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三章 保佑

【书名: 活色生枭 第一五三章 保佑 作者:豆子惹的祸

强烈推荐: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君九龄超神当铺盛世芳华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犯罪心理:罪与罚近身特工     .第一五三章保佑

    平心而论,宋阳一行进入雪原的时机很不错,正赶上两个强敌打开了那扇暗门、深入地下与世隔绝果宋阳等人了解到的信息能够再多一些、能够在暗门处设伏,凭着那处的地势和他们手上的厉害机括,燕顶和花小飞凶多吉少。

    可惜,稻草的心志远胜常人,在云顶的禁术逼问下,他仍守住了最重要的那个关键…宋阳等人不知那扇门的所在

    盲目的搜索和漫无目的的寻找,白白浪费了大半个月的时间,也错过了伏击敌人的最好时机。

    从宋阳的栖身地到那扇暗门足有数十里之遥;暗门至石壁的地路充其量不过十里长。

    听闻异响宋阳等人赶去查探,途中还要小心提防莫中了诱敌圈套,行进速度不敢太快;而暗门后的地路进去时困难,但出来时沿途所有机关早都被破掉,和普通地道无异。

    所以宋阳一行还远远没有赶到地方的时候,燕顶与花小飞就走出了地道。

    时隔许久重建天日,加之刚刚了却了一桩心愿,燕顶与花小飞心中同时一畅。七百年前洪太祖留下的秘密已经被两人破解,这座山谷也就再没什么吸引他们的地方了,两人早有默契,不用多说什么,并肩迈步向着谷外赶去,说说笑笑中,脚程丝毫不受影响,兄弟俩展开身形这边要重返人间去。

    山谷很大,地势也较那种从头直通末尾的小峡谷迥异,虽然在大模样上这里仍是长梭形状,但此间地檩起伏凹凸不平,把谷中空间层层分割开来,说穿了吧,谷中有许多条路,宋阳一行与燕顶兄弟并不在一条路……

    黄昏,宋阳一行终于接近到那扇暗门的时候,燕顶与花小飞早已离开了山谷,开始穿越高原准备返回大燕。

    子夜,宋阳置身于地路尽头,看着脚下的碎石和洞壁上的留字,很快就想到他们早上听到的异响就是燕顶砸石头的声音,同时心中又哪还会不明白…错过了,双方擦身而过。

    真正的‘失之交臂’呵,继燕子坪那次伏击之后,最有希望诛杀大仇的机会,就这么错过去了,大家都白跑了这一趟!

    人人沮丧,各有各的表现,阿里汉大声咒骂、陈返脸色铁青、云顶活佛垂目不语…倒是报仇心切、杀性浓重的宋阳,看上去并没什么懊恼,甚至还扬起龙雀刀,在国师留下的那行字下面补刻了八个字:

    祝你好运,来日方长。

    琥珀见状问宋阳:“怎么,真的一点也不郁郁?大好机会啊。”

    “何止郁郁,简直后悔得恨不得咬自己一口,”宋阳如实回答:“早知道就不该进这山谷来,直接在最外面的入口处设伏,真要是那样的话,说不定现在已经报仇了。”

    “可是‘早知道’有什么用?大家从墨脱那里启程的时候,燕顶早就到高原上了,天知道你我抵达山谷时他还在不在山谷中、会不会早就离开了?只能进来搜搜看。能搜到敌人自然没什么可说的,就算搜不到,还能看看谷中的情形,说不定他们还会在回来、我们可以设伏等待,可惜……”满是无奈的耸了耸肩膀,旋即宋阳又笑了:“咱们用的是最可能成功的法子,不料适得其反。这可不是谁的过错,纯粹是老天爷不给面子,既然如此咱就别难为自己了,说破大天了不就是没抓住一个机会么,来日方长。”

    说着,他抬手指了指自己刻下的八个字。

    琥珀勾了勾嘴角,明媚如春的笑意,她倚着地路石壁坐了下来,伸手拍了拍身边的地面,示意宋阳也过来坐。

    宋阳依言坐好,而琥珀再开口时,说的话有些古怪:“你知道我以前的事情,自然也明白我这个人…是没有心肝的。从来我都只晓得自己快活,对其他事情不理不睬,师门的背景来历怎样、是否还传承了重要机密、甚至连大哥的死因…所有这些事情我都不曾多想,直到后来遇到你这娃娃,才渐渐弄清楚,师门与前朝洪帝一脉渊源深厚、大哥去世与燕顶有莫大关联、尤离隐忍后半生矢志复仇。”

    琥珀语气飘忽,宋阳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用他来安慰,琥珀就另起话题:“进入这座山谷前,途径密道,我留意到那些被前人破去的古老机关…隐隐有些熟悉,好像以前在哪里见过。仔细回忆过一阵才省起,我见过的不是机关,而是有关这些机括设计的图纸…少年时、山门中见过,是门中机密。”

    琥珀是挂名弟子,按道理说师门内的核心机密她根本没资格去窥探;但她同时又是掌门人的亲妹妹,当哥哥的宠溺妹子,琥珀翻翻看看也不会受到太多限制。

    或许掌门不会对妹子主动去说什么,可如果琥珀当初真的问起门宗典故,大哥应该也不会隐瞒的。不过琥珀天生就是个没心肝的人,她根本不去关心那些事情,自然也就不曾问过。

    至于她记忆中的机关图纸也是一样,那些图纸都是掌门人书房中的秘藏,即便是入室弟子也见不到,除非经过严格考察、真正被赋予衣钵、成为门宗的继承人才有资格去查看、学习。

    少年调皮,琥珀也不例外,千辛万苦从大哥书房中把秘藏图纸找出来,但翻看了一阵后没了兴趣,她的天赋很好,但是对机巧设计这一项并不怎么喜欢,所以她把图纸偷出来一股脑给当时还在门中学艺的尤离送去了。

    尤离差点没吓死,一眼都不敢看,赶紧让小姑姑把图纸都放回去了……

    追忆少年往事,琥珀笑容清清,沉默了一阵才再度开口:“如今想来,燕顶虽然是哥哥的得意弟子,但他永远不可能继承门宗、更没机会见到那些图纸的。”

    宋阳点了点头。

    琥珀、尤离的师门与大洪朝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断断不会把传承落在一个大燕皇室子孙身上,充其量,燕顶也只是门中的一个弟子,他不会成为未来的掌门人。

    “破除机关,有许多种办法,凭着燕顶的本事就算没有图纸,想要打通入谷密道也不是做不到,但我仔细查探过那些机括,每一样都是被从根上掐断的,要做成这个样子,就非得有图纸在手不可了……本来不可能被燕顶掌握的图纸,却落在他手中。由此呵,事情就变得再明白不过了:燕顶害我哥哥的目的,多半就是这座山谷。”

    “另外,大伙一起搜索山谷时,我特别留意了一下那些石窟中封存的典籍,找到了一本洪史记,但上面的记载仅止于洪太祖开国第九年,再就是,我没能找到一本洪太祖之后的书典。”偌大山谷,无数石窟,封存下来的典籍千万,琥珀自然不可能把所有书都翻看过来,但她提出的这两点也足以成为重要佐证,山谷兴建于洪太祖时。

    琥珀浅浅地呼出一口气,再次换了话题:“我对燕顶还算了解,看他的留字,大概能猜到他当时的心思:此地之事了解,他再不会回来了。”

    说着,她从头上拔了一跟头发,捏在手中、摆于眼前:“这都多少年过去了?头发都白了,不知不觉,大哥已经死掉三十多年了……这样算来,燕顶也在山谷中断断续续探索了三十多年,直到今天他才真正不再在意此处,究竟什么样的秘密,能让他这样的人物,执着这么长时间始终不肯放弃?不难猜的、能确定的。”

    答案昭然若揭。

    到了现在宋阳哪还能不明白琥珀的意思……与燕顶从师门中探出机密不同的,宋阳、琥珀等人以前根本就不晓得这座山谷的来历、更不晓得燕顶在这里探索了几十年。直到此刻,琥珀把先后因果梳理起来,一点点把事情串起来,才终于让真相大白,再没什么可疑问的,此处便是洪太祖隐藏复国秘密的所在。

    有关大洪复国安排的秘密,业已被燕顶、花小飞联手毁掉了。不过这不重要,宋阳本来就不在意当年洪太祖有过什么安排,能了解到最好,看不到也无妨,此刻宋阳的心思正顺着这座山谷延伸开去、他在想另外一件事……时候不长,他的神情就变得古怪了,想笑、又有些无奈,更多的则是感慨和唏嘘。

    见他神情有异,琥珀问:“怎了?想到了什么?”

    “大概弄清了一件事”宋阳终于还是笑了笑,回答道:“我,尤太医和蝉夜叉。”

    琥珀饶有兴趣:“想到尤离了?说来,我喜欢听他的事情。”

    宋阳伸手指向被毁掉的石壁残骸:“这上面记载了洪太祖的复国大计,不论他的计划有多复杂,其中必有一项:蝉夜叉。”

    近万精兵游离世外,代代潜伏等待召唤,且在他们身上还有‘藏宝图’和有关高原战略的‘后门’,不管怎么看这支力量都是洪太祖复国计划的重要依仗,在洪太祖留下的记述中,一定会提及他们。

    “不难猜测的,等燕顶看过洪太祖的复国大计,多半是要去南理山中把这支武装带回到世上。”宋阳的语速很慢,边说边想:“而另个方面,尤离的师门可能不知道洪太祖的全盘计划,但他们肯定对蝉夜叉的秘密有所了解。”

    琥珀若有所思,能把毒术修炼到她这个层次,心思自然不会差,只看她是不是愿意用心想了,果然,她的眼睛越来越亮,但是琥珀并没有插话的意思,摆了摆手,示意儿子继续讲下去。

    “想要启动蝉夜叉,需要两把钥匙,一个是右心人炼出的血、另一个则是密使信物,我猜,舅舅和门中师长可能只知有其一,不知有其二吧……我觉得…我可能猜到舅舅为师父报仇的具体打算。”

    “论心机、论本领、论实力,舅舅都不是燕顶的对手,想要报仇几乎全无可能,但是在舅舅手中,还握有一个机会:燕顶破解山谷中所有的机关、了解到洪太祖的复国安排后,会前往南理深山,去把蝉夜叉调出来为己用。”

    宋阳双手抱膝,笑着,说着:“所以舅舅只要能抢先一步收服蝉夜叉,让这支精兵听命于他,然后也不用再做什么,大家还在山坳里住着,迟早有一天燕顶会自己送上门来,到时候舅舅只要一声令下,那可是近万精兵,地形又封闭,燕顶本领再大也只有被碎尸万段的份,这个仇便报得圆圆满满了。”

    这只是宋阳的猜测,可是再仔细想想,按照他的推断,整件事情里诸多细节全都能够解释得通了:

    比如为何尤太医倾尽心血,不惜耗费十八年时光,在宋阳身上施展炼血奇术;

    比如尤离早就说过,事成之后大家分道扬镳、他只要宋阳的几滴血;

    比如天大地大,为何尤太医独独就选在毗邻山区的燕子坪落户;

    再就是宋阳的血质与国师几乎一样,究其原因,当年‘大哥’为了救少年燕顶,用上了猛药洗髓的霸道手段,后来‘大哥’又通过琥珀把他给燕顶治疗时的行医笔迹送给尤离…尤离施展在宋阳身上的炼血术,就是师父给燕顶洗髓救命的办法。

    那为何‘大哥’不选其他,就偏偏把这几笔记送给尤离?表面看是赠书,实际里却是传给他这项本领、传给他启动蝉夜叉的钥匙、传给他将来为师父报仇的法门。

    炼血奇术源自大洪皇室,炼出的鲜血固然是蝉夜叉鉴别身份的信物,但这门奇术同样也是强身、救命的法门。‘大哥’为了少年燕顶一命,动用了这项本事,当时未曾多想,可实际上也等若让燕顶掌握了这件‘信物’,而为了救命的无心之举,又何尝不是留下了一个日后报仇的关键。

    宋阳站起身来:“说来说去,也都是些猜测吧,舅舅不在了,这件事也无从确认,不过…我盼着我猜对了,老天保佑我猜对了!”

    琥珀也站起身,笑容明皓,缓缓点头,她用的语气也很重:“老天保佑,你猜得一定对。”

    只是一个猜测罢了,连尤离都已经死了,猜对或者猜错还有什么要紧,又何必请老天爷来保佑宋阳一定要猜对?

    原因很简单,从这座山谷的来历到燕顶的图谋再到尤太医曾经的复仇计划,如果一切真如宋阳和琥珀两人所料想的那样,宋阳就知道下一次埋伏国师、狙杀强仇的机会在何处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活色生枭相邻的书:无凤回到古代选老公抗日之雪耻倾城医妃拥帝宠:宫医叹废弃娘娘芊泽花冒牌贤妻刀屠天地大燕王妃暴皇的养女冥王的小妖后罪恶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