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零章 出山

【书名: 活色生枭 第一四零章 出山 作者:豆子惹的祸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超神当铺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近身特工     第一四零章

    出山

    南火在墨脱的领地内蛰伏了一个半月,南理已经开始炎热、高原却仍天寒地冻,这个时候中土世上接连发生了三件大事

    回鹘大军击穿高原北境,兵临仁喀城下。吐蕃军马撤入圣城,借助坚城厚墙做凶猛抵抗,战况胶着、双方僵持不下;

    燕人终于真正出手。不顾严寒天气,大军西进登上高原,只要稍稍了解当前形势之人都能判断出燕人的目的,但回鹘人就算想撤兵也没有那么容易,看上去是他们在围攻仁喀,可是换一个角度去看,又何尝不是被吐蕃人死死拖住在圣城,一旦仓促撤退,想都不用想,身后必会跟来番兵的凶狠追杀,少不了一场大溃败,那样的情形怕是比着燕兵赶到里外夹击也好不了多少。

    由此现在回鹘与燕国的较量,就在于两个字:时间。

    两军都在赶时间。若燕军能赶在回鹘人攻克仁喀前抵达,回鹘人的下场自不必说了;但若反过来,回鹘远征军抢先夺下圣城,就能够反客为主,没了被夹合的危险,且以坚城做依托,以逸待劳迎击燕人。不过就眼下来看,回鹘人这次凶多吉少,圣城的卫戍远比其他地方严密坚实,番兵抵挡也异常凶猛顽强,大可汗想要速战速决的打算怕是会落空了。

    至于第三件事,与南火休戚相关。南理终告不支,国都凤凰城沦陷,满朝文武随小皇帝福原出逃。

    只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燕军就从折桥关打进凤凰城,速度不可谓不快,但其中艰苦也只有燕人自己能明白,南理人的抵抗比他们想象的更激烈得多,燕军前进的速度虽然没有受到影响,可是他们的伤亡却大幅超出预计。

    可以说,燕军在南理的‘迅速’,是大批士兵用性命换来的。对此景泰大发雷霆,接踵而至的便是燕军对征服地的疯狂屠戮,大军所过之处横尸片野,惨状无以言表,汉人残忍手段,远远胜过番兵……

    回鹘兵临圣城、燕军东来杀上高原、燕军屠戮南理攻克凤凰城,这三件事情里,最后一桩对乱局的影响最小,并么有决定性的作用,面对强大燕国,南理惨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凤凰城沦陷却是个明明白白的标志:中土世界维系了百多年的平衡局面,彻彻底底的被打破了。

    单从表面意义上看去,国都沦陷就标志着国家灭亡,这座天下已经不再是五国分掌。

    当然,所谓‘灭亡’只是官面上的说法,南理仍有人、有兵、有将军有王爷有皇帝,这一仗还没打完。几位辅政大臣在商议过后昭告全国,南理不会另立新京,自万岁福原以下,南理所有军民乃至后世子子孙孙,永奉凤凰城为都城!这便是说,不投降、不并立、不妥协,他们还要打回去,哪怕南理只剩最后一人,行走的方向、目光的所在,永远都是凤凰城。

    一道又一道的圣旨,从流亡的小皇帝处传播四方,征兆义勇、集合军队,南理人不肯放弃抵挡,同样的,燕人的屠杀也不曾停止。

    ……

    六万五千南火奉命集结,经过这段时间的修整,兵卒们从体力到精神都调养到最佳状态,大家明白又将出征。如今这群虎狼兵被战火淬炼着、生里死里趟过几个来回,说脱胎换骨或许略显夸张,但个个凶狠是错不了的,无人怯战,闻听集结号时众人都是精神一振。

    宋阳带领众将来到军阵前,踏上临时搭建的高台,开口第一句话就让全军将士大惊失色:“两个多月前燕军入侵南理,九天前凤凰城沦陷。从折桥关到凤凰城,南理有七座城池惨遭屠城,京师被燕贼掠劫一空后,一把大火烧做焦土。(氵昆

    氵昆点点)”

    军中大哗,无可压抑……南火远在高原作战,军队封闭、普通士兵没有消息渠道,根本不知道国内又发生了新的战事。而早在两个月前就开始的战事,南火却在此间舒舒服服地修养?士卒们想不通,甚至愤怒。

    宋阳和身后将领并未压制儿郎们的喧哗,只是站在前面静静等待,直到军中渐渐安静,宋阳才再度开口,声音响亮但语气平静:“真正猛士,与家国荣辱与共,为杀敌浴血疆场慷慨赴死,得后人敬仰子孙铭记,如果回国去,你们人人都是猛士,这一重绝不会错。可我没带你们回去,错在我。”

    “并非贪生怕死,不是委曲求全,只因南理如今,除了猛士还需要另一种凶兵:冤魂不散的……恶鬼。”

    最后两个字,宋阳咬重了语气。

    “真正恶鬼,戾气所化,死而复生再从活到死只为四个字:寻仇索命!猛士死得其所,尸身入土魂魄轮回永得安宁;恶鬼游走世间,日夜受仇恨煎熬,但即便穷尽天地,也要把这份痛苦加以万倍奉还于仇敌。”

    “勇士好做,一死百了;恶鬼难当,游走于阴阳、永世不得超生,身上的戾气既是仇敌的噩梦,更是自己的痛苦,直到有朝一日,大仇得报戾气消散,恶鬼也魂飞魄散化作青烟。”

    “想死容易,想报仇才是真正的难事。从苦水到折桥,南理九州兵马不少,但论到精锐两字,又有谁能与南火争锋?这最难、最苦、也最残忍嗜杀的恶鬼,除了我们还有谁能做,除了我们还有谁有资格做。”

    “南火修整恢复,只因总要有人留下来,为南理报仇、做这恶鬼凶兵的。邦国沦陷、凤凰蒙难,便从此刻、便是此刻,宋阳与诸位一起、与南火一起…立地成魔!”

    宋阳扬刀,遥指东方:“从此脱胎换骨,南火凝恶重生,此去大燕恶鬼只做一事:把燕军燕人淹死在他们自己的血中。”

    最后宋阳又把另只手一抖,摊开一份圣旨,朗声喝道:“奉旨,南火一部即刻出征,东进燕土,燕人于我南理苦难,十倍、百倍、万倍奉还!”

    不用如何卖力煽情,只消说明缘由便足够。最后的宣旨也是重中之重,不回去救国对于来自南理的士卒们终归是件别扭事,但是如果这是皇帝的旨意,大家便会释然,心中没了遗憾,只剩满满仇恨。

    放弃吐蕃、突然转向去攻打大燕,本来是会影响军心的,毕竟燕国强盛,谁也不愿意去送死,可现在对南火将士而言也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

    南火开始行动的时候,华严正站在白鼓楼哨塔上,静静眺望着十万洪荒。国难当头,各部武装都被征召,处于南荒边缘的哨所也不例外,此地撤编,兄弟们正在下面收拾东西,这就要启程赶往军令上指定的汇合地点了。

    守卫了十余年的哨岗,这片地方差不多都变成华严第二个故乡了,平时天天呆在这里不觉得如何,现在突然要走,居然还有点舍不得了……但一定得走的,因为华严真正的故乡已经毁于燕人铁蹄,即便没有军令,他迟早也会投身战场,让燕人看看南理的刀子是什么颜色。

    不久之后,手下军卒上来呈报,大家都已经准备妥当,可以出发了,华严点了点头正想走,忽然又想起一件事,指了指插在哨楼上的南理龙旗:“这个,用不用拿走?”

    军队带着旗子走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可这里是南理界,没有了旗子似乎也不太合适…小兵才刚入伍不久,是新分来的,啥事都不明白,眨了眨眼睛:“是啊,用不用拿走呢?”

    华严乐了:“问谁呢!”小兵没主意,赶紧摇头,归其还是华将军自己做主,拿着吧,行军赶路投奔战场,有面旗子心里舒服些。

    兵奉命去拔旗子,将军径自下楼去查看队伍,不料片刻后那个小兵空着两只手就跑下来了。

    华严眉头大皱,小兵则不等他发问,就忙不迭说道:“启禀将军,有人、一群人从林子里走出来了。”

    华严立刻登返哨楼,手按箭垛向远处眺望,很快就看清楚自洪荒密林中走出的那群人,为首的鹤发童颜,热死人的天气里仍裹着厚厚裘皮……正是以前见过面的琥珀。

    稍稍有些意外的是,这次跟在琥珀身边的竟然是一群汉人,有男有女,还有个小娃娃和一个脸上涂满了白、不男不女的老妖怪。

    怎么这洪荒里还有汉人么?惊诧同时华严不敢怠慢,忙不迭打开大门迎接出去。

    琥珀还是老样子,时间在她脸上留不下丝毫痕迹,如果没有意外,将来直到死去她仍是现在的样子,见到华严点头打个招呼,跟着把她抱在怀中的小娃给华严看,笑吟吟地问道:“这是我的孙儿,俊不俊?”

    琥珀认了个儿子,又有个女人为她儿子生了个儿子,乳名小小酥…琥珀现在怀中抱着的娃娃就是小小酥。

    苏杭去小岛上找土著要珠链,意外得了个石头匣子,之后便再不耽搁,乘船回归中土,返航途中出乎意料的顺利,不止有信风相助,而且一路都是顺潮,仿佛老太爷把大海稍作倾斜、相助苏杭回家似的,就连那些老船工都直呼邪门。

    抵达中土、苏杭登陆的地方正是当初和宋阳一行分手的地方。南理没有海岸线,苏杭一行在大燕都是叛逆通缉犯,也只能在这里登陆。

    本来苏杭做好了穿越蛮荒的准备,没想到等到了地方就发现,这里多了一队野人,见到大船先是顶礼膜拜、继而手舞足蹈,高兴得不得了的样子,接触之下野人给苏杭亮出了一块小心保存的木头板子,上几个用碳条写成的汉字醒目:苏杭里面请,旁人的船快滚。

    落款是琥珀。

    苏杭又惊讶又好笑,指了指木板又指了指自己一个劲地点头,野人也不懂分辨,反正她说是就是,立刻带着苏杭一行进入蛮荒去找琥珀。

    等和琥珀见了面,苏杭才晓得她几乎成了这个地方的女皇帝,手下野人无数,对她奉若神明。

    句实在话,琥珀也好宋阳也罢,甚至就连苏杭自己,当初分别时可都没想到她还会有回来的一天,琥珀在那个天然港留守野人,也不过是‘尽人事’罢了。

    两个女人都是这世上的神奇女子,以前相处得就很好,现在再见面自然有一番欢喜,彼此诉说过往,足足说了几百斤的话,而琥珀在听说宋阳竟然有了儿子的时候更是笑得合不拢嘴。

    欢喜之余琥珀也面带侥幸,对苏杭道:“幸亏你回来的及时,我正准备离开此处。”

    以前逃难、在船上的相处时间虽短,但苏杭也大概了解琥珀的性子,笑着反问:“你在这里玩腻了?”

    不料琥珀却摇了摇头,意兴阑珊:“不是不想继续,是没得可耍了,启程吧,随我一起去南理,边走边说。”

    在密林中琥珀的行程自有手下野人照顾,可是出来林子时却一个野人都没带……跳下滑竿,她对身后的野人挥了挥手,对方跪倒在地,嘭嘭嘭地磕头叩拜一通,随即起身返回密林深处。琥珀则一把抱起小小酥,与苏杭等人一起向着白鼓楼走来。

    酥不是个特别小的婴孩,总有三十来斤的分量,琥珀的身体羸弱却抱着他不肯撒手,足见她对小娃的喜爱了。

    ……

    琥珀是常春侯和左丞相都交代过要留意的重要人物,华严接到她后,立刻向上通报,而十足让人意外的是,没过多少天,左丞相竟屈尊降贵,亲自赶来迎接琥珀。

    之前琥珀没给华严介绍苏杭等人的身份,在他的呈报中自然也就不去提那些‘不相干的闲人’,结果左丞相在见到苏宇、姥姥时十足惊讶了下,再得知小小酥的身份后更是大吃了一惊。

    算起来,大家是共患难的交情,再度重逢只有亲切不存拘束,说笑了一阵子,左丞相望向琥珀:“上次白鼓楼呈报,说琥珀大家现身时,身后跟了无数土著…我还和宋阳聊起过这件事,宋阳猜你统御了整座洪荒,成了土著眼中的神女嘞。”

    着,老头子打了个哈哈,继续道:“这事听着吓人,可我们都见识过你的本事和手段,越想就越觉得,还真是有这个可能。”

    “凭着用毒用药的本事,最开始接连折服了土著几个小族,几个小族并成了大族,又征服了更多的小族,如此往复,滚雪球似的,手下越来越多,地盘越来越大,感觉还不错,我就一直没走,自己琢磨着,说不定还真能统一了洪荒,建个野人国,也是件有趣的事情。”以琥珀的性子,自然不会假惺惺地谦虚或者无端地夸大其词,实话实说:“可惜,后来渐渐发现洪荒实在太大了,尤其再往深处探索时候发现,这个地方真正可怕……”

    以琥珀的性情,说到此处时脸上竟然也升起了些微恐惧,停顿了片刻后才继续道:“统一十万洪荒,不可能的事情,我就只拿下来一小块地方,具体有多大我也不清楚。”

    胡大人饶有兴趣,完全是闲聊的样子:“能占下来一片,统御多族野人,已经是了不起中的了不起了!反正以我的见识,天底下能做成这件事的,除了你…只有宋阳,就再无其他人了。”

    这不是称赞琥珀,这是夸奖宋阳。果然,当妈的那个笑了笑,挺开心的样子:“老胡,有话就请直接说吧,不用绕来绕去的。”

    游戏人间的女子,凡事都不放在心上,但这不代表琥珀心思单纯,恰恰相反的,能和尤离有莫大渊源,能给燕顶找来莫大麻烦,又和陈返罗冠一脉大宗师相交莫逆之人,岂是等闲之辈,什么样的事情她没见过。

    左丞相咳嗽了一声,不再拐弯抹角:“请问琥珀大家,能调用多少野人?”如今这个状况、皇帝尚小无所担当,数不清多少事情都压在左丞相肩头,若非怀有重大目的,即便大家有些交情,也轮不到他来亲自跑这一趟。

    老头子的‘图谋’,就在这一问之中、就在琥珀手上,到底能调用多少野人……琥珀第一次从十万洪荒中现身后,胡大人曾派人向白鼓楼每个兵卒都询问、调查过,证实呈报准确,在琥珀身后,的的确确跟了无以计数的野人。

    时逢国难,胡大人想请琥珀调野人出山、帮南理打仗,而凭着琥珀和宋阳的关系,这个事情也并非不可能。

    琥珀直接应道:“我没数过,不知道有多少人。不过…有多少人也没用。如果能调他们出山,也等不到你来请我,当初宋阳在青阳迎抗番子的时候,我就会带人出山、帮他去打仗了。野人不肯离开山林的,即便是我也带不出他们来。”

    胡大人不甘心,皱眉道:“野人不肯出山?怎么会如此?据我所知,三百年前蛮荒中的怪物就曾闯入人间,血洗万里,史册上记载得明明白白,偌大的一场浩劫。”

    闻言,琥珀忽然笑了起来笑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活色生枭相邻的书:无凤回到古代选老公抗日之雪耻倾城医妃拥帝宠:宫医叹废弃娘娘芊泽花冒牌贤妻刀屠天地大燕王妃暴皇的养女冥王的小妖后罪恶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