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分头

【书名: 活色生枭 第八十四章 分头 作者:豆子惹的祸

强烈推荐:超神当铺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近身特工     第八十四章分头

    不久后狼卒赶来,从沙民手中接过逃犯,一位长官上前盘问了几句,沙民首领回答的中规中矩,说是见库萨巡空知道有敌人跑来,就迎上来看看有没有能帮忙的地方,结果回鹘儿直接拔刀相向,还砍伤了一位兄弟云云。.首发文字}

    狼卒只道是同族协军共御外敌,这种事在草原边民中本来就平常的很,也并未生疑,相反还褒奖了一番,随即他们把回鹘儿按在马上赶回营房,白音首领在后面赶了两步,大声笑道:“祝大军旗开得胜、驰骋草原!”

    狼卒放声长嗥回应祝福,而重伤、被俘、命不久矣但交托了任务的回鹘儿也露出了一个笑容,他知道沙民的祝福是对他喊出的。

    犬戎骑兵撤走,宋阳一行也不曾冒进,暂时停留在原地,宋阳低着头沉思不语。沙民自然不会去打扰他,不过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瓷娃娃能明白他的心思,走到身边轻声问道:“要帮回鹘?”

    宋阳点头。

    一直以来,宋阳也不过是把‘日出东方’当成一门远在万里的亲戚,常常有消息往来,可是论起交情不过就那么回事,谈不上关心、更算不得知己。但是很明显的,宋阳低估了‘交换火芯玉’这个仪式在回鹘人心中的意义。

    如果说当初大可汗把南理和亲转到宋阳头上,是给了他一个惊喜,那现在兴兵为宋阳报仇,就着实让他有几分感动了。

    在这一世里,除了几分感情牵绊之外,宋阳为人处世的原则归根结底不过八个字:随心随性,投桃报李。

    四字对己、四字对人。

    穿越战场去警告阿夏,避免她中伏是一定要做的,但只做这些不够,宋阳还想帮回鹘打赢这场大战。

    待宋阳点头之后,瓷娃娃又继续问:“在想白音?”

    日出东方为了给宋阳报仇才兴兵猛攻草原,既然如此,宋阳就送他一场大捷…他是这么想的,可两国都投入重兵的大战,一位大宗师还不如一千兵更实惠,就凭着宋阳自己,能做的实在太有限,所以他把主意打到了白音身上。

    宋阳双手一摊:“我不当常春侯了,大印送你,什么都被你猜到,这差事我没法干了!”

    心上人忽然耍无赖似的玩笑话,逗得瓷娃娃失声而笑:“别,那个印太沉我拿不动,我以后什么也不猜了成吧。”

    笑了几声,瓷娃娃收敛欢颜,继续说正经事:“靠白音不够的,这件事你要想清楚,凭着白音的性情和你对他们的恩惠,请他们出兵来打着一仗或许不难,可单凭他们那两万人,起不到什么用处,说不定还得搭上性命,得不偿失。”

    宋阳皱起了眉头,对瓷娃娃的话不是很理解,后者耐心的很:“先把你的想法说来听。”

    他现在的盘算很明白,自己这边穿越战场去警告阿夏,回鹘得知了犬戎还有重兵入战,肯定会变攻为守,尽能坚持一阵;另一边请随行沙民赶回营地,请白音王出兵驰援。这么大的一场战役不是几天功夫就能打完的,最快四十天后,两万白音进入战场……那个时候的白音,就相当于现在的阿夏族军,滋扰敌后。

    按照他的想法,两支大军纠缠鏖战,后面突然跑出来两万敌人,这是谁也受不了的事情,现在的阿夏族军能让犬戎边军岌岌可危、一个月后的白音也能搞得狼卒阵脚大乱,回鹘重掌优势胜算大增。

    宋阳可不是白丁,他在燕子坪学了好几个月的兵法呢。

    瓷娃娃眨了眨眼睛,看来是要驳斥,所以开口前先眼巴巴地看侯爷,宋阳笑了:“说!”

    “白音算是能打的,但以滋扰而论,他们和阿夏的族军不能比,不用问,阿夏一行都是骑兵,行动迅速,昨天刚打过那里,今天又袭击了这里,来无影去无踪、行动如风,这才是滋扰的根本所在,这么大的一场会战,你道犬戎的边军真抽调不出一支军队来围剿阿夏么?不是抽调不出,而是抽调出来也没用,大家都是精骑,狼卒逮不到她。#百度搜阅读本书最新手打章节#也是因为回鹘人胯下有马,跑得快大大节省体力,所以一个人能当成两个人、甚至三个人来用。可白音是步军,就算袭击成功也是一锤子买卖,打过一场,怕是不等跑出多远,狼卒骑兵就冲杀过来了。”

    “虽然不知道具体的办法,但能肯定的,阿夏肯定和前线友军有联系,至少提前有部署,她不会没目的的瞎跑乱找,她打击的目标是一早就确定好的,这才能真正伤到敌人;但白音来了,匆忙入战,这么长的战线,他们根本不知道该打哪里,只能撞大运似的来回跑,等遇到了敌人再动手,耗费体力不算,说不定不等他们找到敌人,就先被人家发现了。”

    “就算白音跑得比马还快,就算他们得了回鹘人的消息、知道目标所在,仍是没用的……时间。这一仗打得很大,两国谁都不敢轻视,现在草原上多半是信鹰满天飞,后方大军调动频繁,陆续增援到前线。白音抵达战场,最快也得一个月出头的功夫,那个时候这里不可能再是空虚后方,早就变成重兵屯扎之地了,两万白音不来还好,来了直接就会变成人家的开胃小菜。”

    机动、联络、时机,三重道理明白讲过,宋阳也泄气了,两个同窗,瓷娃娃的兵法学得比常春侯强多了。

    不过瓷娃娃的话还没说完:“只要你把此间有重兵的消息传给回鹘,两国之战很快就会从突袭变成攻坚,你来我往旷日持久。那样的话,除非”说到这里,瓷娃娃皱了皱眉头,随即否定了自己的想法,摇头道:“没办法的,估计打个两三年,双方也就和谈罢兵了。不管怎么说,你把情报送到,就已经帮了你义兄的大忙,不枉他为你兴兵复仇了。”

    这样的结果宋阳如何能甘心,追着瓷娃娃的话问:“刚才的那个‘除非’是什么?”

    瓷娃娃犹豫了下,还是应道:“除非白音王现在就坐上沙主的位子,尽起沙民大军,助回鹘内外夹攻狼卒。”

    两万白音赶来无济于事,但二十多万沙族战士涌入战场会是个什么样的效果,就算小娃也能明白。但她又把话锋一转:“第一,白音王还不是沙主,才回大族立足未稳,怎么可能说服全族;第二,沙族百多年里一直是犬戎的心腹大患,平时他们藏身荒原,狼卒轻易不敢入内,但是在荒原外面,不用想也能猜到,犬戎应该常备一支军队,不理边关战事、不管地方匪患,专就用作防备沙民逆袭之用,沙民大军一动,这支狼卒也会随之而动…能明白?”

    待宋阳点头之后,瓷娃娃又道:“还有第三,不知你有没有想过,如果白音没迁徙、还留在花海的话,现在沙民大军已经出征了,燕顶要他们去打谁?”

    虽然不知道国师的真正目的何在,但可以肯定的,他启动沙民大军一定是去打犬戎。

    由此瓷娃娃的‘第三’也就再明白不过,宋阳撕掉了那张假脸、揭穿了国师弟子的身份,沙民大军偃旗息鼓,破坏了国师的计划;现在他如果再调出沙民大军来打狼卒,岂不是等若成全了国师。

    瓷娃娃笃定,以宋阳和燕顶的仇恨,对燕顶有利之事,他肯定不会去做。

    可是大大出乎谢孜濯意料的,对于她的这个‘第三’,宋阳摇了摇头:“比如景泰和燕顶表面水火不容,暗里沆瀣一气,一品擂时我们引出万民暴动、火烧燕宫,又何尝不是帮他们俩坐实了仇敌的关系、又何尝不是帮了他们一个大忙?我当然不会去成全仇人,可很多事情都是缠在一起的。日出东方为我报仇而兴兵草原,请沙民帮忙又遂了国师的心愿,但只为了不让国师如愿,我就不理会回鹘的输赢,不去管日出东方的胜负了么?账不是这么算的……”

    不知不觉里,宋阳从表情到声音都郑重了许多,长吸一口气正准备长篇大论,一口气把自己心里的想法说清楚,不料谢孜濯忽然笑了一声,一下子气氛全无……谢孜濯也晓得自己笑得不是时候,赶忙收敛笑容,对他道:“我在听,你继续说。”

    宋阳说不下去了,挺没劲地问:“你笑啥呢?”

    “报仇任性,报恩也任性!”她给出答案,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瓷娃娃说的没错,宋阳做事,更多的是追逐心性,很少认真去计较利害,一句话直接总结到底了,宋阳的长篇大论自然也就免了。

    “另外我在想,”宋阳换过了话题,不再去提‘第三’,改而去议论‘第二’:“沙民大军能不能骗过犬戎,偷偷来到战场,这件事和我没有关系的,是要白音王或者沙族将领去操心的,我不管。”

    谢孜濯愕然:“这不是不讲理么?”

    宋阳讲理着呢:“平时只要是我自己能做了的事情,就不会去麻烦旁人,可我不是独行侠,当真需要朋友帮忙的时候,我会开口,至于能不能来,又或者怎么来,全都由他自己做主了。”

    瓷娃娃还是觉得他不讲理,但没那个精神和他去辩,挥了挥手全当他说的对了:“所以就剩‘第一’了。”

    宋阳搓手心:“我先问问去。”说着,起身来到沙民身旁,请通译代问白音护卫的首领:“以白音王现在在沙族的威望,有希望调遣大军么?”

    通译看了宋阳一眼,直接应道:“不能。”

    宋阳不甘心:“没问你,让你帮我问他们。”

    通译笑了:“不用问他们,我比他们明白,对我们大族来说白音只是‘半个自己人’,已经分别了二十年,他们才刚回来几天,就想率领全族青壮出去打仗?不可能的,凭着白音王,决计支使不动大军,真要想领兵出征,先等他当上沙主再说!另外,白音王揭穿了假沙主,确实是得到了大族的尊敬与爱戴,但还是因为他是‘半个自己人’,这个功劳也就打了折扣,假沙主为祸全族,他也是沙民一份子,揭穿那个混蛋是分内之事。所以白音王的这重功劳也不足以让他能调兵出征。”

    “这半个自己人当的……”宋阳听得眉头大皱:“给你们好处的时候,白音王是自己人、应该的;向你们要好处的时候,他就成了外人,啥也拿不着?你们大族还真会算账。”

    通译笑得更开心了:“你不说我都没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反正现在想让大军为白音王打仗是不可能的事情,你不用再抱希望了。不过……”说着,通译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白音王不能,你能。”

    宋阳一愣:“什么我能?”

    “白音是同族,揭穿沙主是分内事;你是外人,揭穿沙主是对沙民而言天大恩情,知恩图报不是白音专美,而是所有沙民的德行。更何况你要打的是狼子,沙民更要来帮忙。”

    说着说着,本来不可能的事情一下子就成了,宋阳一时还真没反应过来,愣了愣才再问:“你的意思是大族肯帮我?”

    待通译大笑着点头后,宋阳踏实了。

    沙民的逻辑还真让他摸不着头脑,从当初的白音王的‘功过不能相抵’到现在大族的‘自己人活该、外人则要知恩图报’,不过沙民具体如何处世还真不重要,关键在于他们热情、善良、知恩图报,对宋阳而言这便足够了!

    白音的护卫首领看他俩说得热闹,也凑上前询问通译他们在聊啥,呜哩哇啦几句蛮话过后,护卫首领也笑了起来,嘴巴动来动去,费力又费力的居然对宋阳说了句发音无比别扭的汉话:“王不灵,你灵!”

    护卫首领的父亲当年就是白音沙王指派给臧青的护卫,所以他勉强还会几个词,正好能凑着这句话。

    虽然五个字,但再明白不过的,他的意思和通译先前说的一模一样。

    如此一来,事情的步骤也就变得再清晰不过,宋阳取出回鹘‘族兄’留下的羊皮地图,附近区域的地形和阿夏部队所在的位置、前进的方向都有详细标注,虽然是回鹘文但胜在图例清楚,什么地方是坳什么地方是水都画得明明白白,宋阳仔细看了几眼,先记了个大概随后将其小心收入怀中,以备路上随时查阅。穿越敌阵这件事就只有他才做得来,他负责去联络阿夏,告知前面的埋伏以及沙民会出军相助的大好消息,

    按照之前回鹘儿的估计,阿夏的族军至少还要三四天的功夫才会抵达此处,时间上还算从容,宋阳行动时不用太着急,大可稳字当头。但身边的护卫、通译都不能随行,那个时候他们非但帮不上忙,反而还得要靠着宋阳照顾,只有拖累的份。

    身后那三千白音就更不用说了。

    沙民就此返程,回到荒原去联络大族,通知前方战事,以宋阳名义请调大军出征赶赴战场。

    至于瓷娃娃,当然不能去涉险,宋阳本想让她暂时先随同沙民一起回去,但还不等他开口,瓷娃娃就先走上前对他歉然道:“对不住的很,我想回去沙民那里。”

    宋阳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是我该道歉才对,本来说好带你一起回家去,没想到又碰上了打仗。”

    瓷娃娃抬起手,把宋阳的手掌按在了自己的颊上,轻轻摇头:“你弄错了,现在不是你不带我冒险回去,而是就算你要我和你一起穿越敌阵,我也不想去……宋阳,要打仗了。”

    “沙民这次出兵是为了报恩,与争位没有什么关系,白音王会打仗又是有目共睹的事情,战事大权多半会落入他的手里,如真能如此,凭着班老爹和你的关系,我应该能进入中军大帐……我想去看看、去学学,说不定还能试一试。”说话中,瓷娃娃的眼睛悄然明亮,这世上除了宋阳,还没见她为了什么会如此发自内心的兴奋。

    宋阳大概明白了,小妞想打仗!

    瓷娃娃把宋阳的手按得更紧了些,认真道:“等打过这一仗,我等你来接我回家。”

    她没嘱咐宋阳小心,只说等他来接。

    事情已定,大家不再废话,白音护卫先带上草编的手套,取出早就藏在车下、准备应及时穿着的草衫,仔细帮宋阳穿戴好,除了眼睛外全身上下不留一丝缝隙,这身行头转为逃避库萨追踪之用。

    很快宋阳穿戴完毕,与一行同伴点头打过招呼后,向着瓷娃娃摊开双手,瓷娃娃毫不忌讳旁人目光,投身入怀给了他一个软软拥抱,两人分开后,宋阳笑了一声:“走了,大伙都保重。”说完伏下身形转身欲走,不料白音护卫忽然大喊了一身,跑上前伸手把他拦住了。

    另外几个白音也一拥而上,七手八脚给他脱衣服……宋阳懵了:“啥意思?”

    护卫首领呜哩哇啦,通译听后愕然加苦笑:“草衫隔绝油脂,借以逃避库萨侦查,你刚刚和女人抱过,蹭上了她的油,这身衣服就算废了,得换一件。”

    白音手脚麻利,转眼除去旧衣,首领小心带着手套拿着新衣,瞪着宋阳:“还抱不?要抱现在正好,别等穿好了再抱。”

    宋阳笑望瓷娃娃,后者眼波如水:“要不…再抱一个?”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活色生枭相邻的书:无凤回到古代选老公抗日之雪耻倾城医妃拥帝宠:宫医叹废弃娘娘芊泽花冒牌贤妻刀屠天地大燕王妃暴皇的养女冥王的小妖后罪恶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