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8章 我是真男人(二更)

【书名: 重生之国民男神 第098章 我是真男人(二更) 作者:水千澈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在没有捅破那扇窗之前,一般人见两人相处,都会以为是兄弟两感情好,想不到别的的地方去,除非是某些方面特别敏感的那种人。

    裴紫玟就是后者,尤其是了解秦梵品性的情况下,觉得他对一个人献殷勤到这种程度,实在是太奇怪了。

    别说她用错词,因为在裴紫玟看来,秦梵的举动就是在献殷勤,乐此不疲的那种。

    “别光顾着给别人夹菜,你自己也要吃啊。”裴紫玟眯眼轻笑着,用自己的筷子夹了一块肉放进他的碗里。

    “哈哈,小紫紫吃醋了?”余奶奶乐呵。

    裴紫玟摇头,“没有啊。”

    “还说没有,不过我家小凤凰就是招人疼招人爱,你不能吃醋到他身上啊。”余奶奶眼里闪烁着促狭的光彩。

    “哎,余奶奶你再这样,我可就真的要吃醋了。”裴紫玟一副‘你怎么能这么偏心’的控诉眼神盯着她。

    把余奶奶逗得又是一阵乐。

    作为被她们拿来说事的司凰,神色淡然看不出任何的变化。

    秦梵夹起碗里的肉,正准备放进嘴里,突然就感觉到桌子下的脚被踩了下。

    “嗯?”倒不是痛却来得太突然,让秦梵轻轻哼出声。

    “怎么了?”项贞奶奶看过来。

    秦梵对她摇头,然后把筷子夹着的肉丢在了餐碟上,明摆着不打算吃了。

    “不合胃口吗?”这举动又让项贞奶奶疑惑了,以前从没见阿梵挑食。

    秦梵面色沉静,“嗯。”再没多余的解释,项贞奶奶心里觉得奇怪,也没多问什么。

    只不过眼睛还不时落在秦梵的脸上,为什么觉得阿梵的心情不错,眼角都看得出来笑意。

    桌底下,秦梵的大长腿又贴近了司凰,不仅是这样还轻轻的摩擦,就好像是在安抚她又好像是在嘲笑她暗地里吃醋的举动。

    司凰避让了机会,却发现男人变本加厉,低着头吃饭,没人看到她低垂的眼底闪烁的异光。

    非要玩是吧?我就陪你玩。

    她不再继续避让秦梵长腿的接近,反而屈膝就用膝盖搁在了男人的腿上,压着他的大腿。

    秦梵的呼吸一沉,转头看向司凰,眼神里透出点警告。

    司凰抬起眼皮对他微笑,夹了跟水煮青菜放到他的碗里,“最近火气重,不想吃肉就吃点青菜消消火。”

    “小凤凰也知道小麒麟的身体状况?”余奶奶一高兴就停不下来,爱凑热闹爱闹腾。

    “嗯,毕竟我们这几天都呆在一起。”司凰应道,和她坦然的神色相反的是桌底下,压着人家大腿的膝盖恶劣的用了力气,“性子来了,说变就变,我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哈哈,小麒麟的心思你不要猜啊不要猜,每天都是那副石头表情,一点意思都没有。”

    “石头开花的话,才更有意思啊。”

    余奶奶一听拍手叫好,“小凤凰说的对!”

    项贞奶奶和秦爷爷面面相觑,觉得司凰能不怕秦梵,敢当着秦梵开他的玩笑是个不错的现象,说明他们相处和感情真的挺好。

    唯独铁老只能哑巴吃黄连有口说不出,以前听着都没什么问题的话,现在听着就觉得每句都不对味儿,字字都透着内涵似的,猜得他脑瓜仁直跳得疼。

    司凰觉得玩得差不多就够了,毕竟还有几位长辈在眼前,正准备收回自己的腿,却在半途被一只灼热的大手压住。

    她诧异的朝秦梵看去,刚刚不是还警告她来着?

    结果对上一双深沉的眼睛,听对方冷静的问:“你想我开什么花?”

    司凰再用力动了动腿,依旧被男人紧抓着没抽开,大腿肉还被男人的手捏了两把。

    她一阵哭笑不得,也不再挣扎,表面上也是一派淡然开玩笑似的说:“先在脸上开一朵太阳花吧。”

    男人闻言,平时总是抿直的薄薄菱形嘴角放松,勾起一抹笑容。

    “啪啦——”

    “喀——”

    裴紫玟的筷子不小心落地了。

    秦爷爷喝茶的杯子砸在茶盏上。

    饭桌上一阵诡异的寂静。

    “开得不够灿烂。”能保持淡然,还能做出评价的也就司凰了。

    秦梵眼底闪过一丝火苗,松开了她的腿,脸上的笑容也淡了下去,“别得寸进尺。”

    “诶,阿梵……”项贞奶奶皱眉,以为自家孙子脾气又来了。一侧目却见司凰轻笑,那笑眼弯弯嘴角翘起的模样,连看多了各种出色人物的项贞奶奶也不得不在心里感叹一句好相貌,让人心里不禁的产生好感。

    最重要的是瞧司凰这神情,分明没有和秦梵计较生气的意思。

    “虽然不够灿烂,不过够有意思了。”

    在座的见其他人都面带惊讶,没有想到司凰敢这么调侃秦梵,更让人惊讶的是秦梵还没发脾气,更没有任何不满的表现。

    裴紫玟回神过来,就弯腰去捡掉在地上的筷子。

    她刚捡起来,余光看到的一幕让整个人呆在原地。

    “小紫紫?”坐在她旁边的余奶奶喊她。

    “啊?”裴紫玟收身坐回来,目光却犀利的落在秦梵和司凰的身上,有点不确定自己刚刚看到的是不是自己想的那样——他们的腿是分开的动作吧?也就是说刚刚两人的腿靠得很近?阿梵的手分明就是从司凰的腿上拿开的动作!

    从秦梵的死人面瘫脸上看不出点什么,裴紫玟就直直盯着司凰。

    原以为司凰太年轻,真做了那种不对劲的事儿,肯定会露出点破绽。然而面对裴紫玟的注视,司凰也是神色淡然,还对她微笑。

    “……”裴紫玟挫败的忍不住再度怀疑,是不是自己想多了。

    这时候,秦梵突然站起来,“我去下洗手间。”大手拉上司凰的胳膊,“一起去。”

    司凰抬起头还没说什么,项贞奶奶就说:“这事自己去就行了。”

    “哈哈,没事没事,两兄弟感情好着呢!”余奶奶却乐于看戏,觉得这样的小麒麟特别有意思,居然还会做这种幼稚的行为了。

    铁老看着她无知无觉的开心样儿,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拿眼睛瞪那两个不知收敛的小鬼。

    “恰好我也想去。”司凰感受抓着自己手臂上大掌的力量,笑了下就跟着站起来。

    洗手间在主厅一个过道的转角,秦梵拉着司凰走了一段,却没有真的带她去洗手间,反而出了院子下了一个楼梯。

    两面墙之间,楼梯里的光线也很暗。

    司凰感觉到前面的力道压下来,早有心理准备所以没有惊讶,反手抓住了男人。

    炙热的嘴唇压在自己的唇上,不需要任何的酝酿就能勾起天雷地火,两人好像是天生契合,一接触到就能点燃空气。

    “唔……”

    司凰扯住男人的衣领,唐装光滑的衣料触手很舒服,把像吃不饱的野兽男人拉开一段距离,喘气斥骂,“你吃x药了?”突然这么激动是怎么回事!

    男人从喉咙深处发出呼吸很沉很粗,黝黑的双眼着暗火,闪过一抹柔和的波澜。伸手准备把人抱住,却被司凰坚持扯着衣领,没能成功上前。

    他把拥抱改成伸出一只手抚摸司凰的后项,“看你坐在我家里,和爷爷奶奶融洽的相处,就很激动。”

    的确是很激动,司凰感受到他炙热的呼吸,目光瞄到他身体的变化,幸好穿的是宽松的唐装裤子。

    “你注意点场合。”

    “嗯。”

    “……那回去吧。”

    后项被男人手臂圈住,男人的胸膛紧紧贴上她的后背,呼吸比刚刚还沉,身体的变化也被司凰用身体真切的感觉到。

    “不行。”男人低哑的嗓音在耳边响起,“忍不了。”

    司凰站着没动,也没有回头,走神的想起以前男人克制守己的模样,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脸皮越来越厚,越来越不知道收敛。

    秦梵看不清司凰的表情,眼睛恰好能看到她白净的耳朵,在几缕黑发的衬托下,更白得让人食欲大开。

    一口含住,秦梵还没来得及品位,就感受一股力道传来,他知道是司凰使绊子,也就没接招,人被司凰反手压坐在楼梯上。

    “亏你还是个当兵的。”司凰单膝触地,蹲在秦梵的面前。

    男人朝她扯嘴一笑,“当兵的才是男人。”

    这笑可比之前在餐桌上时灿烂多了,最重要的是这笑透着侵略性和野性,性感得模样要是被项贞奶奶他们看到,估计都不敢信这是自家那棺材脸的独孙。

    司凰:“痞子。”低头就把人的嘴给啃了。

    十几分钟后。

    司凰回到主厅,见其他人果然已经吃完了,项贞奶奶和余奶奶正坐在一块说着话。

    “怎么去了那么久?”一见到她,余奶奶就站了起来,又探头看看她身后,“小麒麟呢?”

    “我跟他开了几句玩笑,然后就被拉去练了下手。”司凰说谎起来,跟秦梵相比也丝毫不差,“他去洗澡了。”

    “大白天洗什么澡。”

    司凰一脸无辜的朝余奶奶眨眨眼睛,“因为我使了个小手段,让他摔了个狗爬地。”

    “哈哈哈哈!”余奶奶估计是想到那个画面就忍不住乐得开怀大笑。

    项贞奶奶和秦爷爷也诧异的看向司凰,有点不敢相信秦梵竟然着了她的道。

    一阵笑后,余奶奶就喊着司凰过去,提起药膳上的事。

    项贞奶奶是学医的,喝过司凰给余奶奶专门煲的药膳汤后,就有了和她讨教的意思。

    司凰来这里早就有这种打算,为了余奶奶的身体着想,她就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除了药膳的知识来源做了隐瞒。

    等秦梵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主厅里司凰正和项贞奶奶交谈甚欢的和谐画面,一身湿气换了身衣服的他,五官好像也柔化了不少,整个人看去不再像平日那么难以亲近。

    ------题外话------

    计划没赶上变化,一直忙到晚上7点多才闲下来回到家,二更到!最后月底三天,大家有票快快来吧,不要忘记了哦,过月就会报废的~么么哒!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国民男神相邻的书:少女风水师痴鬼648宿舍:到底是谁校医之死亡纹身鬼玲珑重生之将军会预知宝贝儿道爷2:鬼物买卖送魂笔录午夜鬼语爱上我的灵异先生活人禁忌中国恐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