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章 火了就动手(一更)

【书名: 重生之国民男神 第050章 火了就动手(一更) 作者:水千澈

强烈推荐: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盛世芳华吃在首尔超神当铺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司凰的脸上浮现一抹诧异。

    没想到窦二少会主动询问这事。

    这就好像,对方一直都在等她电话,期待这场饭局一样。

    她没有掩饰自己的表情,窦二少也看得明白,他端起桌子上的酒杯,抿了一口,刘海后的眼睛却还是一动不动的锁定司凰,不给她逃避问题的机会。

    “这场聚会不能推。”司凰老实说道,“算起来,我会来这里,还有你的关系。”

    “我的关系?”窦二少不动声色。

    司凰则端起酒杯敬他,“窦二少亲自给我打广告,让我深感荣幸。”

    这杯酒,窦二少接受了。不过也令他想起了一件不太愉快的事,一口酒下肚后,“给你打广告的不止我一个。”

    一看司凰的表情就知道她已经清楚里面的情况,窦二少动了动嘴唇,字眼在喉咙里酝酿了几个来回,才吐出来,“不是说,不是秦爷的人吗。”

    “一句话而已。”司凰淡笑道:“我说,秦爷是我的人,你信吗?”

    她说得相当自在,胆大无畏。却把柴亮和周围的太子党们骇得不行,敢拿秦爷来调侃,真不怕得罪人啊!

    对面的窦二少也挑了挑眉毛,眼神依旧寒凉却不再那么如刀锋利。

    如果真被秦爷包了的关系,作为一个宠物,再大的胆子也不敢说这种冒犯的话。

    他的手指摩擦着酒杯光滑的表面,“不信。”回应了司凰的询问,他接着问道:“晚上还有时间吗?”

    这话虽说是询问,可是个人都知道不该拒绝。

    只是不谈有没有时间,今晚的司凰也没有心情一再去应付别人。

    她一开始就打算和窦二少聊两句就离场。

    正准备摇头拒绝,段七昼突然横插了进来,坐在两人中间的位置,“当然没时间,我们学校有禁宵,明天还要上课,现在差不多就要回去了。”前面一句话是对窦二少说的,后面又转头对司凰说:“走吧,我送你来的,总得把你送回去。”

    他的话正和司凰的意,不过才站起来,就察觉到窦二少又夹带着冰雪的视线投来。

    段七昼有意把她护在后面,代替她和窦文清对峙。后者也察觉到了他的意图,侧眸朝段七昼看去的眼神冰冷中透出警告。

    “二少,你要玩,等我送司凰回去了,再回来陪你玩,人家可是优等生,不像我可以无故旷课。”段七昼笑得一脸爽直,眼神里却是满满的挑衅。

    “你算什么东西。”窦二少没有感情的话语像机械发出,带着无机质的冰冷。

    段七昼“哈!”的一声笑,“差点忘记了,二少你眼睛不好使,记不住人。”一根手指指着自己,就怕窦文清听不明白,记不清楚,“段七昼,看得起我的叫我一声七少,不过在窦二少面前我也不敢拿乔,记住我姓段就行。”

    “哦。”窦文清思索了一秒,“秦爷的复制品。”

    这话一出,段七昼的眼神里冒出炙热的怒火。

    周围的人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两人就动手了。

    砰——

    段七昼摔出去,撞倒了不远处的桌子。

    他一手撑地,半点停歇都没有,翻身而起朝窦二少挥拳冲过来。

    这一拳凶狠,就算是窦二少也不能继续安然坐着,站起身躲开的同时,他手里寒芒一闪。

    二少随身带刀子,动手起来可不管对方是不是赤手空拳,凶冷起来一点不比秦家的疯子好到哪里去,不过表面看起来冷静而已。

    周围的人群光看着,没人来劝架,还小声的议论。

    “今晚要见血了。”

    “真是奇怪,七少就算平日再嚣张,也知道在一些人面前收敛,今天怎么主动挑衅二少。”

    “今天七少奇怪,二少也好不到哪去,你听听他说的话,简直往人心上戳刀子。”

    “以前就听过红颜祸水,谁知道今天见一出蓝颜祸水,长见识了。”

    议论间,王瑾崇几人都朝司凰看去几眼。

    虽说后来两人打起来是口头上的不和,可之所以口头不和,一开始不就是为了这个人吗。

    作为被议论的主角之一,司凰冷冷看着打在一块的两人,段七昼明显处在劣势,不过越打越凶,身上的戾气也越来越重。

    窦二少应该清楚他的能力,没有和他拖下去的意思。

    找到段七昼的一个破绽,一匕首就要刺过去,这一下要是真刺中了,段七昼不死也得脱一层皮,在床上躺十天半个月。

    一只手快如闪电般的出现,抓住了窦二少的手。

    这一下就停在半空。

    窦文清没有进一步的反击阻拦自己的人,反而侧头看向司凰,黑发后的眼睛闪过一丝波澜,似乎有点惊讶。

    周围旁观的王瑾崇等人也惊讶了。

    谁不知道窦二少的刀快?

    就算这刀子不是对自己使的,想要拦着也不容易。

    偏偏司凰及时接住了,怎么出手的也没几个人看清楚!

    果然不是单纯无害的小绵羊啊……

    他们脑子里才浮现这个念头,下一秒就看到更让人惊呆的一幕——

    “哈哈哈!”段七昼看到司凰的行为,认为她帮着自己,凶煞的表情恢复成笑脸,一边笑还趁机要给窦二少来两拳再一脚。

    窦二少看清楚了,面色冰冷。正准备抽手再给段七昼一个血的教训,然而有人比他还快了一步。

    “砰——”

    司凰一脚没留什么力气,就把对她没防备的段七昼踢倒。

    这一回段七昼摔得有点惨。

    在地上翻滚了两圈,撞倒了一个大沙发才缓过劲儿来,抬头就呲牙咧嘴的瞪着司凰,“你……到底帮谁的!?”

    这会儿司凰也放开了窦二少的手,见他清醒了,声音比他还冷,“谁也不帮。”那么喜欢模仿秦梵,怎么不知道那个男人凶猛背后的冷静坚忍?只知道一股脑子的冲,也不看看对手是不是自己打得过的!

    段七昼一接触到她冷冰冰的眼神,心里还有火气,却不自觉的闭上嘴,对她发不出来。

    “车钥匙。”司凰走过去,对他伸出手。

    段七昼乖乖的逃出来,放到她的手里,“要送我回去吗?”

    司凰斜了他一眼,不知道他脑子是怎么想的。紧接着回头对窦二少道:“二少最近都会在公司吗?”

    “……嗯。”窦文清面无表情。

    司凰明了,“欠你的那一顿饭,下次送到。”

    窦二少嘴唇动了动,没有说明心里的一丝疑惑。

    听这话的意思,是要去公司陪自己吃饭?

    如果司凰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估计又会把刚刚看段七昼的眼神,也附送他一眼。

    “你们继续,我明天还有事,不能继续奉陪。”司凰的态度彬彬有礼,除了神色有点冷淡外,又和王瑾崇他们告别。

    王瑾崇一群人还有点没缓过神来,迟疑的给与她回应,然后就眼睁睁看着她离去的背影。

    从二楼下去,一楼大厅的客人也自觉的给她让开道路,比起她刚来时的态度要显得敬畏了不少。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大门外,窦二少也站起来,一声招呼都没有就走了。

    王瑾崇他们也没挽留,目送他和来时一样不声不响的离去。

    李哲说:“这态度……真是,好像完全就是为了司凰来的一样。”

    “什么好像,明明就是。连跟我们打声招呼的意思都没有。”一人接嘴。

    “不是和段七少打招呼了吗?”幸灾乐祸的笑声。

    这会儿段七昼已经站起来,皱着眉头拍拍自己的衣服,瞪着说话的几人。

    一开始还有意打趣他的几人都收敛了。

    他们不是窦二少,真惹怒了这小疯子,没那本事把他驯服。

    李哲忽然说:“看样子你车要被司凰开走了,我劳苦一点,亲自送你回去好了。”

    对于他的提议,段七昼想了想就没拒绝。

    两人一起离场到车库把车开出来,果然像李哲说的那样,他的车被人开跑了。

    坐在李哲车里的副座,段七昼用手撑着下巴,一言不发盯着窗户外面,浑身都是低气压。

    李哲一边开车一边看他几眼,等到没多少车的路上,才突然笑出声,“之前的问题不用你回答我也知道答案了,司凰是在你用了全力的情况下,也打赢你了。”

    段七昼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这回我真信他是秦爷看上的预备精英人员,连窦二少也对他另眼相看,”李哲说着停顿了下,安慰段七昼,“你也别太上火,要不是司凰帮你拦那一下,你现在就不是坐我车回家,而是被抬进急救车。”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对他上火了。”段七昼说话了。

    李哲一怔。

    “啧。”段七昼发出一声嗤笑,“反正他对我没好脸色又不是第一次了,以后在学校哄回来就行,不过窦二少想私自和他吃饭的机会?门都没有!这次把他惹火了,窦二少又不是会哄人的主,等着瞧吧。”

    李哲嘴角轻抽了下,他不信一开始段七昼真是这样想的,还有这种急智的脑子!肯定是现在死要面子,临时想到的说辞,不过说得还挺有道理的。“什么哄回来,你把司凰当什么了?你玩的那群妞?”

    “滚。”段七昼瞪向他,收身整个懒懒靠在真皮车椅背上,不知道想到什么,嘴角翘起一个帅毙了的弧度,“这根本就不能比好吗!司凰可是我一眼相中的美人,注定要相知相惜一辈子的知己小伙伴!”

    李哲觉得胃疼,“好好的知己到了你嘴里,都变得恶心了。”

    同一时间,还不知道被段七昼认作相知相惜一辈子知己小伙伴的司凰,正凭借和五宝的感应,向着一个方向开车疾去。

    ------题外话------

    很想一下把思路流畅写完的,不过早上更新时间要到了,就先发了一章出来过个渡,按照老规矩,晚上8点放二更!

    咦?等二更时间无聊?怎么办才好?那么可以投投票子来激励我二更更多啦,o(n_n)o哈哈~谢谢大家热情支持,爱你们!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国民男神相邻的书:少女风水师痴鬼648宿舍:到底是谁校医之死亡纹身鬼玲珑重生之将军会预知宝贝儿道爷2:鬼物买卖送魂笔录午夜鬼语爱上我的灵异先生活人禁忌中国恐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