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洪口

【书名: 活色生枭 第九十八章 洪口 作者:豆子惹的祸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近身特工     返回南理这一路上,宋阳早就把这件事想明白了.更新

    他不是神仙,自然不会知道柴措答塔宫内发生过什么事,但是把最近中土上诸多大事串在一起去看,他找到了一个关键。

    宋阳应了左丞相一句:“吐蕃入侵南理。”

    没头没脑地回答,但胡大人眯起了眼睛,显然宋阳说中的是要害,左丞相冷笑着,接着宋阳的话向下说:“不错,吐蕃攻我南理,番子怎么敢……”说到最后一个‘敢,字,他加重了语气、加重了声音,同时再度瞪起了双眼,一向面团团般和气、不笑不说话的老头子目中凶光毕现!

    不得不说的是,吐蕃人攻袭南理选择的时机很好,北方的回鹘正和犬戎大打出手,暂时无暇顾及兄弟之盟,眼下日出东方做不了什么,只能眼睁睁看着吐蕃番子作恶。

    可吐蕃并非回鹘这一个敌人,这些年里大活佛始终不敢吞并南理,固然是因为回鹘的牵制,但更重羿的原因是忌惮大燕,怕燕人会在他兴兵对付南理时趁虚而入。如今蕃怎么就敢来攻打南理?而且番子摆出的借口绝非打一打就能收兵的,甚至以大局而论,这是中土百多年里最凶猛的一仗。

    吐蕃怎么敢?除非柴措答塔能确定在他攻击南理的时候,大燕不会横插一手。

    这便是宋阳看到的‘关键,:吐蕃哪来的把握?

    看透了这一重,整件事也就不难猜了。

    宋阳想清楚的,胡大人也照样能猜得到,老头子沉沉一叹:“吐蕃和大燕现在是一回事,这次当真麻烦了,以后更是难有宁日……………”

    不等他说完宋阳就笑了:“不把初一的大火灭掉,还想什么十五的决堤?一件一件来吧,先把番子挡住再说。”

    胡大人点了点头:“只盼镇西王能撑住西线,只要他能撑上一段时间…即便等不到回鹘的救兵也无妨。”

    这个说法宋阳从未想过,当即ting直鞲板关心追问:“怎么说?”

    “吐蕃为何要硬诬我南理为凶手?大活佛暴毙,不管柴措答塔看上去怎么稳当,内中总会有乱流jidang…这一重绝不会错的。内中矛盾重重,高原民心不稳,所以柴措答塔才要急着来打这一仗,把‘报仇,这个幌子挑的高而又高……”

    班大人说到这里宋阳便明白了,说穿了就是用一场外战转移视线、转移矛盾。这样做的好处不言而喻,但也并非没有坏处,前提就是镇西王能守住苦水关…让番子战事不利,时间拖得越久,吐蕃内部的压力就会越大,迟早有爆发的那一刻,到时候吐蕃国内的矛盾不仅没能转移出去,反而会发作的更加猛烈。

    便如宋阳所说,现在想得太多也没有什么用处,就盼望着老王爷能够守住雄关。

    由此话题又转回到眼前的战事…南理西线地势特殊,苦水雄关两侧各有数里长城,把一座大山隘口封堵得严严实实…天然屏障外加人工修补构成了封拒吐蕃的防线,南理建国百多年中对雄关加固,到了最近三朝镇西王负责西线防务,对它也就更重视了,经营到现在苦水关当得‘固若金汤,四字。

    吐蕃人开战之初镇西王就赶去苦水关,到现在已经坚持了两个多月,每天朝廷都能收到来自王爷的战报,吐蕃的攻势猛烈、前线打得很苦,雄关虽无恙但战士伤亡严重,南理西部的各州府、各兵马大营都已经动了起来…陆陆续续增援到前方。

    不止西疆,不久前朝廷有从南理中部和牙门军中抽调了七万健卒,由大将谷应春率领,于二十余天前启程奔赴西线驰援。

    “调兵七万已经是大伙一起咬牙的结果了,倒不是说咱们没兵了,而是眼前的情形…剩下的人不能动也不敢动了。

    宋阳点头,完全能明白胡大人的意思,大燕吐蕃现在成了一家,吐蕃从西边迟迟打不进来的话,说不定大燕就会自北方发难。北关折桥、红城眼线现在看上去太平,但胡大人也好、朝廷也罢、甚至镇西王自己都不敢对其掉以轻心,西面要打,北方的防务也不能稍有松懈。

    能再抽调出七万人去驰援前线,已经是牺牲了一部分皇城的卫戍力量,当真是做到极限了。

    而谷应春的运气不太好,他统帅的七万援军在途中正赶上南理特有的初春暴雨,刚过青阳就遭遇暴雨断路,现在还被困原地,莫说苦水关,就是洪口还未能抵达。

    谷应春和洪口城宋阳都知道,前者本来就是镇西王麾下大将,算得王爷左膀右臂的重要人物,靖王之乱后调任牙门军主将,主持京郊卫戍,有重任在肩。这次又把他派出去协助镇西王,也足见朝廷对西线的重视了。

    至于洪口,是苦水关之后,南理西部的另一座重要屏障,地势险要扼守于咽喉之地,一旦前线失守,西边的希望就要寄望此处了,而洪口再向东直到凤凰城则是南理内陆,再无险可守了。

    宋阳不会打仗,对这些事情听听就算,别说他没有好主意,就算有什么想法,也肯定不会比大群将领元帅研究出来的军略更高明,又和胡大人聊了一阵,他便告辞离开了。

    虽然还没成亲,但他现在也算是红

    o府的女婿,路过京师当然要住在自己家里,何况西线开战就等若红

    o府在打仗,这个时候宋阳一定要过去探望下。

    o府现在的当家是二公子,以前和宋阳只有过寥寥几次见面,完全算不得熟稔,不过这次在重压之下再相见,自然而然多出了一份亲切。乍看上去,红

    o府和平时并没太多不同,但宋阳的五感何其敏锐,随同二公子一路穿过王府,很明显就能察觉到:卫士不对劲。

    以前的红

    o卫,就算不动不摇不说话,宋阳也能从他们身上嗅出一份铁血威严;如今的卫士同样腰板笔直挎刀执戈,可是那股自内而外的气势全然不同………………或者说完全没有。不用问,真正的红

    o卫都已经追随王爷一起返回前线…现在负责王府卫戍的只是些普通shi卫,如何能和那些浴血重生的悍卒相比。

    拜见过王府中的长辈,随便吃了些东西,又和二公子聊了一阵天se已晚,宋阳就睡下了。

    但是才刚刚躺下不久,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凌乱脚步,宋阳睡觉一向很轻,立刻惊醒回来,同时也听得清清楚楚,脚步声就是冲着自己房间来的当即起身打开了房门,借着月se,胡大人步履匆匆,正在二公子的陪同下走来。

    才分别不久,此刻又找上门来,宋阳就算再愚钝也明白怕是出什么事了。

    果然,一见宋阳,胡大人开口就是一句:“前线传报苦水关失守。”

    宋阳一惊:“怎会如此?”

    晚上的时候胡大人刚说过,每天王爷都会传回战报,前面打得虽苦但暂时还能守得住可谁又能想得到才过了两三个时辰,噩耗便从天而降!

    胡大人沉沉摇头:“雀书染血、言语不详,具体状况还不清楚,只知番子打破我家雄关。”

    宋阳又问:“王爷呢?”

    这次是二公子摇头、沉声回答四字:“还没消息。”虽然比不得任初榕,但二公子也是个厉害人物,堪比天塌地陷的军情噩耗、且父王下落不明生死未卜,他还能保持镇静,实属难能可贵了。

    苦水关失守,究竟是撤退还是溃败或是被番子屠城?镇西王是已经脱险还是被困于乱军,或者失手遭擒甚至与城共亡?所有的事情都不知道。

    而更可虑的是‘千年前,通讯落后,若雀书属实,那苦水关也并非今晚被破的,早在几天前番子就入关了。

    胡大人语速很快:“无暇和你多说,我已召集群臣上朝议事。”

    宋阳应道:“我这就走了,葡萄你放心。”前线告破父王失踪家人心情可想而知,且说不定不久之后战火就会烧到燕子坪,宋阳又哪还能在京城呆得住。

    胡大人是上朝途中就近绕了一脚来见宋阳,打仗的事情本来他都没必要告知宋阳,至少不用亲自来说、随便派个人传话就是,之所以他要亲自来见这一面,就是为了再得宋阳确认的那后五个字:葡萄你放心。

    胡大人不再耽搁,对宋阳点点头转身就走;二公子也要上朝,抓紧时间对他说道:“寻找父王和前面的战事不用你们操心,但两个妹妹……”

    不等他说完,宋阳就点点头,努力lu出个笑容:“她俩肯定比我活得长。”

    任二公子笑了笑,伸手重重一拍宋阳肩膀,转身追着胡大人一起走了。宋阳也不再耽搁,招呼罗冠等一众同伴,即刻出京日夜兼程赶赴封邑。

    完全不管不顾的赶路,不节省体力、不顾路人惊骇目光,当然也没心思在去按照原来的安排去做‘吉祥物,展览,几天之后能跟上宋阳的就只有大宗师罗冠了。

    这一路总算平安无事,刚抵达封邑边缘就远远地见到小捕、初榕和家里的一群重要人物迎了出来。

    一番生离死别呵,只可惜之前那份哪怕只要想一想都会觉得狂喜的重逢,被前线涌来的yin霾死死压住了,两个女子都憔悴许多,姐妹都一样,见到宋阳时心中只想大哭一场,但都还努力地笑着。

    宋阳快步上前,还不等叙话忽然一匹快马从封邑内赶来,侯府刚刚又收到前方的军情传报,事关重大不敢耽搁,送来呈报与郡主。

    任初榕接过雀书,草草看了几眼,低下头轻轻叹了口气,将其递给了宋阳………………的确是重大军情,于此刻的南理而言,雀书呈报之事,甚至是比着镇西王失踪、苦水关失守还要更沉重的噩耗:洪口失守,七万增援前线的健卒败亡、主将谷应春战死。

    不怪谷应春的。

    他的军马洪水困住难以寸进时,得了前方传报,得知前线苦水关被番兵攻破,当时谷应春有两个选择:一是就此撤回大军,返回京师或进入附近城池驻防;二则是冒险强进西方,赶在吐蕃人之前入驻南理西部的第二道雄关洪口,为国加固新的防线抵抗番兵。

    或许是心中藏了份为老帅报仇的念头,谷应春等不及京师命令,他选了第二项、用了更ji进的办法,指挥全军抢渡洪水,急赴洪口。当苦水关不再,洪口便是西疆最后的屏障了,谷应春的做法无可指责。他要真撤军的话,那才是渎职误国所为。

    吐蕃自西向东势不可挡直扑洪口;谷应春率军由东往西赶赴雄关。

    双方拼得就是速度,若番兵在谷应春之前攻下洪口,则南理危殆;反之,七万雄兵先于吐蕃人增援雄关,至少能够挡住敌人一时,暂时稳住大局。

    相比之下吐蕃人的路程更远,但谷应春的行途上有洪水挡道,更加艰险难行,而除此之外,谷应春还有两个没想到:没想到吐蕃人竟会前进的如此之快,沿途的城关几乎都没能阻挡他们片刻;没想到洪口守将于大战前夕突染恶疾,在城头巡兵时一头栽倒再没能站起来。

    最终还是吐蕃人更快了一步,当谷应春领兵赶到洪口城下时,城头上已经挑起了吐蕃的旗帜。

    洪口是决不能丢的,否则就以吐蕃一路掩杀过来的攻势,后方更无法阻挡,无奈之下谷应春传下强攻命令,只盼着再夺回重镇。

    并非没有机会的,吐蕃人也只是先遣军团,才刚刚攻进洪口不久,立足未稳。如果谷应春手上的军队仍是出发时的模样,那一仗他真能打赢。可惜,大军抢渡洪水损失不小,全力行军身心疲惫………………异常惨烈的一战,城头几经易主,打到最后城中番子只剩下数千残兵,而南理这边谷应春阵亡,军中伤亡惨重,明知只要能再组织起一拨攻势就能彻底清除番狗,但真正无力为继了。

    苦水失守、洪口陷落,镇西王下落不明,楚应春以身殉国,西疆统帅不再防务混乱,南理门户大开。

    亡国灭种,绝非危言耸听。!。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活色生枭相邻的书:无凤回到古代选老公抗日之雪耻倾城医妃拥帝宠:宫医叹废弃娘娘芊泽花冒牌贤妻刀屠天地大燕王妃暴皇的养女冥王的小妖后罪恶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