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打狗

【书名: 活色生枭 第九十九章 打狗 作者:豆子惹的祸

强烈推荐: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君九龄超神当铺盛世芳华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犯罪心理:罪与罚近身特工     第九十九章打狗

    宋阳回归,于封邑而言本是一场天大喜事,但因西线战事不利此刻没人能再笑得出来。

    封邑内的重要人物都随着公主、郡主一起来迎接宋阳,顾昭君、施萧晓等人也在其中,前阵子他们和宋阳在荒原相遇,跟着穿越战场进入回鹘境内,再取道吐蕃返回南理,他们的运气不错,几乎是前脚刚踏入南理境、后脚吐蕃就兴兵来犯。

    但云顶活佛和无鱼师太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

    两人错过了大活佛博结的七七庆典,大家同为我佛弟子的缘故,无鱼和云顶自觉失礼在先,所以打算在返程时去面见博结奉上歉意,不料登上高原后听说大活佛暴毙,而密宗甄选转世灵童也是佛门中的一项重礼,两个出家人适逢其会没有没有不去看一看的道理,由此他俩和顾昭君等人在半途分手,赶赴圣城仁喀,再后来就不用说了,到现在两个人也没有音信。

    不过以无鱼的心思和云顶的身手,也不用大家太担心。

    另就是蝉夜叉主将郑转不在,由他的同胞兄弟郑纪代为迎接……郑转人在吐蕃未归。

    八千蝉夜叉登上高原,这支精兵深入敌境后就和后方失去了联系,任谁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在做啥,顾昭君等人退到回鹘时特意给燕子坪传书询问,如今宋阳已经确定安然无恙,是否要把蝉夜叉召回去。

    承郃一来不知道是否应该把他们叫回来,虽然宋阳无恙、虽然那个时候吐蕃还没对南理宣战,不过对南理、对回鹘而言吐蕃终归是敌人,把这支精兵留在敌后,以后说不定就会有用处;另则承郃也不确定能不能把他们召回,当初蝉夜叉在出兵前对皇帝说得明明白白,将在外君命不受,郑转保证效忠大洪皇帝,但是在具体战术上他要独立指挥;第三重,承郃干脆也不知道该如何通知联络蝉夜叉。

    所以任初榕给老顾的回信大意是:如果有办法联络到他们的话,就把常春侯仍活着的消息告知,至于他们肯不肯回来,全都让郑转去做主吧。

    顾昭君既然敢去问郡主,自然提前就和同伴商量好了寻找蝉夜叉的办法,待他们进入吐蕃后,云顶活佛便开坛,同时为祈求国运做卜。

    密宗大小流派无数,不少宗派都有问卜之术,其中云顶所在的域宗问卜最为有名,云顶活佛开坛后最终求得出八个字:天魔归巢,夜叉随缘。

    为国祈愿问福是正经事,云顶的八字卜言光明正大传至高原上各大寺庙,没过多久吐蕃几乎人尽皆知。至于八个字何解,那就是佛家的机锋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随大伙怎么去想,云顶不会去解释什么,反正蝉夜叉能看懂就得了。

    知道卜言出自云顶之口,其中又提到了夜叉,只要郑转能听到这八个字,又哪会想不到其中含义,天魔即为妖星,妖星就是常春侯宋阳,这小子没事了,夜叉们想做什么都行。

    他们想出的办法果然好使,顾昭君等人还没回过,蝉夜叉就颠颠从高原上偷渡回南理,重返燕子坪。

    不过并非所有蝉夜叉都撤回,主将郑转和一千精锐留在了吐蕃,由其胞弟郑纪率领余众返回南理。

    蝉夜叉潜入吐蕃本来是作乱去的,这段时间里吐蕃乱是够乱了,可是和他们没有一点关系,至少以任初榕所知他们全无作为,而郑纪回来后,对之前蝉夜叉做了什么、郑转与一千精锐留下来准备继续做什么,他全都绝口不提,在向李大复命的时候也只是一句‘事情顺利,请陛下放心’。

    丰隆被他气笑了,正想追问‘什么顺利、你们都做啥了’,忽然福灵心至…听郑纪的话中之意,仿佛他们蝉夜叉上高原去做的事情,作为大洪皇室的继承人应该知晓似的,这一来丰隆就不敢再追问了。

    不问就不问吧,战火席卷西疆,整座南理风雨飘摇,这样的时候,有蝉夜叉的主力留在身边,总归让人心里踏实些。

    强打着欢颜,众人谈笑着,簇拥起宋阳返回封邑中心,和每次回家一样,宋阳没再府中耽搁太久,洗了把脸换过一身衣服,就来到小镇上,和镇上乡亲笑呵呵地打着招呼,随时都会站住脚步聊上一阵子,又去探望陈返,最后他回到老宅,带着筱拂、初榕一起,在尤太医灵前上香心中默默祷告。

    而后任初榕对宋阳微笑道:“好好歇一会吧,让筱拂陪你,我还有事情要做,先回侯府了,待晚饭时再来喊你们。”

    说着承郃打算转身离去,不料小捕忽然拉住了她的腕子:“莫走。”

    承郃笑了笑:“真的有事情,很忙的。”

    小捕不知该如何驳她,只是坚定摇头,不许姐姐现在就走,跟着转头望向宋阳,示意要他出言挽留,宋阳走上前:“有什么事情都放一放吧,不在这一天。”说着,双手伸出各握住双株的一只柔荑,拉着两个人一左一右坐了下来。

    任初榕什么都说不出来了。甚至她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出那几步路、如何就坐在了宋阳身边的,虽然名分早就定了,虽然她给宋阳做了那么多事、虽然她的心意他早就知道了,可这还是第一次被他握住了手。

    由此任初榕知道了,宋阳的手很硬、很干燥、却很缓和,暖和的甚至让她觉得自己的手都已经融化。

    筱拂初榕都留了下来。不过……三个人,尴尬呵。

    一时间谁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大屋中变得寂静异常,可是过了一阵,宋阳忽然露出了笑容。

    屋子里实在太静了,以至那个笑容绽放时带出的几乎不能被称作‘声音’的细小动静立刻被另外两个人捕捉到,接下来她们也笑了,寂静依旧,尴尬气氛却被她们唇角荡起的笑纹驱逐到九霄云外去了。

    一场生离死别、两份凄苦思念、还有国难家难的突然降临,每个人都憋了一肚子的话却不知该如何开口,直到此刻他们才恍然发觉,其实真的不用多说的,不用一个字的。

    只为这一刻的安宁,之前所有那些让日月无光、让天地昏暗的担心和委屈,竟然都变得微不足道了。而以后、在未来,哪怕再赴汤蹈火、哪怕再去倾动三江五湖来涤荡世界,或许也只是为了再寻回这一刻的安宁吧。

    昨日归于尘土、明朝凶吉未卜,既然如此现在便享受吧。

    短短片刻的安宁。

    未能持续太久的安宁。

    忽然一阵敲门声轻轻响起,正在院子里晒太阳的几条癞皮狗全都警惕抬起头……小葡萄来了。

    封邑中不少人都想找宋阳,都有要紧事情,但他们也都明白宋阳刚刚回来,这个时候爱人团圆,甚至连老太婆木恩都耐下心思不去打扰,但葡萄还是个小娃,哪会晓得这些,一个人溜溜达达地穿过小镇来找宋阳了。

    偏偏他还是最‘没事找事’的,葡萄就是觉得,记名老师也是老师,老师远行归来,做学生的一定要单独去拜会,给他磕几个头。

    葡萄就是来磕头的,娃娃虽小,还穷讲究个礼数。

    小捕撇嘴初榕咬牙,无奈无比可又怎么会真的怪小葡萄,宋阳则笑呵呵地受了小娃的礼数,同时心念一动,挎囊中取出了一串珠链,亲手给他绑在了手腕上:“这个东西应该有吉祥之意,算是我的心意。”

    得自荒原中汉人坟墓的、和宋阳手上戴着的一模一样的珠链,宋阳送给了小葡萄。

    葡萄翻身就跪又要磕头,这次被宋阳一把抓了起来,笑道:“你还真礼多人不怪。”

    小家伙煞有介事:“不磕头不行,老师把自己的护身宝物送了我……咦?”

    苏杭送给宋阳的珠链,一直都被他带在腕子上,他身边人几乎都见过,葡萄还道是同一串,但话还没说完宋阳就翻起了袖子亮出自己那串,葡萄这才知道原来是两条珠链。

    一品擂后的搏杀逃亡、深山探访蝉夜叉、别来禅院苦斗国师弟子、再加上这次出访回鹘途中的一串风波,自从带上苏杭送给他的珠链后,宋阳经历过无数风险,数不清多少次都陷入危机,最终都逢凶化吉;再看荒原中的汉人,不管他们的图谋是否成功,但至少落个平安终老,两串珠链虽然来历不明,但或许真有些护身佑福的灵验。

    如今宋阳把它送给了小葡萄,祝福之意不言而喻。

    至于为何不将其送给筱拂、初榕或者瓷娃娃,宋阳的想法简单得有些狂妄:她们有他。

    小葡萄甩着胳膊欢天喜地的走了,外面忽然又传来了一阵纷乱。宋阳皱了下眉头,小捕和初榕也不明所以,三个人起身走出屋外。

    来到镇上,只见大群‘闲杂人等’,个个眉头紧皱面带忧色,成群结伙向外而行,乍见常春侯、公主郡主一行,他们又忙不迭躬身行礼。

    他们不是军卒、更不是小镇居民,都是些普普通通的南理人,从老人到娃娃年龄不一,穿着服色也各不相同,既有布衣平民,也有锦绣富贵。

    很快宋阳就弄清楚了状况,这些人都是佛家信徒,开战之后自四面八方汇聚到妙香吉祥地,祈愿平安求佛福保佑,就在刚才,不知谁把洪口陷落、谷应春兵败的消息泄露了出去,人群一下子变得恐慌了,西方再无屏障,燕子坪很快就会变成险地,人们又开始四散逃离,准备向南方撤去。

    佛家信徒们路过小镇,这才引出纷乱,好在吉祥地的僧侣们疏导有序,乱则乱了些,总算没出什么事情。

    当然不是所有人都要逃跑,真正的虔诚信徒并不为前线战事所动,依旧专心礼佛。

    宋阳看了一阵,深深吸了一口气,挺直腰板对任初榕道:“晚饭的时候,请丰隆和郑纪、阿里汉、木恩、金马大伯,还有……刘二哥。”

    六个人,分别是蝉夜叉、回鹘卫、山溪秀、石头佬还有刘家军的首脑,宋阳拉出的名单代表了封邑中所有武装。

    任初榕闻言就是一愣:“你想怎样?”

    “打。”一个字,宋阳说得风轻云淡,同时脸上也摆出一副淡然模样,心里感觉简直好得没法说了。

    小捕和初榕对望了一眼,两个女子的脸上都显出了激动,小捕的声音甚至都有些轻轻发颤:“怎么打?”

    “没想好。”宋阳努力维持自己的清淡,可惜,没底气就装不成高人了。

    说完宋阳自己就笑了起来:“反正打就是了!”

    不算泰坦鸟的话,封邑中所有武装加在一起还不到一万人,不是不能打,而是稍有不慎就会全军覆灭,辛辛苦苦经营的家底转眼就会化为乌有,任初榕也深吸了一口气:“你要不要再想想,这一仗不是剿匪或者对付贼寇,而是两国交兵,吐蕃……”

    “不打不行的,非打不可!”宋阳早就想清楚了。

    两座屏障告破,南理岌岌可危,在这一世里宋阳一直都以南理人自居,燕子坪就是他的故乡家园,保家卫国责无旁贷;

    待吐蕃平南事了,怕是立刻就会调转矛头去对回鹘,日出东方为了替他报仇才去进击草原,如今宋阳一定替义兄拖住高原上的恶狗;

    天下皆知,燕子坪和镇西王同仇敌忾,且封邑中又有妙香吉祥地,是南理佛徒精神寄托之地,就算他不打,番兵会放过此处放任不理么?何况吐蕃第一高手死在宋阳的刀下,大家本来就是仇人;

    吐蕃攻击南理,其中多多少少都藏了燕顶的图谋,仇人要做的事情宋阳就去拦,全没什么可说的;

    而最最关键的,吐蕃打破西线便等若重创了红波府,伤了红波府就是伤了筱拂和初榕,尤太医走后,这世上对他最好的两个女子。把前面所有的理由都抛开,就只凭这一重便足够宋阳去给吐蕃找麻烦了。

    是输输赢,宋阳没想太多,能确定的仅仅在于:一定要打,打狗。

    这个时候,老太婆木恩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来到宋阳身边,仍是那个问题:“宋阳,我问你,你究竟是根本未死,还是死而复生?”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活色生枭相邻的书:无凤回到古代选老公抗日之雪耻倾城医妃拥帝宠:宫医叹废弃娘娘芊泽花冒牌贤妻刀屠天地大燕王妃暴皇的养女冥王的小妖后罪恶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