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一章 升座

【书名: 活色生枭 第一三一章 升座 作者:豆子惹的祸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超神当铺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近身特工     黎明之时,高原人心中圣城仁喀四门大开,早就等候在外的信徒蜂拥而入。

    进入城中的信徒虽然彼此拥挤着,走路都显得有些艰难,但全都努力恪守谦和、遵守秩序,听从僧侣们的指挥,几乎没有人会逾礼造次,很简单的道理,他们不是来看热闹听大戏的,都是虔诚佛徒,进城只为是来朝圣的。

    圣城办圣典自然也有它的气度,一来尽量不会阻挡信徒入城朝拜,哪怕城中已经人满为患,除非实在容不下了,门口的士兵才会劝说信徒停止进城,后者也不会有所不满,就此止步;二来城门卫兵也不会对神佛弟子严厉呵斥、好像看贼般的审查

    当然,这份看上去主要是依靠信徒自律而建立秩序,不过是个表象罢了,‘外松内紧’这四个字就是此刻仁喀城最真实的写照,无数密探混迹于人群,一队队僧侣沿街排做长龙,将信徒人群分割开来。僧侣脸上带着和善微笑,不断提醒人群注意脚下,有时还会对经过身边的信徒诵经致福,但宽大的僧袍下却内衬甲胄暗藏利刃,每个人都领受了法旨,拥有专行独断之权,只要发觉异常可以先杀后查。

    大街上负责秩序、疏导人流、引着信徒进入指定区域这些事情都由僧侣来进行,完全看不到士兵的影子,刀兵不祥,不应出现在以慈悲为名的佛家盛典中,其实吐蕃人也真有这个底气的,高原之国也是中土上最最纯粹的宗教之国,来仁喀朝圣的百姓更不是流民、不是游众,他们都是虔诚信徒,共同的信仰让他们坚强、忍耐、谦让,就算遇到什么变故轻易也不会有‘炸群’这样的事情发生,想要他们互相踩踏亡命乱拥,除非佛祖现身且立地成魔。

    想要在这样的地方来行刺灵童,干脆就是件不可能的事情……稻草就想过这件事。琢磨着在庆典当日如果要行刺或者作乱,自己应该怎么做,他不是发了失心疯忘记了自己的阵营,他只是‘代入’角色再封堵漏洞,以求万无一失。

    稻草是最好的刺客,他有这个资格去‘代入’。不过想来想去,最后他还是摇了摇头颓然放弃了,虽然人潮汹涌。可这城中的信徒非但不是刺客的掩护,反而都是柴措答塔的眼睛、爪牙和悍不畏死的卫兵,藏身于人群中,只要刺客稍有异动。不等僧侣们扑上就会先被无数信徒死死按住,根本没机会的。

    不止稻草,就算宋阳带着封邑中全部好手过来也一样没有机会。

    不过,就算乌达对信徒足够了解也足够信任,他还是做出了最稳妥的安排…城中见不到士兵,不代表士兵不存在:圣城内数不清的建筑都关门落户,看上去很正常吧,赶上这等盛事,户主人也会走上长街、走近圣山。家里没有人当然要闭户。所以没有谁会去想,这一座座建筑中早都满满驻扎了全副武装的士兵,只凭一声号角就会立刻冲杀出来。

    还有屋顶,圣城内所有两层以上的楼阁,全都被来自柴措答塔的忠心弟子把持,低垂的眼帘掩饰不住他们的正在人群中来回巡梭的锐利目光。

    至于神山脚下,诸位这次盛典搭建起的礼台周围。戒卫就更提升了几个档次,来自柴措答塔的顶尖好手、来自大雷音台的国师亲信、来自吐蕃军中的铁血勇士,所有人都身着大红色的密宗盛装,稳稳守在站在自己的岗位上。

    ……

    圣城内外弥漫着淡淡的清新香气,这种味道很有趣,若仔细去闻、去嗅,不觉得会有什么味道,可不经意间也许是一阵清风拂过身旁、也许是一次深深呼吸之中。就会突然发现有淡淡香气飘入鼻端,让人精神为之一振。

    这也是一重奇迹,从破晓时分开始,圣城与七座塔兰集就同时散出异香,不见花朵不见熏炉,无源且无端的香气随风来去。染出一片吉祥欢喜。

    信徒集结、齐聚于仁喀城内,有着高深修持在身的大德上师陆续登上高高的礼台,依次入位。当巳时过半,洪钟大响自柴措答塔响起,转眼传遍四隅,灵童被人抱上金座,几位红衣护法紧贴金座站在灵童身后。

    当灵童现身,信徒们齐齐爆发出一阵欢呼,随即万众匐身行大叩拜之礼,口中统一唱起高原上的礼赞调子,场面蔚为壮观,升座仪式也就此开始。

    仪式中一道一道的程序自有德高望重的上师主持,灵童就只是坐着,笑着。

    偌大典礼,流程繁复时间漫长,不知不觉就到了中午时分,一个多时辰过去了,可是灵童就和刚刚登台时一样,没有丝毫怯场,更不曾哭闹半声,他始终在笑呢。嘴角翘翘、乌溜溜的眸子炯炯有神,看看天、看看地、看看眼前无数信徒,白白胖胖的小手偶尔还会挥动几下,精灵剔透小娃就那么笑个不停。

    整整一座圣城都是盛典的现场,距离远些的信徒连小娃的身影都看不到,不过有幸挤在前排的高原人还是能看到灵童的笑容,时间过得越久他们也就越惊讶、越欢喜…这样不停地笑着,即便大人也会面皮发僵神情疲倦,可灵童仍是笑得始终自然,始终欢愉。要知道灵童现在还不满周岁,比着个冬瓜也大不了多少的小家伙,一直这样笑啊笑啊,开心得不得了的样子,这难道不是一项奇迹、不是一项吉祥兆么?

    虽然盛典庄严,不该分神,但‘灵童在笑,一直在笑’的消息还是从前排信徒向后传散开去,不用多少时候全城皆知……

    云顶活佛就在人群中,不太靠前,因为他和无鱼都要隐藏身份,不是藩主权贵、不是显赫佛徒,虽说我佛弟子不分高低贵贱,可没有身份的人总不可能挤到前面的贵宾席位中去;但他的位置也不算靠后,因为他是个老人,信徒们对外人仇视如狼、蔑视如狗,但是对自己人恭谦有礼,尤其善待老人和孩子,以云顶脸上的密密麻麻的皱纹。还是能给自己换一个至少能够看到灵童的位置。

    无鱼师太跟在云顶身边。

    这样的距离,莫说是普通人,就连无鱼的精湛目力,都无法看清灵童的样子,眼中勉强有个轮廓罢了,但云顶可以,单以修为而论,他和花小飞在伯仲之间。稳稳排进中土世界的前三名,他的眼力远胜那些所谓的高手。

    从表情到举动,灵童的一切他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当其他信徒因为灵童的欢笑而振奋、喜悦的时候,云顶活佛的眉峰却在轻轻地抖着。一向与世无争、本心平静的老活佛,此刻已经动了真怒!

    无鱼注意到同伴的异常,眉头微皱,望向云顶,目光里带了份询问之意。

    “皮囊在笑,灵童在哭。”云顶传音入密,八个字的回答让无鱼有些莫名其妙。

    云顶是什么人?心眼绝学直见本心,灵童小娃被国师弟子天禀用邪术操控而露出的笑容,又如何逃得脱他的法眼。在旁人看来小灵童满满欢喜的愉快笑容,在他眼中便如罗刹天魔般邪恶丑陋。

    丑陋的当然不是娃娃,而是控制娃娃的邪魔。

    连灵童都敢亵渎,云顶脾性再如何温和、内心再如何沉静也忍不住怒火中烧。

    无鱼心思很不错,稍稍琢磨片刻后大概就明白了,小灵童可能是被人控制着笑个不停,说句心里话。虽然她和吐蕃是敌对立场,但也还真不觉得对方的做法有什么不妥,移位而处的话,无鱼师太估计也会这么做。

    周围都是密宗信徒,无鱼伤势未愈还不能动用内功,无法像云顶那样传音入密,只能伸出是手指,在活佛的臂上轻轻划了几下。

    无鱼师太勾画的是一道密宗咒字。象征着清心安宁,以此来劝云顶平息怒火。

    这样的场合,再怎么生气也没有用的,心眼当不了证据,老活佛如果愤而开口出声指责,就只有暴露身份跟着被无数愤怒信徒打死在当堂这一个下场;就算他们能跳过去、一把揪出施展邪术的天禀。还得要天禀亲口承认自己施展了邪法才行。凭着云顶和无鱼,现在根本做不了什么,不想白白送死就只有忍耐。

    云顶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不想再继续看下去,但是这个时候,万众驻足望向高台,他们如果转身离开,实在太引人注目,他和无鱼现在都还是柴措答塔的钦犯。没有别的办法,只有深深吸一口气,勉强压住心中愤怒,双目低垂眼观鼻、鼻观心,云顶活佛精神内敛不再去理会前面的‘戏台’。

    时间过得很快,仿佛只是眨眨眼睛,一个下午就过去去,升座仪式盛大而热烈,其间数不清信徒们有过多少次欢呼,直到黄昏时分盛大典礼终于紧接尾声,只剩最后一项:还送吉祥。

    此刻已经完成升座、正式从灵童变成小活佛的娃娃,应该对信徒们送上一篇吉祥咒,万众俯首诚接来自活佛的祝福,随后信徒们也会齐声开口还上一串咒唱,把万千祝福无数吉祥还赠给小活佛,等这一项事情做完升座仪式便圆满完成了。

    以往升座时小活佛也都是些娃娃,但至少都懂事了、会说话了。这次的娃娃实在太小,不可能开口讲话,理所当然有长辈上师代言,这也是附和规矩的。高台上,一个看上去比着云顶还要再老些的密宗僧侣颤巍巍地走上前,这位上师的辈分比着前任大活佛还要更高,早已经闭关清修,这次又被乌达请了出来,由他代替小活佛‘还送吉祥’。

    老上师双臂张开,面对无数信徒轻轻一挥手,台下众人无论藩主还是贫民,全都恭恭敬敬的还礼,继而跪倒在地,双手高举过头,做出手接祝福之状。

    云顶也松出来一口气,跟随众人一起跪倒,他冒险进城参加这场典礼,就是为了这最后一项:给小活佛送上一份祝福。

    域宗是密宗大教的分支,虽然早就是一方活佛了,可云顶始终也还是密宗的弟子,在灵童升座时为他祈求一份吉祥,这是云顶的本分,是云顶必须要做的事情。

    万众俯首,满城静寂,礼台上的老上师深深吸了一口气。正待开口诵经、但尚未出声的时候,一声满满童趣的稚嫩欢笑声,忽然响了起来,声音不重、算不得如何响亮,但清脆而动听。如果说笑声传遍全城或许有些夸张了,可至少仁喀内城中所有信徒都清晰可闻。

    笑声来得无端、突兀,融于此刻的情形里着实有些吓人:一个老头子开口,跟着一声娃娃欢笑响起……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不自禁望向高台,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老上师和台下的信徒一样,老脸上都是惊讶神色,转头望向了金座上的小活佛。小家伙笑靥盛开,嘴巴微张,又是两声清脆欢笑。

    与之前的笑声一模一样。

    直到此刻众人才恍然大悟,不是老上师做童声,动听的笑声竟来自小活佛,一个不满周岁的娃儿,笑声竟然传播数里,这是法力修持还是神迹显现?

    礼台上的众多密宗僧侣显然也没想到会有如此惊人的事情发生,一时间全都愣在当场。而轻笑过后,娃娃嘴巴开阖,奶声奶气,好像还有些吃力的样子,又说出了两个字:“我来。”

    口型完美,语气逼真,声音稳稳传去四方……小活佛要亲自来做这场‘还送吉祥’?

    简直是闹鬼!

    事情不可思议。完全超越了常识,可是眼前的奇迹,比起塔兰集蝴蝶翻飞、群婴诞生、死人复活等诸多异象,也不见得就更不可思议吧。便如燕顶之前所说,七座塔兰集的奇迹铺垫下来,小活佛再开口说话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而更重要的是,这个奇迹是信徒们需要的,他们想信。所以他们就会信!

    惊讶很快变成了狂喜,寂静片刻后,欢呼声突然从人群中爆发,更有无数人痛哭流涕,信仰得到证明、虔诚终会得到回报的心情,外人根本就无法理解……小活佛继续笑着。仿佛他带给信徒喜悦,所以自己也无比快乐。

    半晌之后,柴措答塔的当权人物乌达才走上几步,挥手示意信徒们收声:“还送吉祥,活佛恩赐。”微笑开口的同时,脸上还残留着些许惊讶,他很会演戏,以前任活佛的精明老道,都被他在身边卧底了三十年。

    信徒们立刻收敛欢呼,带着满心喜悦重新拜伏在地,片刻后,娃娃的声音再度响起:“一起。”

    小活佛要大家和自己一起唱经…吉祥咒唱,高原人熟知的调子,没有人不会唱,但从没有人想到过,有朝一日竟会和小活佛一起合唱此调,莫大荣光,更是莫大激励。

    信徒们轰然应诺,而人群中的云顶活佛却在浑身颤抖,心中狂怒!

    除了台上的阴谋主使,就只有云顶能听出,那悦耳的童声来自妖人邪术,其中还暗藏了摄魂、靡靡等诸多邪魔法门,不知不觉的诱导…再凶猛的邪术,也不可能一下子蛊惑千万人,但妖人也不用蛊惑,台下所有人本来就信了,他就再稍加诱导便足够了。

    这门邪术本就是从西域传到东土的,云顶年轻时游历于高原,本着密宗除魔本分曾铲除过精通此术的妖人,由此对其了解不少。邪术施展前,小娃要被落药,之后才能被‘牵针’控制口型与表情,在这个过程里娃娃会受到不小的伤害。

    最开始只看小娃被控制着笑啊笑啊,云顶还没联想到这门邪术,直到此刻小活佛开口出声他才猛地醒悟过来……一样的事情,落在宋阳、无鱼甚至好心肠的施萧晓眼中,生气难免但未必会气成云顶这个样子,非常时刻用到非常做法吧;可是落在云顶眼中,此事就完完全全是另一种性质了,以佛祖之名收买人心、为达目的竟不惜伤害灵童,若让他得逞,云顶修行何用,域宗就算能发展壮大又有何用!

    云顶活佛双目通红,死死捏住双拳,指节仿佛都有些承受不住这巨大的力量,咔咔地轻响不停。

    此时,来自小活佛的吉祥咒已经轻轻唱响,万民齐声附和,有的双目含泪、有的面带狂喜,也有许多人如云顶一般,身体筛糠般的颤抖着,心情激动不已,几乎都快跪不住了。

    所以云顶的颤抖并不显眼,也只有无鱼明白云顶的暴怒,师太心里暗叹了一声,明白自己劝不住他,干脆也不再白费那个力气,佛家讲究因果,该来的总会来,既然前因注定今日要丧生于此,师太也没太多焦急,神情恬静坦然接受,静静等着云顶爆发、然后两个人一起死于无数信徒的攻击之下。

    可是让无鱼没想到的是,已经狂怒到无可抑制的云顶,并没有爆起发难、更不曾冲向高台,而是抱抱地吸了一口气,跟着,他随台上活佛、身边信徒一起,唱起了吉祥大咒……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活色生枭相邻的书:无凤回到古代选老公抗日之雪耻倾城医妃拥帝宠:宫医叹废弃娘娘芊泽花冒牌贤妻刀屠天地大燕王妃暴皇的养女冥王的小妖后罪恶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