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翻身

【书名: 活色生枭 第九十四章 翻身 作者:豆子惹的祸

强烈推荐: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犯罪心理:罪与罚吃在首尔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近身特工     全文字无广告

    第九十四章

    翻身

    返回沙民大营不到两天,宋阳就明白了自己真不是领兵打仗的料子。

    (全文字电子书免费下载)

    一次大规模的远征,队伍分派、后勤保证、辎重运输、各部职责规划、将领的任务分配……大到行军路线的制定小到每个士兵的随身准备,上到天气变化的应对下到每一块宿营地的选择,林林总总无数事情,别说去管,就是稍微听一听宋阳就觉得头大。

    打仗可不单单是最后两军碰面的对冲,而是一个大策略下包含着的无数细则,每一条细则都牵扯着无数人命甚至整个远征的成败,宋阳刚刚被白音王邀请着,参加了一次军机会议,从会上下来他一副不胜其扰的样子。

    班大人见状不屑:“这就受不了了?等回去了还是跟你老丈人再好好学吧,调遣沙民打仗算是省心的了,要是调运汉家兵马,更有的你烦。”

    宋阳还没吱声,跟在他身旁的婉大家就纳闷问道:“都是调兵打仗,有什么差别?”

    “差别大了。沙民老实巴交,打仗就是打仗,上下一心同仇敌忾。像这种几十万人的大会战要放到南理去你再试试?”班大人冷晒:“这么大的规模,肯定是多部军马集结成军,各部人马各有各的背景,我是镇西王的旧部你是左丞相的门生,关系错综复杂……做主帅的心里也少不了一本帐,要照顾嫡系、淡着等闲角色、对对头自然也会有个说法,至于那些不能得罪的将领更得好好维护。”

    大功之战由谁来打、有油水的城池谁去攻、没太多功勋且辛苦跑腿的任务委派谁、真要迫不得已需要炮灰送死时选哪个倒霉蛋……既然是打仗,大军中就会有各种各样的角色,所有这些都要由主帅分派,本应任人唯贤、只有打胜仗才是唯一标准的事情,被掺进来无数人情关系后一下子就变得复杂万分了。甚至大军还未动,主帅心中就已经分派好了麾下个个将领的功劳……

    不用班大人再仔细解说,宋阳就摇头笑道:“这种事情我真心做不来,我倒宁愿当个阵前卒。”

    班大人的话小婉听得似懂非懂,但也能大概明白这其中的麻烦,由此对宋阳的想法大大赞同,点这着头瓮声道:“不错,拿着刀子砍人最省心不过,其他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还是你们去想吧。”

    要知道当初在花海遭遇黑沙暴、情形万分紧急时小婉可是用腰带把班大人绑缚在身上的,所以老头子对小婉的态度,比起宋阳强得多,他本打算再板起脸继续教训宋阳,但是听小婉一插口,老头子呵呵地笑了几声,不再说什么,溜溜达达地走了。

    大营中一片忙碌,虽然最后的出征命令还未传下,不过沙民全族都已得知大战将至,或许是蛮族特有的狂放和野性所至,营地中的气氛非但没有‘征战几人能回’的压抑,反而热烈欢腾。

    有关出征的准备也在忙碌进行着,长官按照名册逐家逐户去确认士兵、分发武器,大批劳力在调运军需、装车辎重……而最最让宋阳惊讶的是,来到沙民大营的这两天里,他看到得最多的居然是:婚礼。

    (全文字电子书免费下载)

    所有青壮都会参加的战争,即将上阵的毛头小伙抓紧时间向心上人去示爱,而一向对女儿管教严格的沙族父母却一反常态,并不去驱赶阻拦,就站在一旁笑吟吟地看着,甚至在女儿有些犹豫的时候,家长还会主动去劝一劝,只要自家女儿一点头,一对年轻人便会立刻举行婚礼。

    从未见过这么简单的婚礼,没有彩聘没有嫁妆也没有酒席宴请,只有一个祭祀念诵一段祝福,然后至亲好友围在一起拉开嗓子唱上一段喜庆调,跟着是新郎揽着自己心爱的胖新娘入洞房了……其他人则在一阵欢呼中散去,继续去忙碌出征前的劳务。

    随处可见的婚礼,不到深夜几乎不会停歇、此起彼伏的祝福调子,无数的青年男女走入临时的新房,不久之后新婚的丈夫就要手执兵戈踏上征程,谁也不知道他们还能不能再回来,但可以预见的是,十个月后,来年秋高气爽时,这沙民大族中将会有数不清的新生命在神祇的赐福中呱呱坠地,血脉还将延续,种族继续繁衍、开枝散叶,一切一切都会不改变。

    出征前的婚礼,沙民自古以来的习俗。

    而战前交媾是汉人的兵家大忌,当初沙主在统一全族后听从汉人手下的建议,已经废除了这个风俗,如今白音王入主,又把它重拾了起来。

    越是欢腾快乐,就越是苍凉唏嘘吧。宋阳在营地里转了转,无论哪家正在行礼的亲眷见了他都会热情满满地把他拉进队伍,请他一起观礼,开始的时候他还能跟着一起大笑欢唱,可过不多久心里就堵得慌了,默默叹口气,快步走回了自己的帐篷。

    沙族给宋阳安排的住处颇为宽敞,和他一起回来的罗冠、南荣等人都住在一起,一般没什么事情他们也不会出去。

    帐中罗冠席地而坐,手捏碳条在羊皮上画太阳,宋阳不打扰他,从身边绕过下到地室去找其他人聊天,可稍稍有些意外的是大伙都不在,想来都跑到外面观喜礼看热闹去了吧。

    宋阳百无聊赖,又爬上来蹲在罗冠身边看他画太阳,越看越觉得罗冠画得不圆。

    大宗师也不搭理他,画上一会、放下碳条又拿起自己的长弓,低着头不知在琢磨些什么,过了片刻有重新捏起碳条,接着画……

    当初罗冠被白音人扔进裂谷的时候,他的弓也一起被丢了下去,大宗师这才得以保存自己的顺手兵刃,可惜的是那把‘春衫’宝刀不见了,许多事情真的没法解释,又或许冥冥中真有定数,一对雌雄宝刀,红袖断碎不久后,春衫也随之而去了。

    过去好半晌,罗冠终于扔掉了碳条,宋阳没话找话:“悟得怎样?”后者擦着手上的碳渍摇头道:“不怎么样,以前画贯了毛笔,换成碳条没感觉了,白忙活。”

    罗冠的眼睛尖得很,说着话抬头一看就发觉宋阳的神情有异,恰巧此时帐外近处又有一阵欢喜调子和送给新人成礼的欢呼声响起,宋阳的目光更为之一黯,大宗师也就明白他为何沮丧了:“无端把沙民卷入一场大战,现在又不落忍了?”

    “的确,心里不是个滋味。”宋阳点头承认。

    没想到罗冠全没有开解或劝慰的意思,反而开开心心地笑了起来:“你居然会为这种事别扭?我还道有人白白帮你打仗,你只会高兴得做梦都笑出声音!”正挪揄着,外面脚步声响起,帐帘一挑瓷娃娃走了进来,插口笑问:“在说什么事情,聊得这么开心?”

    罗冠站起身应道:“你家常春侯,在心疼外面的沙民大军!”笑归笑,但大宗师识趣得很,应答后又甩下一句:“我出去转转。”背起双手迈着四方步走了,把偌大地方都留给小两口。

    大宗师走了,瓷娃娃又笑了起来,抱膝坐在对面眸子晶亮望着宋阳:“真的?你在心疼沙民?”

    被一大一小揪住话茬,宋阳烦的不行,不过对瓷娃娃,他比着对大宗师的时候可横多了,瞪起眼睛:“再笑,睡了你啊。”

    谢孜濯更乐不可支,才不把宋阳的无赖话当回事,笑了好一阵子才重新开口:“你这个人,在想事情的时候有个小毛病,不管什么事情,你总是从自己这边想……其实也不能算是毛病,但总这样偶尔难免有想不开的时候。”

    “最简单的,就说这次你请沙民出兵,”瓷娃娃的声音恢复了平静,但她望着宋阳时的目光始终明亮,一贯如此:“从你这边来想是为了帮回鹘,自然就给白音王添了个大麻烦,可在白银王看来呢?他谢你还来不及,你给他找来的这场大战,其实是给他帮了个大忙,是助他统一沙民大族的捷径。一模一样的道理,你觉得这场大战会让沙民死伤无数,是以心中不忍;不过于沙民而言,这又何尝不是个机会?从未有过的好机会。”

    “机会?怎么说?”宋阳挪动屁股,紧紧挨着瓷娃娃坐了下来,随手拉住她的一只手,指尖冰凉,瓷娃娃的小手好像就从未暖和起来过。

    “单独作战,沙民绝不是狼卒的对手,多少年里数不清的大战,每次都是沙民惨败,死在狼卒刀下的族人不计其数,到现在沙民几乎连报仇的希望都不存,但是这一次不一样了,有回鹘大军参与其中,沙民胜算也随之大增,你以为,这样一个报仇的大好时机摆在眼前,以他们的性情,如果就这么放过了他们会快活么?而且…说这一战是个‘好机会’并不完全指报仇,还有另一重关键。”

    瓷娃娃稍作停顿,轻轻地喘息了几下。因为她懂得兵法,且见地不俗、脑筋清楚,白音王虽然没敢直接让她领兵做令,但一有难事都会来征询她和班大人的意见。瓷娃娃也不负所托,着实说出了些有用的东西,由此白音王对她也就更加倚重了,最近几天她都每日每夜的思索着、忙碌着,到现在已经疲劳得很了。

    调整呼吸后,瓷娃娃再度开口,语气咬得很重:“若能大胜,则沙族脱困,这很可能成他们的翻身一战。”

    宋阳吓了一跳,诧异笑道:“听你的意思,这一仗要是打赢了犬戎就完了?这…夸张了点吧?”

    瓷娃娃也笑了:“哪有这样的好事!但要是大胜,大家或许就要重新画一画边境线了!”

    她两次提到‘大胜’,不由得宋阳不重视,问:“大胜是什么意思?”

    回鹘和犬戎历史差不多,都是在百多年前完成了自己家中的统一,而后两国打打和和就从未消停过,其间也有过几次大战,每次大战的过程都如出一辙:

    甲方强势而来,乙方奋起应战,纠缠一阵之后,劣势一方便不再死守苦战,开始缓缓向后方撤退,虽然暂时让出了阵地,但有生力量得以保存,国内的援兵也开始调动,集结重兵以图后复;优势一方向前推进,暂时得到胜果可是却难以保持太久,一是要考虑对方反攻回来能否抵挡得住、死拼值不值得,而更可虑的是中土世上不止大漠和草原两座国家,在他们身后还有东土汉家和高原密宗,回鹘也好犬戎也好,真要陷入消耗战,谁都拖不起。得胜方基本不会再贪心冒进,教训过敌人也就算了,收回大军派出使节去谈判。

    所以两国之间的恶战,能分出胜负,却谈不上成败,打上一阵就不了了之,每次大战后的伤亡不可谓不惨重,不过大家戍边大军主力仍在,从未有过被彻底消灭的时候。

    宋阳不学无术,连上一位草原单于的谥号都不知道,更毋论回鹘与犬戎两国间百多年的战史。

    不过宋阳的脑筋还算清楚,听瓷娃娃解说过概况后他就大概明白了:“你说的大胜,彻底击溃犬戎现在投入战场的重兵?”

    “以前回鹘和犬戎总是纠缠不清,关键之一就是前线主力得以保存,今天撤了、明天重整、后天再回来,用软刀子去磨,劣势一方把优势一方的强袭猛进拖成旷日持久的攻坚战,这一仗就算打和了,大家都把这一招用得烂熟。”说起打仗事情,不知不觉里谢孜濯郑重了许多,认真点头:“但这一次,沙民从背后杀出来,两线夹击不仅要打败对方,还要让前线上的狼卒退无可退、尽量多杀敌人,真正击溃他们。真正抹掉犬戎在布置在前线的大军。”

    “真要能打成我说的样子,就算犬戎强盛,也会让它疼上好一阵子,西面的一支军队没了,草原南面还有大燕虎视眈眈,不容得单于不低头了。”瓷娃娃重复最先的说法:“若能大胜,这大片的疆域就不再是狼卒的控制范围了,沙民秣兵厉马……固然是为了向你报恩,但又何尝不是为了自己?你要晓得,这是沙民的翻身之战。”

    “他们对你知恩图报,我就想竭尽所能,助他们去夺下个出头之日。”说着,瓷娃娃稍稍倾斜,把自己靠在了宋阳身上,螓首搭于宋阳肩膀,双目闭合喃喃嘟囔了一个字:“困。”

    !#

    (全文字电子书免费下载)

    !~——内容结束~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活色生枭相邻的书:无凤回到古代选老公抗日之雪耻倾城医妃拥帝宠:宫医叹废弃娘娘芊泽花冒牌贤妻刀屠天地大燕王妃暴皇的养女冥王的小妖后罪恶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