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陛下!变身!

【书名: 重生之国民男神 第143章 陛下!变身! 作者:水千澈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样子发生变化?

    虽然五宝这样说,司凰却觉得这后遗症应该不止这个。

    她身体越来越冷,有种指尖都要结冻的错觉,忍不住升起一股焦躁,想要用力的冲破点什么。

    “呼呼。”司凰喘息,面前出现一连串的泡泡。

    幸好她在最前面,所以后面的人并看不到她现在的表情,唯独觉得她游得太快了,就算有呼吸器戴在脸上,也被这速度弄得难受。

    这一刻他们都有点羡慕昏迷的人了。

    【……】一阵正常人听不到的次声波传入司凰的耳朵里。

    这是?

    司凰惊讶的睁圆了眼睛,如果她看得到自己现在的样子,就会发现这会儿她的眼睛已经完全变成了墨绿色,水波粼粼得就算没有开启双眼的异能,也充满着迤逦的魅惑,在深海里闪烁着不同于人的明亮光芒,明明让人觉得不正常,却异于常人的美丽更能蛊惑人心。

    有什么在在生长,被氧气面罩挡着刺痛难受,司凰忍着没有把面罩撤掉。

    【……¥$&】次声波再次响起,隔得很远却能传达到她这里。

    这回司凰确定自己没用听错,这是来自海洋的警告,生物的交流,曾经她看过有关海洋生物的书籍,有经过证明海洋生物是可以交流的,只是人类听不到它们的交流的声波而已。

    次声波来传播性很广,比一般的声波、光波和无线电波都要传得远,具有极强的穿透力,不仅可以穿透大气,海水也是一样,哪怕相隔几万米也能传达,只是海洋生物的智商有限,这份传播力也不过让它们传达一些简单的意思。

    例如说现在,司凰听到的次声波意思就是危险。

    海洋有危险!

    正如地面上的生物有些可以预测天气,然后提前搬家活着躲避,海洋里很多生物也能提前从海洋的变化预测即将到来的灾难。

    司凰再次加速。

    后面的雷阵雨等人感觉自己根本不用动了,因为他们自己游根本就是白费力气,就好像前面拉着他们的不是个人,而是个小型潜水艇,还配有超级马达。

    窦文清本来没有和他们绑在一块,不过发现司凰的游速开始,为了不分散,他就及时拉住了最后一人。

    嗡——

    窦文清和雷阵雨他们都有所感觉的朝后面看去。

    虽然海里正常的声音很难传播,不过他们还是感觉到发生了什么。

    窦文清当然清楚发生了什么事,雷阵雨心里也有了猜想,他之前听命秦梵的吩咐行动,出于对他绝对是信任以及身为军人的服从命令。

    前面的司凰顿了顿,人造磁场爆乱,次声波共振,大海要爆发了。

    鱼群从身边经过,司凰和它们游的是一个方向,懂得从次声波里发现风暴来临的方位,然后避凶趋吉。

    只是来至海洋的冲击和磁场混乱的辐射还是特别快,就算已经游出了一段范围,当海浪拍打过来以及辐射扫过,司凰还没太大的感觉,身边的鱼群却一大半都肚子翻白的死了。

    在这种情况下还拖着别人是很麻烦的,雷阵雨和窦文清都当机立断的准备帮忙,谁知道司凰再次出乎他们的预料,就算是这种恶劣的环境里还是一马当先的把他们都给稳住了。

    然而老天好像就是不想让他们好过,风浪还没有完全度过,一群海里血兴捕猎者的人影出现在了司凰的视线里。

    段七昼他们也看见了。

    “咕噜噜!”段七昼想说话,却忘记了是在海里,氧气面罩前面冒出一堆泡泡。

    他瞪大眼睛。

    地中海里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群鲨!?

    经过报道不是说地中海内的鲨鱼已经濒临灭绝了吗?

    此时就算他真的能够问出这个问题,怕也不会有人回答他。

    鲨鱼群大概是发现了他们这群美味的食物,飞快的靠近着,就算司凰游得很快,拖着一群人的情况下想要避开鲨鱼群也不可能。

    雷阵雨当机立断的解开绳子,拉住前面的司凰,无声的给她敬了个军礼。

    在雷阵雨转身的时候,肩膀却被一只有力的手压住,回头就看到司凰把自己的绳子也解开了,并把绳子丢给他。

    这态度好像是打算甩手不干了。

    雷阵雨沉默的对她一点头,然后示意她将压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放开。

    就算司凰先独自跑了,雷阵雨也没有任何的怨言,对方本来就没有陪他们一起冒险的义务,以司凰在海里的本事不拖着他们的话,应该能安全的逃走。

    其实这样也没什么不好,万一司凰因为他们出什么事的话,他该怎么跟回来的头儿交代?

    “嗖——”一枚子弹突如其来,射中逼近他们的一头鲨鱼头。

    鲨鱼群更狂暴了。

    司凰转头看去,看见前面一个拿着枪的身影。就算对方穿着潜水服和戴着氧气面罩,司凰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他就是伊凡·贾斯帕。

    伊凡·贾斯帕连续开枪都打中了目标,人也靠近了到了司凰的面前,就算是在这种能危及生命的情况下,他还是把对大小姐的尊敬礼节做到完美,弯腰行完了礼后,就做手势让司凰离开,他负责保护她的身后。

    司凰不知道该笑还是该怒,雷阵雨明明明知道会死,还是毅然选择用自己的命去给他们换求生的时间。现在又来一个伊凡·贾斯帕,既然他说了会负责她的身后,她就确定这个男人为了保护她安然上岸,就算是死也不会后退一步,他从来都不怕死,甚至很多时候都在潜意识的求死。

    一个念头转过也不过短短不到一秒的时间。

    司凰已经给伊凡·贾斯帕做出手势:和他们一起上去,帮助他们。

    伊凡·贾斯帕回应:我只会保护大小姐一个人。

    司凰:这是我的命令,伊凡。

    这回伊凡·贾斯帕没有和平时一样答应她的要求。

    虽然他们的相遇并不和谐,甚至于她差点就死在他的手里。不过后面的相处,让司凰没办法把伊凡·贾斯帕作为陌生人来无视,或者是敌人来排斥。

    像伊凡·贾斯帕这种人,能不做敌人就不做敌人,处理得好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而且可能是前世出演过以他为蓝本的角色,透过日记和演戏去了解过他这个人和内心世界之后,伊凡·贾斯帕对于她来说,或许就是个熟悉的陌生人,在短暂的相处之后,这份情感也自然的升起了变化。

    我不会死。

    司凰用手势表达了这个意思。

    伊凡·贾斯帕还是没动。

    司凰忽然觉得自己目前的情况就和秦梵差不多,没有想到才没过多久,她就说了和秦梵一样的话。

    她说这话不是在安慰人,而是真的有生还的信心,所以回想秦梵说这话时的神态,是不是和她现在的心情一样?

    司凰这样一想,对于秦梵的担忧就减少了很多,心情也更加轻松冷静。

    她把氧气面罩解开抬起了一部分,露出自己的下巴和嘴唇,再次对沉默的伊凡·贾斯说:“伊凡,我要的是你的信任和忠诚,不是违抗。”

    这句话不仅是伊凡听见了,后面的窦文清他们也一样。不过双方都没有太过惊讶,伊凡·贾斯帕是无所谓这些,窦文清等人则是在亲身体会过司凰游泳速度后,就已经明了她绝不是普通人。

    “……”伊凡·贾斯帕在司凰行动之前终于有了反应。

    他用行为表达出自己遵守她的吩咐,不过后面又做出手势:请大小姐平安归来。

    司凰没有给他回应,已经转身游到了鲨鱼群的面前。

    她在水里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就算窦文清他们想要阻止也没能办到。

    司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然后抱着一种验证的想法,在窦文清他们惊怒担忧的目光下,主动来到了一头鲨鱼的面前,手指划过鲨鱼的面部。

    撕拉——

    四条血痕出现在鲨鱼的脸上,鲜血很快就被水给溶解。

    谁会想到司凰看起来纤细白皙的手指,竟然有刀子似的锋利。

    这一验证成功了,她也已经被鲨鱼群包围,在几十头的鲨鱼里,整个人不到三秒就能被撕裂得连骨头都不剩下。

    然而在窦文清等人的目光下,那个修长的身影,灵活敏捷的穿梭在鲨鱼群里,几次三番的和锋利的锯齿擦边而过,就好像是在和死亡共舞,竟然显得那样的从容,构成难以形容的极致美感。

    鲨鱼的凶残和那人的灵动就好像是野蛮和艺术的冲撞,矛盾得冲击出令人目眩神迷的惊艳。

    如果不是情况不逊于,他们甚至会忍不住细细的欣赏。

    雷阵雨最先冷静的把人带着往上游。

    他看出来了,司凰有本事从鲨鱼群里逃走,却始终还在和那群鲨鱼周旋,就是为了给他们逃生的时间。

    如果他们还呆在那里一动不动才是真的给她添麻烦。

    窦文清和伊凡·贾斯帕也明白这一点,所以就算心里不愿意,也只能快速的离开。

    虽然司凰吸引了大部分的鲨鱼群,还是有一两头遗落去追窦文清他们,然而光是一两头的话,以窦文清和伊凡·贾斯帕的本事完全可以应付。

    在鲨鱼群里穿梭的司凰发现远处的雷阵雨他们已经走了之后,直到看不见他们的身影也松了一口气。

    她之所以主动献身留下作为诱饵涉险给他们争取逃命的时间,不仅仅是因为她的本事恰好是最有能力做到这一点的,还有一点就是现在她确实不想面对他们。

    确定周围再也没有其他人的身影,司凰就把脸上的氧气面罩摘了下来,刚一拿下来,她就感觉到一阵轻松,之前忍耐的疼痛也缓解了。

    薄如蝉翼又更柔软得像纱的薄膜和透明的特殊骨节组成,在海水里柔软的漂浮着,就好像是透明的月华,生长在她耳朵的边缘。

    司凰伸手去摸,立即就察觉到了和普通人不同的触感,凉凉的的确是她身体的一部分。

    除了氧气面罩之外,司凰穿梭在鲨鱼群里,没有了窦文清他们的顾及之后,很快就穿梭出了包围,选了一个方向游过去。

    鲨鱼群却明摆着不肯放过她,成群结伙的追在她的身后。

    司凰在游动中,把身上背着的其他潜水装备一件件的丢掉,还有一样感觉挤压着她的鞋子。

    如果不是碍于上岸之外没衣服穿以及出于人的遮羞本能,她连身上黏着自己皮肤的衣服也感觉到束缚。

    没有人看到幽暗的深海里,司凰的白皙的皮肤就跟蒙了一层珠光似的更润泽,充满了吸引力。

    五宝作为唯一能看到司凰变化的人……哦不,一只死扒着她口袋的仓鼠,一双黑豆眼绽放出贼亮贼亮的光芒,心想不愧是五宝大爷的陛下,就是这么这么这么……它激动的一张嘴:“吱……咕噜咕噜!”

    被呛水了!

    司凰抽空看了它一眼。

    幽绿的眸子在海水里像是氤氲了一层神秘的雾气,清冷的目光却掩盖不了天生的旖旎。

    五宝大爷痴痴然。

    司凰目光闪了下,身影飞快的穿梭在海里,语速却很平稳,“后遗症多久才能消失?”

    五宝回神,本能的就说:【为什么要消失啊!这样好看!多好看啊!】

    司凰眯眼。

    五宝又被惊艳了,不过它还没到色令智昏的程度,察觉到司凰的不满后,立马改口:【大概等陛下适应血脉的改造为止?】很明显它自己也不确定。

    司凰对于这个答案多少有点预料了,所以也没失望。

    反正前几次身体改造后的后遗症,哪一次不是等她自己适应和学会控制?只是这次的变化有点非人类了,让她不得不更在意,想得到个不那么麻烦的答案而已。

    结果证明她还是想多了,不能对五宝抱有期待。

    五宝似乎察觉到了司凰的想法,底气不足的证明自己的价值,作为第一的第一宠臣,它的尊严和能力不容被小看忽视,【陛下,您不觉得现在浑身都棒棒哒吗?如果不是偶彻夜认真查资料和运算,就不会知道陛下的血脉来源和转变的能力,然后陛下才能在这种情况化险为夷啊!】所以快夸我!快夸我啊!五宝大爷才是您最忠实最有能力的臣子哦!

    司凰扯嘴冷笑了一声,“我感觉现在浑身都快结冰了。”不过她还是伸手摸了一把五宝一脸求抚摸的鼠头,算是对它能力的认同和鼓励。

    五宝双爪捧脸羞涩状,“吱!咕噜噜——”虽然又被呛水了,五宝却觉得很值得。哎呀,陛下对偶笑得这么好看,果然是对五宝大爷很满意吧!肿么办,心跳得好快,这样的陛下真的好美腻啊!

    司凰不是随口一说,她是真的觉得血液都快冷成冰了,偏偏血液流淌的速度又很快,心跳也不正常。

    这一刻她异常的想念起秦梵来,尤其是对方身体的温度。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司凰眼里闪过一丝凶光,然而就算是这样,那双眼睛看起来也不过更亮更神秘得充满了深情。

    她没有再跑,转身面对这群海洋食物链处于高端的鲨鱼群,低头又看了两眼自己修长的指头,指尖的指甲还是淡粉圆润,连一滴血都没沾到。

    冰冷的血液叫喧着要做点什么来缓解好像要冻僵掉的身体,司凰表情冷漠的冲向了鲨鱼群,在靠近最前面一张鲨鱼脸的时候,她眼里酝酿开了一圈漩涡,心里产生一种异样好笑的情绪,她想:啊!这可真刺激!在重生回来的那一刻,她都没有这么惊讶过,更没想过自己会做这种奇异而疯狂的事情!——在深海里徒手战鲨群?真不可思议,如果是拍电影的话,她这是成了超级英雄吧!

    “噗嗤。”司凰被自己的思维娱乐了。

    等回神过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手里捏着一块鲨鱼身上最嫩的肉,有放进嘴里尝尝的行迹。

    这回司凰真的被吓了一跳,她把这种莫名产生的念头摒弃碾碎在脑海,顺手把肉丢掉。

    鲨鱼群并没有因为死了不少小伙伴就退却,反而变得更有攻击性的凶猛。

    只是清醒过来的司凰却没有兴趣再和它们纠缠下去,身体一晃就剩下个影子给这群鲨鱼们,它们再次穷追不舍。

    另一边。

    窦文清等人终于回到了水面,有伊凡·贾斯帕在领路,他们出水的地方还在人群的范围内。

    救生船的人很快发现了他们的身影,请伊凡·贾斯帕上船。

    “雷!”早他们在一艘救生船上的晴天娃朝他们喊道。

    雷阵雨听到声音对他点头,然后给昏迷的队友们解开身上的装备。

    本来他们就经受过抗药训练,所以清醒过来的速度很快,却一时半会没力气而已。

    “伯爵,这里刚刚再次发生了一次磁场暴动,什么信号都没办法发出去。”一个人对伊凡·贾斯帕提议道:“我觉得应该先撤离这个范围。”

    按照他们刚刚在海里看到的鲨鱼群,的确是离开最安全。

    伊凡·贾斯帕却摇头,“等等。”

    等什么?

    其他人不明白,窦文清他们却明白。

    这里面论心情最复杂的就是段七昼了。

    之前才经历了司凰和秦梵的关系打击,之后又遇到伊凡·贾斯帕。

    从伊凡·贾斯帕和司凰的对话,段七昼哪里还能不明白,之前在梦想号看到的伯爵公主就是司凰。

    这么一来他就什么都想通了,为什么哥会对第一次见的公主那么在意,为什么他会请公主跳舞,为什么窦文清和郭成雄他们都不正常。

    “你们早就知道了对不对?”段七昼对身边刚来到这边的晴天娃说道。

    如果说看到司凰和秦梵的亲吻,他还能自欺欺人的话,联系到更之前听到的看到的后,他就没办法再否认这个事实。

    “什么?”晴天娃的心思在队友身上,一时没听明白。

    段七昼张了张嘴,扭头看着海面什么都没说。

    他的异样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大家依旧忙碌着自己的事情,商议着后面该怎么办。

    在一艘艘挤满人的救生船里,加上夜晚的黑暗,谁也不知道在距离这里的几千米外,有一艘船游艇安全的漂泊着。

    游艇上站在甲板上的人正在接电话,说是接电话,其实他一句话都没敢说,光听电话里的声音说着。

    “失败了?”

    “没关系。”

    “进行样品回收吧。”

    “是。”接电话的人才说了一句话,电话就被挂断了。

    他松了一口气,然后吩咐人去做事后的收场。

    *

    从夜晚等到白天,海上什么都没发生,除了一些人的哀怨声外,一切都平静得不可思议。如果不是他们现在确实坐在救生船上,真难以想象昨天才经历了一场接二连三的凶杀灾难。

    虽然一部分人哀怨连天,但是他们并没有选择自己独自离开,因为伊凡·贾斯帕没有走,他们需要救援还得靠这位。

    一天过去,救援的船来了,还有直升机。心惊胆战又饥寒露宿等了一天的人们,一个个欢天喜地的上船,感觉自己在地狱里走了一圈来回。

    在一部分人被救走,伊凡·贾斯帕还是没有走,反而让人组成一支救援队,利用雷达和下水找人。

    窦文清和血旗特工组的成员也没走,一起加入了搜救行列。不仅是他们,其中幸运活下来的雷挈,听说他们要找的人是司凰后,也没跟第一批救援的人走。

    两天的搜寻后并没有找到人,甚至连尸体都没找到多少,这一发现就让人不得不怀疑是不是有人在他们之前就把人的尸体都带走了?或者是真的被鲨鱼群吃了?如果是后者的话,为什么鲨鱼群没有来袭击水面上他们?另外剩下一个最后的结果就是司凰已经成功逃离,说不定现在已经上岸了!

    无论真相是什么,已经确定在片海域里没有司凰和秦梵的身影,他们就没必要再继续在这里待下去。

    当他们毫无收获的离去后,意大利的新闻频道也开始报道了梦想号遇难的事,以及警察的参与调查。

    雷挈回到了的剧组,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告诉肖靳他们,其中也包括了羽烯。

    羽烯一听说司凰在船上经历了枪杀又在海里失踪后,整个人都傻了,等回过神来怒瞪向雷挈的时候,就听到一声闷响,雷挈已经被肖靳一拳揍在脸上。

    “你tmd就不能安生点?”一向克己淡定的肖靳都发火了,“你既然不把我的话放在心上,我也没必要自讨没趣,你滚吧。”

    雷挈把嘴里的血沫子吐出去,说:“这电影还没拍完,我不滚。”

    “呵呵。”肖靳被气笑了,骂道:“还拍电影?人都没了,还拍什么!”这话一说完他脸色就一变,发觉到自己说错话了,转头对羽烯露出歉意。

    羽烯抿着嘴唇没说话,其实度过了一开始的愤怒后,他就冷静下来了。

    肖靳以为司凰遇难是为了找雷挈,是受了雷挈的牵连才生死不明的失踪了。

    羽烯冷静后就想起来了,这事也不全是雷挈的错,司凰一开始就不是为了去找雷挈,而是为了去找她家的五宝大爷。

    只是想明白归想明白,他还是气,还是火,还是担心得不行,总得有个发泄点。

    “司凰会回来的。”雷挈的声音响起。

    羽烯诧异的朝他看去,肖靳和费恩也一样。

    雷挈露出个笃定的笑容,“他不是个容易死的人,我都能活下来,没道理他会死!”

    这话是说给肖靳他们听的,也像是说给他自己听,雷挈接着说:“他对付出了那么多时间和精力,要是回来看到电影不拍了,肯定会生气。咱们也不能这么没职业道德不是?”

    “……从你嘴里听到职业道德这四个字还真是不习惯。”肖靳没好脸色。

    羽烯又看了雷挈几眼,然后也说:“我觉得雷挈说的对,司凰肯定不会有事。他这人对很多东西都看得开,唯独对工作特别认真,所以我希望肖导能再宽限一段时间,等等司凰……”

    肖靳没等他话说完就打断道:“别说这种话,这事本来就是雷挈的问题,司凰能不抱怨要求退组就是大度了,哪有说是让我宽限的道理。”顿了顿,他接着说:“只要司凰愿意,这剧就黄不了。”

    其实一开始他也就说说气话,被雷挈搞得有点心灰意冷,谁知道雷挈经历一场灾难后竟然回心转意了。

    这事就这样说定下来,羽烯嘴上说着对司凰有绝对的信心,事实上还是忍不住担心,毕竟雷挈回来时身上带着的枪伤,让他这个良民看得都心慌。

    又是两天后,羽烯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直到听到里面传来司凰熟悉的声音,他的心才真正的落回原地。

    总算是没事了!

    md!天知道他这几天有多心慌!多可怜!

    不仅要忙着打理司凰不在时留下的工作,还要应付不得不搁置的通告,最麻烦的是余奶奶那边的压力,他必须得瞒得好好的,绝对不能让这位老人知道司凰出事的消息。

    各方面的压力加下来,伴随着司凰这个电话一打来,听到她的声音,羽烯差点都要哭了,感觉所有的压力都在瞬间蒸发又在瞬间化为情绪涌入脑海,他沙哑的对电话那头的司凰说:“给我加工资。”

    “……好。”电话那头司凰的声音似乎也停顿了下。

    “……”羽烯挂掉了电话。

    卧槽!他这是卖了个多大的蠢!

    加工资!加毛个工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多财奴!

    天知道,他当时只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题外话------

    今天来个大粗长君!小标题什么的请忽略,我就是个小标题无能党!qvq

    另外今天是520小说下届掌门活动开始的日子,活动链接在页面横幅上可以找到,一共九个类别,每一位小天使只有唯一的一张票,和上一届每个类别一张票不一样,所以希望爱我爱男神的小天使们,能把这宝贝的一张票子投给异能派里的,么么哒!

    o(n_n)o除了活动票~有月票的亲,也充满爱意的投给男神,咱们变身的陛下吧~这样男神会更有爱,二水也会更努力保持粗长君哒,谢谢大家!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国民男神相邻的书:少女风水师痴鬼648宿舍:到底是谁校医之死亡纹身鬼玲珑重生之将军会预知宝贝儿道爷2:鬼物买卖送魂笔录午夜鬼语爱上我的灵异先生活人禁忌中国恐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