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章 我们是恋人关系

【书名: 重生之国民男神 第025章 我们是恋人关系 作者:水千澈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在h市的时候,羽烯还觉得两人是兄弟,可随着时间的过去,他就发现两人相处的气氛越来越奇怪。

    羽烯尘封的记忆浮现,他想起来在h市的景兰世家别墅,有一天半夜他心情烦闷,出客厅去倒水喝,无意中就看到秦梵从司凰房间的阳台跳下来的身影,那时候他想的是这位秦先生的兴趣真奇怪,有大门不走非要翻窗,还有身手真好啊,难怪敢训练司凰。

    现在再想起这个,羽烯的额角神经不断的跳动。

    这两人不会在那个时候就有奸情了吧?!

    请不要怪他用奸情这个字眼,一想到两人都是男人,之前还说是兄弟来着,实际上却有那种关系的话,隐藏了这么久,不是奸情是什么?

    羽烯胡思乱想的时候,视线还是定定看着司凰,等着她给出一种明确的答案。

    被人问起这种问题,司凰微微一怔,然后朝羽烯微笑。

    这笑容刺激得羽烯眼睛猛地瞪大。

    正常的男人被问这种问题,都会生气才对,可司凰这态度……不会吧!

    “作为我的的经纪人,你的确应该知道。”司凰站了起来。

    她两步就走到了侧手边的秦梵座位边上,看着男人问:“你说我们是什么关系?”

    秦梵深深看着她,小孩的眼神没有任何的害怕犹豫,让他安心下来,正色道:“我迷恋你的关系。”

    羽烯:“……”卧槽!

    司凰也被他这一脸正经的模样,说出这种羞耻度爆表的话弄得一怔,随即“噗嗤——”笑得弯下腰。一手撑在男人坐着的沙发扶手上,司凰低头就噙住男人薄薄的菱形嘴唇。

    羽烯一脸石化,心灵有点承受不住刺激,脑子里除了神兽还是神兽。

    “我们是在交往的恋人关系。”司凰收身,侧头看向羽烯说道。

    羽烯木然道:“你不是开玩笑?”

    司凰摇头。

    一阵沉默。

    羽烯很想从司凰的脸上找到哪怕一点恶作剧的苗头,或者是迟疑犹豫,可是什么都没有。无论是脸色还是眼神都很平静冷静,没有一点离经叛道的冲动,和她认识了这么久,对司凰认真的样子,羽烯能明确的分辨出来。

    “……我会做好保密工作。”明知道司凰认定决定了的事,怎么劝都劝不住,羽烯无力的说道:“我希望你能注意点,这种事……大部分人都没法接受。”

    他不敢想象司凰已经有了男性恋人的消息一传出去,会引发出什么轰动。只怕之前的努力都会白费,女性粉丝们的反应也会很可怕,像真实娱声这种一直在等着司凰丑闻的娱记社,一定会像看到肥肉的饿狼一眼紧紧咬着不放,不吃光她的肉喝光她的血不罢休。

    “总有一天会接受。”司凰斜靠沙发的扶手坐着,“只是要先委屈他一段时间。”

    羽烯闻言又忍不住去瞧着两人,不得不说这两人呆在一块的画面真好看得能闪瞎人眼,一个超越男女性别的完美艺术品般的存在,从头到脚都找不到瑕疵,气质多变神秘。另外一个简直就是男人中的极品,长相俊美冷峻,浑身充满了狂野性感的男人味,给人感觉却高冷禁欲。

    这会儿他们两个,年少的慵懒淡雅,年长的双腿大开的坐着,冷峻的脸上有一抹不太明显的笑容。

    莫名觉得羞耻度又爆表了!

    羽烯停止自己脑子里不该有的臆想,试探的问道:“秦先生会配合吗?”

    秦梵的心情不错,主动应道:“他说了算。”

    “……那就委屈秦先生了。”羽烯僵硬的说道,脑子里一片浑沌,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说了些什么。

    一直到离开了司凰的房间,走在昏暗的走廊上,羽烯还没有完全回神,满脑子都是两人之前的反应,一个诡异的念头浮现:怎么好像司凰才是主导的一方,不可能吧?!

    一想到秦梵一米八八的身高,高大完美的身材和强大的气场,若是作为被动的那方……

    “卧槽!”羽烯打了个寒颤,不断抖着嘴唇:打住!打住!不要再想了!

    房间里就剩下两人。

    “现在你可以说了,这时候找我有什么事?”司凰依旧坐在沙发扶手上,对秦梵问道。

    以秦梵现在坐着的高度,一转头垂下视线就能看到她的侧腰,一件居家的纯棉长袖衫,穿在她的身上有点宽松却还能看出腰的轻薄精瘦。

    他不受控制的伸手,粗长的手臂从她的后腰穿过去,然后再收拢。

    “……”一手几乎掌握住的腰,一种说不清的滋味让秦梵心头一跳,胸口有点发烫,却皱起了眉头,“怎么都不长肉。”

    他不要求小孩身体长满肌肉,在部队里呆久了,清楚有的人精瘦不代表不健康,爆发力反而比块头大的人还强,可是腰瘦成小孩这样的还属少数。

    “以后多吃多锻炼。”秦梵一边说,圈着司凰腰的手臂却在收紧,眼神也越来越热。

    一开始司凰还以为他是真嫌弃,结果注意到男人的眼神就无语了。

    把他有点蠢蠢欲动的手扯开,司凰再次问:“找我什么事?”

    “想你。”秦梵盯着她的脸,忍着没继续去抱小孩的腰,现在他的小腹那块还在发热,谁知道继续抱下去会发生什么。

    “从今天下午,我们就一直见着面。”司凰戳破他的谎言。

    秦梵张了张嘴没有反驳,盯着司凰的眼神深沉,内心挺无奈。

    他的确是想小孩了,就算见了一整晚,他就是想见。这种没忍性和理智的话,他还真有点说不出口,也不知道怎么说。

    “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很少看到男人这种纠结的样子,司凰不由上了心,有点好奇。

    秦梵无力的看了她一眼,然后放松了笔挺的背脊,整个上半身靠进沙发靠背,“你昨天晚上去做什么了?”

    还以为会听到什么重大事件的司凰,一听他问这个,愣了一秒才道:“和朋友聚会玩玩。”

    “玩到私人会所去斗兽了?”

    司凰讶异的看他,难道他打算暴露自己的马甲了?还是真的调查了昨天自己的动向?

    她眼转子一转,没先去质问人,“你怎么知道?”

    “你的宠物v博发了消息。”秦梵说。

    司凰立即转头朝卧室的房门看去,果然看见一只小仓鼠趴在门脚边偷窥,一对上她的视线就害羞似的把半个脑袋藏进墙里。

    她挑了挑眉,把裤口袋里的手机掏出来,打开v博一看,才发现五宝前十几分钟前发的动态。

    这小笨蛋!司凰一阵无奈,在私人会所里为什么要戴面具?就是为了隐藏身份,在场知道她是谁的人也就那么几个。现在五宝发了这条动态,那天在私人会所里的人,想必都能认定她的身份了。

    “那家私人会所的顶楼有一家不错的餐厅。”秦梵的声音再次响起。

    司凰放下手机,“你也知道?”

    “嗯。”秦梵好像不经意的说:“里面的甜点不错。”

    司凰忍着笑,“是不错,”察觉到男人微微抖动的眉毛,她接着一句话先男人开口,“下次我请你去尝尝。”

    这话一出,秦梵想问她是和谁一块去吃的话就消失在了喉咙,脑子里闪过小七说过的话——楼顶露天玻璃屋是约会的圣地!

    “不用了。”男人脸部的表情已经完全舒展开,连挑起的眉梢都透出雀跃的好心情。

    司凰没想到他会拒绝,然后听到男人下一句说:“我请你。”

    “哈。”一想到这禁欲不懂浪漫的大男人,开口承诺要请她去露天玻璃屋餐厅,她觉得一阵好笑又高兴,“好。”

    接下来两人就是一阵安静的沉默,司凰不说话,秦梵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光看着身边的人就觉得够了,也没发现时间在慢慢流逝。

    他觉得今天的小孩特别会说话,除了一开始在车上有点争吵外,之后小孩说的每一句话都动听,做的每件事都让人舒心,一整天他的心情就好得不行。

    秦梵自己没什么自觉,司凰却觉得男人盯着她的眼神跟着火了一样,落在她的身上还能点着火。

    偏偏男人眼神火热就算了,他的神情也比平日温柔很多,浑身收敛了迫人的气势,就跟雄狮收起了所有的利爪。

    司凰垂下眼帘,避开了男人火热的目光,结果就看到男人敞开的外套,一片蜜色结实有料的胸膛。

    咚咚!

    心跳狠狠震了两下。

    司凰没有想到自己也有被男色诱惑到失态的一天。

    她站起来去吧台倒了一杯水,就背靠吧台,端着杯子喝水,微眯着眼端详着秦梵。

    都这个时间了,本来应该送客才对,以免半夜容易发展出点什么,男人发情起来是很难控制的。

    只是她竟然也有点舍不得,男人这副样子很赏心悦目,光看着就心情不错。

    无声的暧昧在两人的眼神对流中酝酿。

    男人突然站起朝她的方向走来。

    司凰捏着杯子的手一紧,“明天一早就要走,你也该回去休息了。”

    秦梵的脚步没有停下,大大的步伐就走到了司凰的面前。

    吧台这块没有开是射灯,光线有点暗。男人的阴影一笼罩下来就更暗了,他背着光站着,脸上的笑容也不太清晰,更深邃神秘。

    司凰眸子一深,一点点墨绿色泽像迷雾朦胧眼底。

    她转身,把水杯放回吧台上。

    一双手突然就从后面把她的腰抱住,炙热的胸膛贴着她的背后。

    “我累。”司凰低低说。

    这句话也不知道是说给秦梵听,还是说给自己听。

    总觉得今天晚上要是稍微退让一步,不止秦梵会失控,连她也会。

    背后的男人沉默了几秒,然后“哈哈”的笑声近距离传进她的耳朵里,热热的气息很接近她的耳朵和颈项,“第一次看你在这种时候紧张。”

    男人的语气有点惊讶,还有难得浓浓笑意。

    司凰侧头,眼瞳墨绿的色泽在昏暗中瑰丽浓稠,令她白皙的脸庞看起来有几分魔魅的冷艳,“我是不想擦枪走火。”

    两个人本来就靠得很近,她一动,秦梵的嘴唇就碰到了她耳朵的皮肤。

    男人的嘴唇很热,她的耳朵却凉凉的,一碰到就像冰火碰撞,炸开了!

    秦梵无师自通的去舔了她好几口,跟吃到好东西一样还咬了下。

    司凰血液一冲,耳朵顿时就红了。

    她忍了忍,手肘碰到男人的胸膛。

    “别。”男人压抑的声音响起,呼吸很粗,却没有继续再舔她,压低声音说:“我再抱抱。”

    听起来好像商量一样,不过动作却还是霸道得没有给人拒绝的权力。

    幸好秦梵不是个言而无信的人,做人的底线还在,就算已经有反应了,也没想放纵的对未成年做什么。

    大概两三分钟后,秦梵猛地把人放开,走去大门的步伐很急很重。

    把房门打开,在门口停顿了下,秦梵回头对司凰说:“你这个年纪也别老忍着。”

    司凰一时间没明白他话的意思。

    男人一看到她迷茫的眼神,很无辜的样子,呼吸又一沉,神色上闪过一抹懊恼。叫小孩别忍着,实在是他知道忍的难受。

    然后司凰就发现男人的目光落到了她小腹下。

    她脑子灵光一闪,微微瞪大眼睛,有点接受不能的受惊样子,张了张嘴也没说出话。

    这模样落入男人的眼里就误解成了害羞,心情顿时又好了,看来小孩也不是真的那么擅长情情爱爱方面的东西。

    “你想的话……”秦梵神色深沉,停了几秒才接着说:“我也可以试着帮你。”

    他犹豫倒不是嫌弃小孩,只是第一次对人说这种话,难免有种奇怪的别扭感,最重要的是他不确定自己真帮了小孩,能不能保持冷静。

    司凰好不容易回神,表情有点尴尬,哭笑不得的对秦梵摆摆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秦梵也怕再留下去就不想走了,凭借强悍的忍耐力,转身出了门顺带把房门关上。

    厅里就剩下司凰一个人,她站在吧台边半晌,才无奈的又拿起水杯喝了几口凉水。

    【陛下!您怎么能又放弃了这么好的机会?刚刚就应该一炮到底啊!】一直偷窥的五宝跑出来。

    司凰的思绪被它打断,朝它瞧过去,嘴角浮现一抹危险的笑容,“先不谈这个,我想问问你v博的事。”

    小仓鼠猛地一个刹车,“吱!”

    为什么有点不详的预感!

    ------题外话------

    今天一早就要出门办事,感觉整个人都不大好了!另外见到很多亲问群号,在这里通知一下:261824808(请填好敲门砖,要是填错是不给过的哦,正确格式是520小说id号(例:水千澈)+重生之国民男神(订阅是我其他书也是可以的,写那书的名字就好了)么么哒,欢迎每一位正版亲亲加入!

    今天是不是感觉甜甜哒?萌萌哒?我们来约定~看这章看笑了的亲,就把兜里的票子给陛下哦~不准耍赖!我们都是正直的骑士金闪闪!╭(╯3╰)╮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国民男神相邻的书:少女风水师痴鬼648宿舍:到底是谁校医之死亡纹身鬼玲珑重生之将军会预知宝贝儿道爷2:鬼物买卖送魂笔录午夜鬼语爱上我的灵异先生活人禁忌中国恐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