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沙民

【书名: 活色生枭 第四十六章 沙民 作者:豆子惹的祸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近身特工     醒来之后,接连三个晚上喝酒、闲聊,瓷娃娃渐渐觉得,和班大人说话很惬意······当然不是因为他健谈、更不是因为对方说话有趣,恰恰相反的,老头子很闷,轻易不会长篇大论,一般一句话能说十几个字就不得了了,本来谢孜濯也想不通自己心里的那种‘愉快,感觉从何而来,直到刚刚灵光一现,一下子明白了:就是那个‘闷,,他们俩都是‘闷人,,所以能闷到一起去、所以很多话不用讲得太细,彼此就都能明白。{.首.发}

    最近这两天里,谢孜濯努力再努力,尽量多吃些东西,以她的体质,在这样的环境里,若不能再多吃一些,怕是很快就会死掉,瓷娃娃并不怕死,可是还有事情没做。另外……他已死我便更不能死了。

    白天的时候偶尔会有沙民过来,都是些壮年男子,应该是班大人说的那样,他们都是打算替宋阳照顾媳妇的人,无一例外的,每个人在见到瓷娃娃后都神情愕然,随后眉头大皱,沙民比较淳朴,一般不懂隐藏心思,看到汉人丫头这么丑,表情上自然就流露出来。

    倒是谢孜濯,看别人嫌自己丑陋,她还挺欣慰的。而值得一提的是,沙民来看谢孜濯的这种方式让人异常反感,但就沙民本心而言,他们并无恶意,他们在做自己认为的好事。

    虽然没人打算娶这个丑八怪汉人女娃,但来过的沙民还是会表现出一份善意,大都会留下些小礼物,比如几枚稚嫩花朵、一块肉、或者两三个颜色可疑的蛋。

    瓷娃娃白天只喝黑粥,那些肉、蛋都留到晚上,喝酒聊天时用来下酒。

    也是因为饮食规律了,瓷娃娃觉得自己体力恢复得还可以,问班大人:“有机会逃走么?看守我们的只有一个老人···或许能打倒他?”

    班人直接摇头,回答的很简单:“逃出牢房、逃出沙民营地,再外面是戈壁。”

    就凭着他们两个·一老一弱,走进戈壁就等若走进了死路···…即便老天保佑,让他们走出了戈壁,再之后呢?上到草原上后·面前或许是狼群、或许是犬戎骑兵、更可能是大片的无人区。

    现在身处的牢房很小,抬抬腿就能走出去,可外面那座更大的牢房,绝不是他们两个能够穿越的。

    瓷娃娃点点头,眼光平静得很,不见失望。她只是随口一提罢了,本来就没报希望·又何谈失望。

    夜已深,老头子喝光了酒,横身躺在了毯子上:“睡吧,你白天收礼不累,我白天还得干活。”

    瓷娃娃笑了笑,收礼的确一点也不累:“沙民找你做什么?或许我也能帮忙。”

    几天前一场恶战,沙民大获全胜,杀了犬戎数千狼卒·与汉人的东西再好山溪蛮也不稀罕很相似的情况,对来自狼卒的战利品沙民也不屑一顾,不过与山溪蛮略有区别的·沙民会如此并非单纯因为仇恨,另外还有一重原因:狼卒的兵刃、装备,并不适合沙民。

    狼卒都是骑兵,而沙民不擅骑射,马匹对沙民,仅仅是代步的工

    沙民从不会骑着马上战场,而狼卒所有的装备、武器都是为了骑战设计的,沙民要来自然自然没什么用处,何必还要费力搬运。不过打完了仗,沙民还是仔细搜索了狼卒的尸体·带回来了不少东西:军报。

    狼卒在不远处出现大规模的调动,沙民重视得很,狙杀敌军之后,把所有有字的东西全都带了回来,以期能够判断出犬戎大军的动向。

    沙民与牧民同居草原,很多沙民都精通犬戎牧族的语言·但对犬戎的文字所知者寥寥,本来沙王帐下有一对能看懂犬戎文的父子,可事有凑巧,当儿子的突然害了重病,躺在床上奄奄一息,当爹的心里着急,又中了草原上的夜风,虚火冲关眼疾发作,现在就是个半瞎子,根本没办法帮助大王翻译那些军报。

    班大人是在被押回沙民营地途中听说此事的,便自告奋勇帮忙通译,犬戎语和犬戎文他都懂,算是给沙民帮了大忙。

    沙民从狼卒身上搜集来的‘字,太多,十天半个月都读不完,何况还要看过再译,班大人这几天里就一直在忙碌这件事。

    班大人说完,好像又想起了什么,重新坐起身问瓷娃娃:“你天天待在这里闷不闷?或者明天跟我出去转转?就说给我帮忙。”

    瓷娃娃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微微皱眉:“犬戎的语和文我一窍不通。”

    班大人一摆手,很不耐烦的神气:“就说你认得犬戎文但不懂犬戎话……”

    提点半句瓷娃娃就明白了,沙民远离汉境,对汉话完全不懂,她若‘识犬戎文但不通犬戎语,,便能给班大人搭下手,且不虞会被对方看穿,反正最后都要班大人去说。

    “我在山洞里,闷倒是不觉得,不过有机会出去转转当然更好。”瓷娃娃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多谢你。”

    班大人没应声,倒头便睡…···

    第二天一早,牢头来送饭的时候,班大人和他用蛮话交谈片刻,其间班大人几次指向谢孜濯,牢头倒是没为难,几句话之后很痛快的点点头,甚至还向瓷娃娃笑了笑以示鼓励。

    吃过早饭,谢孜濯终于走出了牢房,等她来到外面才发现,自己被囚禁的地方并不是山洞,充其量只能算是一座土丘,因为常年风蚀,土丘的形状扭曲古怪,映衬在霞光中甚至显出了几分妖气。

    也是走出牢房才发觉的,土丘虽然看上去破烂不堪、仿佛随时都要坍塌,可隔音效果出奇得好·……外面很乱,沙民很忙,有人在搬运家当、有人在绑牢大车,大人呼喊牲口嘶叫,各种声音汇聚到一起吵闹不堪,但是之前在牢里她一点都听不见。

    乱糟糟的营地把刚刚从安静中走出来的瓷娃娃吓了一跳,还道是出了什么事情。不过再仔细看看,沙民虽然忙得不行,但神情里并没什么惊慌·倒是有几个跟在大人身后乱跑的小娃娃,在见到谢孜濯后后脸上都流露出恐惧:从没见过这么丑的人。

    至于那些成人,见到她大都会送来个友善笑容。

    谢孜濯有些好奇,问班大人:“每天早上·他们都这么忙乱?”

    可能是觉得这个问题实在无聊,班大人先冷哼了一声,才应道:“你道沙民是鸡,天一亮就玩命扑腾么?平时都不这样,就这几天这样乱。他们要搬家,刚和狼卒打了一仗,这里住不下去了·他们要再向北方迁徙。”

    沙愎的营地很大,谢孜濯眯起了眼睛,依旧看不到营地的尽头。

    视线中无数帐篷耸立,比起牧民的包帐,沙民的帐篷要矮小许多,也更简陋许多,不过他们终归还是住在帐篷里的,这和事前的想象不太一样·谢孜濯还以为他们会挖洞住在沙子里`·····

    再就是那些女子,果然个个肥壮惊人。沙民男子已经是彪形大汉了,比着汉人汉子要壮硕得多·可是他们的身形和自家老婆一比根本不值一提,这种差异就好像齐尚和小婉相比似的。

    想到废话不尽的齐尚和打牌时别人要和她会说‘你敢!,的小婉,瓷娃娃先是唇角一勾,旋即目光一暗。

    这时班大人仲出干枯手指指了指四周:“你再仔细看看,可发觉有什么怪异么?”

    只过片刻谢孜濯就看出了怪异之处:“没有女娃子。”

    只有女子,没有女娃,从三岁到十七八岁的女娃一个不见,倒是男孩子们四处乱跑随处可见。

    班大人解释道:“沙民习俗,没有夫家的女子,除非必要否则都不能出来抛头露面。沙民杀了你我的…”说到这里老头脸上忽然现出了一丝懊恼·稍稍停顿了一下,不过也只片刻耽搁,又继续道:“他们杀了我儿子、你丈夫,会担下照顾你我的责任,也就把我们都视作同族,所以你在嫁人前·轻易不能外出的,只能待在牢里。”

    谢孜濯笑了,很有些莫名其妙-地对班大人说了声:谢谢。

    班大人回答得更是不着边际:“谢什么,还不如少说废话。”

    班大人不是个喜欢废话的人,对他而言唾沫仿佛都无比珍贵,能省则省,好端端地突然让谢孜濯去找沙民中的怪异之处,又耐心加以解释,不外一个缘由:他不知道谢孜濯在想什么,但刚才能看出她目光忽的黯淡下去,知道她心有郁郁这才起了个话头,帮她换一换心思。不料话题岔得不好,居然又拐到‘宋阳已死,的事情上去,帮人解郁不成反倒在伤口撒盐。

    谢孜濯摇了摇头:“仍是要谢你的。”摇头之际,一滴眼泪不知不觉里从眼角甩落,但她的声音不存丝毫哽咽,一如既往地平静。

    草原上的风很大,不一会的功夫,那滴眼泪就被吹干了,也是这个时候,谢孜濯和班大人被牢头带着,走进了沙王的‘金帐,。

    直到进帐前瓷娃娃也没意识到这里就是金帐,所以班大人对她说‘到了,,她又犯傻了,反问:“到哪了?”三个字说完,她便反应了过来,从神情到语气都略显愕然:“沙王就住在这里?”

    沙王的帐篷看上去和普通沙民没有丝毫区别,又矮又小、破破烂烂,既没有醒目王旗也没有侍卫守护……这几天下来,瓷娃娃能感觉到沙民民风淳厚、本性善良,但沙民的王者也这么朴实无华,还是让她觉得太不可思议。

    走进帐篷,其中空空如也,根本什么都没有,只是在地面上有一个洞口斜斜向下。瓷娃娃指着洞口问班大人:“所有沙民的帐篷里都如此?”

    班大人点点头。至此瓷娃娃终于恍然大悟,原来沙民还是住在沙子里的,帐篷充其量只能算是个‘屋顶,。

    金帐别有洞天,可地下的宫殿也实在不值一提,不过是个很大的地窖罢了,方方正正的几间‘大屋,,说得好听些是朴实,但更确切的说法应该是:简陋。不见金银器皿,不存珠玉宝石,唯一显出一点气派的仅在于地上铺着的狼皮。

    沙王四十出头的年纪,看上去和普通沙民没什么两样·暗红肤色双目狭长,身边的排场更是寒酸,没有卫士仆役,就只有一个肥壮的中年女人·和王驾说话时女粗声粗气,态度蛮横的很,班大人小声提醒瓷娃娃:“这是僮妃。”

    对班大人带了‘儿媳妇,来做助手,沙王也没说什么,只是指了指装满犬戎军书的‘屋子,,让他们赶紧开工······

    班大人忙忙碌碌,谢孜濯无所事事·干活的时间自然不能容她去四处乱转,班大人之前所谓的‘出去转转,,也不过是从一间山洞里的牢房,换到一间装满狼卒军书的牢房吧。

    瓷娃娃的今天,过得仍是很慢。

    等到黄昏时分,班大人把今天整理好的军报一股脑报给沙王,等说完时黑夜早已降临,今天再怎么慢·终归也会过去的。

    班大人做完了今天的事情,沙王把早就准备好的一罐劣酒塞进他怀里,又伸手拍了拍老头的肩膀·同时还不忘对瓷娃娃也点了下头。

    班大人抱着酒罐,但这次并没急着离开,伸手指了指谢孜濯,用犬戎话对沙王说了些什么,后者伸手一拍脑门,笑着回应两句,显然是答应了班大人说的事情。

    老头子对沙王颤巍巍地鞠了个躬,跟着转回身对谢孜濯说:“我找他要了几件衣服,你身上这件脏、破不说,还没有换洗的·总不是个事。

    班大人说话的时候,沙王也转回头,冲着‘里间地窖,喊了几声,估计是让王妃帮忙找几件衣服,王妃倒是听话,抱着几件袍子出来·但是在弄清楚这衣服是给汉人女娃穿的后,立刻就翻了脸,对沙王狠巴巴地大喊了几句。

    喊完,她又怕瓷娃娃会误会似的,转回头对她露出个笑容,缓慢费力地说了一串犬戎话。班大人给谢孜濯翻译道:“她让你莫误会,不是不舍得衣服给你穿,而是她的衣服你实在传不了。”

    瓷娃娃笑,以王妃的身材,她的袍子足够装下六个自己,这衣服的确没法穿。

    沙王被爱妃吼了一顿也不生气,站起身冲两个汉人比划了个手势,带着他们走上地面,来到金帐之外。他才一露面,立刻引来一片欢呼,所过之处人人以沙民之礼相拜。家里只能用寒碜来形容的王,在子民中却拥有极高威望。

    沙王仍是那么随和,笑呵呵地拍拍这个的肩膀,打一打那个的胸口,带着班大人和瓷娃娃,来到不远处另一间帐篷,这里住着个老太婆,她的态度与普通沙民截然不同,倒是和王妃有几分相似,对王驾爱理不理的。沙王对她说了几句什么,她上下打量了瓷娃娃几眼,跟着挥挥手,把他们三个全都轰走了。

    当天晚上,仍是和以前一样,一老一小坐在牢房中,喝着这世上最最呛喉的劣酒,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但刚喝道一半,外面铁门声响起,有人走了进来,就是回来前见到的那个老太婆。

    老太婆手里捧着一叠衣服,放到谢孜濯身前,没说话,和所有沙民一样,笑了笑就走了。

    衣料是旧的,但针脚很新,显然是用旧衣服改成的,瓷娃娃拿起几件一比,居然和自己的身材完全贴合瓷娃娃这才明白过来,沙王带着他们去见老太婆,是请她帮忙做衣服。

    这倒难怪,找遍沙民营地,怕是也找不出一件谢孜濯合适的衣服,人家以胖为美,虽然没能见到沙民女娃,但不难想象,那些躲在家中的女娃肯定也没有瘦弱的,瓷娃娃想要衣服非得现做不可。

    回想刚才,老太婆只瞄了几眼,又用了这么短的功夫就该出合适的衣衫,也能算是一门手艺了。

    转过天,仿佛前一天又重新来过一遍,去一样的地方,做一样的事情,吃一样的东西,甚至晚上在牢里喝酒时,那个老太婆也再来了一趟,手里仍是捧了一叠衣服,只是这一次不再是就袍子改制,而是全新的衣袍······昨晚来不及做新的,今天时间充裕了,给你做了几件新衣服。老太婆用磕磕绊绊的犬戎话交代了一句,随后转身离开。

    等她走后,班大人开口:“今天我问过沙王,这个老太婆是他王妃的母亲,族中出名的巧手女人。”

    沙民是一夫一妻之族,沙王唯一的丈母娘,族中地位身份何其尊崇?却亲手给一个被俘的异族女娃做衣衫,昨晚改过旧衫不算、今天还要再做新衣,这是放在中土各国都不可想象的事情。

    班大人慢悠悠的开口:“其实,你我落在沙民手中,也算是运气了。”

    “沙民人很好,”瓷娃娃先是点头同意,可跟着又话锋一转:“不过我倒宁愿他们凶恶些,狠毒些。”

    说着,瓷娃娃喝了口酒,一阵咳嗽之后轻轻叹了口气:“若有机会,我会杀光这一族的。”

    一句话之后,她的气息平稳下来,声音清淡且平静:“他们杀了宋阳。”

    忽然之间瓷娃娃笑了。

    想笑所以就笑了,原因很简单,刚刚才想到自己活下去的全部道理,似乎就剩下了两个字。

    报仇。纟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活色生枭相邻的书:无凤回到古代选老公抗日之雪耻倾城医妃拥帝宠:宫医叹废弃娘娘芊泽花冒牌贤妻刀屠天地大燕王妃暴皇的养女冥王的小妖后罪恶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