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你是我的初恋啊

【书名: 重生之国民男神 第161章 你是我的初恋啊 作者:水千澈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超神当铺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结果还是秦爷爷心理承受能力过硬,或者是根本不相信秦梵会是下面接受的一方,开口提醒项奶奶,“还不把茶杯接过来?让小凰一直拿着像什么话。”

    项奶奶才反应过来司凰一直在给自己端茶,不过联系他刚刚说的话,这杯茶的意义好像都变了味儿。

    接,还是不接,嗯!这是个难题。

    项奶奶犹豫的一两秒时间里,一只粗大的手伸过来,把司凰手里的茶杯接过来,然后就放在了项奶奶面前触手可及的桌面上。

    “也不嫌烫手。”秦梵把茶杯放下后,顺手就把司凰的手抓过来,瞧瞧她端茶的手指,发现有点红。

    “……”项奶奶又好气又好笑,咱家的茶杯的材质都是极好的,再怎么也不会把人的手烫伤了。还有这臭小子,瞧着行为是自己急着赶着把自己给卖了。

    秦爷爷也看不下去秦梵这种儿女情长的样子,喝道:“坐下好好说话。”

    秦梵平静的落座,还拉着司凰一起坐下。

    一举一动都透露出再明显不过的意思——这人,他认定了!没得商量!

    “小凰,既然你都这样说了,奶奶也不瞒着你。”项奶奶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气,缓了缓心情后语气平和的对司凰说:“秦家出来的都是情种,一旦认定了谁,那就跟疯子没分别,就算人死了也别想他能找别人。”

    还有这种特性?司凰讶异看了看秦梵,却见厚脸皮的男人煞有其事的对自己点点头。

    项奶奶也担心司凰年纪小,没把自己的话当回事,再次强调道:“可能你觉得这种事很没根据,总会万一。不过秦家目前的历史上,嫡系的子孙还没一个多情过,这也是秦家子息一直不兴亡的原因之一。所以奶奶想知道你是不是真有心理准备?不瞒你说我们并不介意阿梵找是男人还是女人,重要的是不想酿成大祸,你是个好孩子,奶奶也不想糟蹋了你。”

    秦梵黑黝黝的双眼看向项奶奶,“怎么是糟蹋。”

    项奶奶对他却不客气,“怎么不是糟蹋!人家小凰比你好不是一点半点,你长他这么大的时候能有他这么让人省心吗?”

    秦梵不会和自己的奶奶争辩,不过他一脸高冷帝王范儿,分明是不认同项奶奶的说法。

    司凰也不会全信项奶奶的话,这世上哪有嫌弃自己唯一亲孙子的亲奶奶的呢?哪怕真的嫌弃,到底还会站在自己孙子这边帮着他的。这不,项奶奶嘴上说秦梵这不好那不好,不过现在坐在这里,给司凰说这些还不是为了自己的孙子做打算。

    “我知道奶奶担心的是什么。”司凰笑道:“我自认自己也不是个多情的人。”

    被司凰说中自己心思的项奶奶一方面喜爱欣赏司凰的聪明,一方面更觉得对不起她了,这么好的一个孩子怎么就是个gay呢?不过转眼一想,既然是个gay,注定要找个男朋友的话,便宜外人还不如便宜自己人……

    项奶奶的思维走向完全歪了,还是秦爷爷一声镇住场子,“孩子,我不追究你现在的话有几分真心,也不要你现在下什么承诺,光凭你能稳住阿梵的疯症,延长他的寿命,让他有生之年过得更舒服一点,爷爷我就感激你!现在的秦家别的没有,就剩下历代累计下来的一些权势地位,以后你有什么需要的就跟阿梵说,我想他比我们更懂得怎么保护和帮助你。”

    他的话语也唤醒了项奶奶,随即她的表情也慢慢的缓和下来,看向司凰的眼神也更慈爱感激。

    她怎么忘记了呢,自从认识了这孩子,阿梵的身体和生活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好得都快让她忘记一年前的阿梵的样子。

    冷酷、暴躁、压抑、焦虑、煞气、一切负面的气息都汇聚在一块,给人的感觉就像个一座高耸冰封的活火山,光看他第一眼就会被他的气势骇到,不敢再多看第二眼,长相都让人记不起来,留在脑海深处的印象就是恐怖,一双冰冷彻骨的黑瞳,视线落在身上就像是锯刀刮着皮肤,再深一点的印象,大概就是眼睛里细细血丝,以及眼下的青黑。

    现在的秦梵一样很具有气势,却不至于让看到的人都被吓到,整个人的气色都不错。

    这么一看,项奶奶也才发现今天的秦梵气色看起来相当的好,再仔细看,肩膀和手臂上那是什么?!

    被自己的奶奶用死死盯着,秦梵目光闪了闪,还能保持一脸正经的严峻。

    “可以准备午饭了。”秦爷爷平静的说完,端起自己的那杯茶。

    今天的家庭摊牌就算结束了……还没完!

    一直沉默做陪衬的段七昼突然站起来,他起来得太猛,膝盖都撞到了茶几。

    不过茶几是厚重的原木,并没有出现翻到的尴尬情况,估摸着那力道,段七昼的膝盖肯定要紫了。

    段七昼却没感觉到疼痛一样,声音都发哑了,对司凰质问,“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司凰看向他,“真的。”

    “……那,那为什么……为什么不是我?”这句话一说出来,段七昼自己的表情都扭曲了。

    在场的项奶奶和秦爷爷两人连连色变。

    秦梵紧接着站起来,面无表情的抓起段七昼的衣领往外走。

    段七昼回神过来,双手紧抓着秦梵的手,“我要说,让我说完!这是男人之间的事!”

    “秦梵,让他说。”司凰凝眉。

    有些事不说出来一直憋着就会质变,这个质变会好会坏,按照段七昼这种情况,真把他压抑狠了,往坏的发展可能要高很多,还不如一次性把话说清楚。

    项奶奶也严肃的开口,“阿梵,你放手,别什么事都用揍的,听小七把话说完!”

    秦梵看看两人,大手一松就放开了段七昼,不过浑身笼罩着一股浓重煞气,那是铁血军人在真正生死里磨练出来的气势,压迫着段七昼这个长期呆在京城里小打小闹的公子哥。

    得到了自由的段七昼张了张嘴,声音比之前更沙哑,“我……喜欢你。”刚刚一句为什么不是我,说出了他心里最大的委屈愤慨,也瞬间击碎了段七昼一直以来刻意忽略的好感。

    第一句我喜欢你说出口后,段七昼就发现其实要说出这话并不困难。

    他眼睛发亮,身上更带出了一股冲劲,那是年轻人的放肆无忌惮,“司凰,我喜欢你!真的喜欢你!”这次这声喜欢,说得清晰又笃定。

    段七昼往前两步,充满希望的大声说道:“既然你喜欢男人,那我也可以啊,我比哥更年轻更会让你高兴。”

    “不用了。”司凰不为所动的语气和他热烈的反应形成鲜明的对比。

    她似乎还想说什么的表情刺激到了段七昼,帅极了的年轻人快速的说道:“那我也可以追你吧?你总不能拒绝别人的追求,这是我的自由也是我的权利对吧?哈哈。”后面的笑声听起来沙哑,他的笑容也有点扭曲,不像是在笑,反而像是在哭,那双闪烁着炙热光芒的明亮双眼,没有秦梵那么深邃充满压力,却是实实在在让人感受到喷发而出的热情。

    “小七,别胡闹。”项奶奶劝道。

    “我没有胡闹,难道我说得不对吗?”段七昼还在笑,不过笑得更难看了,“司凰可以喜欢男人,哥也可以喜欢男人,为什么我不能喜欢男人?不是,我发现我应该不是喜欢男人,我只是喜欢司凰,我喜欢他啊,要不然我干嘛被他打被他骂还想跟他做好朋友好兄弟,想买东西哄他开心,因为我喜欢他啊。”

    项奶奶一时说不出话,她连秦梵和司凰两人怎么走到这一步的都不清楚,自然更不清楚司凰和段七昼之间的渊源。

    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小七感情来得这么突然又激烈?

    “想追我的人,你想过后果吗?”秦梵开口道。

    段七昼昂起头,无所畏惧的回应道:“你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从小到大我都在学你,今天你敢坦白感情,我也敢!我就恨为什么不再勇敢一点,管他什么狗屁传宗接代,最好抢在你前面就拿下司凰,本来是你的责任为什么要强加到我的身上!”

    “奶奶,你明白他的意思了吧。”秦梵看向项奶奶。

    项奶奶神情复杂,看向段七昼的眼神透着难过以及愧疚,迟疑了两秒对秦梵轻轻点头。

    秦梵又看向秦爷爷,后者什么都没说,神情看去更冷静无波,秦梵懂得这是全权交给自己处理的意思。

    他将视线放回段七昼的身上,深邃冰冷的双眼里浮现一抹残酷,冷声道:“嫌别人说你是个靠秦家庇护的废物,不去找说这话的人,就学会在家里横了?你的确是个废物东西!”

    这话狠狠刺痛了段七昼,他刚想回嘴,就被秦梵更残忍的话打压下来,“没秦家在后面给你撑腰,你的行事作风够你生死几回!呵。你知道什么叫逼,什么叫强加吗?真要逼你,直接把你绑了丢女人堆里,不服就揍,用药,打残了留下精(和谐)子就行,以为自己多精贵?”

    段七昼闻言双眼赤红,咬紧了牙关,一脸的屈辱难堪。

    “今天把话摊开说,你拿什么跟爷抢人?”秦梵冷酷的言语像刀子一样,那是既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既狠又准,“现在爷有的都是自己白手起家,生死里打拼出来的,就算暗地里弄死你,段家那边都没胆子跟爷说一句狠话。”

    “那又怎么样!?”段七昼不屈的喊道:“老子比你年轻,等发展几年,说不定能比你还厉害!”

    “呵呵。”秦梵扯嘴冷嘲,“就凭你,去一趟军营训练就哭爹喊娘的要走。”

    段七昼哄着眼睛一拳头砸上去。

    被却秦梵轻易抓住,不留情一扭就把他手给扭脱臼,那突如其来的剧痛让段七昼的脸都白了。

    项奶奶看得一急,想劝两句又生生忍住。

    段七昼疼得狠了,还不服输,换另外一只手又揍上去,结果还是没有擦到秦梵的一点边,反而被他一脚踹出去。

    “咳咳。”单膝跪在地上的段七昼脸色又青又白,原地干呕着,眼睛都溺出了生理盐水。

    “看清楚你现在的孬样。”秦梵大步走过来,抓住他的头发将人的脑袋抬起来,“我早说过这狼崽子放养会坏。”后面这话也不知道是谁给谁听的,不过大家都明白他的意思就是了,“明天就滚去尖刀部队,我会写推荐信过去,要是敢跑就打断你的腿送过去。”

    “阿梵!”项奶奶皱眉道:“进尖刀,还不如进你的血旗。”

    秦梵:“血旗不收废物,他还不够格。”

    段七昼怒吼道:“我不是废物!”

    “那就证明给我看。”秦梵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残忍的说道:“尖刀部队的选拨和任务你应该多少听说过,你要独立要爬到我头上,我就给你这个机会,是龙是虫看你自己的造化。”

    他当然听说过。

    尖刀部队,同为国家特种兵部队,和血旗一样,里面多少也有点特殊血脉的异能者。

    只是你以为异能者就是无敌的就太天真了。

    尖刀里人一个个都是在生死里打滚的杀神,论任务的危险程度,比血旗更有过而不及。

    因为血旗是秦梵一手培养出来的,里面的核心人数不多,却默契十足分工分明,做的任务大多都是国家机密,比起武力还需要智慧,队友之间默契合作的话,总能让任务的难度变得简单很多——当然了,这并非说任务不难,只能说一个团队里没有猪队友,都是精英又互相之间非常信任熟悉的话,发挥出来的力量绝对不是壹加壹那么简单。

    一般血旗能接的任务都是别的团队无法做到,就算能做也肯定损失惨重的任务,所以血旗一直都是特种兵部队里的一个神话。

    言归正传,为什么说尖刀部队比血旗更危险?因为尖刀部队的任务宗旨只有一个,就是杀人!上战场杀敌,解决特殊国家蛀虫的暗杀,对反恐分子的明杀!

    你不需要带多少脑子,反正接受命令就去杀敌,经受生死和战火的洗礼。

    有人说尖刀部队既是天堂又是地域,心理素质不够强悍的去了,很快就会和正常社会脱节,发现自己无法融入正常的人群,想退伍都得先接受心理学家的辅导。不过机遇总是和危险相伴,尖刀部队的规则残酷归残酷,却是赚军功升职最快的地方,只要能在尖刀部队里活下来,随便一个精英队员都有军官的职位,还是有实权的那种。

    以秦梵的权势,想中途插个人进去不是问题,不过尖刀部队的人可不会看你的背景地位,既然你是中途插进来的,他们也不会专门给你适应的时间,也是说如果段七昼进去的时候恰好碰到要出任务,那么身为新人也的他也不会受到优待,会被对待老队员一样的丢进生死的战场里。

    这也是项奶奶担忧的原因,相比起人生地不熟又规则残忍的尖刀部队,血旗接受的任务难度更高,可都是认识的人,相信段七昼在里面更过得更好更安全一点。

    段七昼懒散惯了,最恨的就是被关在军营里被人管教,然而今时今日被各种感情刺激,又被秦梵残用残忍的话语贬得一文不值,让他二十年来的人生都颠覆,有什么支离破碎,带来刺骨的疼痛和屈辱,又仿佛新的什么东西从碎渣里生长出幼苗。

    他一字一顿,咬牙切齿的,从牙缝里挤出话语,“我会的,你等着看吧!早晚有一天我一定要你后悔今天的话,亲口向我道歉!”

    秦梵嗤笑道:“别让我等太久,我怕会忘记。”

    段七昼捏紧了拳头。

    秦梵双手插入口袋,“尖刀部队对入队队员有严格规定,没达到规定的军功分数,不得出队不对对外接触。”他低睨段七昼的眼神就好像在看无力挣扎的幼兽,没有半点的忌讳或者危险感,“所以小子,想追爷的人,爷动动嘴,就能让你连人都见不着。”

    段七昼整个人一僵,睁眼欲裂的瞪着秦梵,原来把他丢去尖刀不单纯是为了给他忌讳,还有这一层关系。

    “这就是爷的手段,你除了接受,什么都做不了。”秦梵又给了他冰冷带血的一刀子,“现在滚回去,把东西收拾好,明天一早就坐车去尖刀基地。”

    段七昼捏紧拳头爬起来,却不理会秦梵,昂起头朝司凰看去,厉声喊道:“如果,我说如果,我早点跟你告白,你会不会稍微考虑一下?”

    一直天不怕地不怕,张扬肆意的青年,问的不是‘会不会答应我’,而是‘会不会稍微考虑一下?’,那张故作坚强的脸也显得格外的可怜。

    然而司凰明白感情的事最不需要的就是可怜,尤其是对这样骄傲的小子,给予对方没有希望的妄想才是真的残忍。

    “不会。”司凰冷静的应道。

    段七昼“哈哈”笑起来,“司凰,我喜欢你。我再说一遍,我真喜欢你。在我还喜欢你的时间里,我给你随时投入我怀抱的机会,等哪天我不喜欢你了,你就等着后悔我这个极品帅哥吧。”

    这话一说完,段七昼就转身朝大门走去,他的腰板挺得很直,直到大门口突然停下,回头对项奶奶低声道:“对不起奶奶,我知道你一直都是真的疼我!”

    项奶奶向前走一步,那头段七昼却已经快步走出门,不见了踪影。

    一出秦家大门,段七昼就忍不住了,飞快的跑起来,挑了个没人的路往山上跑。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他喘息的靠着一颗树干上,昂起头就压抑不住了发涨的眼睛。

    “呜……”

    “真丢脸,居然为这点事哭……哈哈……”

    一张纯帅逼人的脸,这时候已经布满了泪水,眼眶一片通红。

    “呜啊……啊啊啊!”没多久,哭声就不再压抑,在没有外人的林子里传开。

    二十岁的青年哭得像个孩子,那模样还真是和他平日张扬嚣张一样的肆无忌惮。

    “嗡嗡嗡——”不合时宜的手机铃声响起。

    段七昼手一动就感到刺骨的疼,低头一看就狠心用另一只手把脱臼的那手腕给扶正位了,“喀嚓”一声让人听得头皮发麻,段七昼自己也疼得呲牙咧嘴,配上满是泪水的脸,看起来滑稽极了。

    他哆嗦着伸手把一直持续不断响着的手机拿出来,看了眼来电备注,就按了接听。

    “喂!段七少,我的段七爷,你跑哪去了?快上线,你不会忘了吧,今天大团战了啊喂!”齐殇激动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段七昼顺着树干滑下去,坐在地上,慢慢的说:“我失恋了。”

    “……”那边先沉默了好几秒,似乎卡机了才反应过来段七昼说什么,“什么失恋了?你最近谈恋爱了吗?”

    “哈,”段七昼惨笑一声,“还没谈,就失恋了。”

    “那算什么失恋啊!”齐殇察觉到点不对劲,“你的声音怎么回事?听起来怎么好像……”哭了的沙哑!

    这话他没说出来,因为一般是个男人都不乐意被人知道自己会哭。

    段七昼也没有解释,他视线朦胧的看着前方,只有浓重的鼻音和呼吸。

    齐殇陪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的再次开口,“你到底怎么回事啊?你喜欢谁了?之前一点迹象都没有,你可别耍哥们啊!就凭你那张脸,那身世,哪个女人不是手到擒来!”顿了顿,他继续劝道:“当然了,现在的女人都聪明了,特别会吊人味道,不一定就碰到欲拒还迎的那种,假装矜持什么的。你放心,以你的条件稍微用点心追两天,保证抱得美人归。”

    “如果是个男人呢。”段七昼喃喃道。

    齐殇:“……”

    段七昼:“如果他外形比我还出色,事业有成,又年轻多金,喜欢他的人无论男女老少,遍布全国呢。”

    齐殇:“……”

    段七昼问:“你觉得我追到他的几率有多大?”

    齐殇木然的半晌,品味出点什么,没回答段七昼的话,反问道:“你说的不会是司凰吧?”

    段七昼没说话,心里想着原来身边的人都有察觉吗?反而是他自己一直都在自欺欺人,蒙蔽自己。

    谁知道齐殇下一句就说:“又玩新招了是不是?这种玩笑和我开开就算了,千万拿司凰面前去说,要不然又得被揍,他那群粉丝一人一口唾沫就能淹死你。”

    “我真喜欢他。”段七昼哑着声音说道。

    他今天说了多少次喜欢,也不知道司凰相信了没有。毕竟,连他自己也在开口的那一刻,才确定自己的心情。

    “知道你喜欢他,要不然谁能那样扫你面子,你还嬉皮笑脸凑上去让他继续虐的。”齐殇一边说,本来还想继续打游戏,却发现怎么都没办法下手。莫名有点心惊肉跳的,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浮现脑海,声音都抖了,“等等,你说的不会真是那种喜欢吧?不能吧!?你要是喜欢他,以你的个性早就该说了,哪等现在啊!卧槽,你怎么回事啊?……”

    没等齐殇的话说完,段七昼就把电话挂断了。

    他把手机丢在一边的草地上,自己也躺上去,自嘲的扯了扯嘴角,身心的疲惫和酸涩还没见消。

    “也许……那个时候就一见钟情了。”

    脑海里浮现和司凰第一次见面的一幕。

    在司凰看来是极其糟糕的初见,对于今天之前的段七昼来说,却一直都觉得那是一场浪漫的邂逅,注定他们要成为很要好的兄弟。

    犹记得第一眼带来的惊艳,之后的从未体会过的剧烈心跳,促使整个身心都在颤抖。亏他还自诩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潇洒,关键时候却没明白那是什么感情。

    “喂……美人,你是我的初恋啊。”

    段七昼昂望着天空,朦胧的视线让整个世界都模糊了。

    他嘴角挂着苦涩的笑容,“你肯定不知道。”

    “真可怜,初恋还没开始就失恋。”

    “……还不如不知道。”

    “……”

    “秦家专情的属性,肯定遗传不到我的身上来吧……?”

    段七昼紧闭上眼睛,嘴唇却始终无法放松。

    ------题外话------

    其实小七也不是完全不懂得感恩的那种,不过叛逆期又个性张扬要强的小子,总免不了嘴上说狠话~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国民男神相邻的书:少女风水师痴鬼648宿舍:到底是谁校医之死亡纹身鬼玲珑重生之将军会预知宝贝儿道爷2:鬼物买卖送魂笔录午夜鬼语爱上我的灵异先生活人禁忌中国恐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