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翻车

【书名: 活色生枭 第四十七章 翻车 作者:豆子惹的祸

强烈推荐: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盛世芳华吃在首尔超神当铺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近身特工     班大人没什么表示,只是坐在那里静静看着瓷娃娃的笑容……从笑纹勾起到笑靥盛放再到在最后消散而

    对谢孜濯要做的事情,班大人不会劝解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要做的事情,班大人自己还一团糟,又哪有心思去管旁人,不过当她的笑容落入眼中,又消融在夜色时,老头子的心沉了一沉.

    铺天盖地的蝗虫过后,农民面无表情呆坐于田间;百年不遇的洪水袭来,方圆千里化为泽国,灾民失声痛哭;敌马打破雄关,所过之处尽化焦土,南理士兵愤恨成狂;可怕瘟疫爆发,繁华城池尸臭冲天,小娃娃抱住父母尸体不停摇晃……做了一辈子的大官,什么样的人间苦难右丞相都见过,可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女娃娃,她活得很好,却不存一丝快乐、一丝希望。(更新本书最新章节)

    谢孜濯迎上了右丞相的目光,似乎看懂了他的心思,瓷娃娃又笑了下:“其实,我本来有一个机会的。”

    班大人不明白她口中的‘机会’指的是什么,皱了下眉头:“杀光沙民的机会?”

    “高高兴兴过活的机会。”瓷娃娃蜷起双腿、双臂环膝,她最喜欢的坐姿,团成一团让她感觉到很安全:“两双父母死后,我总会做一个梦:杀了皇帝为他们报仇。我能明白,想要报这个仇只是做梦吧,可我没办法甘心的,学不了武功我就学别的,只要和造反、打仗有关的东西我都会看。我都想学。我翻烂了父亲留下来的燕重吏资历,背熟了谢门走狗能查到的各个燕国大兵营的分布,拼命想要弄清睛城各卫的职责和部署…可学习这些东西对报仇全无丝毫帮助,唯一的一点用处仅在于:越学我就越明白,像我这个样子,想要杀景泰根本不可能。那时候我不知道,宋阳还活着。”

    “宋阳的第一次出现。很…”瓷娃娃侧头想了片刻。终于找到了合适的措辞:“很神奇。”

    谢孜濯不知道,有关‘宋阳神奇’的形容,她不是第一个人。

    “他居然能伪造燕国师谕令,本来我已身陷死局绝无幸免,结果就被他的几滴血轻轻松松给破掉了。还远不止如此……常春侯做过的那些事情。你都知道么?”谢孜濯问班大人。

    后者摇了摇头:“所知甚少。”

    老头子说谎了,在销金窝养伤的时候,宋阳这几年里做成的事情,顾昭君早都给他讲过了。不过班大人现在看得出,瓷娃娃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既然她想说,他再听一遍又何妨。

    燕国师小镇遇伏、燕睛城万民暴乱、燕皇宫付之一炬、燕皇帝呕血重病;他还救下了谭归德成就了燕国最强大的一股反贼;与回鹘大可汗兄弟相称为南理拉来一座兄弟国邦;与山中蛮人交谊深厚、寻回前朝大洪藏于世外的奇兵蝉夜叉;重挫靖王得南理佛徒支持、封邑内建设佛家神圣地……真正的如数家珍,有关宋阳的事情,一桩又一桩娓娓道来,不知何时瓷娃娃变得神采奕奕,说到激动时甚至忘形的手舞足蹈。

    一边说着。她一边笑着,所有这些事情,她都不曾参与,可她与有荣焉。

    谢孜濯在为了这个叫‘宋阳’的家伙自豪。

    “第一次见他,他又急又怒,跳脚喊着要杀和尚灭口;第二次见他,他穷得叮当乱响、为了钱愁眉苦脸。这样的人。真没法让人指望他能做什么。”瓷娃娃的笑容更盛:“可就是这样的人,居然做成了一件又一件大事,他一个人做的,比着我们所有人加起来还要更多、更有成就。听说了他的故事,又和他共处过一段时间。忍不住、忍不住就信他了。”

    “为两双爹娘仇,我一定一定要报的。但我又怎会不明白,只是一厢情愿痴人说梦罢了。不过认识他以后就不一样了,我信他,他和我做一样的事情,我做不来的但他会做得很好。更新”

    心底深处的想法,第一次说出口,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措辞,瓷娃娃有些语无伦次了:“更关键的,景泰大仇我不能假手旁人,父母血仇岂容旁人代劳?唯独他是例外,我的父母也是他的爹娘,真要较真算起来,我们是一家人,他还是我的‘当家的’。本来我扛不住又放不下的担子,顺理成章地就被他担了过去。我不是想偷懒,只是、只是这件事他能做得比我好一万倍……我感觉自己好像一下子有了着落,有了个依靠,有了个我能够指望的人。”

    说到这里她忽地闭上了嘴巴,沉默了好一阵,再开口时从表情到语气都恢复了平静:“这样一个人,以前没有他的时候,我无所谓的;可后来他来了、现在又走了,我很不开心。”

    班大人点点头,没说什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老头子本就不会安慰人。瓷娃娃也不再说什么,横身躺卧在毯子上,双臂抱胸用力抱住了自己,睡觉。

    她本来有一个机会的,一个卸下重担、试着去快乐过活的机会。可宋阳死了,这个机会也随之不存。

    随后的日子过得毫无新意,每个今天都在重复着昨天,但每个今天都会比昨天过得更慢。

    从狼卒身上搜罗来的军报中,暂时也没能找到对沙民有用的情报,不过班大人倒是找出了一条和自己有关的消息。是一封来自普通狼卒的家书,写好后还没来得及寄出,应该是写给心上人的信,或许是为了逗爱人开心,其间记述了一件趣闻:犬戎说把南理使团送过去了,回鹘却说没见到人,现在两国正在吵口水仗……

    又是四天过去,这天晚上班大人刚刚完成了工作,抱着酒罐、和瓷娃娃告辞沙王。才刚一离开帐篷,忽然一阵响亮歌声传来,所有沙民都从家中走出来,唱起本族的民歌,调子低沉却雄壮,颇多苍凉。

    一支沙民小队正从南方进入营地,三十余人。个个神色疲惫衣袍腌臜。身上还带了一股令人闻之欲呕的恶臭,但营地中沙民望向他们的目光充满崇敬,齐齐唱响的歌声显然也是为了欢迎这支小队。

    瓷娃娃和班大人暂时驻足,不敢随意走动,站在‘金帐’外面无表情地看热闹。

    那支沙民小队进入营地后并未停步。而是一直向前,直奔金帐而来,待他们进入金帐后,其他沙民的歌声才告停歇。大家散开继续去做自己的事情。

    回牢房途中,班大人就向沙民问明白了状况,对瓷娃娃道:“今晚好好休息吧,明天沙民就会拔寨启程,开始向北迁徙了。”

    沙民准备搬家是早就定下来的事情,可是沙民的那点家当,哪用花十几天的功夫去收拾整理,他们早都收拾好了。却迟迟不肯启程,对此瓷娃娃本来还有些奇怪,听了斑大人的话之后她若有所思,问道:“沙民一直没动,就是在等刚刚那个小队?”

    果然,班大人点了点头,这次不等瓷娃娃再问就直接给出了解释:这支小队是‘收尸’的。沙民善待亡者。对敌人的尸体都会加以掩埋,何况死在战场上的同族。

    黑沙暴刮起的那一晚,沙民在花海裂谷的两侧,各打了一仗。犬戎骑兵不堪一击,沙民战果辉煌损失极小。倒不是狼卒不够精锐,最重要的原因是他们的坐骑全都惊了。再怎么训练有素的骑兵,控制不了战马也会变得脆弱不堪,何况又身处风暴中,只有任敌人宰割的份;

    倒是与罗冠那一仗,让沙民损伤不少,尤其大宗师和宋阳先后出手,都用的是霸道、搏命的手段,死在他们手上的‘怪物’几乎无一留下全尸,只碎成两截都算走运的。

    沙民安葬同伴,一定要全尸入土的,现在回到营地的那支小队之前就留在花海,为死去的同伴拼凑、缝合尸体,再加以掩埋。沙民信仰独特,缝合尸体这种活不是随便谁都能做的,非得是族中的祭祀才行。

    现在祭祀们都回来了,说明花海战场已经打扫完毕,明天沙民就会撤离此处了。刚才全族齐声歌唱,既是对祭祀的送上祝福,也是对横死的同族表达哀思。

    班大人解释完,两个人已经到了牢房门口,瓷娃娃站住了脚步:“走之前能不能去他坟前看看?本来没想去,可要离开了,心里舍不得。”

    班大人摇了摇头:“他们放不放你去再另说,主要是你去了也白搭,沙民掩埋尸体,不立碑不堆坟,全无任何标记,你到了花海也找不到他,放下吧。”

    瓷娃娃点头,轻轻‘嗯’了一声,忽然又想哭了。他连一个墓碑都没有,诺大天下竟没有一个人知道他埋骨何处……

    两个俘虏回到牢房的时候,从花海返回的沙民祭祀也见到了沙王。

    沙王面带笑容,毫不嫌弃对方身上的肮脏和尸臭,认真和每一个祭祀拥抱做礼,口中蛮话不停着力慰问他们,但祭祀们个个神情严肃,待行礼过后,大祭祀挥手屏退其他人,独自留下来和沙王说了一会子话。

    不久之后,沙王面色阴沉,与大祭司并肩走出帐篷,唤来最最精锐的三百族中勇士,沉声交代了些什么,随即一挥手,众多武士背负利刃连夜启程离开了营地。

    到转天清晨,奉沙王命令出去办差的武士还未返回营地,估计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沙王并没有再等他们,一声令下举族动迁,数万沙民集结成队,在初秋之际向着寒冷北方进发。

    行程中不用再翻译犬戎军报,班大人和瓷娃娃清闲了下来,沙民给他们的待遇很好,把他们安置在一辆大车上,不用走路那么辛苦。

    班大人觉得自己活不了太久了,差别仅在于是终老回鹘还是埋骨草原,既然都是客死异乡,他也就无所谓了,随着沙民一路前行,偶尔还有兴致举目眺望北地草原的壮丽景色。

    瓷娃娃一如既往地平静,说话时会皱眉、会微笑。但并非心情使然,仅仅是表情。

    旅途漫长而缓慢,转眼十几天过去,全没有一点快要抵达目的地的意思,倒是草原上的风越发猛烈了,对此沙民非但不畏惧,反而异常惬意。随时可见有青壮会甩掉长袍。打起赤膊迎风高歌,身边老幼拍掌欢笑、附和……全不见被迫迁徙离开家园的痛苦,只有生存于辽阔天地间的满心豪迈。

    沙民享受狂风的同时,也没忘记刚刚加入族中不久的那两个人,特意在瓷娃娃和班大人的大车上加置了一定小小的帐篷。看上去不伦不类,却真正遮风御寒。

    善良且乐观的一族,可惜,他们杀了宋阳……

    行程之中。两个俘虏也不是成天在车上坐着,赶上风和日丽的时候,也会下来走一走,活动下筋骨,这天两个人正随口闲聊、徒步行走,忽然喀拉拉的一阵闷响传来,前面不远处,一辆大车的轮子散碎。整座车子都告倾覆。

    ‘长途搬家’中偶有翻车,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瓷娃娃和班大人也根本没在意,可是等他俩见到从车上散落在地的货物时,两个人却一起愣住了:茶饼、石雕、镶银玉器、特色药材……分明都是南理特产。

    沙民的家当里怎么可能会有南理的特产?即便二傻也能想通的道理,这些东西都来自过境犬戎、出访回鹘的使节团吧!

    两个人对望了一眼,瓷娃娃默不作声暂回自己的车架。班大人则跑到翻到的大车前,一边张罗着帮沙民收拾东西,一边用犬戎话和身边人随口闲聊着。等班大人再回来的时候,已经弄清了事情的经过:

    全不出所料,这些东西是沙民抢来的。

    不过沙民到现在为止也不知道自己抢的是南理人。他们只看见有狼卒护送大车队经过,跟踪一阵就就集结人马追上去动手了。还以为他们抢的是敌族犬戎。

    瓷娃娃再问:“这么说,邱大人他们,整整一座南理使团,都被沙民杀了?”虽是皱眉发问,但她的语气却是释然的,又找到一个屠灭沙民的理由,这很好。

    可班大人摇了摇头:“沙民把抢劫和打仗分得很清楚,抢东西的时候一般不会杀人,即便是敌族,只要不反抗,沙民也会留活口,把东西抢走就够了。我刚刚问过,那次他们没杀人。”

    对班大人,沙民根本就没有撒谎的理由,他们说的是实话。

    瓷娃娃点了点头,没再多说什么,不过这个意外发现,倒是让她想通了另外一件事……她能想到的,班大人也早都想到了,不等她出声老头子就先开口了:“沙民把我家使团洗劫一空,但并未伤人,可事情是出在草原上的,犬戎难辞其咎。”

    瓷娃娃接口:“别国使团被本国地面上被族抢劫,虽然不是狼卒所为,但这件事若传出去,大单于的脸就丢到鞋子上去了,被别国嗤笑不说,连本国臣民都会觉得狼卒无能。”

    班大人冷笑了一声:“所以犬戎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杀光我家使团,再传报我朝,说使团已经安然过境。”

    “所以犬戎听说还有草原上还有掉队使节,就要调兵全力追杀,意在灭口吧。”瓷娃娃叹了口气,宋阳并非死于狼卒蹄下,但和犬戎有撕扯不开的干系,仇人又多了一个。

    仇人越来越多,实力均强大无匹,这让瓷娃娃很有些头疼。

    ……

    阿伊果在数数。

    裂谷底部闷热,但并非暗无天日,上面日升月落谷底全能察觉,阿伊果按照山里的习惯,每过一天她就在泥地上划一道,结果到了第七天的时候,一头泥鳅路过,全都给抹平了。阿伊果这才想起来地面划道不保险,从狼卒遗骸中找来一只马鞍子,改用小刀在马鞍上记日子,当然她没忘把前面那七道补上去。

    前后数了两遍,阿伊果扔掉了马鞍子,满脸的晦气:“搞啥子么,才过了不到一个月,慢戳戳的日子,活活憋疯老子!”

    齐尚头枕双手、躺在花梗铺成的席子上,闻言笑道:“不到一个月还不好?要是现在过去了十年,咱还没能上去,那才真正会疯吧。”

    按道理说一个月的修养不算短了,可大家都伤得不轻,身边既没有大夫也没有灵药,谷底又环境特殊、潮湿闷热不利内伤愈合,最要命的是那些怪鱼拦路,凭着他们现在的力气,绝没有机会打出裂谷。

    莫说伤势还在,就算齐尚等人全都生龙活虎,想要杀出去也力有未逮,除非大宗师能尽数恢复,偏偏罗冠伤得最严重,想要能再出手,最快也得要半年工夫。

    不过幸运的是,谷底下的泥鳅怪虽然凶狠可怕,可毕竟是畜生,遵循本能而活全无智商可言,它们只知道这些人带了鱼卵的气息不能加以伤害,但全不去想为什么这么久还没看到小鱼,对这些人的态度也始终没有变过:不打扰也不许他们离开。

    阿伊果眨了眨眼睛,想想齐尚的话,也的确是那么个道理,不再抱怨什么了,迈步走到齐尚身边伸脚踢人家:“边上挪挪咯,让老子躺一躺。”

    齐尚纳闷:“那么大一片席子你不去躺,非得躺我这?”

    “你压过了,软戳戳舒服咯。”阿伊果回答的理所当然。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活色生枭相邻的书:无凤回到古代选老公抗日之雪耻倾城医妃拥帝宠:宫医叹废弃娘娘芊泽花冒牌贤妻刀屠天地大燕王妃暴皇的养女冥王的小妖后罪恶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