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三章 丧钟

【书名: 活色生枭 第一二三章 丧钟 作者:豆子惹的祸

强烈推荐: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吃在首尔盛世芳华超神当铺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近身特工     第一二三章丧钟

    刘太守和葛司马对望了一眼,两个人都一样,表情木讷目光呆滞。听过了齐尚的介绍和火道人的嘶吼,再想一想眼前的战事情形,两位青阳长官又怎么可能还想不到将要发生什么?只是这件事实在太大了,如果真能成功,那便不再是一城一地的得失、不再是一次战斗或者战役的胜负,而是这整场战争的翻盘和逆转!

    两位大人脑子里嗡嗡直响,完完全全地被惊呆了

    他们俩还依稀记得,吐蕃主力到来之前番子先锋曾分兵绕城去攻击封邑,宋阳派出蝉夜叉去截击敌人,当时宋阳在和太守、司马讨论此事时候说过一句‘封邑一定会毁在番子手中,不过大好地方,就被三万多败兵给糟蹋了我不甘心’。

    当时听来莫名其妙的话,现在回想起来却再清楚不过了,封邑随时可以变成一座烈火炼狱,宋阳早就打算用封邑的布置来对付番子,但方圆五十里的可怕火窟就用来烧死那三万多绕城而过的前锋骑兵,宋阳觉得不划算。

    也是那次,蝉夜叉奉命去狙击敌人,为了歼灭番子骑兵,不惜把夜叉眷属调动出来充当you饵、炮灰,当蝉夜叉凯旋回到青阳,宋阳感慨于‘夜叉’的决绝,曾单独找到郑纪说过:其实不必如此,真让番子攻入封邑也无妨。

    宋阳的意思很明白,那些番骑攻进封邑、大不了一把火烧掉算了,对宋阳等人来说就是少赚了些,没必要让蝉夜叉把自己的军属也牵连进来。

    而郑纪的回答很简单:的确不是非此不可,但很值得……用几千人的代价阻止少量番兵的入侵,保住了这座火窟,也就等若保住了让封邑发挥更大威力、歼灭更多敌军的希望。

    只是为了一个‘希望’,哪怕损失的几千人都是自家军队的眷属,郑纪仍是觉得值得!

    一旦进入战场,蝉夜叉不把敌人当人、不把亲眷当人、更不把自己当人,一切都只是数字、一切都只是用来追求胜利的筹码和本钱……大洪朝遗落在世间的战争机器,蝉夜叉。

    事实也真就如郑纪所愿,他牺牲了几千族人,保留住的是足以焚烧数十万敌人的大火。

    其实从封邑出兵抗番、增援青阳开始,‘封邑火窟’就在宋阳、郑纪、金马等首领将军的算计之中,但具体这场大火能换取什么样的战果,是谁都说不好的事情。不过人之常情,之前吃亏越多,后面的报复就回来得更猛烈,想要番军轰轰烈烈地杀来封邑,前面就非得把他们打疼,疼得他们咬牙切齿、疼得他们憋屈郁闷、疼得他们暴跳如雷、疼得他们一定得在破掉青阳后想办法彰显威风找回面子。

    所以有关青阳城的抗战,自宋阳之下所有封邑武装,都是拼出xing命去打的,否则又何以如此惨烈、如此伤亡惨重……

    齐尚的话还没说完呢,只是暂时收声,等两位青阳长官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又继续道:“这场火的威力,你们就不用担心了,火真人和鬼谷子布置的可不单只一场火,而且还是一座大阵!”

    封邑和睛城不一样,睛城中的皇宫是死的,它跑不了;但封邑中的敌人都是活的,他们会逃生会突围。

    所以一把火起来,光烧得旺远远不够,还得起势奇快、封堵全境让敌人无处可逃,单只靠火道人自己力有未逮,但是有鬼谷配合事情就完全不一样了,瞎子把自己奇门遁甲的本事融入纵火的设计中,两下里相辅相成,单以心思和设计而论,远胜他们哥俩在睛城的布置。

    齐尚说了半晌,脸蛋子上生疼,情不自禁看了巴夏一眼,目光里满满地羡慕……不久之前他还笑话巴夏的伤口看上去比他的夸张多了,可人家脑门秃皮了不耽误说话,自己嘴巴一动颊上的口子就被扯动。

    不过条件再怎么艰苦,也挡不住齐老大说话的决心的:“这场火是用来烧贼的,可是烈火无情只知道焚烧万物不懂得分辨敌友,等火势一起来要是连咱们一起给烤了,那滋味估计不怎么好受。要是光惦记挖坑,却忘了给自己留绳梯,那不成了傻瓜了?咱家常春侯可做不出这种事,另在封邑中修了一条地路,直通大山深处。”

    听到这里刘太守哪还能猜不到,接口问道:“地路入口就在这里?”

    齐尚面皮僵硬地笑着、点头:“不错,就在妙香吉祥地!”

    最初封邑中修建的逃生地路入口在燕子坪小镇中,但后来妙香吉祥地兴建,宋阳又把原来的入口堵死、改到了圣地之中,这是大伙商量出来的主意,会如此原因很简单:

    用到地路逃生的时候,一定是强敌入侵、大火将起之际,这其中就要有两个关键了,一是密道所在要易守难攻,大伙逃命也需要时间,封邑中其他地方无论是侯府、南威还是销金窝都不足以稳守,就只吉祥地有大阵守护;另个关键在于,最后的逃生地点,在敌人眼中应该是个‘南理人理所当然要死守之处’,封邑中最最重要的地方莫过于这片佛家圣地了,常春侯率兵‘死守’此处不会引起怀疑,要是敌兵杀到封邑中人一窝蜂地往无关紧要的小镇上跑,对方当然会起疑心。

    所有的设计都是花了心思的。

    “封邑中隐藏了大大小小火点无数,每一处都有精心伪装,轻易不会被发现,就算发现了也无妨,其中存放的引火药物都是火道人独门配置,外人见了也不识得是些什么东西,难以联想到放火。”齐尚又把话题从逃生转回到放火上:“火点虽然多,但要纵火的话只需同时点燃五十一个关键处就可以了,这些关键地方都修建了隐秘地室,平时没人待,但这个时候已经有人进驻其间,时刻准备着。”

    “那他们……起火之后会怎样?”刘太守语气踌躇。

    “五十一位南理最最虔诚佛徒,舍身无忌只求降魔卫道。”齐老大长长呼出一口浊气,挥手道:“便是如此了,封邑中的火窟,是道家玄门和我佛弟子联手施为,神火由地起、神意却从天降,是无量真火也是红莲业火,大火过时定让番子片甲不留!”

    大好话题终于说完了,齐老大只觉得神清气爽,脸蛋子都不疼了。

    而刘大人听得心惊肉跳之余,也猛然间想通了一件事:“那城门……”

    从青阳突围之际,宋阳传令撤去四门的支撑与保护。若只为逃跑,打开一座城门就足够了,又何必把所有城门的支撑全部卸掉?除非宋阳还另有打算。

    果然,齐尚点这头笑道:“就是为了让番子把四座城门都毁掉!用不了多久咱们还会再杀回青阳去,到时候由守转攻,有大门挡着不方便,干脆提前毁掉吧!”

    一直没吭声的巴夏也忍不住怪笑了一声:“番子的主力都在这里变成了烤猪,就凭留守在青阳城中的人,能挡得住咱们?青阳还是咱们的,宋阳既然带着大伙去增援青阳,就不会把他留在番子手中。”

    刘太守和葛司马的眼睛同时亮了起来:还是要回去的…还是要回去的!

    这个时候躲入吉祥地的各部武装已经汇总了意见,有人想走有人要留,倒不是说想走的怕死、留下的勇敢,而是大家对即将到来的大火‘欣赏角度’不同,蛮子们大都喜欢去山里、高处看,蝉夜叉则要继续留下来,至少在大火烧起前,他们还要留守吉祥地,以防番子动疑。

    施萧晓和宋阳两人联手,搬开一座大殿中的金身佛祖,lu出地路入口,想走的人在顾昭君的率领下就此离开。刘二打着呼哨一马当先,率领着自己的刘家军浩浩dangdang,先钻进地路中去了。就算别人都不走这伙凶猛畜生也得先离开,否则一会大火烧起来惊吓到它们谁可都受不了。

    地路修建的足够高大,脚下平坦、石壁上设有照明,众人行动迅速陆续撤离,不久之后一名精壮僧侣健步跑来,只看他的步伐就知道此人武功不凡,稳稳踏入上品武士的修为,此人法号‘青空’,是虔诚佛徒、施萧晓的得力手下,负责于吉祥地中最高的佛塔上瞭望敌情。

    青空呈秉:视线尽头尘嚣土扬,番军主力现身,正向封邑赶来。

    对此宋阳的回应只有‘哈’的一声笑,笑声响亮、神采飞扬。

    ……

    吐蕃大军抵达、进入封邑后元帅先汇合力和拔部,听了他的呈报后元帅难免小小的吃惊一下子,他早就得到过先锋军团的回报,知道敌人手上有一支鬼面军堪称精锐,可他哪想象到鬼面军竟会强悍到这种程度,连缚日罗都不是他们的对手。不过不重要了,大军已经杀到,即便吉祥地中的阵法再如何奇妙,毕竟地方有限,这就和打狼的夹子对大象没有丝毫用处一个道理,只要大军一发动,小小的妙香吉祥地很快就会被夷为平地。

    根本不用修整,元帅一声令下番军立刻发动突袭,开始猛攻吉祥地,毫无意外的,他们立刻就遭到了蝉夜叉的凶猛狙击,阵阵号角传撤四方,喊杀声惊动天地,佛家修持的清静之地转眼变作了血肉屠坊!

    常春侯没撤走,所有刘太守和葛司马也留了下来,眼看着恶战又复开始,太守有些着急,想问却又不敢开口……该放火了吧?还要再等么?

    “还要再等等,”施萧晓看得出太守的焦急,漂亮和尚的笑容一如既往、美艳无双:“吐蕃队伍庞大,前面的攻伐开始,但后面的队伍还没进入封邑,现在点火的话烧得不全。”

    即便得了力和拔的呈报,吉祥地大阵的玄妙和铁面军的凶猛还是稍稍超出了吐蕃元帅的意料,猛攻刚开始的时候战事并不算太顺利,可人数的绝对优势还是渐渐显现了,番军稳稳占住了上风,层层推进、一步一步攻入吉祥地之内。

    下午时分开始的战斗,到黄昏时分时吉祥地被占去了大半,不用想也知道,鬼面军迂回的空间越来越小,距离被全部歼灭也越来越近,就在这个时候大帅接到传报,大军尽数进入封邑,正在积极运动按照事先部署进入战斗位置……呈报军情的亲兵刚把事情说完,忽然一阵阵钟声从吉祥地的中央响起。响亮、悠扬且不失庄严,缓缓飘散四方。

    元帅觉得有些可笑,随口对身边的将领笑道:“这个时候他们还顾得上敲钟?怎么这么不专心呢?”

    力和拔为伯父凑趣,呵呵笑道:“他们专心也没用,只剩死路一条,趁着手脚还长在自己身上的时候,赶紧去敲几下大钟,他们敲的是丧钟。”

    而话音刚落,几乎在同一个瞬间里,从四面八方都猛地传出了一声炸雷般的闷响!

    火蛇翻卷而起,本已垂暮、暗淡的天空又被照亮,番军看得见失火,但完全无法理解这火怎么可能烧得这么快;明明只是几处火苗为何转眼便冲天而起,为何又在几个呼吸间就勾连成片,变成了火墙、焰山,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

    与士兵们一样的,当火焰刚起时,吐蕃元帅与麾下将领并未惊慌,打仗时烧出几把火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多半是些漏网、隐藏在暗处的南蛮纵火想要扰乱视听可还不等灭火的命令传下去,仿佛真的就是才眨了眨眼睛,远处的小小火苗竟就变成了眼前的烧天怒焰!

    番军不乏良将,元帅本人也熟读兵法作战经验丰富,敢率领大军长驱直入自然也想过中伏的可能,可是南理现在的天气潮湿、燕子坪地貌坦dang,这样的天时和地势想要烧出一场能够伤害到军队的大火,除非宋阳能像元帅烧青阳那样、能能调运数十万人和数百万罐子火油,很明白的,这不可能。

    何况番子不是刚刚才来的,力和拔率领着四万儿郎已经在封邑中扫dang了好几天了,就算有埋伏也早就该被他们触动了。

    不是元帅轻敌,只因他想不到这天底下竟还真有个疯子,硬是把自己的老巢布置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窟;只因他理解不了,这天下竟然还有火道人、鬼谷子这等奇人,凭着玄奇的设计和几年的准备就真的能把疯子的想法变成现实……说穿了吧,这是一场超出元帅认知之外的大火,他根本就没得防,在他做出发兵燕子坪、横扫吉祥地的决定之刻,他的一只脚就稳稳当当的踩进了鬼门关。

    这一战前前后后折腾了许久,可是所有一切设计所围绕的真正关键、或者说是you敌成功的真正关键就在于此:这场火是不可能有的,但它确确实实藏在封邑中。

    眼前只有刺眼火光,模糊了所有一切,却掩盖不住麾下士兵仓皇奔逃的身影;耳中的燃烧声轰轰烈烈,隐约地夹杂着儿郎们嘶声裂肺的惨嚎,元帅愕立于当堂,完全地懵掉了,大火来得太突兀也凶猛,以至他在恍惚中都无法分辨清楚:火焰究竟是来自常春侯的yin谋诡计,还是来自仙佛震怒而降下的神罚?

    火光冲天,高温灼人,元帅的身体被烤得火烫,心中却冰凉一片,冷得让他无法抑制的颤抖起来。力和拔拖住伯父拼命向后退,口中声声的怪叫,不知在喊着什么,元帅也终于一惊而醒,深深吸了一口烫喉的热气,努力让自己镇静再镇静,一把抓过身旁的亲兵:“传号,询问各部状况。”

    元帅不能乱,若他也惊慌了大军这就完了。眼前形势危殆,当务之急就是了解火情,可大家都在火中,谁也没办法看清楚全局。不过元帅对自己手下所有部队的部署、驻扎之处都了若指掌,他要以军号来往信息,等了解到各个部队所处环境后再加以汇总,他就能对火势的整体状况做出判断、就能知道燕子坪封邑中哪里大火可怕、何处火势微弱,进而确定逃生的方向和突围的策略。

    惶急之中元帅能想到这个办法已经不错了,可惜,他不够时间了。大火延展得太快,比着意料之外还要更快更凶得多,还不等各部的回报号角传回来,大火就翻腾着卷入中军重地。

    力和拔与巴拓一左一右,搀扶起元帅拔tui就跑,而巴拓手一边逃一边呜呜吹响手中号角,他在吹集结号…缚日罗的主官,本身也是铁血战士,到了现在再没有其他办法,他就只有一个念头:救护元帅离开险地。大火难解、难破,所以他要召集人手,哪怕是用人命去拼、用儿郎们的尸体去铺,也要为元帅铺出一条骸骨大路,让他逃出生天!

    中军附近只要还能赶到的番兵全都集结过来,密密扎扎数千人拥在一起,把元帅护在中央,一窝蜂似的向外跑。

    可是元帅却又失神了……他听到了远处的号角,方向不同、远近不同,不用想也知道,这是他麾下的各个部队在回应他之前的号令,向他回报自己部队的状况,但是无一例外的,所有的号角都是同样的节奏、同样的频率,同样的意思:求救。

    所有的部队,全都在以号角求救!

    有的号声在吹响到半途时戛然而止;更多的号角则是在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昔日里饱蕴杀伐、铿锵响亮的军号,此刻听在元帅耳中,只剩无边凄厉……rq!。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活色生枭相邻的书:无凤回到古代选老公抗日之雪耻倾城医妃拥帝宠:宫医叹废弃娘娘芊泽花冒牌贤妻刀屠天地大燕王妃暴皇的养女冥王的小妖后罪恶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