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4章 要见父母的节奏

【书名: 重生之国民男神 第094章 要见父母的节奏 作者:水千澈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超神当铺君九龄盛世芳华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京城时间下午7,8点钟。

    “来了!来了!没算错的话,司凰坐的就是这趟航班!”

    “快快快,都赶上!一定要拿到第一手的新闻!”

    “我说怎么这么多同行来啊?真是的!那个银狐、天维还有那啥奇艺不是一向眼光高,不爱打理新人的吗?还来抢什么位置啊!”

    “啧啧!你当人家傻啊,现在谁敢说司凰是新人?不提他本身就是风皇娱乐的总裁,以明星的身价来说他都比得上一般的一线了!”

    吵吵杂杂中,大家你挤着我,我挤着你,就希望能先占据个有利的位置,拿到一手新闻八卦。

    另一边,一大批同样早早就等候在这里的粉丝们也都精神起来,拿起荧光牌和海报鲜花之类的东西,站在一块不断的抬头张望着,明知道司凰一定会出来,却还是忍不住先要自己就是第一个看到她的人。

    飞机平稳的落地,一直滑行了好几分钟,等到完全停稳了,大家才陆陆续续的下飞机。

    司凰他们没挤着下飞机,等前面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才跟着走出去。

    “你先走,还是后走?”通过出机口,司凰对秦梵问道。

    秦梵看向她,眼神里透着询问。

    司凰解释道:“外面有很多记者,你跟着我一起不方便。”

    她倒不是怕暴露什么,只是太明白娱乐记者们编辑舆论的能力有多大,乱写起来也麻烦。

    秦梵也明白这个道理,不过他一声话放下去,绝对没有哪个记者报社敢放他的消息。

    “一起。”考虑了两秒,秦梵就决定了。

    一旁的羽玲机灵的递过来一个口罩和墨镜。

    秦梵看了眼没有拒绝就佩戴上去了。

    他不想被人注意到,收敛起了气势后,加上这样的伪装,不知道人肯定以为他是保镖之类的人,除非仔细关注到他的身上,才会觉得这位保镖先生就算戴了眼镜和口罩,整体的脸庞轮廓看起来也是相当的英俊。

    司凰看后没有多劝,走到领取行李的地方和羽烯汇合后,她的行李也被秦梵主动拿过去,两个大箱子被他拖得很轻易。

    四人一走出机场,就被一阵闪光灯闪得双眼发花,幸好早有准备,所以每个人的表情都很平静。

    “啊啊啊啊啊啊啊!陛下!陛下!陛下回来了!快看——!”

    “陛下,我们来给你接机了!一路辛苦了!”

    “陛下太坏了,竟然一走就是半个月,连回来的消息也被封锁,要不是有人偷拍到陛下,我们都不知道!”

    粉丝们的问候声盖过了记者们的问话,一大群涌过来,就为了能更近距离的看清楚司凰。

    机场早就派出保安来维持现场的秩序。

    然后这群机场保安发现这工作并不算难,因为粉丝们再热情,表现得都还算克制,并没有想要突破保安圈。

    “谢谢你们。”司凰先对粉丝们露出微笑,“让你们久等了。”

    不说明自己的归来时间,不仅是因为走的时候没有放出消息,不想让这群粉丝来等候也是原因之一。

    接机是一件挺累的事情,越多的粉丝来接机越能显示一个明星的影响力和热度,对于明星来说是一件很有利的事情,对于粉丝来说,却是放弃一天工作或者学习做别的事的时间,久久等待着,就为了亲眼看到自己喜爱的明星几分钟。

    司凰的热度已经不需要用这一点来添彩,对于粉丝们表现热情的自虐行为,她心里有点无奈却也不会表露出来,因为她太明白粉丝们需要的是什么,该用什么来回报他们——给他们看自己最完美强大的一面!

    粉丝们来这里就是为了看她,想要的回报其实也再简单不过了,就是想看到自己喜爱的人,并因为自己的接机行为感到高兴。

    13个小时的航程就算是在睡眠中度过,一样会让人感到疲惫,尤其是还有时差在折腾着神经,然而在司凰的神情却好像一点疲惫都没有,双眼明媚澈亮,面带迷人的笑容。

    在旁边拖着行李的秦梵默默注视着她,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到自己墨镜后面的双眼里,一向给人巨大压迫力的眼睛已经不由的柔和,闪过着一丝莫名光芒。

    “陛下,我没等多久啦!”

    “为了陛下,就算等一辈子我都愿意!”

    粉丝们一看到男神耀眼逼人的模样,立即就觉得所有的疲惫都跑了,简直来得太值得。就算在网上也可以看到陛下,可是到底还隔着一层网络呢,哪里有亲眼看到让人感觉满足啊?瞧瞧!就在眼前活着的真人陛下还是这么貌美如花,气场强大帅爆娱乐圈!尤其是他还亲口跟自己说谢谢,说久等了!哎呦喂,脑补一下如果是在家里,陛下也能对自己说这句话该多好了啊!

    “陛下,欢迎回来了!”

    如果这句再改成欢迎回家就更好了,就好像外出工作的老公回家……一回家后先来一出温馨,然后就是羞耻……嘤嘤嘤嘤!不能再想了!

    幸好这些都是某些粉丝的脑补,不会现场说出口,要不然别人的反应不好说,某个男人绝对要暴走狂发冷气。

    粉丝们的热情好不容易降下来些,记者们就立马出来发挥了。

    “司凰你好,我是奇异快播的记者,想要问你几个问题,希望你可以回答。”

    “嗯?如果能回答我会回答。”

    众记者一看司凰的笑容,听到她的话语,顿时来精神了。

    难得碰到司凰好态度的时候,要是不抓住机会多问几个问题就太浪费了——不怪他们这么想,因为司凰几次和娱记对峙,态度上都是嚣张冷酷又叛逆张扬的。

    “请问你突然去往m国,是为了什么呢?”

    “工作。”

    “是签约美帝斯娱乐公司的工作吗?可以说说工作的内容吗?”

    “没错,工作内容是和艾斯·梅菲斯尔德合作拍摄一组写真。”

    哇哦——!

    一阵惊呼声响起,不少人都知道艾斯是谁。

    这小姑娘的名气不仅m国那边火,在z国这边也不错,身为一名有着天使面孔的美少女萝莉,简直就是宅系的心中之宝,不仅是男性喜爱她,还有很多女性也很喜欢她。

    一群记者马上在随身带着的小本本上记录下来,例如司凰亲口承认和艾斯·梅菲斯尔德的工作合作关系,是故意借艾斯上位?还是真的和艾斯·梅菲斯尔德关系不错?

    “这是一件好事,为什么之前一点消息都没有透露?”

    “想要得到这份工作得先通过试镜,没确定下来之前,我觉得没必要透露什么。”

    粉丝们一阵附和,看到没有?咱们陛下就是这么实在,不像别的明星有点什么就大力炒作,结果雷声大雨点小,说不定到最后什么都没有!

    “这么说现在暴露了是已经成为定局了吗?工作顺利吗?可以透露一下,写真的内容是什么吗?你又在里面担任的是什么角色?”

    娱记都是老油条了,知道很多话不能光听表面意思,司凰的确是和艾斯·梅菲斯尔德一起工作拍摄写真了。不过拍摄场景比大的写真,就和电影一样,里面的人物分主要和龙套,就算司凰就在里面担任了个龙套,也可以说是和艾斯一起工作了。

    司凰目光落在这位问话的娱记脸上,对方一接触到她的目光,莫名觉得有点心虚。

    让这位娱记觉得庆幸的是,司凰并没有发作,视线也不过看了他一眼就转开了。

    至于这个问题,回答的不再是司凰,反而是羽烯主动站出来应道:“司凰担任的是男主角,关于写真的内容,等到美帝斯那边发布后,你们自然就知道了。”

    男主角!竟然是男主角,不是男二更不是龙套!

    m国那边的帅哥都死光了吗?还是z国这边的巨星们都不管用了!?为什么选谁不好,偏偏选一个新人去做男主角!?

    不少娱记心里都冒算泡泡,就算他们不是艺人明星,也觉得司凰的运气未免太好了。

    他们没有发现,羽烯回答问题后,就对记者人群中的其中一人使了个眼色。

    对方接触他的目光,马上站出来开口就问:“最近两天很多家都在猜疑司凰是在刻意炒作,有关这点,不知道司凰你怎么看?”

    这是个非常敏感的问题,原来保持中立的娱记们都高兴了,不过参与了这场棒击司凰的娱记们就黑脸了。

    羽烯早就准备好了说辞,“关于这一点事实会说明一切,我们不怕任何黑子,不过舆论编过头就形成人身攻击,这是要付法律责任的,请各位谨记。也请观众朋友们擦亮眼睛,不要被一些胡编乱造给蒙蔽。”

    虽然羽烯的话语有点不好听,还有点强势的威胁味道,然而在场的娱记们却没办法反驳,也觉得没必要反驳——反正罪魁祸首又不是他们。

    因为这次真实娱声黑司凰,真的是往死里黑,让人觉得他们是不是有不可供天之仇!明明是一件简单的夸大成就事件而已,真实娱声偏偏扯到了司凰的人品问题去,再从人品又扯到了道德问题,还把以前的事又挖出来说,什么把同学打伤坐牢,什么赶走亲弟弟,什么毁掉家族企业,自私自利无德无耻之类的简直把她说得禽兽不如。

    这位编辑内容的小编也是厉害人物,把整个报道写得煽情又真实,要是真的对司凰不了解的人,看到这篇报道肯定要把司凰这人鄙视到死。

    结果呢?的确有一部分人响应真实娱声,不过更多的还是支持司凰,把真实娱声骂成狗,然而不管是响应还是骂,那都必须先关注真实娱声,无论关注是好是坏都会成为真实娱声的流量,也就把它短时间内捧到了目前热度搜索第一,让无数人再次记住了这个名字。

    “噗。”一声低笑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扛着摄影机的娱记助手镜头马上对准司凰,虽然说镜头好像从未离开过她。

    喀嚓——喀嚓——喀嚓——

    相机的照相声也不断响起,把司凰这会儿莫名的一笑定格,也有人立即问道:“司凰笑什么?”

    司凰微笑道:“我现在说的话,不久就会发布在风皇娱乐官方上,希望各位听清楚。”

    “我说过再也不接受真实娱声的任何采访,它不经同意擅自报道我的新闻这一点不会就这样算了,我想我又能赚取一笔零用钱。”

    “噗——”听到她后面那句话的粉丝们连续发出笑声。

    司凰朝粉丝们的方向笑了下,引起了几声尖叫后,接着说:“另外,任何真实娱声的合作方,都将列为我司凰的黑名单,以及风皇娱乐的黑名单。”

    哗——!

    一阵喧哗。

    这可把在场的娱记们都吓坏了,没有想到司凰竟然说出这种嚣张的话语。

    不仅仅是这样,司凰接下来的一句话,更是要把真实娱声逼上绝路,“任何接受真实娱声采访的艺人,我也不会与之合作。”

    “你的意思是说,要是有艺人接受了真实娱声的专访,就是有你没他(她),以后不小心被选中一个节目里或者电影里,你就不会答应吗?”一位记者不可思议的问。

    “没错。”司凰淡笑,回答得毫不犹豫。

    “嘶!”一阵吸气声。

    他们是瞎了眼,才会在刚刚觉得司凰今天的态度不错,脾气有了收敛,变得温文尔雅了!

    这特么的哪里收敛了,分明更嚣张了好吗?嚣张得没底了!

    “你这么做,就不怕把自己坑进去吗?你就这么自信,别人肯定会站在你这边?”一位男记者忍不住问。

    司凰反问他,“那么让你来选?”

    这位男记者挪了挪嘴唇,却说不出答案,脸色尴尬。

    他发现自己的内心深处真实的感觉是:真实娱声的价值真没司凰大!

    目前除了一些已经成名的巨星,生力军和二三线的明星谁还能和司凰比?真碰到一块,被选到了一个节目或电影里,在有你没他的情况下,估计制片人和导演都会偏向司凰这边!

    至于成名巨星,和司凰没恩怨的情况下,他们也不会稀罕一个真实娱声的专访。

    种种因素分析起来,大家就惊愕的发现,凭司凰一个人的影响力,竟然真的能把一个成名已久的娱乐八卦社给扳倒了!

    卧槽啊!被这种方法给扳倒,简直是打脸打得啪啪啪!再没有更丢人的了!

    娱记们奋笔疾书,把司凰的话一字不漏的记下来。

    管他真实娱声是什么下场,死道友不死贫道,对方真倒了,他们还高兴呢。

    众娱记们咋舌心想:司凰嚣张归嚣张,每次对娱记都算不上尊重,气死个人不偿命,不过又是个聚宝盆,每次对上她都能有劲爆话题可以报道,真是让人又爱又恨啊!

    相对而言,粉丝们的反应就要纯粹多了,亲临现场亲眼亲耳体会了一把自己男神嚣张的样子,激动得好像是自己做了什么厉害的事情,荣辱与共得感到兴奋到不行。

    此时此刻用什么才能发泄自己心里的高兴和激动,肯定是尖叫了,别管旁人怎么看怎么想,就是“啊啊啊啊”的起伏不断。

    别说娱记和粉丝,就算是羽烯也被司凰突如其来的言论震到了,不过他也习惯了对方突然不按常理出牌,所以表面的神色很淡定,一点看不出来他最初也不知道司凰会这样做。

    几人往机场的大门出口走,记者和粉丝们依旧在跟着,司凰已经不再回答记者们的问话,不过粉丝们的议论声还能听见。

    “真实娱声这狗嘴吐不出象牙的又被陛下打脸了吧!这次就是要一巴掌给打死!”

    “一巴掌怎么够,必须啪啪啪啪才行,让它不要脸的跑来黑陛下!”

    “别说了,以后强烈抵制真实娱声的新文报道杂志,他们干这行的就是要关注,别管是好的坏的有关注就行了,以后我们看见就不买,看它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没错,没错,发消息,严厉抵制真实娱声,让真实娱声狗滚出娱乐圈,太污人眼球了。”

    一传十,十传百,不得不说这群粉丝脑子也转得快,想了个好办法,真团结起来抵制真实娱声的话,对于真实娱声肯定是一记沉重打击。

    机场的大门,保姆车已经早就等在那儿了,助理苏苏和郭奈见到司凰四人,手脚麻溜的跑过来给几人拿行李箱装到后备箱。

    “你们也早点回去吧。”司凰上车后,发现粉丝群竟然排成了一排,挡住了还想继续追问点什么的娱记,先是一怔就不由笑了,“做得真棒。”

    嗷嗷嗷!他们看到了什么?陛下又犯规了!竟然笑得这么温柔又迷人,还夸他们做得棒棒哒,简直……心肝脾肺帅歪歪啊!

    一个个粉丝们光从他们的脸色和神情就能知道,他们的心情有多好。

    娱记们呢?眼睁睁看着司凰的保姆车离去,又瞅着这群好像责任心爆棚了的古怪粉丝群们干瞪眼——妈蛋,司凰怪粉丝也怪,真把自己当护送陛下的骑士了啊!?

    保姆车上。

    苏苏给几人递矿泉水,递到秦梵的时候愣了下,这位先生是哪个啊?

    秦梵没在意她的目光,把墨镜和口罩取下来,拉着司凰到最后座去,还把后座的隔帘给拉上了。

    欸?苏苏瞪眼。

    羽烯额角跳了跳,心想这两位越来越明目张胆了。表面还是一派淡定的对苏苏和郭奈他们摇头,“秦先生和司凰是好兄弟。”

    “哦。”做艺人助理的是他们也知道,不该有的好奇心不能有。

    由于保姆车上的人不少,后座没办法展开,司凰就靠着椅子闭目养神。

    旁边的秦梵把两人椅子间的扶手压下去,“躺我腿上。”

    司凰张开眼睛一条缝,懒懒看了他眼,“不用了,我也没多累。”

    见她拒绝,秦梵也没坚持,目光在她流露出慵懒模样的脸上看了一圈,忽然道:“以前是我想歪了。”

    “嗯?”以前想歪了什么?

    “艺人的确不仅仅是个戏子而已。”

    作为艺人的司凰听到这话,来了点精神,笑着问道:“为什么会突然对我说这个?”又是什么让这位军爷改变了想法?

    一只手落在她的脸上,常年握枪又做各种训练任务的粗糙皮肤,和细嫩的肌肤接触,对于两人来说都带来特别的触感。

    “作为上级将领,永远要给手底下的人看到自己最强大,坚不可摧的一面,只有这样才给手下的兵带来士气,无所畏惧。”

    “你一直以来对你那群粉丝做的也一样。”

    “你的确给他们带来了快乐和勇气,一切积极向上的东西,杜绝负面影响。”

    虽然秦梵说这些话的时候,表情依旧淡淡的,不过落在司凰身上的目光却深沉专注,带着股特有的力量。

    司凰翘起来嘴角,露出个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愉悦笑容,她倒不是高兴秦梵说的话语内容,只是这话从这男人嘴里说出来,就是觉得特别令人高兴。

    这种笑容就好像小孩得到了一直想要的大人的赞美认同,有点儿骄傲自豪,显得孩子气。

    秦梵看得也是一乐,大手就落在了司凰的头上,“你很出色,做得很好。”

    司凰伸手将他又不规矩的大手推开,开玩笑似的说:“所以,你也被我迷住要成为我的粉丝了吗?”

    “我一直为你着迷。”秦梵说得毫不犹豫,神情还是认真严肃。

    司凰乐得伸出手,勾勾他的下巴,“叫声陛下来听听。”

    秦梵抓住她的贼爪子,手指相扣突然用力就把人拉到了自己的怀里,一本正经的叹道:“哪天不是把你当皇帝陛下一样供着。”

    “啧。”司凰鄙视的斜了他一眼,说得比唱得还好听。

    她要起身,却被秦梵铁臂禁着腰,就问:“这就是对皇帝陛下的态度?”

    秦梵一言不发的帮她把鞋子脱了,然后抬起她双腿搁到之前她坐的椅子上,让她以卧躺的舒服姿势靠着自己,再抬头问:“对臣的服务满意不?”

    “哈哈哈。”见一向克己高冷的男人配合自己开玩笑,司凰笑得伸手摸摸他的狗头,“嗯,还不错,赏你了。”

    “赏我什么?”

    “赏你抱朕一路。”

    “……谢主隆恩。”

    “噗。”

    两人说话的声音不大不小,没有刻意的隐藏,保姆车就这么大,多多少少会被外面的羽烯他们听到些。

    苏苏的脸颊有点微红,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觉得有点害羞,明明陛下和秦先生的对话也啥,自己竟然会产生羞耻感,真是够了。

    郭奈默默看她一眼,再默默的看向羽烯。

    这真特么是好兄弟说的话?好基友还差不多!

    羽烯被看得一脸淡定,反看他一眼。老纸说是兄弟就是兄弟,乱猜什么?

    作为小助理的郭奈又默默收回视线,催眠自己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没听到。

    这时,从最后座传来司凰懒洋洋的声音,“送我去南环路的万恒。”

    “好。”羽烯一听就知道司凰说的是她前段时间买的京城新房。

    他把地址和前面开车的司机说了一声,保姆车就按路线往目的地行驶去。

    一个多钟头后,保姆车停下,已经到司凰的别墅住宅了。

    羽烯他们先下了车,叫了司凰一会儿,才看到司凰一脸慵懒的走下来,眼神是刚睡醒的朦胧,旁观秦梵依旧比职业贴身保镖还专业似的跟着。

    “你们也先回去休息,明天我还有私事,有什么事后天再说。”司凰对羽烯交代道。

    “好。”几人答应着。

    司凰就拿出自己的行李,带着秦梵往自己的住宅走去,翻出钥匙进去了。

    从行李箱里拿出一套换洗的衣服装袋子里,司凰一边收拾一边对秦梵问:“我去奶奶那,你要先回家一趟吗?”

    秦梵摇头,“先陪你去余奶奶那边。”

    司凰头点到一半顿住,什么叫先陪她去余奶奶那边?

    接着就听到秦梵后面说,“然后你跟我一起去我家。”

    “……”司凰动作就这么卡住了,抬头定定看着秦梵。

    这意思是……见父母?

    ------题外话------

    11月最后5天,说~你们谁手里是不是还攒着月票啊?再不投的话,万一忘记就要剁爪子哦!什么?还是不乐意投?给二更投不投?来个小媚眼儿~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国民男神相邻的书:少女风水师痴鬼648宿舍:到底是谁校医之死亡纹身鬼玲珑重生之将军会预知宝贝儿道爷2:鬼物买卖送魂笔录午夜鬼语爱上我的灵异先生活人禁忌中国恐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