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我的生日其实早到了

【书名: 重生之国民男神 第157章 我的生日其实早到了 作者:水千澈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把秦梵拉着走出休息厅,司凰就放开了手,话到嘴边还没有说出来,刚松开的手又被对方的大手紧握住。

    司凰回头瞧着昏暗下男人更显深邃的眉眼,“你的事情处理完了?”

    秦梵没有说话。

    他的沉默让司凰产生怀疑,“不会还没有处理完就跑来了吧?”

    秦梵还是没说话,不过这样就让司凰确定了,她笑了一声,“为什么?算了,既然来了,一时半会也不会走了吧。”懒得再问男人理由,司凰挣了挣手,示意他放开,“我先去把雅晶送回去。”

    “交给羽烯送。”男人低哑的嗓音从口罩后冒出来。

    司凰说:“我让人等着,结果却放着人不管太不绅士了。”

    “你又不是绅士。”秦梵声音都模糊了。

    司凰挑眉,“记者都在看着,昨天因为你把关姐放着不管,今天说什么也不能再这么干。”

    秦梵还是没有放开她,反而把人抓得更紧,“你怎么就这么招人。”都装成男人了,还能招惹到男人,女人也是一堆一堆的,真是急死个人了!

    “噗嗤。”司凰捧腹发笑,只怕男人自己都没发现自己这话说得那叫一个憋闷,都有点像在撒娇的抱怨了。她目光深了深,收敛了笑容,就抬头隔着口罩用自己的嘴唇压上对方的,“结果真正能碰到我的只有你,你就偷着乐吧。”

    这句话还真让秦梵心思一动,有点说不出的窃喜。

    趁着他走神的这一档口,司凰就挣脱了他的手,在秦梵准备再抓过来的时候,已经退开了几步,“去我家里洗干净等我。”

    “……”秦梵一怔。

    司凰已经头也不回的往羽烯他们所在的方向走去。

    秦梵像座磐石雕像站在原地。

    “爷,恭喜了啊。”一个声音冒出来。

    秦梵面无表情的看过去,那副冷峻的模样看起既精明又神秘给人感觉很难惹,和面对司凰时的傻样完全不同,可把郭成雄骇得不行,不敢过度刺激这个男人。

    “你说她是什么意思?”秦梵问。

    郭成雄说:“还能是什么意思,就是头儿你想的那个意思啊。”

    秦梵抿了抿嘴唇,手掌都不自觉的握紧了。

    郭成雄提议道:“这男人和男人之间啊第一次觉得要特别的小心,该准备的一定要准备,像是……”他报出一连串的道具必须品。

    “滚。”秦梵一记眼刀子刮过去。

    郭成雄就真的灰溜溜的滚了。

    他一边走一边心里想着,没有想到啊,竟然是司少主动邀请,不知道头儿会不会应啊?这要是真做了,以头儿的性格绝对会负责到底,秦将军那边也不知道该怎么交代,别成悲剧就好!

    这边秦梵在纠结怀疑,心情就跟被神兽群踏一样,司凰那边也有某只在发癫,不敢置信的不断在司凰的脑子里闹腾。

    【陛下!陛下!陛下!您刚刚对大太阳说的是那个意思吗?洗干净?为什么要洗干净?果然是要吃掉吧!吃掉吧!吃掉!吃啊啊啊!】五宝不断的打滚,幸福来得太突然让它觉得不真实。以前天天喊着让陛下吃,陛下都无视掉了,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今天说话是真的吗?不会又是开玩笑吧?

    面对五宝的洗脑,司凰表面上依旧一派的风淡云轻,回到之前的地方,见姜雅晶和羽烯他们果然还等在原地。

    她说了一声抱歉就亲自送姜雅晶上车,把她送回了家,再开车往自己的在京城里的别墅去。

    开车的期间拨打了羽烯的电话,把蓝牙耳机戴在耳朵里,没多久就接通了羽烯的电话。

    “明天有什么通告?”

    “主要的是一些采访节目,拍封面照,还有……”

    “帮我推掉,不能推的就搁后天。”

    “嗯?明天有什么事吗?”

    “给自己放一天假。”

    “好的,我知道了。”

    两人的通话结束。

    司凰把蓝牙耳机拿下来。

    一直在暗中观察她的五宝双眼亮得不行,【陛下,为什么要请假啊?因为今天晚上要做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嗯。”司凰嘴角轻勾。

    五宝表情一傻,没有想到司凰真的会回应自己。傻完了之后,它整个鼠都激动了。从司凰的口袋爬出来,一路爬到了车子的方向盘上,只求和司凰面对面的对峙,【陛下陛下陛下陛下你你你你你是不是是不是打算吃吃吃吃……】

    “嗯。”司凰还是个单音节回应。

    不过这个单音节对于五宝来说实在是太幸福,太刺激了。

    其实吧,吃不吃秦梵,得到好处最多的还是司凰自己本身,对于它来说只是带动作用。不过一直以来为了这个目标努力着,却每次都失败,失败得都要成了五宝大爷的执念了,突然发现自己一直为之努力而一直不成功的目标即将达成,哪里能不激动的。

    五宝这一激动起来,就又开始犯蠢了。

    司凰突然觉得脑子一疼,然后就被硬塞进无数的知识片段,促使她眼前一花。

    “砰——”轿车在马路上一个猛转,撞在了路边的栏杆上。

    如果不是司凰及时踩了刹车,绝对会冲破围栏,造成一起车祸。

    “五宝!”司凰咬牙。

    被甩到副座上撞得头昏眼花的五宝傻愣愣的趴着,用前肢的双爪抱着自己的头,一副生无可恋不敢抬头的样子。

    【嘤嘤嘤嘤!陛下,偶知道错了!偶只是太高兴了,偶只是为了陛下好!】知道自己犯错了五宝口无遮掩的解释,只求为自己脱罪,【以大太阳的身体素质和阳气程度,没有点技巧的话,会把陛下吃撑的,为了陛下能吃得爽,吃得饱,又吃得好,必要的知识补充是必须哒!】

    “闭嘴。”司凰揉着自己的眉头,随即她发现不仅脑子里多了一堆有色饲料,身体就产生了诡异的生理反应。她错愕的睁了睁眼,眼里闪过凶气,“你做的好事!”

    五宝悄悄的抬起黑豆眼,瞧见司凰气色变化,红光满面的样子不要太勾魂摄魄,不过那眼神里的怒火跟刀子一样的凌迟它,五宝再度捂脸,【陛下求原谅,偶不知道有这种后遗症!】

    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司凰没等交警来,一脚踩了油门往自己的住所而去。

    *

    别墅住宅里。

    秦梵光下身围着一条浴巾,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光裸的上身还沾着水珠,头顶盖着一条白色的毛巾,低着头思考的样子看起深沉极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一时冲动,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已经洗好澡,坐在司凰家里了。

    如果小孩不过是和自己开一个玩笑呢?

    秦梵心里想着,明明决定好了,等小孩成年了再一举确定关系,到时候不管司凰拒绝还是抗拒,他说什么也不会再放手。

    结果现在却被人家一句话给勾过来了!

    秦梵的头又往下低了一分,什么时候他的意志力变得这么差?

    回想着司凰从以前就没少用有色的言语来撩拨他,万一这次还是无伤大雅的撩拨,他真做了什么的话,会不会被小孩看不起,觉得他以前的忍耐和坚持都是狗屁?

    “……啧!”秦梵把头顶的毛巾扯下来,随意的把黑发都摞到脑后,站起来就准备去找套衣服穿着。

    他觉得自己想太多,什么时候自己这么婆妈过!既然都等了那么久,也不差再多等十天半个月,今天这笔账继续记着就是了!

    然而他刚站起来没走两步就停了下来,耳尖的听到了车子开近的声音,然后了车子猛的停下,轮子摩擦地上的声响。

    秦梵的双眼一深,按照司凰的性格,开车不会这么急躁才对。

    他转身往门口走,准备去外面看看情况,结果手刚伸到大门就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紧接着大门就被推开。

    两人隔着一个门的距离对视在一块,然后表情同时微变,眼神变得深沉。

    “你喝酒了?”

    “你洗澡了?”

    两人的声音同时响起,嗓音都低哑得掩饰不了某些东西,然后各自明悟又谁都没有回答对方无聊的问话。

    “砰——”门被关上,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先动的手,从目光的对焦,气息的交融,就跟天雷勾地火一样一发不可收拾。

    从门口拥吻到客厅的沙发,高大的男人被推到,唯一的遮羞布连扣子都没有,哪里经得起这样的动静,很快就松垮垮的挂着,那样子比不穿还性感。

    司凰端详他现在的样子,侧脸还有细小的鳞片,侧腰也是,不过跟更惹她注意的还是细而密集的伤口,瞧半愈合的伤口形状应该是原先鳞片生长的地方。

    一方面猜想到伤口的由来感到心疼,一方面又欣赏这样的男人,真是性感野性得迷人极了。

    她上下其手的功夫,底下的秦梵呼吸沉重得不行,双眼更黑沉沉得跟染了墨似的,尤其是侧腰被喜爱的人柔软的手有色的抚摸,简直是在对他意志力最高的挑战。

    他突然抓住司凰的手,“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呵。”司凰扯嘴,似乎在嘲笑他。明明声音都粗哑成那样了,还装模作样的阻止这场xx的进行?“我在做你。”

    擦!

    秦梵的眼睛一瞪,眼圈都红了,浑身的肌肉都在那一刻蓄势待发,又被他狠狠忍住把身上的妖孽掀翻的冲动。

    司凰把他的隐忍看在眼里,“你爱忍着就忍着,最好一直这样忍着。”

    她的动作没有任何的迟疑或者后退,反而变本加厉起来。

    从地中海离别,从基地里看到秦梵发疯被人像凶兽一样关在苍白的空间里,她的心情就没有好过,一股郁气没有地方发泄,那是只有秦梵本人才能给予缓解和安慰的东西。

    本来两人交往了这么久,之前实验又发现对秦梵没有生理排斥,那还有什么好犹豫矫情的,她想这么做就这么做,至于秦梵?这厮平时挺果断的一人,爱在这方面忍耐就任他忍好了,也方便她为所欲为。

    只是男人表面上再怎么忍着,该有的反应一点都不差,想骗人都没办法。

    司凰主动吻着他,把一个强悍的男人压在身下,看他为自己神魂颠倒又禁欲的样子,很满足人的某些心理。

    在前戏方面司凰做得不算太温柔,有刻意惩戒他的意思,不过就算是这样,秦梵还是快要疯了,哑着声音呢喃道:“你还没成年……”

    司凰“噗嗤”一声笑,没有想到男人还惦记着这个,是怕犯罪还是都忍成执念了?她凑近他的耳边说:“你算的是我身份证上的生日吧?那是司桦的生日,忘了告诉你,我比他早出生不止一个月。”

    “……”被嘲笑的秦梵一口气差点没喘出来,眼神刹那间闪过一抹光,犹如觉醒的肉食狩猎者。

    ------题外话------

    啥也不说了,本章全章字数(6000+)群号:261824808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国民男神相邻的书:少女风水师痴鬼648宿舍:到底是谁校医之死亡纹身鬼玲珑重生之将军会预知宝贝儿道爷2:鬼物买卖送魂笔录午夜鬼语爱上我的灵异先生活人禁忌中国恐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