地一声脆响。

    狂喜中,靖王不自觉手上用力,毕竟也是行伍出身,曾领兵作战,手上力道不,一把捏碎了茶杯,瓷片割入手上,鲜血和着茶水滴答流淌,shi卫、属官、下人都是一惊,忙不迭拥上前要替王爷包扎,靖王哪顾得上这点伤,伸手退开旁人,对送信手下道:“快请师太法驾不不,带路,本王去见师太。”完迈步就走,几步之后又笑着传令:“把好消息传出去,让外面等候的僧众放下心!”

    师太还活着这样来这场大火非但不是灾祸,反而是个“福缘,。

    如此惊人的火势都能幸免于难,更明无鱼师太的神奇,靖王能想到,明日坊间流传最快的一道传言就是:无鱼师太有神佛护体,水火难侵。

    可以预见的,经过这一场大火,无鱼在凤凰城、在南里百姓间的威望会再上层楼。她的声望越高,对靖王登基的助力就越大,靖王喜上眉梢,笑得几乎合不拢嘴了,他要在第一时间把好消息传出去。

    与民同乐,这不就是天子应该做的事情么,靖王心中暗想。

    可是他的这道命令如果宋阳在此,会很疑惑地看他一眼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活色生枭相邻的书:无凤回到古代选老公抗日之雪耻倾城医妃拥帝宠:宫医叹废弃娘娘芊泽花冒牌贤妻刀屠天地大燕王妃暴皇的养女冥王的小妖后罪恶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