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章 我给你个机会

【书名: 重生之国民男神 第029章 我给你个机会 作者:水千澈

强烈推荐: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厕所的镜子是对着门口方向的,司凰没有想到男人找来的那么快。

    这里没有纸巾,洗完手的她只能随便甩甩,然后转身正面对上迎面走来男人。

    秦梵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然而眼神里却藏不住黑压压的阴云,直盯着司凰的身上,好像要把她看穿。

    司凰没说话,她也不知道该解释点什么,先注意到的是男人额角的湿气,以男人的体力,不至于跑跑步就出这么多汗,那么还有什么情况会出汗?像她现在这样疼得出汗的情况,或者就是情绪过于紧张。

    她思考的样子落入男人的眼里就是走神,脸色的怒气一闪而过,冷冰冰的问:“还胃疼吗?”

    “疼。”一个谎撒下去,总要连续的谎言去圆。

    司凰抬了抬眼皮,不需要伪装,她苍白的脸色就昭显了一切。

    秦梵皱起眉毛,恼怒的训斥:“真疼还能跑这么远?”

    司凰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

    “跟我出来。”男人也没在这点上追问。

    他走在前面,司凰加快走了几步就和他并排走在一块,出了厕所后到一条走廊。

    “啊!教官,还有司凰!”恰好有路过的男生看到他们,惊讶的叫出来。

    秦梵不耐的一个眼神扫过去,顿时把男生吓得停在原地。他收回目光的时候,不动声色的看了眼跟在身边的司凰,以他的眼力轻易就发现司凰看起来没什么异样的走路姿势,实际上和平日不一样,双腿走路很虚浮,仿佛踏在海绵上。

    走廊到转角的位置,秦梵就停下了,从口袋里掏出一盒胃药递给司凰,硬邦邦的说:“没水,直接吞了。”

    司凰把药盒接过来,看了眼盒子上的药名和说明,就从里面倒出两颗一口吞进嘴里。

    嘴里的苦涩的药味让司凰轻皱了下眉头,闪过一抹无奈,看向眼前男人。

    她这算不算自作自受?目前这种情况,她也不是不可以直接混过去,不向男人做任何的解释。只是以男人的性格,真的发狠起来,谁都拧不过他。

    “好点没有?”秦梵的语气还是不好。

    只是司凰还能听出他言语里的关心,对他点了下头。

    秦梵盯着她看了两秒,“回去。”

    司凰张了张嘴,想起自己的情况,不管住哪都不方便,也就没声了。

    从男生的宿舍楼出来,等回到秦梵住的地方,司凰的面色没有一点变好,反而更难看。

    秦梵有心让她受点痛才能记住教训,等她自己开口去医疗室,结果等了半天也不见司凰有任何妥协的意思,倒是他越来越压抑不住烦躁心疼。

    他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沉默了半晌,突然站起来朝司凰的房间走去,一扭门把发现房门竟然反锁了。

    这让秦梵更烦躁起来,敲了两下门,喊道:“司凰,开门!”

    “……我想睡觉。”房里传出司凰的声音。

    秦梵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一会,然后掏出备用的钥匙,直接把她的房门打开。

    此时司凰房间里的光线很昏暗,唯独床头柜上一盏睡眠灯在开着,床上看得出来一个人躺在里面,被子把自己包得很紧。

    秦梵一看,脚步不由加快,走到床边一低头就看到司凰唯一露出被子外的脸,她脸色就好像是被冻坏了一样,眉宇间有难掩的难受,一双眼睛却比平常还亮,清明水润的看着他。

    对上她明亮的眼神,秦梵就做不出一开始打算,把她打晕抱去医疗室的事了。

    “让专业的军医看看,嗯?”

    司凰本能的摇头。

    男人的眉头就皱得更紧,伸出手摸上她的额头,炙热的手心就感觉到一片不太正常的冰凉,还有一层汗水,也不知道是被子捂住来的还是因为身体的原因。

    他心浮气躁得不行,长这么大还没谁让他这么着急为难过。

    “过几天就好了。”司凰开口说道。

    秦梵一听,就问:“你这到底是什么毛病?”

    司凰哑然,她该怎么说?每个月都要来那么一次的毛病?第一次她也觉得女人这东西挺麻烦,尤其是会痛经就更麻烦了。

    她再一次的沉默让秦梵刚恢复点的脸色又冷下来,“还是把你打晕带去军医看看比较好。”没有起伏的这句话,听起来不像是对司凰说明,反而像是自言自语。

    司凰知道男人说得出就做得到,从被子里伸出手,突然抓住男人的衣领。

    一用力,对她没防备的秦梵就被扯得半个上身就趴到了床上,然后嘴唇就被对方柔软的触碰到。

    秦梵心里有火,又担心司凰的状态,哪里有心思和她亲热,不过稍微后退拒绝就被人扯着衣领不给动,啃着他嘴唇的人动作并不激烈,却也谈不上温柔,就像把他嘴唇当好吃的一样,又吮又啃的真是让人心痒痒。

    秦梵一股子的郁气顿时没处发,所有的情绪都化作了无奈,狠下心把亲吻他的小孩拉开,趁着分开的这点空隙,开口警告道:“别用这种方式逃避现实!”

    司凰应道:“和你接吻,我就不痛了。”

    也不是真的一点都不痛了,只是疼痛真的会减少,男人就跟个火炉一样,比任何热水袋暖宝宝止痛药都有效。

    只是这话落入秦梵的耳朵里就变了味儿,他又气又笑,“我比胃药还有效?”

    “嗯。”司凰点头。

    秦梵紧紧盯着她,眼神黑沉危险,也不知道是在衡量着什么。

    司凰安静的和他对视,目光清澈没有一点的心虚。

    大概十几秒后,男人就跟雄狮扑猎似的突然压向司凰,沉重巨大的身体隔着被子压在她身上,事实上为了不真的让她受力,一只手撑着司凰脸旁的被单上,支撑着自己身体大半的重量。

    他的眼神就好像是破冰的大海,卷起惊涛骇浪,轻易把人给卷进去就再也逃不出来。

    一低头就把司凰给嘴唇给噙住,一开头就激烈狂热得不行,像是要把人的嘴唇和舌头都给吸咬进自己的肚子里去一样。

    司凰有刹那间的错觉,好像自己被一只野兽被扑倒,即将被对方吃掉血肉骨髓,这么强烈的感觉直接压过了身体那方面的疼痛感。

    果然就像五宝说的那样,她关系着男人的性命,可男人也一样是她的重要……补品?

    司凰被这个词汇给娱乐了,随即被嘴唇的疼痛拉回神智,一眨眼就看到男人不满黝黑的眼神。

    这一吻也不知道到底持续了多久的时间,等到两人分开的时候,谁的嘴唇都好不到哪去,既红又肿还有破皮。

    秦梵盯着身下司凰的脸庞,这会终于不那么苍白,还有了一阵红润,眼神湿润潋滟,比之前看去顺眼多了。

    只是这样的脸色,是由于长时间接吻引起,还是小孩真的好受点了?男人并不能确定。

    “凰凰。”他伸手摸着司凰有点发热的脸颊,低声喊道。

    一听到这个称呼,司凰眼里就跟炸开水花似的黑亮,无语又有点羞耻的盯着男人。

    “你到底在隐瞒什么?”这话的语气还算平和,不过男人的眼神犀利如刀,仿佛能看穿一切。

    司凰也看着他,眼底的波澜渐渐沉淀,她心里其实明白。这个男人并不傻,甚至比大部分都聪明敏锐,只是生活环境造就他对某些方面不太敏感,缺乏知识经验而已。或许能糊弄这个男人一时,然而等他稍微醒过神,要发现真相并不难。

    “你要明白,我一定要知道什么的话,就算你不说,我也能知道。”秦梵语气又重了点。

    我知道。

    司凰看着他,微微张嘴叹了一口气。

    这样子好像是妥协了什么,让秦梵的心脏落了一拍,等着她的答案。

    结果就听到司凰说:“明天我不去训练了。”

    秦梵:“……”

    他先是一怔,然后怒极反笑,“不肯去看医生,又不去训练,你是想一次任性够本?”

    “以我现在的身体状态没法训练。”司凰坦然说道。

    这一世的她,比谁都爱护自己,在初潮的时候去接受那个程度的军训,不仅是找虐,还得不到任何的好处,反而会把身体给耗坏。

    “所以让你去看医生做检查!”

    “不去。”

    秦梵的模样就好像恨不得狠狠揍她一顿,一般人早就被吓得瘫软了,哪里敢反抗他。

    “你到底在坚持点什么?”

    坚持点什么?

    司凰敛眼沉默了两秒,然后对秦梵说:“有些时候起点是不受人控制的,从哪个起点出发就得一路走下去,一直走到这条路受自己控制,终点是自己想要的为止。”

    秦梵皱眉,“小小年纪哪来那么多心事。”

    司凰摇头,诚恳的对他说道:“我想坚持自己的意愿,按照自己的计划去走。”

    秦梵扯嘴露出个危险的笑容,“你的计划里有没有我?”

    司凰一怔,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说实话,她的人生计划里,一开始就打算避开秦梵,不和他这个人有任何的交集。

    结果事与愿违,他们不仅提前相遇了,还发展到到目前这种关系。

    这会儿秦梵倒是发挥了他敏锐的五感和直觉,一下就看明白了司凰发愣表情所包含的意思,一股子的酸涩感浮现脑海,别提多闹心。他气得握紧手下的床单,狠狠盯着司凰,冷酷的说道:“没有谁能精准的控制一切,被计划的人生也不可能不出现任何的偏差。凰凰,我对你的底线,是建立在你属于我的情况下。”

    这是司凰第一次听到男人说出这么充满独占欲的狠话,以前他最多只是说说不会让她逃走,不会放开她之类的。

    原本司凰最讨厌的就是将自己被归纳于某个人,然而听到秦梵说这话,她意外于自己竟然没有任何厌恶或怒气。

    这就好像是前世对‘等你栖息的梧桐’这个人一样,一开始厌恶惊惧他对自己行踪的明了,到后面明白他默默做的一切都是帮助自己,也习惯了和他交流被他保护,甚至让这个人成了自己心灵上一丝依靠。

    “你说的对,你的确是我人生的意外。”司凰笑了一声,伸出双手抱住了男人的脖子,感受到他身体刹那间的僵硬,她接着淡笑道:“我应该相信你。”

    秦梵的神色微微舒展开,“把应该去掉。”然后静等她接下来的答案。

    “只是我坚持习惯了,本能的第一反应就是去隐瞒。”司凰说着真心话,笑容浮现一丝苦恼,“偏偏遇到你这种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人。”

    秦梵哼笑,“承认自己撒谎了?接着说。”

    结果司凰抱着他脖子的手一用力,把他给拉到了床上,侧身隔着的被子和他躺在一块。

    趁着秦梵愣神的档口,摇头有点无赖道:“不知道从哪里说起,所以我给你个机会,自己去猜,猜对了再来问我。”

    “……”秦梵掐死她的心都有了,“把话说清楚!”

    司凰看着他憋屈的表情,不给面子的失笑出声,“该说的我都说了。”然后没等秦梵发作,将自己的身体隔着被子贴近他,双手依旧抱着他的脖子,闭上眼睛就道:“今天陪我一起睡觉。”

    秦梵闻言一愣,然后满脑子的情绪都化为乌有,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才好。

    司凰露在被子外的脑袋就贴在他的脖子处,浅浅的呼吸像羽毛一样轻抚过他脖子的皮肤,让那一块的汗毛也敏感的竖立起来。

    “明天我不去做体能训练,就在家里看书,你随便再找个特训的借口帮我混过去。”司凰眼睛都没睁开,低声吩咐道,仿佛梦呓。

    秦梵倒是想训她,然后一低头就让两人贴得更近,对方的嘴唇都好像碰到了自己的脖子,尤其是视线里一眼就看到安静柔和的睡脸。

    三分钟后。

    男人才猛地回神,发现自己竟然看着人家睡觉看呆了。

    他眼里闪过一抹懊恼,这时候再想去训人也训不出口了,尤其是发现小孩就这么贴近他,毫无防备的已经睡死了过去!

    安静的房间,昏暗的光线。

    秦梵左边被司凰贴近的耳朵都已经红成了一片,睁着眼睛看天花板,眼神越来越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又忍不住低头去看近在眼前的睡脸,小心翼翼的翻了个身,让正面对上了司凰,能更清楚的看清对方。

    白皙无暇的皮肤,透着点淡红,安睡后显得柔和精致的眉眼,简直漂亮得不分性别。

    他手机里还有司凰睡觉时的一张照片,是从她v博头像盗取去的,原来就觉得小孩漂亮得不行,结果亲眼看到,发现真人更加不得了。

    ------题外话------

    中秋刚刚结束~国庆活动即将到来~中秋没中奖的亲爱们,可以在国庆试试运气哦,么么哒!关于活动内容,我会开新章通知哒!

    本月最后时间倒计时啦!最后两天,手里还有月票的亲,别忘记了投出来哦,要不然过月就浪费了!

    最后,陛下的机会已经给出,你们猜凉凉会知道吗?o(n_n)o哈哈~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国民男神相邻的书:少女风水师痴鬼648宿舍:到底是谁校医之死亡纹身鬼玲珑重生之将军会预知宝贝儿道爷2:鬼物买卖送魂笔录午夜鬼语爱上我的灵异先生活人禁忌中国恐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