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角斗

【书名: 活色生枭 第五十三章 角斗 作者:豆子惹的祸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超神当铺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近身特工     黄羊过境时,宋阳发了好一阵呆……他一直跟在沙民队伍旁边,从始至终他都让那个汉人女子留在自己的视线中,如果没有意外,今晚他能轻易mo进她的帐篷。手机小说站点

    没想到半路遇到黄羊,这么一大群畜生,所过之处黄土遮天,沙民为了捕猎队伍更乱成一团,宋阳哪还能盯得住人。不过本性使然,宋阳也没着急,反正他能确定汉人少女在蛮人队伍中就成了,今晚找不到就明天、后天、大后天,总能再找到。

    放松了心思,他也没闲着,趁着乱劲给自己也弄了一头黄羊。凭着他的手劲,黄羊哪有挣扎的余地,被他直接按倒在地上。

    宋阳想得ting简单,现在先留活的,等想吃的时候再杀,保证新鲜…可黄羊的性子倔强,在他手下不停的扑腾着,没有片刻的休息,看架势它宁可把自己活活累死。没过多久宋阳就心软了,眼看着远处的蛮人抓了数不清的黄羊,他们一顿无论如何吃不完,反正天黑后进去转一圈也能找到好肉,自己这头不杀也罢,便起身松手,想要放生。

    不料黄羊挣扎着,才一跳起来又复摔倒在地,不知是被宋阳按的还是它拼命挣扎所致,一条前腿骨折了。

    羊脸上没表情,可它反复挑起、摔倒,虽然虚弱但不停的叫喊,看着听着还是让人ting心疼,宋阳丢了记忆,不记得自己是天下一流的好大夫,可是不知为何他就是觉得自己或许能帮忙,伸手握住黄羊的伤腿mo索片刻就找到了断骨处。伤不难治,但是手中没有夹板、荒原上又找不到替代之物,再好的大夫也对付不了骨折,宋阳没办法,只好先用衣服把羊绑了,然后耐心等候。

    又是子夜时分,蛮人营地陷入沉睡,宋阳再次潜入,一路闻一路找,钻了数不清的帐篷,一直忙到天快亮也没能找到目标,倒是偷了不少好肉,另外顺手拿了几根能当做夹板的树枝和绳子,本来他还想偷灌子酒,结果尝了一口,险险就在做贼时被呛得大咳出声,赶紧放弃了。

    大半夜的搜索宋阳也察觉到,和昨天相比,今夜的戒备稍稍有些不同,并非内部的戒备如何,而是对外,特别是针对西北方、黄羊群奔来的方向上,警戒异常严格,精壮的蛮人战士彻夜不眠,来回巡视,不知在防备什么、或者蛮人觉得,后面还会再来一群黄羊?

    ……

    班大人没猜错、但也未全中,沙王命令一群健卒不参与劳作,的确是存了设伏缉捕宋阳的心思,不过并非所有健卒都是用来抓人的,他们中的绝大部分,都被派做今晚西北方向巡逻的岗哨。

    没了记忆后的宋阳轻松得很,天亮前离开营地,哼着歌给羊打上夹板、又舒舒服服地吃过肉,又趁着夜色躺下睡了一会。

    随后两天沙民始终没再启程。宋阳也乐得跟着一起休息,白天照顾着羊,晚上mo进营地去找人,可是就再没有第一晚的好运气了,汉人少女就像个漂亮梦境一样,不经意时遭遇、再想要专心寻找时却不见踪影了。

    而沙民这边,奉王命吃过肉再走,两天里营地中一片欢腾,仿佛前生今世所有艰难痛苦能换回两天的顿顿吃肉,就足够值得了。全族上下人人心满意足,脸上的笑容就从未消散过。但驻营期间,对西北方向上的警戒始终不曾松懈,班大人和瓷娃娃‘人在山中’,没能出察觉这点异常。

    两天三夜、前后一共七顿饭,沙民差不多把抓到的黄羊吃光了,到第三天清晨,沙民又忙碌起来,收拾营地拆除帐篷再度启程。宋阳自然跟上队伍,但是现在他有了个的麻烦:受伤的羊。

    骨头断了不是一两天能好的,要是现在扔下它断无生理,那样的话当初又何必救它?宋阳犹豫了下,干脆抱起家伙一起赶路,一边走一边笑,本来抓羊是为了吃了它,没成想最后变成了滥好人,真正的自找麻烦。(更新本书最新章节)可是笑过后他又皱起了眉头……他明白得很,对这头畜生自己心里并没什么感情,更谈不到喜欢,之所以会饶它、救它甚至现在带它一起走,更多的是因为一种心底深处隐隐约约地感觉。

    很奇怪的感觉、很难解释清楚。好像他是在学着谁?或者是受到了谁的影响?似乎有个对他来异常亲近的人是个滥好人,见到受伤的、流浪的畜生都会照顾和收养它们,自己耳濡目染,时间长了也就有了惯性,所以才会善待这头样吧。

    宋阳心想,也许自己的至亲里有个生了副柔善性子的好心人吧。可惜,他从早上开始一路琢磨,直到中午、想到头壳发紧也没能想起那个人是谁。

    沙民的队伍浩浩dangdang,一路向着西北而行,两天修养人人吃得好睡得好,在赶路时脚下也有的是力气,不过才走了半天、刚到正午时分,队伍忽然止步了……天公不作美,从早上开始天空就阴霾密布,越走头顶的乌云就越重,空气也越来越粘稠,到了现在仿佛已经凝固,窒闷得让人非得用上力气才能正常呼吸。

    此刻沙王已经把队伍带到了地势相对较高之处,眼看大雨将至,传令队伍暂停前进,聚拢成盘就地扎营搭建雨棚。

    不久之后,一道紫弧洞穿天地,继而惊雷滚滚震彻四方,大雨瓢泼而至。

    昏天暗地暴雨滂沱,让人心情压抑,沙民们也神色有异,凑到一起议论纷纷,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这个时候,忽然一阵低沉号角刺穿大雨的轰鸣,传遍营地每一个角落。

    宋阳远远听到沙民的动静,借着雨帘遮掩心靠近过来,满眼好奇地看他们打算做啥。

    显然应该是个特殊的仪式,在号角中个别沙民走出雨棚,三三两两聚到一起,最终汇成一支百多人的队伍。

    百多个沙民有男有女,年纪各异,从青壮到老年都有,这些人无一例外,无论男女都全身赤luo,只穿一条皮短ku,排成一排后尽数盘腿端坐在冰冷的雨水中。

    跟着沙王和族中的大祭司也并肩走入暴雨,来到这群人跟前,他们两个没打赤膊,相反穿得异常整齐,大祭司身上更是挂满了各种象征神力的饰品,双手张开迎上雨水,脚下步伐错动、围绕着在在地上的同族缓缓打转;口中则念念不休,用蛮话大声祈祷。

    祈祷大概持续了一炷香的功夫,放在好天气里自然无所谓,可是在秋时冰冷大雨中持续这么长时间,也足见诚心了。唱过祈神的调子后,大祭司从怀中mo索出一个沙漏摆在地上,然后祭祀和沙王转身走回雨棚,只留下那百多人继续坐在原地。

    每个人都脸色忐忑,有的闭着眼睛喃喃祈祷、有的则瞪大双目死死盯住沙漏……

    沙漏走得不快不慢,差不多半个时辰的功夫,最后一粒沙子终于落下,换来沙民的齐声欢呼,坐在地上的百多人也如释重负,满脸喜色的站起身来,大声笑着、彼此拥抱着庆祝。宋阳从远处看得一头雾水,沙民的这个洗澡仪式实在让他理解不来。

    此时大祭司与沙王再次走上前,与上次不同的是,两人身后,有随从抱了只巨大木箱,大祭司吩咐了一句什么,雨中百多沙民逐一上前,伸手入箱取各自取出一盏的羊皮卷,自己不看直接交给祭祀,这个宋阳倒是能看懂,他们在抽签。

    接下来普通祭祀上前,根据抽签把百多沙民分成四队,分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带入早就准备好的雨棚中。

    祭祀和旁人都退开了,只剩沙王站在原地,声音铿锵语气虔诚,对所有沙民大声宣讲着什么,他的话宋阳完全不懂,不过倒是能听得出,沙王的声音异常响亮,绝非普通人能喊出的嗓音,此人的内劲根基很不错、应该修习过上乘武功。

    沙王的宣讲不长,不久便告结束,最后猛一挥手,发出一声大吼,随即号角声冲天响起。

    百多沙民分散进去的四座雨棚皮帘卷起,各自走出一个人,与之前不同的是此刻他们身着战甲,手执利刃,齐齐对沙王施礼后,各自散开、躬身举刀做出搏杀的势子,号角声一停再不用其他号令,四人齐齐大吼一声,挥舞利刃冲杀在一起!

    真正的生死相搏,刚刚还彼此拥抱的同族,此刻又变成了生死仇敌,大雨中不死不休的杀局。

    而外面那数万白音族人,齐声唱起了悲凉调子,营地内外的三个汉人都听得明白,他们口中的调子就是几天前在祭祀桑普死时唱过的,是挽歌。

    搏杀ji烈却短暂,三个沙民横尸于泥泞中,只有一个幸存者,身上几处刀伤鲜血不停涌出,此人丝毫没有活下来的喜悦,而是趴伏在地放声大哭。

    有祭祀走上前,搀扶胜者离场医治、拖走亡人尸身去一旁掩埋。

    大雨如注,转眼冲散血迹,号角声再度响起,第二组、四个人走入雨棚,和之前的四个人一样,身着皮甲手执武器,等号角落下便开始生死相搏,直到最后活下一个才告结束,随后第三组、第四组……如此往复不休,每一次ji烈搏杀都只是一样的结果:死三个活一个。

    宋阳看了一阵心生厌恶,皱着眉离开了。

    瓷娃娃也在皱眉,即便亲眼所见,她仍是有些不敢相信,一向团结和睦的沙民,怎么会这么残忍的祭祀仪式。

    百多人分成四队,每次各队派出一人,如无意外的话,前后一共会有三十余场角斗,不过沙民的仪式未能全部做完,刚刚打到第二十场时云散雨消,天空又复一片湛蓝。

    雨一停,角斗便告结束,胜出之人和还没来得及出场的沙民就此散去,各自回到家人身边,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帮忙拆除雨棚、检查车辆,很快又再度启程……

    或许是旅途太无聊了,一向性子冷漠的班大人这次也变得好奇起来,一面走路一面用蛮话和周围沙民不停交谈,全都打听清楚后,这才美滋滋地登上大车,去给瓷娃娃解释刚才发生的事情,坐稳后第一句话便是:“那一百多人,全都是族中的罪犯。”

    或违背族规,或玩忽职守,未必是作jian犯科,可至少他们都犯了错,沙民的体系和制度都很松散,但也有一套衡量对错的标准、也有自己的一套惩罚错误的方式。

    这些犯错之人被查出后,并不会立刻遭到惩罚,而是继续回家过自己的日子,甚至很‘人性的’,除了祭祀、沙王这些族中的重要人物,旁xxx都不知道他们是罪人……在汉境里绝对是匪夷所思的事情,罪犯不立刻处理,他若继续作恶或逃走又该怎么办?

    这便是沙民和其他各族的区别了,沙民有根深蒂固的认知,族中每个人的本心都是善良的,实际上他们也的确如此,‘不立刻治罪’的制度在沙民中延续了不知多少人,从未有人一错再错,也没人逃跑过。当然,除了本性的差别外,沙民生存的地方本身也是一座巨大的监狱,单独一个人跑出营地,就只能在荒野上流浪,几乎没有生存的机会,逃跑是最没有意义的事情。

    罪人以前日子怎么过,以后还继续,直到大雨或者大雪降临。沙民信奉天空之水能够洗清罪恶,所以每到大雨、大雪时,便是他们的审判日、恕罪日。

    雨雪之中,所有罪人都会走出来,让自己接受天上之水的冲刷,以期洗清身上的罪业。

    水来自天上,代表着天神,在角斗开始前大祭司摆出的那个沙漏,就是天神的旨意,如果在沙子漏光前大雨停歇,便明犯人的罪恶洗无可洗,所以神祇早早收起雨水,他们罪无可恕。

    这样的情况下,所有人都会被处死,尸体不入土而火化,灵hun也会被付之一炬,绝无通融的余地。

    反之,沙子漏光后大雨仍在继续,明天神对罪人的怜悯,允许他们改过自新。无论罪人是否能在角斗中存活下来,他们的灵hun都能得到宽恕。

    和所有生活在原始里的蛮人一样,沙民并不畏惧死亡,他们相信终会腐朽但生命没有尽头,灵hun才是他们真正重视的东西。

    所以刚才沙子漏尽后,见大雨还在继续,从罪人到沙民都欢喜雀跃,罪人的高兴源于神祇并未抛弃自己,其他沙民的兴奋源于那些罪人无论死活,都还是自己的族人。

    既然犯了错,就必须接受制裁,当然不是淋淋雨就既往不咎那么简单,暴雨中的沙漏只是对灵hun的救赎,对的惩罚便是最后的角斗了。

    四个人的搏杀分组,来自最公平的抽签,要杀死谁或者被谁杀死,都交给上天去抉择。

    也是因为相信无论谁能幸存下来、最终他们所有人的灵hun都已得到神灵的宽恕,所以一场场残忍的角斗在沙民的眼中,变得异常单纯,身体的痛苦或者死亡,只是对于所犯罪责的惩罚,可无论如何,罪人的灵hun都已经得到救赎,在另一个世界里他们能得到永生,这才是最最重要的。

    而在角斗时大雨停歇,则代表了神祇的厌倦,或许是神有其他事情要忙、或许神想对还未登场的罪人再考察一阵吧,所以雨停了惩罚也随之暂停,未登场的罪人留到下一次大雨时再重新接受审判。

    班大人得津津有味,瓷娃娃却提不起太多兴趣,自从宋阳来过之后,接连几个晚上她都睡不好,精神恍惚得很。

    班大人见状,皱眉劝道:“能睡就睡一会吧。”

    瓷娃娃闻言,苦笑着摇头:“能睡着就好了,一闭上眼睛就胡思乱想,总觉得他进帐子来了,就忍不住睁开眼睛看看…与其如此,还不是干脆不睡,好过一阵阵的惊喜落空。”

    班大人品了品瓷娃娃的话,皱巴巴的老脸上翻出了一个笑容:“是想睡睡不着,还是不想睡?”

    瓷娃娃眨了眨眼睛,也笑了起来:“是不想睡,还是想等他。”

    话虽这么,但严重的睡眠不足,让身体无法支撑了,重新启程不久,在摇摇晃晃中瓷娃娃就熟睡了过去,班大人怕打扰她的好梦,轻手轻脚地下车去随队行走,途中数不清多少次,语气生冷地去骂负责赶车的沙民,不许人家唱歌,不许人家赶车太快,也不许把鞭子挥舞得太响……

    等傍晚扎营时瓷娃娃仍沉睡未醒,在扎好帐篷后,班大人请沙民中的壮硕fu女帮忙,把她从车上抱进帐里,其间她惊醒了一次,张开眼睛满目欢喜,可是在看清楚身边状况后,目光又迅速黯淡,轻轻对沙民了声‘多谢’,很快又熟睡过去。

    晚饭时班大人也没叫醒她,只是帮她留了一碗粥,她什么时候醒来什么时候再吃吧……

    这一觉睡得昏天黑地,不知过了多久,瓷娃娃忽然觉得有人在轻轻摇晃自己,迷迷糊糊地张开眼睛看了看:哦,是宋阳。

    她喃喃地了句:“困得很有事么?”

    着,翻个身又想接着睡,但旋即脑中猛的一惊……!是宋阳!

    瓷娃娃蹭地就坐了起来,使劲眨眼使劲让自己能看得更清楚些,就是宋阳,正坐在身旁冲着自己笑……笑眯眯的宋阳,ting客气的样子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活色生枭相邻的书:无凤回到古代选老公抗日之雪耻倾城医妃拥帝宠:宫医叹废弃娘娘芊泽花冒牌贤妻刀屠天地大燕王妃暴皇的养女冥王的小妖后罪恶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