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任教教官是秦梵?

【书名: 重生之国民男神 第002章 任教教官是秦梵? 作者:水千澈

强烈推荐: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吃在首尔盛世芳华超神当铺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房门刚刚打开。

    迎面一个庞大的身躯就扑了过来。

    司凰反条件抬起脚,眼看就要把人踢出去,及时想起来自己在大学宿舍。宿舍里碰到的人,百分之八十是自己的宿友。这一脚中途转向卸去力气,却还是把人的肚子顶了下,那柔软弹性的触感让司凰嘴角轻抽了抽。

    “哦嗷嗷!”这惨叫不像是疼,给人感觉很装模作样。

    司凰感觉到那人还在继续往前倾倒,心里有点不悦。房间是自己的私人地盘,她不喜欢陌生人进来。顶着人家肚子的膝盖用了几分的力气,把人推得后退几步,司凰也跟着走出来,顺手把房门关上,再放下脚走到一边,看清楚了这个不请自来的家伙。

    胖胖的脸,眼睛看起来倒不小,闪烁着明亮的光彩,和脸一样胖胖的身体,穿着rb本季最新款的潮装,不过黑色配着亮片的衣服穿在他身上,真找不到一点酷帅的感觉,招人注意的效果倒是有了。

    “哇!真的是陛下你啊!”这会男生紧盯着她的脸瞧,笑起来整张脸的肉都活跃了,看起来……既喜感又憨态可掬。当然了,这得看你怎么去看待,有的人看他的笑容,会觉得猥琐也说不定。“刚在外面听说我也还不信!快来个革命友谊的拥抱!”这话说完,又张开手臂,要给司凰一个爱的抱抱。

    司凰伸出手,一根手指点在男生的眉心,“拥抱就不用了,很高兴认识你。”

    男生努力的往前,发现除了让眉心更疼外,没办法更靠近司凰一步。抬起眼睛近距离看到那张颜值爆棚的脸蛋,似笑非笑的表情让他心里一颤,小心思立即就收敛了,讪讪笑道:“我也高兴,真高兴。我叫苏月半,19岁,家里是做地产生意的。”

    司凰发现他死心了,就放下手指,“司凰,今年17岁。”

    “知道知道,有关你的事,我都听出茧子出来了。”苏月半没继续装熟,苦巴巴的抱怨。

    “哈哈,我就说你占不到司少便宜吧。”袁良走过来,打趣苏月半。

    苏月半耸了耸肩膀,给自己找借口,“要是那么容易占到陛下的便宜,他就不是我妈心里最完美的儿子模板了。”

    这语气听起来还是怨念深重,却没有真的恶意。司凰失笑,想起余奶奶老是会指着v博里的妈妈粉们说的话,来向自己炫耀。当时她没什么感觉,现在看苏月半的反应,有点自娱自乐的想:会有多少年轻人因此把自己当敌人?

    “以后都是校友兼室友,叫我的名字就行。”司凰提醒。

    袁良已经体会过她的好说话,对此没什么反应,苏月半则露出点惊诧的表情。

    虽说风华娱乐被毁掉之后,以司凰的背景比不上他家的企业,不过单论个人的成就,还真没几个年轻人比得上她,最重要的是她还是个大明星,不该傲得鼻孔冲天吗?

    苏月半故意摆手,直呼道:“这不行不行!你可是大明星,大天才,叫你一声司少不亏,太应该了!只有这样才能表达我对你的滔滔敬仰之心!”

    “原来如此。”司凰抬了抬下巴,微笑道:“你叫我司少,那我就叫你苏胖好了。”

    袁良:“噗。”

    苏月半:“……好吧,我会叫你名字的。”

    司凰笑,“很好,苏小胖。”

    袁良:“噗哈哈哈哈!”

    “诶诶诶!不带你这样的!”苏月半甩着袖子,“坏心眼,奴家不依啦!”

    “喂!”袁良不忍直视的恶心样。

    司凰淡定,“苏小胖乖,说人话。”

    苏月半见对方油米不进的样子,就知道反抗失败,肥嫩的面皮直抽:他好像把自己给坑了!

    “咯吱——”开门的声音响起,三人齐齐转头看去。

    一个干瘦的男生从4号房间走出来。

    他含胸驼背,拿着个开水瓶,头发有点长,低着头的时候让人看不清长相。

    “宗浩,你出来了啊。”袁良朝他打招呼,“这是司凰,我们最后一个室友,以后不出意外的话,大家要住在一起四年。”

    宗浩浩听到声音,稍微抬起头朝三人这边看来一眼。

    这也让司凰看清了他的长相,目光一闪。

    宗浩浩的长相要形容的话,最简单两个字就可以概括。

    丑陋。

    他有一张叫人看了一眼就不想再多看的丑陋脸庞,长着暗疮的皮肤,稀疏的眉毛和单眼皮眼,眼睛看起来很没精神,有点浮肿。嘴唇宽厚,是女性很喜欢的性感唇形,不过长在这样一张脸上就被丑化,看起来不但没有成为他的亮点,反而会让人想到腊肠。

    难怪袁良一开始就说等她见到宗浩浩这人,就会明白他为什么会性格孤僻,有这样长相的人,性格孤僻阴郁真的很正常。

    这时候宗浩浩有点走神,保持着扭头的动作盯着司凰的脸不动。

    “哈哈哈哈,浩浩看入迷了吧,是不是觉得陛下风华绝代,天下无双啊!”苏月半大声调侃。

    宗浩浩回神,猛的扭头回来,耳边就听到一道低醇悦耳的嗓音,“你好。”

    他又忍不住转头去看了司凰两眼,张了张嘴,“……你好。”

    司凰的神情一动,不得不承认袁良的评价很对。宗浩浩的声色的确特别好听,足以和她平常克制的声色一拼。可能是因为对方是真的男人,声色比她更多点男人味,话语说出口的时候,仿佛自带音响效果,从悠远的地方传来,悠然飘渺让人一听就被吸引,脑子里自动脑补出一位惊才绝艳的美男。

    “浩浩,你出来打水干嘛啊?”苏月半自来熟的问道。

    宗浩浩皱眉,“不要叫我浩浩。”他这张脸稍微露出点不高兴的样子,都会显得很凶恶。然而在场的三人谁都没有嫌恶,这让宗浩浩脸色恢复点,又低头继续往厨房走,回答了苏月半之前的问话,“烧水泡面。”

    “泡什么面啊,每天吃这种垃圾食品,对皮肤……咳,身体不好!”苏月半走过去,伸手就搭住宗浩浩的肩膀,“走走走,哥带你出去吃大餐,庆祝咱们四兄弟以后的革命友谊。”

    宗浩浩挣扎,可他没有司凰那样的力气和身手,干瘦的身材比不上苏月半的重量,被他拉着往外走。

    “土豪请客,肯定要去!”袁良兴致高高的跟过去,回头看了看司凰。

    司凰问:“知道去饮食街的路线吗?”

    苏月半露出惊喜的表情,“知道知道!我早就把京华吃喝玩乐的地方都摸清了!”

    其他三人神色各异,心思却出奇的统一:这并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儿,真的。

    结果宗浩浩无力反抗的把开水瓶留在了宿舍里,被苏月半拉走,宿舍门被锁上,四人却不知道3号房间里,某只仓鼠正用小爪子不断拍着房门,“吱吱吱吱!”

    无人回应的结果让五宝君很忧伤,很气愤,很委屈,很不高兴!

    它转身去桌子上找到平板,用灵活的四肢开了锁屏,努力的摆好平板位置,打开相机的定时拍照功能,然后站在镜头片,高高的仰起头,鼻孔出气的气愤样子,听到‘喀嚓’一声,画面定格拍照成功。

    五宝看了看照片的效果,自我感觉很良好,然后继续艰难的用四肢去打开v博。

    【天下无双陛下最帅最刁最爆萌的五宝v:{照片}今天陛下上学的第一天就把偶关在房间里,自己去吃大餐,五宝大爷很愤怒!】

    这条v博刚刚发出去,评论区马上就刷新了最新的评论。

    “虎摸五宝大爷,真可怜!我帮你去打陛下好不好?”

    “五宝大爷乖乖哒,不要生气!”

    “都是因为五宝大爷太萌,陛下是怕把你带出去,被坏人拐跑啦!”

    粉丝们的安慰和追捧让五宝心情慢慢变好,还有心情选一些评论回复。这个问谁给五宝大爷拍的照?五宝傲娇的回复:当然是五宝大爷自己!那个问五宝大爷的背景是不是陛下的宿舍房间,五宝大爷大发慈悲的告诉你们吧,没错就是了!还有问五宝大爷能不能再多偷拍点陛下的房间?五宝大爷忠心的表示,就算陛下不带咱去吃大餐,咱也不会背叛陛下哒!

    五宝才不会承认它是怕最后被发现,惹恼了司凰。

    玩v博玩得正嗨皮的五宝,没有发现床上另外一只也醒来了,一眼锁定到它的身上,伸了伸懒腰就踏着猫步走来……

    京华校园。

    两旁的松树茂盛长青。

    司凰四人走在路上,很招路过的学子们注意。

    苏月半一点自觉都没有,依旧大声的自顾自的找话题聊天,“京华吃喝玩乐的地点,各大系的美女,校花校草名册,还有学霸名册,我都已经搞清楚了,你们谁要是想知道什么,尽管来问我!对了,对了,司凰……”

    司凰转眸,“嗯?”

    苏月半笑得一脸喜(wei)感(suo),“你啊!才刚来学校,就入驻了京华校草和学霸榜单,直接把原来的校草第一名给干下去了!”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司凰扬眉。

    苏月半一愣,然后哈哈大笑,竖起大拇指,“你强!不过你可要小心了,原来的第一校草叫段七昼,是个校园一霸,背景和脾气一样大,说不定人家看不惯你就来找你麻烦,到时候你可要别硬碰硬,毕竟这里是人家的地盘。”

    司凰不置可否。

    苏月半怕自己的劝说适得其反,把年轻人的血兴给激出来,立即又转了别的话题,“关于新生入校军训的事,你们知道不?”

    袁良:“这有什么,谁上大学都有这一出吧。”

    “我说的是负责咱们军训的教官不得了。”苏月半做出很夸张的表情。

    袁良一副不清楚的样子,连宗浩浩也好奇的看过来,司凰则问道:“怎么不得了?”

    苏月半神秘兮兮的问道:“你们知道京城秦家不?”

    “知道的不多。”袁良摇摇头。

    司凰想了想,没急着说话。

    苏月半也不好意思吊他们胃口太久,接着就说:“秦家啊,是京城里的这个啊。”他抬起大拇指往天上顶了顶,“专出将才,在军方的势力那是杠杠的,我听说他们家还有古代皇家的血统呢!”

    “然后就是秦家这一代的独子才26岁还是27岁就已经是军方的一把手,听说他像咱们这么大的时候就已经上过战场,在京华大学挂名学籍,不过是匿名来上的学,真正才学了不到一学期就走了,可他却创造了京华大学十年来都没被打破过的记录,简直就是学神级别的怪物!”

    苏月半一边说话,还做各种表情和肢体动作来配合,看起来很好玩,“他的真名知道的人都很少,见过他真人的更少,都是大院里长大的太子爷太子女们才知道他到底长什么样子吧,不过这群大院出来的家伙们对他都很顾忌的样子,根本就不肯说太多有关他的信息。”

    “然后呢?你要说就这些?”袁良一副‘没什么意思,不够劲爆’的表情。

    苏月半急了,“当然不止了,我跟你们说,我已经得到明确的消息,这次咱们的军训教官就是他!听说还是人家主动申请的,大家都在猜测这一批的新生里有他的未婚妻什么的。还有,我已经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了,连样子都知道!”

    袁良:“什么名字?长什么样?”

    苏月半故意闭嘴不说,眼睛看向司凰和宗浩浩。

    司凰笑了笑,捧场道:“说出来听听。”

    苏月半才说:“秦梵!长相的话,那叫一个凶神恶煞,绝对让你看了第一眼就不敢再看第二眼!”

    “噗嗤——”

    苏月半夸张的表情一怔,和袁良、宗浩浩都朝发笑的人看去。

    司凰抿了抿嘴唇,想收敛住笑容,却没成功,“没事,你继续说。”

    苏月半却盯着她的笑容两三秒才摇头叹息,伸手想去拍拍她的肩膀,却碍于身高不够,“兄弟,你要小心了,我还听说那位秦爷最看不起小白脸,你这么帅,说不定会被刻意针对的。”

    司凰正要说话,手机的铃声恰好响起来,她拿出来一看来电显示,笑容就更忍不住了。

    “喂?”

    “……有什么开心的事吗?”电话那边的男人声音停顿了下。

    司凰看向苏月半他们三人,“嗯,听到一些好笑的话。”

    “那等会跟我说说。”男人接着问:“你现在在哪里?”

    司凰一听就明白了,“你来京华了?我在3号宿舍楼的直线路上。”

    “我就过来。”

    “还有我三个室友。”

    “嗯,等着。”

    电话挂断。

    旁边的苏月半立刻八卦的问:“谁啊?专门来京华来看你啊。”

    司凰笑得高深莫测,嘴里吐出两个字,“基友。”

    苏月半:“啧啧。”

    袁良:“啧啧。”

    宗浩浩:“……吱?”

    “噗!”苏月半再次搭上宗浩浩的肩膀,看向司凰说:“大明星的基友,不会是安逸元吧?哇哦!那也是大明星啊,要是能一起走,吃个饭的话,以后都是炫耀的资本了!入学的第一天就能校园头条风云榜!”

    司凰心想:秦梵比安逸元的影响更大吧?视线的里就已经出现了一辆轿车朝这边开来,前车窗看到秦梵的脸。

    车子在四人的旁边停下,让苏月半三人都看过来,苏月半直接喊道:“能在学校里开车都不是小角色啊,是老师还是获得特许的学霸?”

    结果高大的男人开门一走下来,就让苏月半三人都呆了,宗浩浩甚至打了个颤。

    这哥们的气势太强了吧?苏月半心语,悄悄撞了下袁良,用眼神无声的问:你不是偷拍过司凰吗?知道这帅比是谁不?

    袁良摇头,这么俊美的一张脸,看过之后绝对不可能忘记。咦?等等!这身材有点眼熟!

    “哈哈哈哈,你好,你好,你就司凰说的好基友啊!我们是他的好室友!”苏月半这货已经自来熟的主动打招呼了。

    “基友?”低沉的嗓音一出来,又让三人觉得亚历山大。秦梵的目光看向司凰,见小孩一脸笑容,也生不起教训的念头。

    “你们好,我是他哥。”秦梵对苏月半他们说,“你们准备去哪?”

    苏月半:“去吃饭,庆祝入学第一天成为室友,大哥一块啊!我请客!”

    “我来请吧。”秦梵说:“我知道一家不错的饭馆。”

    “呃……这个……”平日里挺会说话的苏月半张嘴来张嘴去,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客套,心里再次狂嚎:这哥们绝对不是普通人!随便说句话都有种气势,叫人不敢反对他的话!

    “上车。”秦梵对司凰说。

    司凰打开前排副座的车门,坐了进去,对苏月半他们说:“走吧,他对这里熟。”

    苏月半三人跟着坐进后座位。

    汽车开动,后座的苏月半又忍不住开口,“大哥也是京华出来的啊?”

    “嗯。”秦梵应。

    苏月半的热情不减,“现在是在京华做老师任教吗?”

    “嗯。”

    “今年才来的吧?”这么帅的任教老师,没道理没出名啊。

    “嗯。”

    苏月半咂咂嘴,嘴巴不停,“哎呀,今年的京华真热闹,来了个司大学神,又来个像大哥你这么帅的任教老师,学姐们得兴奋成什么样啊。对了,大哥你是任教老师,那一定知道点内幕吧?听说我们这批新生的军训教官是秦家的那位,你见过他吗?是不是很长得特凶悍啊?听说他脾气也特别那个什么……凶,稍微有点没做好就会被他臭骂,甚至动手打人,打人还没轻没重的!”

    司凰:“……”今天她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花样式作死’法。

    秦梵:“你还听说了什么?”

    苏月半以为他来兴趣了,说得更畅快,“我还听说他自己长得跟大猩猩一样,就特别讨厌帅哥,尤其是像司凰这样白白净净的,遇到这个就会往死里训,我就想吧,军训的时候不会被刻意针对吧。”

    秦梵没有回应他的话。

    苏月半趴着前座的椅背,“大哥?大哥?”

    秦梵:“你可以闭嘴了。”

    苏月半:“……”麻麻,好可怕!

    明明语气没什么变化,苏月半就是觉得身体一寒,一句话都憋不出来了。

    袁良安慰的拍拍他的肩膀,“少说点吧。”

    一路无话的到达京华的饮食街,车子在一家四合院式的房子前停下,秦梵带着他们一起进去,熟车熟路的上了二楼一个包间里。

    很快就有个穿着厨师服装的中年胖子走了进来,满脸笑容,“难得秦爷来一趟,我亲自下厨,这一顿免费!”

    秦梵摇头,“请弟弟和他的室友,必须我出。”

    胖子厨师顺他的目光看到司凰,“原来司少是秦爷认的弟弟啊,难怪也这么出色,我家姑娘可喜欢他了!哈哈,既然是给司少他们接风洗尘,我就不抢这个人情了,以后司少来这里吃饭,事先跟我打声招呼,绝对给你第一个做!”

    司凰闻言一笑,“那就多谢叔了。”

    这一声“叔”叫得大厨心花怒放,不过连连摆手,“千万别这么叫,我可担不起,秦爷还在看着呢。我姓李,司少和秦爷一样叫我一声老李就行了。”

    司凰从善如流。

    大厨离开,马上就有服务员来给他们送茶送水。

    秦梵把司凰面前的碗筷拿过来,帮她拆封又用开水泡过后,再放回她的面前。

    这一套行动看得那叫一个流畅自然,看得苏月半一阵目瞪口呆:不管怎么看,这大哥都不像是会伺候别人,该是让别人伺候的货啊。

    司凰也有一点讶异,然后淡定的接受了。

    秦梵把自己的碗筷也拆封泡洗过后,对她说:“成绩考得不错。”

    司凰:“当然,我可一直在补课。”

    秦梵嘴角扬了扬,语气却严厉,“到了学校怎么不给我电话。”

    “反正你会打过来。”司凰说得自在。

    秦梵嘴唇又抿直了,盯着她的眼神黑沉骇人。

    在苏月半他们看来就是恐怖,觉得这哥们的眼神能吓死人,好像下一刻就能把人撕了。

    唯有司凰明白他这眼神是什么意思,眼尾扫了他一眼,无声的警告:你给我克制点。

    那瞟人的眼神落入秦梵的眼里就变了个样,表情更冷沉:想让我克制,就收敛点!

    苏月半不清楚他们无声的交流,甚至觉得两人突然冷战很莫名其妙,努力的想活跃气氛,“啊哈哈,真巧啊,大哥你也姓秦啊,跟我们新生的军训教官一个姓!对了,还不知道大哥你叫什么?”

    “秦梵。”

    “哦,秦梵大哥啊……”苏月半乐呵呵的叫道,下一秒表情就斯巴达了,猛地站起来,“……秦秦秦梵?哪个梵啊?”

    “上林下凡。”

    苏月半垂死挣扎,妄图自救,“啊哈哈,连名字都一样,真是太巧了!秦哥……啊不,秦爷,您今年贵庚啊?”

    秦梵冷冷的看向他,“27。”

    苏月半腿一软,摔到地上。

    宗浩浩一副不在状态中的表情。

    袁良先呆了呆,然后同情的看向苏月半,心道:今年的花样作死奖杯应该发给他。

    “我去一下洗手间。”司凰站起来。

    秦梵也跟着起身,“我带你去。”

    司凰看了他一眼,没拒绝。

    两人一离开,苏月半才算复活过来,绝望的哭嚎:“我完了!我完了!我完了!我完了!”

    袁良安慰他,“放心,你还有救。”

    “怎么救?”苏月半泪眼汪汪看他。

    袁良摸摸他的狗头,“看司凰怎么做了。”

    苏月半考虑了两秒,正经脸,“我今晚去陛下房里侍寝吧。”

    袁良一巴掌把他狗头拍出去。

    宗浩浩忽然说:“这包间里好像有洗手间。”他指了指右边角落。

    苏月半和袁良看过去,还真有。

    袁良猜测,“估计是司凰故意引开秦爷,挽救苏小胖的作死。”

    这回苏月半都没计较他叫的小名,“果然为了报答陛下,今晚还是去侍寝吧!”

    秦梵带着司凰走在过道上,两人都没说话,沉默了走了十几秒,到一个转角,秦梵突然回头拉住她的手腕,不可违抗的力道把人拉到了一个没人的包间里,顺手把门关上再反锁。

    这包间没人,窗帘也被拉着,使室内的光线不亮。

    秦梵回头紧盯着司凰,这回眼神更没克制,在昏暗里能点燃空气。

    “这里是洗手间吗?”司凰取笑。

    秦梵问:“你真的是想去洗手间?”

    司凰的眼神一凛,昂头直视他野兽似的目光,无声中两人对视,谁也没退让。

    “你在想什么?”司凰眯眼。

    秦梵:“想亲你。”

    司凰转身拉来一张椅子坐在上面,对他抬了抬下巴,笑道:“准了。”

    秦梵大步向前,就跟被放出笼子的野兽一样,从喉咙伸出发出粗喘,眼神深邃不见底,低头噙住她的嘴唇。

    一开始跟叼肉似的啃,司凰提醒,“别咬,有印子……唔!”

    对于饥渴已久的野兽来说,从来不懂什么叫温柔,嫩肉就在眼前,先舔几口都是很克制了,接下来就是吃吃吃吃,用力的吃肉!

    ------题外话------

    二水:为凉凉的机智点个赞!你们说呢?~\(≧▽≦)/~

    (大家节日快乐!)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国民男神相邻的书:少女风水师痴鬼648宿舍:到底是谁校医之死亡纹身鬼玲珑重生之将军会预知宝贝儿道爷2:鬼物买卖送魂笔录午夜鬼语爱上我的灵异先生活人禁忌中国恐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