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章 铁汉柔情!

【书名: 重生之国民男神 第022章 铁汉柔情! 作者:水千澈

强烈推荐:超神当铺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司凰走到试镜场的入口,一路上收获不少的惊呼声。

    这时候试镜那头传来鼓掌的声音,好像是某个试镜演员的演出获得了大批评审的看好。

    “请下一位试镜演员司凰上台,试镜角色:米修斯。”

    随着这个声音响起,司凰就一步步走进试镜舞台的入口。

    舞台上的投射灯光明亮,照得她的银发和白金色的衣面都反射出光晕,整个人都像笼罩一层圣光中,配着那张冰冷无暇的脸庞,刹那间捕获了在场所有评审的目光,心脏的跳动和呼吸都有刹那间的静止。

    司凰扫视了全场一圈,由于试镜舞台的灯光太亮,下面的评审坐着的地方却没有任何光亮,所以看不清他们的表情。

    台上还有个棕色头发的青年,应该就是之前获得评论团掌声的那个试镜演员。

    本来对方在司凰上台来后就该离开,却发愣的站在了原地。

    司凰朝他看去,意外还是个熟人。

    曾经在h市里见过的乐贤。

    只是头发的颜色染成了深棕色,眼角的伤口也被治疗恢复得不错,上了一层粉和妆后就看不出痕迹。

    乐贤一对上司凰看过来的眼神就回神了过来,他的眼里浮现一抹恐惧,双肩都本能的颤抖了一下。

    “乐贤下去,司凰你就开始吧。”评审那边坐在中间的导演肖靳开口。

    这话对乐贤来说就跟释放令一样,他立刻点点头,朝出口的方向走去。才走了两三步,和司凰相隔不到两米距离的时候,突然就听到头顶传出一道清冷的嗓音,“我让你走了吗?”

    这声色清澈悦耳,仿佛沙漠里流淌的月光,又不带任何的感情,充满了无形的威压。

    乐贤一惊,抬起头就看到眼前盛装正统,面如神祗的少年。

    她光光站在那儿,就仿佛沐浴着圣光,由上帝亲吻的雅致面庞,银色的发丝都洁净得不染一丝的清尘,深邃的眼眸由上至下的俯视而来,天生的高贵不可攀,那眼神仿佛悲悯天人,又像不过看一只蝼蚁臭虫,可谓傲不可言,本该是让人讨厌的,却在讨厌之前产生心底的情绪是……敬畏、自卑!

    乐贤瞪大眼睛,打从心底的害怕,脑子里又浮现了那双墨绿充斥着病态疯狂和杀意的眸子,再被面前这人俯视,一股说不清的压力直逼神经,让他脑袋都冒出了冷汗。

    这时候要是随便来个人出声,打破由司凰营造出来气场,都能叫醒乐贤,让他想起来这里还是试镜的地点,他们不过是演戏。有了这个认知,他就不会被司凰带入戏,害怕成为这个样子。

    偏偏评审团这边谁都没有出声,不仅没有出声,还不自觉的放轻了呼吸,甚至屏住呼吸,紧紧盯着眼前的表演,就怕影响了台上俩人。

    从司凰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她周身的气场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那无声的改变却仿佛有真实的神奇魔力,以她为中心似气浪扫荡出去,瞬间冲击了所有人的五感和心神。

    年轻的银发主教,古国最神秘的神官,传闻他能沟通神灵,本身就流淌着神的血液,乃神子降世,是全国人民眼里的神祗。没有人他到底有多大的年纪,没有人知道他来至哪里,等知道他的时候,他已经贵为主教,以最完美高贵的形态出现人们的眼前。

    这样一个完美神圣的存在,他在里却是最邪恶的反派,他伪善、霸权、滥杀、用刑、厌世、把一切都当做一场游戏,作恶不需要任何的理由!

    从介绍来看,这应该就是人们最厌恶反感的那种反派,表里不一到了极点,恶到了骨子里,注定要成为本剧中受到恶骂最多的角色。谁都没有想到司凰第一部参演的电影就选择了个极品反派,羽烯刚得知的时候也被吓了一跳,却拧不过司凰,只能按照她吩咐的去做。

    的剧组得到消息的时候,大部分人都不看好她,甚至想过要不要拒绝,毕竟司凰长着一张不是坏人的脸,和他们设想的中年面庞,阅历沧桑的主教形象不一样。一开始设定主教米修斯为银发,其中的一个原因就是凸显他的老态,谁想到这银发放在司凰的头上,会这么……这么……

    美丽!神圣!纯洁!

    这一刻,他们仿佛真的看到了本该虚幻的一切,视线中的这人就是古国最神秘高贵的主教,他站在金碧辉煌又肃穆冰冷的大教堂里,大理石的无尘地板,宽敞的神殿,高耸的吊顶,烛火点亮整个大殿,天神的雕刻就在他的身后,默默注视着他。

    “跪下。”

    乐贤接触到她深邃的视线,清澈的声色钻进耳朵,又仿佛响进他的脑海。这时候,他仿佛不再是乐贤,已经真的化身为试镜演出的那个胆小腼腆的天才药师古勒,面对这位神秘的主教,他连一点反抗的勇气都没有,双膝一软就跪在了地上。

    “在主的面前忏悔吧。”年轻的银发主教,用清澈的声线轻柔叹息。

    懦弱的天才药师面色苍白的抬头,看到主教神祗般的面庞,阴影下深邃的眸子里充满了怜悯,“忏悔你的罪恶。”

    “我……做错了什么?”

    “你帮助了国家的叛徒,弑兄杀父的魔鬼。”

    “不……”

    年轻的银发主伸出手仿佛触碰到他的头,实际隔了一厘米的距离,“你的善良救了一头邪魔,将带来无尽的战乱,无数无辜的人民丧命。”

    “不……”

    “这不再是善良,而是罪恶。”

    “不是的!”天才的药师受不了压力的呐喊,苍白的脸色满是痛苦,喊完之后就剩下沉重的喘息。

    年轻的银发主教收回了手,“看来你的内心已经被黑暗侵蚀,堕落黑暗的异教徒,无法体会神的赐福和怜悯,将获得应有的神罚。”

    天才的药师剧烈的摇头,“我没有,我不是……”然而被银发主角俯视而来的目光,他喉咙失去了言语,那么一瞬间他仿佛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地狱,惊恐得浑身颤抖,冷汗浸湿了全身。

    “带他下去。”年轻的银发主角发令。

    五秒……十秒……一分钟……安静持续了足足两三分钟。

    没有人说话,自然也没有人来把乐贤拖走。

    乐贤惊颤的心神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恢复平稳,他恍然回神过来,意识到眼前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喝!”猛地从地上站起来,乐贤又后退了两步,看着司凰的眼神又惊又怒。

    他的反应也惊醒了其他人。

    “啪啪啪啪!”一阵激烈的掌声响起,站起来的是个外国大汉,他的年纪应该不算老,二十多近三十的样子。一脸惊叹的望着司凰,用英文大声的喊道:“太棒了!上帝,你简直太棒了!看上去就像个天使!”

    “费恩,坐下。”肖靳用熟练的英文提醒道。

    被叫做费恩的外国大汉听话的坐回去,可是他激动的心情依旧不减,大声说:“在他的身上我能找到无限的灵感,肖,就是他了!”

    肖靳再次用警告的眼神瞪他一眼,后者耸了耸肩膀做了个给嘴巴拉链子的动作。

    肖靳才转头看向台上的司凰,尽可能的压抑着内心的激动,表面平静用稳定的语调问她,“你看过米修斯这个角色的介绍了吗?”

    司凰抬眉,“是。”

    肖靳道:“那么你该知道,米修斯应该是个中年的形象,他应该是俊美而沧桑的,悲悯又威严,他的邪恶藏在骨子里,随时可以撕开那层神圣的外衣,呈现出最丑陋的一面给我们,可是你……说实话,boy,你太完美了,在你的身上我看到一点凶恶,强行的去做出恶相,只会让人感到遗憾。”

    大家听他这么一说才恍然大悟,然后齐齐露出遗憾的表情,唯独费恩皱着眉头,吃力的听着肖靳的中文言语,满脸的不赞同。

    “我不这样认为。”司凰并没有被肖靳一番听似拒绝的话打击到。

    肖靳问:“那么你认为的是什么?”

    司凰道:“我所知道的米修斯是古国神权的最高掌权者,皇权的操控者,古国人民的精神信仰。”

    这番话被她用平缓的语调说出来,莫名的给人一种精神的冲击,仿佛米修斯真实存在。

    肖靳微愣,“所以?”

    “他是里被神化的人,唯一的神祗。”司凰仰起头,“神的面貌从不需要被规定,神的作恶也不需要伪装,他的恶被信仰他的全人民认同,那就是正义,根本不需要用恶相去给人暗示。只有神被杀死,信仰被推翻,神的一切才会被否定。”

    全场一片寂静。

    这一刻,无论是和她同台的乐贤,还是前面的评审团,亦或者是后台入口处站着的羽烯等人,都一时失声。

    “说的好!”突然喊出来的是费恩,他再次站起来,用英文犀利的问道:“既然米修斯是神,作为人的你,又怎么能去饰演这位天神?”

    没错,人又怎么会知道神是什么样的?

    这孩子的理解好像没错,结果还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在众人以为司凰将会无言以对的时候,却听到她依旧平静却充满力量感的声音,“我是演员,在这个领域里我就是神,可以成为任何存在。”

    这种狂妄自大的话,就算是当代的影帝影后就不敢随便说出来,现在却被一个刚出道没多久的未成年说出来,人们最先想到就是初出牛犊不怕虎,不可能去相信他,稍微直白一点的人都会大声嘲笑出声。

    事实上,现场没有一个人嘲笑她甚至是告诫她不要太狂气。

    因为台上一身华服的人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根本一点狂气都没有,除了平静还是平静,唯独一双眼睛里的光芒,犹如破开乌云的烈阳,明亮得闪烁着灼热的光芒,从中让人感受到了她的自信和热情,仿佛一切就像她说的那样,这就是她的领域,在这里她将无所畏惧,无所不能!

    “啪啪啪!”费恩又大声的鼓掌,这回他看向司凰的眼神更加灼热并多了一份尊重,“小子,我相信有一天你真的能成为这个领域的神,毕竟你是这么出色,这么年轻,你有的是时间去走上这条成神之路!”

    中西方的文化差异造就了人性的不同,z国这边讲究谦虚内敛,m国那边却崇尚自信张扬,过度的谦虚到了西方就成了过度的自卑,反而会被人瞧不起,并不愿意去相信你的能力。

    因此司凰的这番话要是被z国人看到,大部分人可能都会觉得她太自大,却非常的合费恩的胃口。

    至于这部电影的导演肖靳,作为一个华侨,从小在外国长大的z国人,他的个性也比传统的z国人更开放,听到司凰说的这番话,表面上不显,实际上心里对她的印象很不错。

    “费恩,你对他的评价太高了。”他转头对费恩提醒道:“他还只是个出演过一部电视剧的新人。”

    这么高的评价要是被传出去的话,对新人来说不是帮助,反而会给他的星途带来很多麻烦。

    “我相信自己的直觉。”费恩认真说,用执拗的眼神盯着肖靳,无声在催促:你还在等什么?快定下他!定下他!定下他啊混蛋!

    肖靳无语这个越长越孩子气的挚友,对身边的人点点头,然后对司凰道:“你和乐贤先回后台等着。”

    这句话已经说明了结果。

    费恩转头对司凰眨眨眼睛。

    司凰发现了,也对他礼貌的点头打了招呼,然后转身向出口走去。

    那里的工作人员连忙让开路。

    羽烯一群人都等她走到前面,才有点战战兢兢的跟上去,从刚刚看她试镜开始的敬畏心情,到现在还没完全消散。

    下一个试镜的是个面相正气型的帅青年,早就等在了后台,他没机会近距离的去看司凰的试镜表现,这会儿才看到了她迎面走来的身影,一眼就被震撼在原地,等两人错身而过两三秒,他听到工作人员的催促才猛地回神,面色苍白的布满了颓丧。

    一转头看到工作人员,对方看自己的眼神也充满了同情,似乎已经认定了他不可能被选中。

    “哎,选什么角色不好,偏偏选了米修斯。”

    男人刚踏上去试镜舞台的台阶,就听到身后工作人员的嘀咕声,他脚步一个趔趄,差点滑到。

    在稳住身影上到舞台,他已经失去了所有的信心,在心里怒吼着:你以为我想啊?明明选角的资料里写着米修斯是个介于青年和中年之间的形象,怎么连个未成年也跑来演了?!早知道有那种妖孽来争这个角色,老子绝对扮丑也会去选另一个大叔角色好吗!?

    结果没有意外,这个男人的试镜没有得到肖靳任何一人的反应,毕竟前面才有那么一出感官和心灵上的双重震撼,对后面试镜演员的要求不自觉就提高了。

    男人颓然的下台,抬头看到下一个试镜的男人,心情一下又好了,暗暗想着:呵呵哒!反派也不是你想演就能演,等着都被刷下来吧!愚蠢的人类们!

    他似乎忘记了,自己也是这愚蠢人类的一员。

    门上挂着‘司凰专用’的专属单人化妆间。

    司凰回到这里,先独自去小房里卸妆换下戏服。

    她一走,房间里的其他人都感觉松了一口气,助理苏苏和郭奈先去给大家倒水,然后就见杜蔷拍着胸口叹道:“今天陛下的气势特别强,简直就跟米修斯上身一样,看得我小心脏都快受不了了!”

    苏苏压低声音说:“真的好厉害,和平时的司少不太一样。”

    “哈哈。”杜蔷看着她泛红的脸,打趣道:“是不是觉得特别帅啊?我觉得陛下有句话说的太对了,这就是陛下的领域,在这个领域里他就神!他有本事把一个本来应该是虚幻的存在,真实的呈现在你的眼前,这不就跟神的创物差不多吗?”

    她满脸的崇拜又激动,一想到她年纪也不小了,却对司凰痴汉成这样,大家都觉得特别好玩,不由的哄笑出来,原先有点沉闷的气氛更放松了。

    “有什么好笑的?”杜蔷被哄笑也不觉得丢脸,反而更骄傲的昂起头说道:“我可是在陛下出道的时候就已经宣誓成他的骑士了!我就爱看陛下演戏,比任何时候都要耀眼!”

    这话倒是得到了大家的赞同,平日里的司凰也很耀眼,不过演戏的时候更不得了,仿佛打开了全身所有的开关,连指尖的一个颤动都仿佛带着戏感,能引起人心的颤抖共鸣。

    尤其是今天的她……

    羽烯心想:也不知道是发什么疯,那股子的气势风貌,太认真了吧!?幸好今天没有狂热的女粉丝在场!

    他回头去寻找某个身影,大概猜到今天司凰的异样一定和他有关系。

    结果先看到的一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羽烯一怔,接着朝那人喊道:“乐先生?请问有什么事吗?”

    被叫的乐贤抬起头,表情还有点茫然,紧接着他环视周围,才发现自己竟然跟着不知不觉跟着司凰他们走到了这里,俊俏的脸一红,他连道:“没事,我这就走。”这话说完,他就头也不回的奔出门外。

    羽烯无语,继续在人群里寻找,终于在一个墙边找到了秦梵的身影。

    当他视线看看去,就被秦梵察觉到了,然后也朝他看过来,并开口说:“你们先出去一会。”

    羽烯:“……”

    司凰换好自己的衣服一出来,就发现化妆间里安静的不正常。

    她一眼看遍化妆间的空间,除了坐在一张椅子上的高大男人,再不见任何一个人。

    “过来坐。”秦梵指了指身边的椅子。

    司凰走过去,坐下。

    秦梵将自己的椅子摆了个方向就正面对着她。

    “你的意思,我已经明白了。”

    司凰平静的注视他。

    “你很努力。”男人面色沉静,这态度就好像是在和手下的兵谈心,认真严谨,“刚刚演得很好。”

    司凰的心跳有点加速,眼里起了波澜,对他微微一笑,“谢谢。”

    在男人的眼里,一直平静淡然的小孩,一被夸到演技方面,他眼里就冒出了光芒,整个人更明亮生动,那眼神含有的笑意清澈潋滟,看的他心里一阵紧缩又发软。

    脑子里浮现之前看到的那一幕,比起当初看到她出演千机公子时更震撼,正如她身边的人说的那样,这孩子在舞台上耀眼得不可思议,变得攻无不克,无所不能,把一个本该虚幻不存在的人,活灵活现的呈现在你的眼前,勾起全身心的共鸣。

    那种气势,就好像他的身体里真的住进了一个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古国神官,穿越来时间和空间而来,借由他的身体而生。

    那一刻的男人,也被震撼了,并为之着迷失神。

    这种演绎以及实力,她的眼神和态度,都让秦梵明白了,这绝对不是小孩为了虚荣心的一时兴趣和玩闹,这的确是这个名叫司凰的孩子所追求的理想,对此热爱且狂热,为此努力坚持,付出的感情之深,不该被否决,那的确是对他的侮辱。

    事后的秦梵还冷静的想过:如果小孩真的不再演戏,对于人们的确是一种损失,荧幕里将会永远失去一道令人不能忘怀的风景。

    “你可以继续做明星。”男人目光深沉,“有我在,z国没有任何人可以为难你,阻碍你。”

    司凰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说,一时失神的瞪圆眼睛,心跳失去了冷静的节拍,“我……”

    她本来不过是想向男人表现实力,证明自己的决心,让他看到演戏并不低贱,甚至可以是艺术,让他放弃阻止自己的念头。从没想过他会下这种承诺,不仅仅是认同,还有支持,像一座巨人,承诺帮她阻挡所有的障碍,将她抬到自己的肩膀上方。

    “可等你走出z国的范围,我就没办法完全掌控。”秦梵站起来走近她,伸手摸上她的脸,低声恳求道:“所以不要飞得太快。”

    司凰昂起头看他,嘴唇翕动,哑然的失声。

    她从没看过男人这种温柔的模样,他的温柔并不外露得明显,连表情都没见多柔和,却真实的用他的方式在向她妥协,包容她。

    司凰轻轻点头,“好。”

    男人松了一口气的勾起嘴角。

    这笑容,化开了他浑身的气势,高冷俊美的脸庞也十足的蛊惑人心。

    “还有不要迷失了。”秦梵弯腰,亲上她的嘴唇。

    这次他的亲吻并不粗鲁或火热,第一次不带任何*,温柔的吻上来,不过一次就离开,最后的声音低得几乎听不清,“我不想亲手折断你的翅膀。”

    那声音低沉沙哑。

    危险。

    可怕。

    司凰心脏狠狠一抽,却伸出手扯住他的衣领,把准备身退的男人拉回来,主动继续他刚刚的轻吻。

    ------题外话------

    我才不告诉你们,我内心的那股子火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国民男神相邻的书:少女风水师痴鬼648宿舍:到底是谁校医之死亡纹身鬼玲珑重生之将军会预知宝贝儿道爷2:鬼物买卖送魂笔录午夜鬼语爱上我的灵异先生活人禁忌中国恐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