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军情

【书名: 活色生枭 第二十七章 军情 作者:豆子惹的祸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超神当铺盛世芳华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犯罪心理:罪与罚近身特工     有精擅远袭、准头惊人的大宗师压阵,宋阳等人的这一战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其实,如果狼卒要逃的话,四散奔驰而去至少能逃掉一半,可是这一伍不同其他犬戎骑兵,宁死也不肯退却,之前因为这份狼xing,他们收获颇丰;现在同样的狼xing,却再没有刚才的好运气了。

    鏖战持续、蛮人死前惨呼凄厉怨毒,还在苦战的狼卒把同伴濒死的声音停在耳中,这声音何其熟悉,像极了黄昏袭击村落时,那些燕人平民的哀嚎,只不过早死之人冤hun已散、新丧之人换成了刚才的凶到天se黎明时,整整一伍狼族尽数伏诛。

    七上八下坐在地上,累得呼呼直喘;慕容小婉倒还好些,不过婉大家以前打遍凤凰城,大都只是打架而已,几乎没杀过人,这一次大开杀戒,打斗的时候顾不得多想,结束之后,心里难免翻腾,站在原地脸se苍白。

    宋阳走上前,给她鼻端抹了些清心顺气的药物,示意她坐下休息一会,随即祛除掉‘春衫,上的药物,把宝刀递还给罗冠。

    罗冠不接刀,只是摇头笑道:“我留着没用处,送你了吧,至少回燕子坪之前你用得上。”

    大家曾并肩苦战,算得上同生共死的交情,宋阳不去废话,说了声‘多谢,收好长刀,跟着嘴动了动,好像有话想说,这个时候齐尚从一旁插口笑道:“其实照我说,咱们都多余跟来,罗爷一个人来便足够了,刚刚他救人那一箭出手,金光万道气势煌煌,一下子便杀了几十人,再来几下就把蛮子全都杀光了。”

    罗冠笑了笑,如实道:“齐老大以为,那样的一击我拼尽全力能打出几次?”

    齐尚顺口搭声:“几次?”

    “八次?十次?十五次?我也说不清楚。”罗冠摇了摇头:“短短三四次无妨,不过连续那样施为,会伤我本源。”

    人力有穷尽时,大宗师也不例外真要是穷途末路放手拼命,他能拉上不少人垫背,但要想一个人包打天下,是绝不可能的。

    齐尚能明白这个道理,笑道:“那也是了不起的神技了,我们望尘莫及,只有拜服钦佩的份。”口中恭维不停别人疲惫之际都是越说越累,他倒是越说越精神,不大工夫连气息都调匀了,跳起身走到那个被犬戎俘虏的燕尉跟前,挥刀割断绳索。

    燕尉被刚才一战晃得目眩神mi,直到这次遇到高人了,不敢有丝毫怠慢,起身后认真谢过众人的救命大恩齐尚并不买账,先说了句‘少废话,,又问道:“说说吧怎么回事,燕家军马都跑到哪去了。”

    燕尉面有难se,事关军情哪能随意向不相干的人吐lu,齐尚见状从怀中取出一块牌子,在他跟前一晃,后者脸se一变,神情更加恭敬了些,把齐尚领到一旁低声说话。

    巴夏也站起身来,不过他没兴趣打听军情,溜溜达达地在死人堆里转来转去毫不顾忌血腥,给自己搜检战利品。婉大家看得直皱眉,粗声问道:“你做啥?”

    巴夏冷冰冰地应了句:“发死人财,我就是干这个的………………要不要给你也挑一份?”小婉撇了撇嘴,想骂,不过念在大家战友的情分上她忍了没再吭声。倒是正在一旁和燕尉说话的齐尚闻言,转回头对自己兄弟招呼了声:“替我拣出来一份!”

    不长的功夫,齐尚和燕尉就说完了话,燕尉躬身对众人再致谢礼,告辞而去,那些被救下的女子也都随着他一起离开,临行前少不了又是燠又是拜,惹得小婉鼻子发酸,分出去不少金银。

    宋阳等人也不再多待,离开血腥战场,原路返回去和瓷娃娃等人会合,路上齐尚把唬住燕尉的身份铜牌拿出来,对着同伴笑道:“这是武夷卫的腰牌,咱们特意仿作的,不算太逼真,不过黑咕隆咚的夜里,也不是谁能都认清楚的。”

    宋阳接过铜牌看了看,随即也笑道:“好家伙,武夷游骑尉,诸葛大人麾下直属密探,算是见官大三级了吧。”

    齐尚眉飞se舞:“反正冒充了,可不得弄个像样的差事来做做,等咱们再回来,我让铁匠给您打一枚武夷卫‘大都司指挥使,的牌子,我要没记错,诸葛小玉是都司指挥使,您得比他‘大,,以后要是见了面,他得喊您一声大人。

    玩笑过后,齐尚把从燕尉口中问来的情形转述过来。

    正如先前所知,这附近一直都是有燕军驻扎的,否则又怎么会有燕人的村落。只是几天前军令传来,命此地守军向西迁移,但并没有新军补充过来,换个简单的说法就是:燕人要放弃这片疆域。

    具体因为什么燕尉也不得而知,不过总览这一带边疆情形,燕兵与狼卒势力交错呈犬牙状,百多年里来来回回地变化不休,说不定今天我家的地盘,明天就成了你家的前院,燕兵调动也属正常,弃守此处很可能是看上了另一块更好的地方,是以先做集结准备去争夺。

    至于那个燕尉,率领着一支唤作‘神威,的小队,既做巡防也做斥候。燕人调运本地兵马是机密事情,燕尉的任务就是追踪、擒杀入境的敌国探子。

    另外‘打草谷,这种事情也经常发生,为了不让来抢劫的狼卒察觉‘空城真相,一见狼烟小队就要出征,凭他们的人手当然做不了什么过吓唬人是足够了,敌人以为这里会有大军驻扎,一见燕军多半会立刻逃走,不太可能恋战缠斗,结果没想到神威运气不好,遇到了一群‘狠心贼,,以至全军覆没,军情也遭泄lu。

    事情说完,齐尚又补充道:“我对那个燕尉说了,他要想报恩,不用嘴里总念叨我们,回去的时候从其他几座村落转一圈,告诉那里的百姓燕军弃守,让他们赶紧搬家吧。”

    燕军离开犬戎得知真相是迟早的事情,等他们再来时,附近村落会经历什么样的炼狱情形,任谁都想得明白齐尚心思还算细致,没忘记此事。究其原因,还是因为那个揣着手好像顾昭君的小娃,说话比着齐尚还要更绕人,齐老大有点舍不得他死在狼卒短矛之下。

    旭日初升时,宋阳一行汇合同伴,阿伊果等人知道他们的实力只对上一个中伍的蛮子,几乎是必胜一仗,再退一步,就算杀不光敌寇,至少自保无虞,所以也不太担心。不过三个女人见了宋阳的样子,仍然被吓了一跳。

    别人都还好,唯独宋阳因为龙雀杀法特别霸道,打一场下来就好像在血池里泡了三天三夜,从头发稍到脚后跟满满都是血迹,看上去煞气逼人。

    瓷娃娃取出块帕子给宋阳擦脸,只擦了一下就放弃了,血浆太厚,靠着擦拭可没法把他弄干净,只会把他抹成大花脸………………这个样子实在触目惊心,大伙又特意找了条溪水,付老四下去洗了半天,再上来时候总算干净了,但溪水都被血浆染得微红了。

    换过巴夏递过来的干净衣衫大伙再度启程,这其间忙坏了齐尚的那张嘴,事无巨细,从追击开始直到燕尉和女子离开,所有过程原原本本一点没落下,而且说得yin阳顿挫声情并茂可惜封邑中的谭图子不在,否则老先生非得动了收徒之心不可。

    相比于齐尚,巴夏就安静多了,赶路同时,手中还把玩着各种从死尸身上搜罗来的小玩意,饶有兴趣的样子,在别人眼中看来却透出十足yin冷。

    老头子班大人对巴夏手中的一串古怪项链显得有些好奇,伸手要过来,端详了片刻后,望向宋阳:“这支队伍应该算是狼卒里的精锐了。”

    不用宋阳应声,齐尚就接口道:“那是自然,大好宝刀不杀无名之鬼,能惊动罗爷、侯爷出手的,当然是精锐………还不是一般精锐,得是精锐中的精锐。”

    到了今时今日,罗冠已经没太多和别人动手拼杀的机会,这次一展所长箭惊蛮夷,心情开朗的很,笑着追了句:“还有齐老大,生了张好嘴中的好嘴。

    齐尚有自知之明,ting客气:“罗爷抬举我,好嘴不敢当,我最多算贫嘴中的贫嘴。”

    众人都笑了起来,宋阳追着班大人先前的话问道:“您老怎么知道他们是精锐?”

    “草原上能和沙民作战的狼卒,都是犬戎的精锐。”

    右丞相对草原了解细致,认出巴夏的战利品项链出自‘沙民,的图腾,而且项链最早的主人地位不低,沙民是不可能与犬戎为伍的,项链应该也是战利品,现在再转手被巴夏缴获。

    这一伍狼族有这条的项链,便说明他们曾和沙民鏖战。

    齐尚爱说话,由此好奇心也最终,问右丞相:“沙民是什么,您老给咱讲讲。”

    “你就把他们当成草原上的山溪蛮便是了,不过沙民数量,比起山溪蛮应该多不少。”班大人先给出个概念,随即开始仔细讲解。

    沙民也是蛮族,与犬戎牧民不两立。但沙民不单单是一个部落,他们由来已久,虽然原始野蛮,但也有自己的文化传承,盘踞在草原西北,他们的地盘里有沙漠、戈壁、荒原也有绿洲,有自己的社会形态和秩序。

    与其谟′他们是一族,倒不如说他们是个散漫国度。

    和所有蛮荒民族一样,沙民疯狂崇拜力量,由此也特别善战,若非如此,又怎么能挡得住狼卒的清剿。

    “值得一提的,草原传说沙民有神术,受风暴之神的眷顾,能够在作战时引dang可怕的黑沙暴。”

    齐尚眼睛瞪得溜圆,笑道:“这事…………有点玄乎了。”

    面对质疑,班大人没什么表示,只是冷冰冰的应道:“我曾见过沙民不假,但没和他们打过仗,那些事情犬戎人怎么说,我就怎么转,你要是实在好奇,等到了草原上,不妨深入沙民之地去探一探。”

    齐尚把头摇得好像拨浪鼓,笑嘻嘻地:“咱们汉家人个个一表人才,去了沙民的地方,说不定被他们瞧上,非得留下来当女婿,还是算了吧,我还是喜欢汉人妹子。”

    说完,又省起小姐就在身边,什么女婿、妹子的玩笑说出来不妥,赶紧又岔开了话题,问班大人:“您老还见过沙民?当真不得了,能活着回来,足以见得您的本领了。”

    班大人的老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不再吱声,全当没听到齐尚的话,齐老大也不介意,饱饱吸了一口气,继续口水横飞,再述昨夜之战…!。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活色生枭相邻的书:无凤回到古代选老公抗日之雪耻倾城医妃拥帝宠:宫医叹废弃娘娘芊泽花冒牌贤妻刀屠天地大燕王妃暴皇的养女冥王的小妖后罪恶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