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依仗

【书名: 活色生枭 第八十六章 依仗 作者:豆子惹的祸

强烈推荐: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犯罪心理:罪与罚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近身特工     第八十六章依仗

    五万鬼兵伏诛之际,另一队潜入大燕的吐蕃士兵正在做晚课……不是僧侣,不过他们也有自己的修持和功课。因为有了信仰,所以他们远比普通士兵来得强大,训练时刻苦努力、行动时纪律严明、作战时悍不畏死。

    来自圣城仁喀的八万精锐,大活佛的心腹人马。这支部队有一个异常响亮的独立番号:佛光。

    所到之处佛光普照,他们代表着大活佛的威严。

    虽然和国师见面时,大活佛盛气凌人、处处显出轻蔑,但是在大活佛心里,从来不曾小觑燕国师半分,所以他把麾下真正的精锐借给了燕顶。

    既是为了能助国师成事,也是对燕国师的监视,大活佛笃定的很,哪怕燕国师给了这八万人全都加封王侯、哪怕全无保留把整座大燕都分给他们,只要自己一份雀书法旨传到,佛光仍会立刻擒下燕顶,带回吐蕃交由柴措答塔发落。

    闻名天下、被大活佛视为依仗的‘佛光’,普通的燕卒是万万和他们对抗不来的,平原相冲的话,除非三倍于敌,否则断无胜理。放眼大燕能与之抗衡的或许只有传说中的‘锦绣郎’,那是燕国最精锐的部队,具体驻扎于何处无人知晓……

    佛光驻扎一片荒野中,地方是早就和国师约定好的,此间是无人区,不虞会有燕兵探马出现,燕顶安排他们藏在这里自有道理。不过行军打仗的事情,也不光是燕顶一个人说了算的,佛光主将早在出关之前就曾派遣心腹精锐来查探过,确定附近无燕军、无山崖、无包围埋伏等等一切可能存在的威胁后,才安心带兵过来安营扎寨。

    半个时辰后功课结束,佛光将士入帐休息。主将却并未卸甲,不知为什么,这两天里他总觉得心惊肉跳,好像要有什么大事发生,是以他要再巡查一遍岗哨才去休息。

    率领着亲军才刚查过内岗,正准备转身去抽查外岗时,忽然从东南方向远处一串怪响,声音算不得如何响亮,但却无比窒闷,闻听之下让人胸口都不禁一窒,就连大地也随着这阵怪响微微颤了几颤。

    很快怪响落尽,再无声息了,将军凝神远眺,可暮色沉沉、又是极远处的闷响,凭借人眼又能看到什么?

    深夜中突显异响,将军不敢怠慢,立刻传令派遣探马赶往东南方查探,还不等探马出营,怪响又复传来,同样的方向、同样的沉闷,却不一样的动静,轰轰的声音,距离尚远但明明白白地能听出其声势浩大,很像大群骑兵急行冲锋而来。

    不等主将传令,佛光将士就走出了营帐,神情中不存丝毫慌乱,身上衣甲整齐军械在握,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能在须臾中穿戴整齐的,或许身处敌境时都结衣而眠吧。

    骑兵上马弓兵备箭,快却不乱,八万佛光在行动中甚至并没发出太多声响,士兵尚且如此,何况军中将领?将军目光沉着,口中一条条军令传出,片刻后探马四处,有的赶赴前方查探敌情,有的游散四方警戒本应,还有最重要的三个小队,分三个方向绝尘而去.在敌国境内扎营,以佛光的素质,早都探好遇敌时撤退的道路,他们选出了三条退路,三个小队就是分别去探退路是否通畅。

    与此同时营内重兵,按事先部署好的应急之法排列战阵。真正的血炼雄师,哪怕敌人是来自幽冥的阴兵、是来自洪荒的妖兽,他们不会动容……可惜,根本没有敌人,只有水,滔天洪水。

    前面派出去的探马发现了洪水,但不能他们掉头再逃回去通报就被轰涌浊浪一口吞没。

    距离大营东南方十里外有一道水脉,名曰‘臧江’,这是佛光早就探明的事情,但又有谁会去在意呢?臧江的水势不算小,可是莫忘了,现在是到初冬季节,内陆江河都进入了枯水期,不可能有洪水暴发的,连漫过江堤都是不可能的事情,更毋论冲到十里外的营地中来……

    佛光入驻燕境,事先的确做过仔细勘察,但这番功夫都用在了‘军情’上,吐蕃人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早在几年前大燕就以‘治水’之名,对臧江上游相邻的四条水脉进行‘修理’,垒坝蓄水、改河道阻铁闸……所做一切只有一个目的:当铁闸开启,上游四条江河之水会同时涌入臧江。

    臧江也修建了堤坝,唯独正对敌营的那一段堤坝只是个摆设,当江水暴涨,这里最先被突破,转眼变成泄洪的口子。

    十里算什么?大水到时,方圆百多里都会在一夜间化为泽国。

    ……

    十天限期最后一夜,无论叛军还是精锐,进入大燕的吐蕃的番兵均告湮灭。

    博结此刻全不知情,正在他的金顶大殿上抱着一本古老经卷,兴致勃勃地翻阅着,乌达跪在他身边好一阵子了,匍匐在地始终不敢出声,此刻终于忍耐不住了,乌达小心翼翼地开口:“可能、可能十天里抓不到那个后生。”

    大活佛‘哦’了一声,翻过一页,没太多表示。

    既然已经开口,乌达也不再犹豫,轻声问道:“请示师尊,如果十天过去的话……还要不要继续抓他?”

    “抓。”大活佛语气平平。

    乌达得了法旨,毕恭毕敬地磕了三个头,又低声奉上一段吉祥咒,弓着身子缓缓告退,一路退到大殿门口转回身正要开门,不料手还没碰到门环,轻轻一声门轴响动下,金殿大门被打开了一线。

    一个人从外面推开了大门…白色长袍笼罩全身,森冷铁面遮住脸孔,目光殷红如血。

    燕国师。

    乌达大吃一惊,但根本不容他出声,国师就单臂伸出,牢牢抓住他的肩膀,向前用力一挥。

    百多斤的大活人,在燕顶手中仿佛还不如一只鸡蛋来得更沉重、更难掌控,呼呼风声鸣啸,乌达被当做一件巨大的暗器,直直向着大活佛砸了过去!

    暗器去势如电,但刚飞到半途,两道人影悄然闪出、拦下……神殿武士。

    燕顶的身手声势何其惊人?而在这金殿内大活佛又岂容亵渎,可最麻烦的是乌达也是身份尊贵之人,金殿武士不能直接一刀砍翻,唯一的办法就是尽量去接,冲上前的两个武士几乎能够遇见,‘接’这一下,自己会被撞得骨折筋断,怕是不存生机了。即便必死无疑,他们仍要舍身护驾,金殿武士活一生,就是为了替佛主挡这一击!

    出乎意料的,看似来势汹汹的‘暗器’,其间却并未裹蕴太多力量,两个武士轻轻巧巧就接下了乌达。

    两名金殿武士对望了一眼,目光中尽是惊奇,很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如此简单,但下一刻,就在他们刚刚把乌达放下的时候,两个人同时脸色一变,旋即七窍涌血,直挺挺摔倒在地,身体连抽动的机会都没有便毒发身亡。

    仅在一掷之间,乌达就被国师变成了碰之立毙的可怕毒物,但乌达自己却一点事也没有,目光惊慌站在原地,愣愣看着身旁两具尸体,一时间还没能回过神来。

    神殿突显强敌,继两名武士之后,五十神殿卫士自黑暗中闪身而出,半数集结于大活佛身旁,另一半则围住了国师。

    大活佛只看了燕顶一眼,随即目光转动乌达,抬手向其乌达,喝令神殿武士:“诛杀!”

    乌达本来还有些惊魂未定,忽然见到师尊要杀自己,不等武士们冲上前他自己就一屁股坐倒在地,失声道:“师尊明鉴,不是我下毒啊。”

    两个武士被毒杀,大活佛分不清到底是谁下的手,他也根本没去想这件事,眼前的状况要比着两个神殿护卫的惨死更严重万倍。

    柴措答塔戒备森严,外人绝难踏入半步,可本应离开圣城十天的燕国师,不仅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还一路登上七层金顶、推开了大门、进入了神殿。若没有内应,他怎么可能做得到?

    放眼整座吐蕃,能放他进入神殿的充其量不过三个人,一个人是大活佛自己,一个是圣宫总管基恰堪布,一个就是心腹弟子乌达……当然不会是自己,基恰堪布早就死了。

    乌达拼命磕头,脸上涕泪横流,博结完全不为所动,

    为了保全性命,乌达嘶声哭叫,用出所有的力气去做最后的辩解,不过他做的事情完全徒劳,法旨言出即行,几名武士飘身上前,手中利刃挥斩毫不留情,可就在刀锋堪堪刺入乌达僧袍的瞬间,他的哭声忽然变成了一阵轻笑,匍匐在地的身体诡异一翻,看似全不可能的发力角度,让他轻轻松松地钻出武士们的包围。

    就在乌达神色忽转、逃脱厄运的同时,神殿大门处的燕顶也倏然而动!

    踩踏杀阵、把他死死围住的二十余名神殿武士,甚至都没能看清他的动作,有的只觉额头一痒、有的只觉心头微凉、有的则是鼻下突兀嗅到一抹微甜,但下一刻所有人的感觉又归复一致:身体僵硬了,意识转眼抽离。

    尸身倒地,刀剑砸在青砖上,脆响四溅。

    就在不久前,十一个人的神殿护卫围捕便让国师伤到两根手指,如今人数多了一倍、更完善、更凶险的杀阵却挡不住他挥手一击!

    博结不做声,神情不变,唯独眸子猛地收缩了下。

    燕顶单手负后,目光温和,从眼神中不难看出,铁面下那张腐烂脸孔应该在微笑,乌达有生以来第一次在神殿上挺直了身体,笑呵呵地一路小跑,站到了燕顶身后。

    “上次领教过大活佛的神殿杀阵后,一个多月的功夫里我一直在琢磨破阵的法子,”心情开朗,就连腹语都沉闷不再。

    身后的乌达接口:“弟子无能,始终没能找出阵图,累得师父亲自出手。”

    “幸亏你没找到,要不什么都让你做了,师父一点忙没帮上,也显得太无能了。”破天荒的,燕顶竟然和乌达开起了玩笑,跟着他又把目光投向大活佛,继续之前的话题:“你的神殿杀阵虽然犀利,但也有些小小破绽,被我找了出来。”

    燕顶说的轻松,但其中花费的心血也只有他自己才清楚,密宗传承无数年头、被藏到七层金顶做禁卫之用的杀阵何其周密,岂是经历过一次就能轻易找到破绽的?所幸的,燕顶于武学一道天赋惊人,且师承门派精通无数杂学,其中也包括杀阵,燕顶力也曾着力精研过此项,这才成功解开敌阵。

    上次十一个人的杀阵,和这次二十余人的包围并没什么本质区别,用的仍是一套合击战法。阵法的破绽被燕顶找到,想要破除也就再容易不过。没了阵法庇护,论及个体实力,神殿护卫和武功天下第一、毒术天下第一的燕顶相比,差出了整整一座天地,死得一点不冤。

    燕顶的可怕之处任谁都明白,他想杀人时,何异于行走于阳世的阎罗?但博结还算镇静,他心里算计都很清楚,手上还有四重依仗、一个‘不会’……

    一是护佑大殿的武士。并非身前这二十多人,神殿中还隐藏着三十个人,精通隐蔽、狙杀,他们才是这座大殿真正的屏障,甚至连大活佛自己,也仅仅是知道他们在,却不知道他们藏于何处。

    二、三两重依仗都在大活佛的宝座上,椅垫的穗子中藏着一根红线,由西域血蚕丝编制而成,最是坚韧结实,直连宫外密室警铃,这边一抻红线那面就会警铃晃动,继而警钟响彻四方,柴措答塔宫内驻军会立刻赶来救驾。另一道机关在椅子扳手上,伸手反扳三道机关相应:宝座四周升起精钢护板、攻城大锤一时间也休将之毁去;宝座倒翻入密道,直通山下,供活佛逃命;神殿顶上安置的七百七十七柄三连劲弩齐射,把殿上所有敌人都戳成刺猬。

    三重不怕内奸的依仗,都是只有大活佛自己知道的秘密。

    最后一重依仗,就是大活佛自己了,和汉人皇帝手无缚鸡之力不同,大活佛身负上乘武功,他若拼命,天下也没几个人能杀得了他!

    至于那个‘不会’,燕顶虽然来之不善,但大活佛仍是觉得,对方不会杀了自己,这么做对大家都没有好处……

    说过了杀阵,燕顶暂时不再理会博结,转头望向乌达:“帮我守一会门口。”

    乌达的回答简单:“放心。”

    国师嗓音嘶哑,发出哈哈一笑,点头道:“阿一、阿二、阿泰他们死后,这世上能让我真正放心的人不多了,但你算一个。”话音落处,燕顶消失不见,换而金殿之中、一道白色人影快过疾风、猛如蛟龙游弋而起!燕顶发动身法,游走于大殿之内,所过之处必有一蓬鲜血泼散,一声惨呼落地。

    藏于暗中的三十护卫,正被他一一狙杀。

    早就与这大殿融为一体、变成环境的一部分,又怎么可能被国师探明?博结心头一沉,但脑筋不乱,沉声传令身边护卫:“冲出去!”

    金殿常常会有秘议,内部隔音了得,里面的人就算把肺叶喊出来,外面也未必能听到,而且敌人能上来,就说明附近不会有人,这是最最简单的安排,根本都不用博结去猜,可大活佛仍是这座山、这个城乃至这个国家的主人,敌人只是钻了空子进来,只要他的人能冲出去,当即就能唤起大队军马。

    国师游走大殿击杀暗卫,二十余名武士不理国师,疯狂冲锋想要打出门口……一盏茶的功夫过后尘埃落地。

    燕顶独立于大殿中央,三十暗卫无一幸免,惨死当堂;乌达跌坐在门口,面色苍白如纸、口中鲜血不断涌出,身体却仍死死依住金殿大门,在他身前,二十余名护卫横尸在地;大活佛仍坐在他的宝座中,面色铁青。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他就丢了三重依仗……殿中护卫尽数丧命;他拉动红绳,手上却猛地一轻,红线被人提前割断了;他掀动宝座扶手,而且不止一次,他自己都数不清连扳了多少下,机关始终不曾发动。

    其实在发觉红线断开的时候,大活佛就想到扶手机关多半也遭破坏,只是他还有些不甘心吧。

    乌达遥遥望着大活佛,费力地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跟着对博结露出了个难看的笑容,想说什么却无论如何也没力气出声,只剩粗重喘息。

    只是他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椅子上的机关,是他破坏的。

    燕顶杀人也不去理会大活佛,闪身来到乌达身前,伸手捉起他的腕子问脉,随即取出一粒药丸塞进他嘴巴,又取出长针在他胸口膻中四周深深浅浅地刺了几下,乌达哇地喷出一口黑紫淤血,整个人的气色却明显好转过来。

    “伤得不轻,不过没什么大事,但以后尽量少挨雨淋,也别洗冷水澡,另”说着,燕顶笑了起来:“多近女色,对你伤后调养也有好处,但是那个时候你尽量少动,让她们去忙活就好了。”

    待乌达点头后,燕顶又赞了句:“你很好。”

    乌达如实回应:“还是靠师父的手段才能过关的。”

    国师杀金殿卫士不在话下,乌达却没有那么大的本领,不过燕顶之前在他身上布下了剧毒,谁一碰他就立刻魂回西天,让他在战斗里大大占了便宜,这才挡下了对方的猛攻。

    在和燕顶说话时,乌达全无对大活佛时那种五体投地的尊敬、虔诚,但他认真……很认真的去听燕顶的每一句话,然后很认真地去回答。

    没了虔诚,但多出一份认真。

    仍高高在上的大活佛一如既往,还是那么小气,似乎等得不耐烦,遥遥对燕顶道:“有空的话,聊几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活色生枭相邻的书:无凤回到古代选老公抗日之雪耻倾城医妃拥帝宠:宫医叹废弃娘娘芊泽花冒牌贤妻刀屠天地大燕王妃暴皇的养女冥王的小妖后罪恶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