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一文

【书名: 活色生枭 第七十二章 一文 作者:豆子惹的祸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超神当铺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近身特工     第七十二章一文

    博结抖了抖手中的‘基恰堪布’,问国师:“怎样?”

    一张人皮,而且应该还是国师不认识的人皮,他却沉沉一叹,点了点头:“果然是件宝贝。首发”

    博结追问:“你看值多少钱?”

    燕顶反问:“你肯卖?”

    博结笑了起来:“只要价钱合适,没有我不卖的东西。”

    燕顶竖起了一根手指,缓缓道:“一文。”

    博结眉头大皱,可语气里仍藏着笑意:“大好men徒,在你眼中就值一个大钱?他若泉下有知,未免心灰意冷,下辈子怕是不会再追随你了。”

    燕顶平静回答:“出家人四大皆空,最不值钱的就是这副臭皮囊,一个大钱不少了,我出这个价钱也只是觉得,若‘一文不值’未免太难听了些。至于下辈子…不用他追随我,我去给他做牛做马报恩。”

    博结还有些不甘心似的:“一个大钱实在太少了,不够工钱不够料钱……”不等他说完,燕顶就接口道:“要再算上我hua费在他身上的心血,简直就是无价之宝了,可惜,只剩一副皮囊,不值钱了。”

    博结一甩手,忍痛割爱的样子:“罢了,卖了,谁让你我投缘来着。”

    燕顶真就从身上mo出了一文钱,扔给一旁的乌达,随后从大活佛手中接下人皮,小心叠好重新放入包裹。

    做成了一笔生意,博结好像很开心似的,问燕顶:“还有么?”,可明明他才是卖家。

    燕顶笑了起来,没回答博结,而是转回头去看乌达。

    乌达只觉得脑子里嗡地一声响……刚才拿笔‘买卖’他看得清清楚楚,大活佛两大心腹之一的基恰堪布竟然是燕国师的men徒,被大活佛察觉秘密处以剥皮极刑,这张人皮只卖了一个大钱,怎么看怎么是赔钱的买卖,但博结的警告之意再明白不过,同时也是一记响亮耳光,狠狠打在了燕顶脸上。现在师尊问‘还有么’,燕顶却望向了自己,他是啥意思不言而喻。

    这么低级的挑拨离间连小孩子都不会上当,可是莫忘了,大活佛是天下闻名的‘心xiong狭小’,别人不动疑,说不定他就会心存芥蒂。

    乌达对燕顶怒目而视,冷哼了一声,但没说什么。大活佛则对燕顶笑道:“你这人,怎么比我还小气?不说了不说了,天都快亮了,马上早课没工夫闲聊了,回去好好休息,无聊的话随时来找我聊天。”

    燕顶不废话,把人皮包袱塞给稻草,又用独臂扶起他,就此告辞。稻草的伤势不轻,但是得了国师的亲自护理,而他本身也是非常人,此刻已经行动无碍,能够自己行走,但不容他开口,国师扶着他胳膊的手微微一紧,示意他不用推辞……

    两个人才刚刚走动大殿men口,大活佛忽然又叫住了他们:“有个事情本来轮不到**心,不过我实在是有些担心…替国师担心、替国师的大燕担心,就算你骂我多事,我也还是得问你一句:你打算如何提防犬戎?”

    按照两个人的算计,不久后燕国就会战luan四起,外有番兵入侵内有佛徒作luan,大好机会摆在眼前,犬戎岂会坐视不理?狼主调动去突袭回鹘的十万兵马不过是佯攻,与国力、军力牵扯不大,几乎可以确定的,燕国一luan,狼主必会再调大军南下,为自己来抢一份实惠。

    “活佛忘记了,大燕现在还不是我的。”燕顶转回头,轻轻松松地应了一句。他要造反,谋求的是luan局,犬戎攻燕对他来说反倒是好处更大些。

    “国师就不怕,引狼容易驱狼难么?”博结的神情似笑非笑。

    燕顶哈哈一笑:“景泰不死,我就没有明天…连早饭都没有着落的人,还顾得上午饭吃什么么?”说完再度告辞,离开金顶返回驿站。两人走后,博结对适逢一旁的乌达用吐蕃话吩咐了两句,后者立刻起身,老脸上透出些开心,下去办差了。

    ……

    稻草在地上趴了半天,jing神养得倒是ting足,一边走一边问:“师伯,我有点不明白,见到博结的时候,您是不是有点太…太…”

    “太矫情了?”燕顶知道他想问什么,接话一笑,又反问道:“我们来金顶见大活佛,是为了什么?”两个人都有不俗修为,说话的声音控制得恰到好处,出得我口只入你耳,身前引路身后shi奉的番僧只知道他们在jiao谈,却听不到一个字。何况两个人说话时用的是当年琥珀大哥的山中俚语,别说粗通汉话的吐蕃人,就是土生土长的大燕人士也听不懂他们在说啥。

    似乎再简单不过的一个问题,稻草却张口无言,等他想回答的时候才发现…是啊,见博结一面,究竟是为什么?以前书信往来,有关鬼军、借兵、请客等大大小小的事情全都已经谈妥了,这次见面你摆威风我讲规矩,打过一场再谈及正事,也没见什么特别新鲜或者特别重要的,不过是大家又亲口确认了下。

    倒是大活佛收获颇丰,从国师手中拿到了一张百万黄金的借书,又卖给了他一张只值一文的人皮。

    “没有什么非得见面才能敲定的事情,可是这一面却非见不见,不止今天,我留在仁喀城这段日子,不知道还要被博结召见多少次。他没兴趣找我闲聊天,更没什么正经事要说了,但还是要常常见面,原因仅在于两个字:证信。博结信我和景泰已成水火之势、也信我要造反,但他不信我这个人。”

    直到望谷鬼兵打入大燕、吐蕃jing兵进入燕境之前,燕顶都会留在仁喀城内,这是他和博结早就议定的事情。

    “博结摆出的架子,抖起的威风,还有那些银钱、借书luan七八糟的要求,我统统不在意。但是从今天开始直到事情落定,在大活佛面前我非得有个‘样子’不可。我现在是个穷途末路、架子仍在、自己还把自己当个人物、又自诩这桩jiao易对双方都有利的落魄国师……所以小事上我都得斤斤计较;但真要是那些有分量的大事,我又得咬牙忍气,不敢真的惹恼了最后的依仗。说穿了吧,我得入戏,或许不能打消博结的顾虑,但至少不能让他再添新的疑心。”

    国师不贪心,没想过能真正取信博结,他只要博结不再增添新的怀疑、让事情继续按照计划行进下去便足够了。

    稻草吐了下舌头,笑道:“大概明白了,落魄国师就的有个落魄国师的样子。”笑了两声,他又问道:“那犬戎狼卒趁luan袭扰我们,您有办法应付?”

    “为了对付吐蕃,结果让犬戎占了我大燕半壁山河?这种事情你会做么?”虽然是责问,但语气并不苛责,更像长辈对不开窍晚辈的玩笑话:“要是没把握拖住犬戎,我也犯不着和吐蕃费心费力来做这些事情。”

    稻草好奇追问:“您老怎么拖住犬戎?”

    “草原上可不止犬戎一族。”国师一笑,轻轻一句话带过,没做仔细解释,他无意多说稻草自然不会再罗里罗嗦地追问下去,捏了捏手中的人皮包袱,神情略显踌躇,稻草吃不准自己的下一问会不会惹国师生气。

    只看他的表情和动作,燕顶就知道他要问的是什么,也不用稻草开口,就淡淡说道:“这也是算计之中的事情,但这件事情我做的不开心,你不用多问了。”

    这个时候稻草忽然觉得手中多了一只小小的yao瓶,不用问,是师伯悄悄塞过来了,燕顶继续道:“待会下山后,你不能回驿站,找机会你自己逃。博结伤在你手上,他又成天摆出一副小气样子,多半不会就此罢休,在金顶上当面锣对面鼓,他不好再做什么,后面必会派人去驿站,杀你后就往盗匪反贼身上一推,木已成舟我也说不出什么来,他做得出这样的事情。怎样,你自己能行么?”

    人家的地头,国师又不能离开,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应付不了一bo又一bo的刺杀,难以保护稻草周全。

    稻草哈哈一笑,隐形潜踪本就是他的拿手好戏,而且吐蕃人和汉人在长相上并无明显差异,自己逃走全不是什么难事。

    两人又悄声约定了联络方式,燕顶对稻草认真道:“对不住的很,带你上殿其实是让你涉险,我再怎么相护,也不如不让你来得更安全…可是我没办法,第一次见面,我和博结之间非得有个缓冲不可,否则我太被动了。”

    稻草这才恍然大悟,也不太讲究规矩,惊奇道:“我还道您老带我上殿是为了让我长见识,敢情是把我当箭靶子?”

    国师先是重复了那句‘对不住的很’,跟着说道:“我不会让你白白涉险,等回去后自有补偿,说说看,是想要件好兵器,还是想学上几个毒方子?”

    稻草眨了眨眼睛,又变得嬉皮笑脸:“帮师伯做事是分内事,哪能再要赏赐。就是回家后,您老能不能跟师父说说,他以前给我立下过另一重规矩,其实我觉得不是很妥当的,最好是能把它废掉。”

    燕顶纳闷:“还有规矩?什么规矩?”

    “师父说我二十四岁前不能近nvse。不是功法缘故,他是怕我心志不稳,会因为nv人误事…我知道他老人家是为了我好,不过实在多虑了,我这才刚二十二,还得再熬两年多”

    不等他啰嗦完燕顶就哈哈大笑:“不用去问小飞了,这重hun账规矩我现在就帮你废掉,但腰上的伤势痊愈前不许胡来。”

    稻草霍然大喜……差不多就是这个时候,乌达返回大殿,重新匍匐大跪于博结面前,恭敬道:“弟子前来复命,人手已经安排好了,武士们已经改装出发,只等那小妖回到驿站就动手。”

    燕顶所料丝毫不差,即便只为了保住‘小气’之名,博结就不会饶过稻草。

    博结点了点头,杀稻草不过是小事一桩,并不放在心上,而是问乌达:“你对这个盛景和尚怎么看?”

    来自师尊的任何一个问题,乌达都会用尽全力去思考,先皱起眉仔细回忆了从燕顶上殿到离开后所有过程,这才认真回答:“可恨。”

    似乎觉得弟子深思熟虑后的答案不过如此:“卖国之人,不可恨倒奇怪了,我是问你,他可疑么?”

    乌达又要再回忆一遍,博结却忍不得,不耐烦摆手:“直接说,这种事想破了头也白搭。”

    乌达不敢再多想,实在应道:“可疑的话…弟子不曾察觉。”

    博结一晒:“你这是在替他说好话么?”

    这句话问得着实不轻,乌达如何能承受得起,大惊抬头,可大活佛又摇头道:“好话坏话都没关系,只要是实话就成了。”

    不像普通的弟子、下人那样,乌达并未追着大活佛的话去强调自己刚刚说的就是实话,他知道大活佛喜欢‘虔诚’,而对师尊的信任就是‘虔诚’,他不用辩白,大活佛也不喜欢辩白。

    乌达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没多说什么。大活佛则话锋一转:“基恰堪布的事情,你不好奇么?”

    乌达如实回答:“想问,但不敢问。”

    “基恰堪布比你聪明,处事也比你更灵活,算是个得力帮手。以前始终都觉得他不错,也没觉得有什么可疑,但是最近和盛景联系多了,他就有些不对劲了,每次我和他说起燕国师,有意无意里,他总会数落些盛景的不是、反复提醒我小心中了对方的jian计。”博结说话时面带微笑,但眼中却全无笑意,任谁发现自己最得力的助手是内jian也不会真正开心:“乍看上去,他是对盛景充满戒心、是为了我好……可凡事都有个度,一旦越了线,便是过犹不及了。”

    “我的手下,若总为盛景说好话固然值得可疑;但他总是没道理地去说盛景的坏话,听得久了我难免就会想:他生怕我会觉得他和盛景很要好么?那我就试一试、查一查吧……结果就试出来,好好的一个基恰堪布,偌大高原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基恰堪布,就变成了张皮子。”

    大活佛沉沉一叹,双手结印喃喃念唱了一段咒文,以此来平复心情,排解郁郁。

    半晌过后,博结对乌达挥了挥手:“还有事么?没有的话便退下吧。”

    乌达犹豫了下:“弟子还有一件事,那份借书…师尊是不是该盯紧些,弟子以为容他拖得久了,以盛景的为人……”

    “你怕他会赖账?”博结笑了起来:“bi着他写一份借书,本就不是为了钱,多一份把柄、做一次试探罢了:有谢表,有借书,燕国师卖燕国的事情就算是真正坐实了;盛景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若非真到了穷途末路,这份借书他绝不会写的。”

    正说到这里,金顶上晨钟悠扬,天se破晓,沉寂一夜的中土世界,又复苏醒回来。

    与大燕、吐蕃正相反的,南理境内并非晨钟暮鼓,而是天亮打鼓入夜敲钟。别国钟声dangdang时,南理境内鼓声隆隆,燕子坪封邑中也设有晨鼓,但今晨并未敲响……昨晚任初榕传令封邑,天亮时不许敲鼓,以免打扰了妹妹休息。

    不过即便今晨无鼓、封邑一片寂静,小捕还是醒来了。

    天生就贪睡、又失血过多体质衰弱、且还服下了安眠yao物的任小捕,只睡了小半夜便告苏醒,她心里有事,惦记着一个人,她睡不下去了。

    伤口很疼,全身上下提不起一点力气,可那件事还是要赶紧做的,她等不及。任小捕稳了稳心思,努力集中所有jing神,开始了她的占卜……

    任初榕不知道妹妹在做什么,她在men外守候了整整一夜,jing神萎靡昏昏yu睡,忽然屋内传来‘咕咚’一声,一下子把她惊醒过来,忙不迭起身进屋,推开men一看,妹妹不知为何从榻上摔倒了地上。

    任小捕脸se凄苦yu绝,泪水横流。她有‘未卜先知’,但是这一次,她什么都没看到。有关宋阳的、一切的一切她都没能看到,什么都没有!

    初榕大吃一惊,急忙招呼仆从把小捕重新摆上g,又传召大夫赶来。

    见到了三姐,小捕的眼泪留得更凶了,但她没说实话,咬着牙、流着泪、哽咽着:“我疼,疼死我了。”

    真的是疼死了。

    就如初榕不敢想筱拂得知他的死讯会如何、所以不敢对她说出实情一样,小捕也不知该怎样去向初榕说出自己看到的事情……即便小捕明知三姐知道了什么,她仍没法去问、去说,那个结果实在太可怕,宁愿今生今世永坠梦魇,小捕也不愿更不敢直面。

    真想抱着妹妹大哭一场,可任初榕还得坚持,强笑:“睡觉都不老实…你最耐不得疼……”泪水是最最没办法忍住的东西,任初榕也泪流满面,说不下去了。

    医生赶来,看过,幸好这一跤并未挣裂伤口。

    半晌过后,小捕呼吸平稳仿佛又复睡着,众人退出房间,就只有小捕知道自己是清醒的,她拼出所有的心思,找出了两个理由:草原距离燕子坪太远了,我的本事没那么大,所以看不见;我受伤了,jing力不够用,所以看不到。

    是我看不到,不是他不在。

    可惜,即便找到了理由,却仍没办法安慰自己,任小捕大哭,却不敢出声。

    小捕的未卜先知、刘二的亲近飞禽、萧琪的相马天赋,这许都没办法去解释,但却真实存在。世事玄虚,并非所有的事情都能有一套系统的理论去解释,所以小捕不知道的,她‘看不到’宋阳,仅仅是因为他失去了记忆……现在的宋阳,并非以前的小仵作、南理奇士、常侯。

    在恢复记忆之前,宋阳不再是宋阳,她努力寻找以前的宋阳,只剩徒劳无功。

    ……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活色生枭相邻的书:无凤回到古代选老公抗日之雪耻倾城医妃拥帝宠:宫医叹废弃娘娘芊泽花冒牌贤妻刀屠天地大燕王妃暴皇的养女冥王的小妖后罪恶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