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1章 万众瞩目的出场

【书名: 重生之国民男神 第071章 万众瞩目的出场 作者:水千澈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超神当铺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杜小光的大名在演艺圈里也无人不知。

    他热衷于综艺真人秀节目,每次导演的明星真人秀都能大热,这次的也一样。

    虽然里总会出现很多让人明星尴尬的事件任务,让大部分明星对它又爱又恨。

    如果能被杜小光挑选中,对的宣传和本人吸粉都很有用处。就算不为这个,柳导已经亲自开口,司凰都得给他面子,也给杜小光面子留下来和对方见面,否则就作得太过了。

    司凰把这事和羽烯交代了一下,让他们先把行李收拾好,如果赶不上预定好的机票时间,就开车赶回去。

    晚宴。

    金碧辉煌的宴会大厅里,悦耳声乐演奏,随处可见俊男美女。

    司凰站在宴厅中,身边已经换了三批女性,眼看不远处又有两个女性小明星要过来,她转眸发现不远处落单的安逸元,主动抬步朝他走去。

    “一起去坐坐吧。”她指着一个少人的位置。

    安逸元诧异,以为她有什么事,点头答应下来。

    结果两人落座,安逸元左等右等都没等到司凰开口,“你叫我来坐坐干嘛?”

    “就是坐坐。”司凰直言,“有你这尊大神在,图个清净。”

    安逸元朝四周看看,发现好几个一副想过来又不敢过来的女性,顿时明了了,“你不是一向很会应付怜惜女人的吗?”

    他的模样就好像是抓住了司凰什么把柄。

    司凰慵懒的眯眼,“要看什么女人,纯粹对我抱有目的,试图征服我的女人,我没兴趣一个个去应付。”

    安逸元没想到她会说得这么直接,不置可否的邪笑了下,却没有离开。过了十几分钟,“你赶时间?”他已经看到司凰几次看表了。

    “嗯。”

    “这宴会上没几个需要巴结的,要不你先走?”

    司凰正想说什么,抬头见一身西装的李江朝这边走来,他知道等的正主终于到了。

    果然,李江一来就低声说:“柳导叫你过去。”

    “好。”司凰站起来。

    对面的安逸元也跟着站起来,“柳导又给你开小灶了?”

    司凰想了想,也没瞒着他,“这次杜小光杜老师会来。”

    安逸元目光一闪,“真人秀综艺节目么……司弟弟,作为哥哥给你做挡箭牌的报酬,一起走吧?赌一把,看谁才会被选中。”

    “就算我不答应,你也打定主意会跟着来吧。”

    “宾果~”一个响指。

    司凰无视他桃花乱飞的风流模样。

    杜小光今年才三十九岁,在知名导演里算是年轻的。他身材肥胖,脸庞长得敦厚老实,光看他的样子绝对想不到他会设计出那么多坑死人不偿命的游戏任务。这会儿迟来的他穿着一件黑色高领毛衣,下面浅蓝色牛仔裤,黑色球鞋,在晚宴上很不搭配。

    司凰离得远远的就能听到他和柳导正在说的话,原来他之所以会迟到这么久,是被门外的保安给拦住没给进来。

    谁让他忘带邀请函不说,打扮得又这么不正式,名字在圈子里很出名,可外人没多少知道他长相,各种乌龙加起来就造成了他迟到。

    “算了,我都不想说你小子了!”柳导一声低喝,转头就看到了司凰和安逸元的身影。他表情一顿,看到安逸元也没说什么,招呼他们两人过来,对杜小光说:“安逸元就不用说了,你肯定认识。这个是新人,演里千机公子的那个,叫司凰。”

    杜晓亮眯着眼睛打量着两人。

    柳导又对司凰两人介绍:“这位是杜小光,知名综艺节目的导演,目前也是他执导的,叫杜老师。”

    “杜老师好。”

    司凰和安逸元同时打招呼。

    杜小光瞬间眉开眼笑,“你们好,你们好!安小子越来越帅了,这位也是,长得可真好!好好好,你们千万别跟我客气。”

    柳导:“直说了吧,这次打宣传,小光会在主角里选两个去参加,你们自己努力吧。”

    杜小光连连摆手,“干嘛这么直接,其实还是我想借你们这群年轻人的光,现在的综艺真人秀要人气还得帅哥美女啊。”

    “杜老师太抬举我们了。”难得安逸元正经,样子……还是不像好人脸,桃花眼像是随时都在勾人,“其实我一直都是杜老师的忠实粉丝,从最初的开始……不对,或许该说杜老师更早期的作品,我就很喜欢,里面对于古老历史和生物的探索非常的有意思,我家里还有收藏。”

    “真的吗?”杜小光满面红光,双眼发亮,“其实最初我最喜欢的就是探索尘封历史里埋藏的宝藏,每一处历史的痕迹都能引发一个神奇的故事……”他源源不绝的说起来,安逸元也作认真聆听的模样,一旁站着的司凰仿佛成了多余。

    柳导看后,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看来这位置要被安逸元拿去了,不过这也情有可原,毕竟以司凰这个年纪不可能了解杜小光的早期作品。

    “杜老师。”司凰突然出声。

    杜小光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不太高兴的看向她。

    在别人说话的半途打断人家是一种很不礼貌的行为,更何况杜小光还是司凰的前辈老师。

    柳导和安逸元也没想到她会这么大胆,想阻止也晚了。

    司凰无所惧的和杜小光对视,满眼真诚认真道:“我胆子大,背景复杂,话题性多,长相顶尖,敢闹敢嗨,能唱能跳,会演会玩,运动神经好,不怕丢脸不怕挑战,自信能让崩坏的自己依旧吸住粉,所以请您选择我。”

    柳导、安逸元:“……”

    杜小光也愣了愣,眼睛发直的盯着司凰,“我怎么相信你?”

    “由您双眼亲自目测。”司凰说。

    “哈哈哈哈!”杜小光的笑声传得很开,把周围一群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当即就有人惊呼出杜小光的身份,看向司凰的眼神充满了好奇探究。

    这圈子里的人多少都听说过杜小光的性格好,见人就笑。只是唯有少部分人知道,他脾气好归好,却没有人能从他的笑容里猜出他的想法,平日里他的笑是很多,却很少像现在这样捧腹大笑,笑声洪亮。

    这说明他是真的高兴,有什么事情愉悦了他。

    “哼哼,如果不是连柳书都不完全清楚我的选人标准,我都要怀疑是不是有人给你支招了。”杜小光收敛了笑声,眯着眼睛打量着司凰,“你是把皮球踢回给我呀,目前我这双眼睛看到了你的长相,也看出你的能言善道,其他的嘛……”

    司凰对杜小光弯下腰,“其他的杜老师可以再慢慢的考量。很抱歉,杜老师,柳导,现在小子有点急事需要提前离宴。”

    柳导和安逸元再次无言以对。

    杜小光更瞪大了眼睛,“这就是你表现大胆的方式?”

    “不是。”司凰抬起头,“我知道这样很失礼,可这件事我必须去做。”

    “这件事比入选还重要?”

    “两件事的重要性没有可比性。”司凰双眸沉静,“我只知道,两件事我都认真去对待去争取过,结果怎么样都问心无愧。”

    杜小光不再说话。

    司凰再次对他和柳导一弯腰,然后转身快步的离场。

    一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宴会的大门,杜小光才说:“年轻人就是年轻人,喂!”他转头看向柳书,“你知道他这么晚了是要去哪吗?有什么比入选我的节目还重要?该不会是见什么人吧。”

    他知道这圈子里的混乱,他都是眼不见心为净,不过对方要是当他的面为了见背后的金主而忽略自己,还把话说得这么富丽堂皇,一样会令他很反感。

    “我怎么会知……嗯?”柳书话语说到一半,忽然想起来什么。然后表情连续的变化,笑叹了一口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这是要连夜赶回h市去参加华星艺校的校园元旦晚会……我还以为他早就决定不去了,没想到啊。”

    杜小光:“什么?校园元旦晚会能有多少报酬啊,难道里面有他的小女朋友?”

    柳书哼道:“在这圈子呆久了,你想法也开始越来越利益化。司凰是无偿自愿参加的,不行,我得去给烟烟发条信息,前一个小时我还跟她说什么司凰肯定回不去,让她不要抱期待!”一边说着,他一边快步的往外走。

    留下杜小光和安逸元两人还在原地消化他说的话。

    引起司凰这么认真对待的事,竟然是个校园元旦晚会?

    “真是年轻人啊。”杜小光再次轻叹一声。

    安逸元神色复杂的赞同点头。

    如今的他早就失去了这份纯真,没有利益的事,他一定不会费时费力的去做。

    司凰连衣服都来不及换,门口遇到羽烯和羽玲,羽烯说:“行李已经放在车上,车是找人借的,已经说了让人到时候去机场开回来。”

    “嗯。”司凰应了声,自己坐到了驾驶座。

    羽烯张了张嘴又闭上,坐到了副座。他的车技的确没司凰好,为了赶时间,对方疲惫也没办法了。

    车子开出车库上马路,结果老天都好像和他们作对,大晚上竟然堵车了。

    在拥挤难以挪动的车流里,司凰紧握着方向盘过了两秒又松开,靠着车椅背靠沉默不语。

    这样的堵车,就算是摩托车也没办法轻易横插出去。

    羽烯安慰道:“你已经尽力了。”

    司凰喃喃:“尽力……”她嘴唇一抿,把证件包收入口袋里,打开车门走出去,“如果赶不上这趟飞机就先在央城里休息一晚上,明天在h市见。”

    “司凰!?”羽烯惊呼,对方的身影已经跑出车流。

    由于是晚上,路上又堵车,街道上没多少人,司凰跑得快,倒免了被认出来麻烦。

    她看着手机里的路线图,脑子里不断计算着时间的可行性,跑步的步伐就渐渐慢了下来。

    不可行!不可行!时间还是不够!

    当她想着是不是该放弃无谓的努力时,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来电显示着:蠢蛋小麒麟。

    这个备注光看着就让人有失笑的冲动,不过想到备注的主人,司凰嘴角的笑意就变得有点复杂无奈。

    她停下脚步,靠在一片墙壁望着天空,按了接听键。

    “喂。”

    “你在哪里?”

    “嗯?”

    “告诉我。”

    男人说话的语气总是这么沉稳霸气,压迫得人不敢反驳,严肃得让不禁认真对待,也许和他的职业有关系。

    司凰倒不害怕,沉默了两秒,抱着点无所谓的看戏态度把自己现在的位置说了。

    “等我,两分钟。”

    秦梵放下这句话就把电话挂断了。

    司凰微愣。等他?两分钟?

    这话是说来过来找我吧?可凭现在的堵车状况,两分钟能干嘛?还是离得很近,跑过来?

    司凰思绪转动,忽然想起来刚刚接秦梵电话时,电话里传来隐约的噪音。她惊醒过来什么,站直了背脊,抬头朝天空看去。

    嗡嗡嗡——

    狂躁的声音在天空响起,越来越近。

    一架军绿色和黑色相交的直升飞机在上空出现。

    机门被打开,一排梯子放下来,秦梵站在机门边上一眼就锁定她,“上来。”

    黑暗中的他面容朦胧不清,司凰却依旧能感觉到他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心脏莫名的紧缩下,丝丝酸麻得让人紧张。她垂下眼睛,不再去和他隔空对视,本能忽略掉不知名的感受,快步走出街头从梯子敏捷爬上去。

    直升机里暂时停空无人驾驶,秦梵等她上来后就回到了驾驶位,“坐一边去,系好安全带。”

    司凰照做了,等直升机启动,问他,“你怎么在这里。”

    “来找你。”秦梵没多解释。

    司凰也没再多问。

    她望着外面的夜景,忽然想起来当初也是在央城,她解决掉窦俊的那天夜里,也是这个男人开车来接。

    那时候他们的关系也没好到哪里去,可男人好像完全没这方面的自觉,以强势的姿态横冲直入她的生活里。

    司凰转头看到秦梵的侧脸,这个男人对于她来说就是个意外,一个无法预料的意外。

    无论是窦文清还是庄烬,她都熟知对付他们的办法,能够迎刃有余,唯独这个男人避不开又猜不透,想冷处理的时候,偏偏现实狗血的告诉她,这人竟然是上一世的‘等你栖息的梧桐’本人,两人之间还有着诡异最佳匹配体质的牵绊。

    司凰轻轻皱眉,无声叹了一口气。

    面对秦梵,她总是无奈的情绪居多。

    “你在想什么?”秦梵的声音忽然响起。

    司凰收回视线,淡淡说:“这次谢谢你。”

    “别谢。”秦梵:“算抵消前两天的错。”

    司凰:“……”

    “虽然我都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秦梵依旧平静的说。抽空看向她一眼,“不过看你那么大反应,我相你不是演戏,总归是我说错话了。”

    司凰无奈,这个男人在这方面直来直往,雷厉风行的性格,真是让人难以招架。

    本来司凰对前两天的事也看得明白,如果不是出于关心,真的着急了,也不会有那么大的反应,他说的话固然伤人却也情有可原。当时难受过后,她也没再计较,不想理会秦梵的原因不止是余气未消,更多是因为无法接受当时失控的自己,为什么会因为别人误解的几句辱没,就产生那么大的反应?这绝对是事后司凰自己也没想到的,也不敢去深想原因。

    总觉得得到答案会让事情变得更复杂。

    现在秦梵这么坦然的将功补过,司凰也找不到理由继续和他冷战。

    “我知道了。”司凰不再看他。

    秦梵眉毛一挑,也没再去看她,神色却无声的减少了些冷峻。

    直升机到达机场,司凰下机和秦梵告别,拿着证件去取票。谁知道一转头,看到秦梵还跟在自己的身后,“你?”

    “一起回去。”秦梵继她后面把证件交给工作人员,“直升机会有人来收。”

    司凰挪了挪嘴唇没说什么。对方真想要临时搞到飞机票绝对能搞到。

    由于两人是前后相继入机的,座位也刚好被安排在一起。

    司凰毫无伪装的打扮引起一阵反响,不过这时候秦梵的作用就凸显出来了。

    虽然他颜值也爆表,一副身材更勾死女人,嫉妒死男人,站在司凰的身边都没有丝毫的逊色,可人家的气场吓人啊,一冷起脸来往那一站,一看就不是好惹的角色,让人连多看一眼的勇气都要酝酿,自然为司凰挡去了多余的麻烦。

    有人想要拍照都得偷偷的,不敢让秦梵看见,照到的照片也几乎看不到两人的正脸。

    飞机起飞,所有电子产品被禁止使用,司凰坐在里面的位置,外面的秦梵向空姐要了两杯白开水,然后对她说:“你可以先睡一会休息,到了我叫你。”

    司凰点头,闭上眼睛。

    今天已经忙了一天,她的确有点累了。

    本来只是打算闭目养神,谁知道耳边响起秦梵的声音才发觉自己竟然真的睡着了。

    一杯水递给她。

    司凰本能的伸手接住,到手的温度刚刚好。

    她神色古怪的看向秦梵,“你不用这样。”

    “哪样?”

    司凰:“勉强自己做些体贴的事。”她喝了一口水,喉咙滋润的感觉很好,“我既然说了不在意就真的不在意了。”

    秦梵凝眉像是在思考,过了两秒,“知道了。”以为这样就结束了,谁知道他接着说:“虽然以前没做过,不过感觉并不勉强。”

    司凰沉默的盯着他的眼睛,看不出一点虚伪撒谎的痕迹。

    这时候飞机的广播声响起,确认h市到了。

    乘客陆陆续续下飞机,司凰赶时间就没等其他人先下,推了秦梵一下让他让路。后者站起来,其他乘客立即不自觉的停下给他让开道。

    “跟我走,h市这边机场到华星艺校的路段也有点堵车,等车的话赶不上。”秦梵说。

    司凰没问什么,跟上他的脚步。

    两人一起下了飞机,由秦梵领头朝早就停在不远处的一架直升机走去。

    在旁人一阵惊呼声众人,两人的身影进入直升机里,然后起飞往目的地而去。

    华星艺校。

    宽广的操场里坐满了人,最前方的舞台灯光闪耀,最后两个表演小品的男女结束了演出,在一阵掌声中离场。

    舞台中暂时陷入黑暗,观众人群里窃窃私语。

    此时的后台这边,张念梦对柳烟问道:“怎么样了?还是没有陛下的消息吗?”

    柳烟的声音也有点落寞,“我爸说司凰已经提前离宴往这边赶了。”

    周晓雯把她后面不想说的话补充,“我查了央城的交通情况,堵车的厉害。就算陛下赶上了飞机,从机场到这边的时间也不够。”

    “喂喂喂!你们都别一副哭丧的脸好不好,至少司凰没有忘记我们,有心往这边赶了好不好?别管他赶不赶得过来,都开心点啊。”付喜抓了抓头发,一副‘真不明白你们这群女生’的纠结的表情。

    “付喜说的没错。”陆宁宁看了眼手表,“还有半小时就要过12点了,要不我们这样吧……”她慢慢把计划说出来。

    几人听完,又商量了几句就决定好了怎么做。

    黑暗的舞台,一阵钢琴曲声缓缓响起,悠然悦耳,温暖温柔,润物细无声的侵入每个在冷夜里静坐的同学们。

    “是陛下的钢琴曲!陛下回来吗?”

    “啊啊啊啊啊——陛下!陛下!”

    “万岁——!”

    这钢琴声立刻把大家的热血都勾起来了,一群女生蹦蹦跳跳,异常的激动。

    然而舞台的灯光突然亮起来,却没有他们想见到的那道身影,而是身为主持人的毕小坨和付喜站在舞台中央。

    毕小坨深吸了一口气,举着麦克风说:“各位同学,我们之前接到消息,陛下已经中途离开晚宴,从央城往回赶了。”

    付喜接着说:“只是老天都跟我们做对,即将过年的高峰期,目前央城和h市的机场地段路线都出现堵车。”

    毕小坨:“根据我们的计算,就算陛下赶上了航班,也没办法在12点前赶回学校。”她遗憾的叹了一口气,随即又提起声音大声道:“可我们知道,陛下已经尽力的往回赶了,他并没有放弃对我们的承诺,只要知道这点就够了!我们应该理解陛下,支持陛下,同学们说对不对?”

    台下细细碎碎的响起:“对。”“我们理解的!”等等话语,可见大家的情绪依旧不高。

    “你们这是干嘛?!司凰能做到这点已经很好了,如果是你们遇到和司凰一样的选择,你们能做到司凰这样吗?”付喜嚷嚷着,“现在放的就是司凰给你们自创的钢琴曲,你们都知道的吧?今年华星艺校的元旦晚会,就用这个来做结尾,当是司凰回来给你们弹了!”

    毕小坨撞了他一下,却没有反驳他的话。

    台下学生人群里不时传出男生的喊叫——

    “不就是个司凰没来吗?其他人的表演也很好啊!”

    “没错啊!今年的晚会办得很好!”

    “放什么钢琴曲,换我上去唱一首,大家一起嗨起来!”

    男生们狂气的喊叫声渐渐把气氛又带起来了些。

    “闭嘴吧你们!我要安静听陛下的钢琴曲!”

    “都安静点!我听不清楚了!”

    “哼!就算陛下不能来,心里还是有我们的!”

    女生们显然也恢复了不少的精神。

    不自不觉场面恢复安静,只剩下钢琴声从音响里传出。

    时间11点46分,夜风徐徐,又有下雪的迹象。

    大家都做好了散场的准备。

    嗡嗡嗡——

    “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起大风了?”

    “不是,好像是从天上传来的……哇——!你们快往上看!”

    众人抬头看去,被巨大的黑影覆盖了眼帘,直升机的光火照得眼睛睁不开,隐约只能看到机门打开,一排梯子放下来。

    一道身影从中爬下来,到中间大约两米的距离跳下,正好落在灯光大亮的舞台中央。

    ------题外话------

    九大掌门人活动在昨晚落幕,感谢大家陪伴到最后,并肩作战,大力支持,让二水成功获取玄幻派掌门!爱你们!

    感谢之后,今天的卖萌耍混求月票还是继续,至于今天要给月票的理由是什么呢?唔~庆祝获得掌门人职位?男神陛下顺利赶到晚会现场?还是秦凉凉觉得体贴陛下的感觉不赖?不对不对!我觉得其实一个就够了,那就是你们爱我爱男神,你们说对不对呀?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国民男神相邻的书:少女风水师痴鬼648宿舍:到底是谁校医之死亡纹身鬼玲珑重生之将军会预知宝贝儿道爷2:鬼物买卖送魂笔录午夜鬼语爱上我的灵异先生活人禁忌中国恐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