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祈福

【书名: 活色生枭 第四十三章 祈福 作者:豆子惹的祸

强烈推荐:超神当铺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近身特工     凤凰城中法事过半。#百度搜阅读本书最新手打章节#

    三千僧侣先为国家百姓祈运,再为护法檀那求福慧,两次祈福之后,随着无鱼师太一道法旨,道场内在座僧侣尽数起身,脚步轻轻错动,之前结做的“七宝吉祥海,之阵分出一条通道。

    靖王领着丰隆幼子,率同皇家嫡系子弟和朝中重臣一起走入“七宝迹象海。,来到法阵中心站稳脚步,无鱼师太也走下法坛汇入大阵,口中高宣佛号,众僧再度迈步,庞阵开始缓缓转动。

    三千盛装僧侣分作七七四十九重,围拢着靖王环绕不停,梵唱声声钟磐齐晦,场面蔚为壮观,皇子娃娃瞪大了眼睛,乌溜溜的眸子里尽是好奇,靖王则神情肃穆,这样的场合不能轻易发笑虽然他心里早都乐得开了花。无聊站了这大半天,总算快等到关键时候了。

    穿花蝴蝶般的众僧、让人烟花缭乱的法阵,足足转了半个时辰,缤纷绚丽又不失神圣庄严的仪式终告结束,众僧散开无鱼独自上前,引领诸位贵人佛前上香。

    给贵人祈愿后,贵人们要还香于佛,即表虔诚谦恭也算是个“答谢,之礼,这是必不可缺的程序。

    法事准备的时间仓促,来不及在宫前广场坐落金身大佛,只是临时从大荐福寺请来了一尊半人高的铜佛,虽然有些不够威风,但好在佛祖只问叩拜之人是否“心诚。,不会计较自己的身形大,权且将就了吧。

    论身份辈分,第一个佛前上香的自然是靖王任瑭,但是靖王要向城中百姓显示谦和,故而摇了摇头,笑着拍了拍皇子的肩膀:“快去,给佛祖敬香。”

    皇子脆声答应着,从无鱼师太手中接过清香按照以前学过的样子,恭恭敬敬地跪拜磕头,全没什么异状,做好全套功夫后归队,

    脸上本来还有些自豪,可随即又想到,上次做这套礼数的时候父皇还在身边,眼圈一下子就红了。

    靖王看着娃娃的样子,口中安慰了几句,心里不出的厌恶。

    老头子不怎么信佛但一点点敬畏之心还是有的,坑掉丰隆一家的就是他,皇子现在佛前抽泣装可怜,生怕佛祖不会见怪降责么?当真讨厌得很了。

    此刻无鱼师太又取过清香,捧于掌心恭敬高举,口中轻声道:“靖王请。”

    靖王不再理会家伙,从师太手中接过香烛恭敬礼拜后,把三株清香献上。他所施的礼数周到恭谨,从叩拜到上香都无可挑剔,但是若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还是稍稍有些不对头,他的动作好像快了一点,虽然也是一丝不芶,不过仿佛身后有人催他似的。

    当然没人催促靖王,他自己催自己……无鱼师太嘱咐过他,在燃香后十息之内,一定要把清香敬上其实时间是充裕的,只是靖王稍有些心虚吧。

    旁人都没注意他“赶时间”只有无鱼师太留意到,但这个场合也不能提醒什么。

    清香敬上,靖王还不能起身跪在蒲团上双手合十仿佛祷告实却等待,现在他也晓得自己的动作快了些,没办法,等会吧等十息。

    敬香后祈祷,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所有人都在静静等待没有任何怀疑,可是片刻后,任谁都不曾想到随着靖王默默祷念,刚刚插入炉中的三株清香陡地加快了燃烧情形并不夸张,并非一把明火烧起来那么吓人,更像是“有关那柱香的时间。悄然变快了十余倍,沙沙的灼烧细响中,肉眼可见的清香寸寸化灰,前后不到半盏茶的功夫,一炷香竟烧完了。

    谁都不曾见过烧得这么快的香,而那炷香燎着起的的青烟,形质也殊为惊人,青烟并不飘散弥漫,直直向上,俨然一条青青直线,直奔天空!直到一阵微风掠过,它才不着痕迹地化开,转眼消散不见。

    忽见异象,场中众人全都大吃一惊,无鱼和靖王也不敢例外,都做出个目瞪口呆的惊骇样子。

    过了一阵,众人都回过神来,僧侣和贵人们不能喧哗议论,百姓们可不管那套,彼此交头接耳,场面变得有些混乱了,无鱼师太轻轻咳嗽了一声,暂时也没多什么,重新取过清香,请下一位贵人佛前敬香,靖王就此起身让开……从皇室代表到朝上重臣,前后数十人依次上香,都是同一套“程序”但异象再不曾出现过。

    等所有人都上香过后,无鱼师太略作沉吟,举目望向靖王:“请靖王再祈一株香。”

    百姓们立刻来了兴致,谁都想看得真着些,拥挤着情不自禁向前靠拢,负责场中秩序的禁军官兵立刻大声呵斥,很快制止了sao动,靖王故意摆出一副敬畏的神情,迟疑片刻才点了点头,又从无鱼手中接过清香。

    无鱼对他用了一个眼神,示意他别再向上次那么“匆忙”果然,这次靖王从容了许多,心中默默计数,把时间掐得刚刚好,清香才一离手、入炉,立刻又现异状,仍是和刚才一样,燃烧奇快烟雾不化。

    哄得一声,道场内外议论再起无鱼的神情也有所变化,但仍是不肯多,直接来到佛前,光对铜佛合十祷告,请恕过不敬之罪,

    跟着起身从香炉中,选出三根长短不一、不知先前是谁敬上、现在仍在燃烧的残香,合并到一起转头递向靖王:“王爷再请敬香。”

    靖王面lu不悦:“残香不敬。”

    沁诚则敬。”无鱼对靖王正色道:“古时礼佛本有传香接礼一,此举绝无不敬之意事关重大,王驾不可怠慢。”

    事关重大,究竟重大的是何事,在场百姓若有所悟,脸上、眼中都显出浓浓兴奋,无鱼、靖王更是心知肚明。

    靖王闻言不再辩驳,重整仪态,接过三柱残香敬奉我佛药是火道人配的,侏儒一辈子都在研究一个“烧。字,要配出一剂让长香速燃、烟雾凝聚药粉”还是没什么问题的。宋阳也精通药理,但要么下毒、要么救命,除了这两样其他领域他一窍不通,非得火道人出手不可……,不过用药的手法,是宋阳传给无鱼的。

    宋阳以前的玩笑话还真不曾错,无鱼师太对下毒的功夫,当真有些天分的,下药于长香的手法稍加演练便能纯熟施展,虽处于众目睽睽下,可是借着大袖遮掩”加之动作迅速,完全不被察觉第三次敬香,异象再现。

    道场周围的议论声更响亮了,异象一次又一次的重复下来,经由靖王之手供奉佛前的清香燃烧迅速任谁想来都只有一个结果:相比旁人,佛祖更愿受了靖王供奉。这便是佛祖认可靖王。

    意料中事,无鱼师太面lu笑容”伸手解下自己的海青法衣,将其披于靖王身上,跟着退后一步,双手合十躬身施礼。

    师太不曾多做评论”但她的举动足以明一切!

    靖王的神情恰到好处,惶恐之中带了些意外,意外之中又藏些犹豫…皇子根本不明白眼前这些事情到底意味着什么,看看神佛又看看靖王,目光里趣味盎然,觉得这个戏法当真好看……,右丞相和靖王一脉的亲信全都lu出了笑容,靖王的表演精彩而无鱼师太的“无声送袍。

    更显老到”这一下当真就水到渠成了,班大人转目望向左丞相、杜尚书那些一直都不曾表态的朝臣,想看看他们现在还能有什么办法……,左丞相也在笑,但笑纹可当真僵硬地很,杜尚书一如既往的没表情”不过因为抿起双,那张苦瓜脸显得更加苦涩场内众多僧侣此刻面面相觑,川、

    字辈的弟子只觉得此事稀奇,那些大德高僧、寺庙主持眼中则lu出了一份恍悟……,道场外无数百姓更加兴奋了,谁当皇帝于他们而言无关紧要,但是受神佛认可之人登基大统,南理富强指日可待!

    从内到外,众人的表橡心情各不相同,靖王暗笑之余”心中有多出了个念头:在南理做师太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他以前可从不知道”

    每逢重事的时候,比丘尼披着的海青法衣看似轻薄,不料披在自己身上才发觉它原来如此厚重。

    南理的天气,披着一件这样的衣服,热得人着实难受。

    无鱼师太长吸一口气,双手轻轻一挥,示意自己有话要,很快周围安静下来,无鱼这才朗声开口:“今日法事,待皇廷众敬香后本就该结束了,可异象现出由此贫尼觉得当延一道祈福,为靖王祈福。”

    这便是道场中高僧们刚刚恍悟之处了,四天前在大荐福寺无鱼召集各寺主持商讨“廿九法事。的时候,就曾明言当所有环节都结束后,还会再加一项法事,要大家配合,但是加在最后的法事究竟是给谁做、做什么,她并未透lu过。

    现在老僧们明白了,无鱼要为靖王祈福……既然这场“临时添加”

    的祈福是早都安排好的,老僧当然能想通,刚刚靖王上香是的异象也不是佛祖显灵,至多只能算作江湖戏法。

    归根结底,无鱼是铁了心要辅佐靖王登基,甚至不惜以神佛为戏愚弄百姓。

    百余位高僧之中,半数微笑以对,半数无动于衷出家人不理朝政,谁做皇帝都好,反正矢伙都知道,如今京师都由靖王做主,他要登基,凭着几个和尚又哪拦得住,干脆闷声不理明哲自保就是了,就算有朝一日镇西王杀了回来倒霉的也是无鱼,和自己不相干:只有少数几个lu出不悦之色,恨无鱼把佛陀当做儿戏,可是也不敢就此起身退走,不是谁都能像孤石那样乖张傲慢。

    师太的提议立刻就得到了响安,不用问,百姓中最先喝彩出声的,都是靖王早就安插入人群中的心腹,宋阳也算一个,把一声“再好不过,喊得无比响亮。

    无鱼师太威望在前、靖王敬香异象在后,百姓不明真相,真就以为佛祖垂青靖王,南理未来锦绣如画,很快也都出声喝彩,乱糟糟的欢呼。靖王还得矜持着,忙不迭摆手摇头:“这可如何使得,怎敢劳动师太法驾、劳动诸位大德为我一人祈福……”

    靖王不停推辞,无鱼执意相邀”假戏真做之下,还真有些僵持味道,直到一旁的孤石师太等得不耐烦了,皱眉训斥靖王:法事的确是为而作,但却是为南理天下求福慧,并非一人之事,不要再推脱了,莫辜负了万万百姓。”

    话到这个份上,靖王才不敢再推脱,勉强点点头算是答应了,可依旧惺惺作态,非得拉上皇子一起。

    他要邀买人心,无鱼由着他去,当即吩咐了一声,众僧的阵列又高变化,普通僧侣尽数退后四十余位自苦修持走上前来,最后的法事,无鱼师太早都交代清楚了,由无鱼、孤石两人主持四十余位苦修结法求佛,百多位禅宗高僧外围配合,至于那些普通弟子,就不用再参与了。

    高僧重修持轻世事,但也不乏精明心窍,前面想通了无鱼要帮靖王,此刻就弄懂了为什么要找苦修来做法事还不是为了“独霸。未来的皇帝把大功劳全都揽到自己身上,所以在最巴结、最奉承的法事里,把京城中有地位有实力的高僧都踢开。只是想不明白的,无鱼用了什么手段,把生熟不近的孤石给拉拢了。

    对无鱼看轻又看轻、蔑视再蔑视但还是初时那个道理,现在离开不光是对无鱼不满,还是对靖王甩脸色,高僧们都不愿得罪这位京中主掌,也就忍下一口气,按照事先安排好的样子列位在外围,准备进行法事。

    而众多高僧之中,心里最不痛快的那个当属无羡法师。

    虽然法号和无艳差不多,不过两个和尚差别天地无艳名头响亮可只有一座庙容身,勉强不算是野和尚,无羡的“家业。则了不起的很,放眼南理也未必能再找出比他家更大的寺庙了他是大荐福寺的主持。

    打从无鱼透lu出要操办法事的消息,他就跟着忙前忙后,俨然也是“主办,之一,功劳苦劳都高高在上,不成想到最后也成了个“龙套”要知道在场所有高僧,当初可都是他派沙弥请来的。如只是吃力不讨好也就算了,但不难想象的,以后他身上少不得会背上来自“同行,的嘲笑……

    无羡大师一肚子怨气,也和其他高僧一样,随着无鱼师太法咒响起,开始有气无力地长气经文可是过了一阵,看着前面苦修们的法阵,他就再顾不得生气了,换而满腔疑惑。

    今日到场的一共四十八位苦修持,算上孤石四十九人,法事时分作七队,每一队七个人,按照七伤、七苦、七报、七觉、七宝、七佛、

    七方便列阵,围住靖王和皇子游走转动诵经祈福。

    以这样的阵势来祈福,全无任何问题,可是苦修们转着转着,不知是不是自己转昏了头,他们的阵势渐渐有了变化,本来七人一行的队伍散乱了,不知不觉里变作了六人一组,原来的七支队伍随着人数变化,衍变到八个组,孤石脱阵而出,与无鱼并肩站立陈坐地面,口中咒念不绝,手中稳稳结印。

    当新的阵势成形,无羡迷惑不再,换而大吃一惊。

    自苦修持怕方式,最早见于高原,后来才慢慢传入汉境,是以南理苦修的功课,融合了大量密宗佛法,他们此刻摆出来新阵就来自密宗。

    六个人一组,应得是六字大明真言:八个组也有讲究,各组的排到都不相同,无羡只能看懂两组:三人一排、分作两排平行,代表马头明王,能除一切众生之灾:另一组六人结成表大威德明王,能断除一切魔障,摧伏一切毒龙其他几组虽然不认识,但不用想也能知道,也分别象征其他明王。

    六字真言、八大明王。

    几十年前,大荐福寺收容过一位高原来得密宗佛徒,当时此人病得极重,寺中师长就派还是沙弥的无羡去照顾。高原佛徒没能活太久,但是断断续续地,也和无羡了些话,其中就提到过这道大阵。

    具体的名字无羡早都忘记了,但他记得明明白白,这座明王真言的阵法只有一个效用:镇灭也罗邪术。

    也罗早就死了多年,邪法虽有流传,但危害比起当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专门用来对付妖人邪术的密宗阵法也早就退出历史,无羡万万没想到的,今天竟能得以一见。

    无羡惊得连经文都快念不下去了,目光骇然,不停打量着阵中的靖王和皇子,心中猜测着,苦修们摆出这一阵,究竟是要对付哪个?

    此刻天色将晚,皇子的精神居然还不错,眸子亮亮的,饶有兴趣地看着苦修们围着自己转来转去:至于靖王的状况,表情肃穆、目光郑重,身板也站得笔直,乍一看老头子既有恭谦也带威严,当真有些帝王风度,可是若在仔细看看满头满脸的大汗,他很热么?

    南理一贯炎热,不过今天的天气还算不错,是个难得的“透爽,天气,温度虽然不低不过没有平日里的窒闷。无羡皱了下眉头,特意感受了下现在的环境,的确不凉快,但是热成靖王那个样子,好像就有些不对劲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活色生枭相邻的书:无凤回到古代选老公抗日之雪耻倾城医妃拥帝宠:宫医叹废弃娘娘芊泽花冒牌贤妻刀屠天地大燕王妃暴皇的养女冥王的小妖后罪恶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