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下马威没给成反被陛下揍

【书名: 重生之国民男神 第162章 下马威没给成反被陛下揍 作者:水千澈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这时候秦家客厅这边,项奶奶本来想叫人去找段七昼,却被秦爷爷拦下来,“让他自己一个人想清楚。”

    项奶奶关心则乱,听秦爷爷这么一说,顿时明白眼下这种情况,段七昼肯定不想自己的丑态被其他人看到。

    接下来午饭还是被吩咐下去,司凰留下来和项奶奶他们一块吃饭。

    因为段七昼的插曲,这顿饭吃得不算太平和,大概是每个人都有点心事,项奶奶有意表达自己不是对司凰有意见,司凰态度温和表示自己理解明白。

    项奶奶再一次感叹司凰是个善解人意的孩子,也不免在心里想着,如果司凰是个女孩该多好,以他能稳住阿梵的疯症,又恰好两情相悦,同为异能者说不准以后还有有个孩子?这样一来就完美了!

    然而就是这样的想法太完美了,所以反而让项奶奶只敢想想,觉得世上不会有这么好的事发生。

    司凰不是看不见项奶奶偶尔看向自己的复杂目光,次数多了她大概就能猜到了项奶奶的想法。

    这让司凰的心情也不由的有点沉闷,对于自己的真实身份,觉得还是暂时不要告诉两位老人好。

    这不仅是为了避免秦梵说的那些麻烦,也是不想让两位老人难过,让双方都有压力。

    本来男人和女人最大的差别就是能生孩子和不能生孩子,两位老人不介意秦梵找的男人还是女人,得知了他找了个男人,也不过有点轻微的遗憾,更多的还是祝福。然而要是他们知道她是个女人,一定会产生强烈的希望,希望她能够给秦家留种,认为她和秦梵意外的互补,说不定能够创造奇迹。

    如果她真的有希望创造这份奇迹的话,她不介意给两位老人一份希望让他们高兴,偏偏五宝已经明确的说过,她没办法怀孕,关于身体上的一些信息,她还是相信五宝不会弄错的,所以既然不可能就不要给两位老人无望的希望,免得给他们带来更大的遗憾和绝望。

    要不然只要知道她是女人,两位老人一天都不会放弃,肯定各种身体检查或者药物刺激齐齐而来,就算不失为了害她,也未免太麻烦。

    对于秦家这样的家庭来说,不能生孩子的女人和男人其实没有什么差别,他们不在乎外界对于秦梵找了个男朋友这事会有什么样的说法,京城上层那部分人也对此喜而乐见。

    司凰想,比起秦梵找了个男友这事,秦梵找了个不能怀孕的女人,后者反而更会成为笑柄吧。

    午饭吃完,司凰就被秦梵拉到了他的房间里。

    坐在简洁房间里的床上,司凰的脸就被男人一双大手捧住双颊。

    他的力气不小,把司凰脸的肉都挤在了一块,不过也看得出来司凰的脸小,几乎被他一双手完全包住了。

    “哈哈。”秦梵被她的脸逗乐了。

    司凰嫌烦的把他手拍开。

    秦梵松开手坐在她的身边,又伸手抱住她的腰,“吃饭的时候在想什么?”

    司凰诧异看他。

    “你以为没人看得出来吗?走神了大半天。”秦梵大手忍不住摩擦着她白衬衫光滑的面料,好像这样就能回味她肌肤的触感,随即眼神一沉,“不会在想小七吧?”

    “没有。”司凰淡道:“不过听你这么一提,我倒真的有点想他了。”她轻轻一挑眉,“比起你这老流氓,他的确是个极品小鲜肉。”

    这次不得不再次感叹有了最亲密的一层关系后,恋人之间容易产生的质变,在没突破那一层的时候,大家多少都被道德羞耻束缚着一些本性,牵个手、亲个嘴儿都能心跳不已,面红耳赤的。一旦突然破了最关键的那一层关系后,就好像是一场不成文的庄重仪式达成,在互相的眼里对方已经属于自己,留下了自己的记号,以前很多刻意压抑在脑子歪歪的话语和行为都敢拿出来说拿出来做,还不见害羞迟疑的。

    正如现在,被司凰称为老流氓,要是以前听她这么说,秦梵肯定多少会有点不好意思,沉默着不做回应,也不知道脑子里会歪歪成什么样。

    这时候呢?老流氓梵双眼黝黑黝黑的跟黑洞一样盯着她,另一只粗壮的手抱住了她的后脑勺往自己压来,然后就用力亲上去。

    两人你来我往,亲嘴跟打仗一样,等硝烟散去的时候,两张嘴唇可谓两败俱伤,又红又肿还有点冒血丝儿。

    司凰骂道:“你属狗的?”

    “我属流氓!”秦梵应道。

    “噗嗤。”司凰伸手把他又凑过来的脑袋推来,懒得再跟他计较。

    秦梵眼睛还沉沉的盯着她的嘴唇,这样无声的盯着四五秒都不带眨眼的,他看得不累,司凰作为被看的人都嫌累,斜睨过去一眼,“看什么?”

    “看你。”秦梵说:“怎么这么好看。”

    他最后的语气听起来既得意又苦恼,就好像是老农对于自家长着特别好的菜地,一方面很自满得意,一方面又怕这白菜地长得太好了,被一群野猪惦记,想尽办法来拱了,那他连哭都没地方哭。

    司凰仔细端详着他,心想脸还是那张脸,气势也是那股气势,人怎么就从高冷帝王跌成了二货菜农了呢。

    她脸上嫌弃,心底却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心情也肉眼可见的慢慢变好,伸手去解自己之前扣到最高一枚扣子的衣领。

    秦梵看了眼睛一睁,呼吸也变沉,具有威胁性起来。

    “你在想什么?”司凰手指一顿,无语的盯着秦梵,“这是你家,刚刚才跟你爷爷奶奶摊牌。”

    “我没想什么。”秦梵眼神能吃人,他的声音却是真的严谨正派的铁血军官范儿,跟命令手下的兵似的,“看看不打紧。”

    你看归看,反应这么热烈成什么事。司凰本来就没那方面的心思,不过秦梵的眼神一*深沉起来,男人都受不住,落在身上的时候好像都能灼烧了薄薄的衣料,烫着了自己的皮肤,想忽视都忽视不了。

    司凰又打量了他一圈,心里想着男人要自找难受就随着他好了。

    她继续解衣领,不过解了第三颗扣子就挺下来,从脖子掏出一条东西。

    秦梵看的却不是这个,他眼尖的瞄到司凰衣领里,漂亮的锁骨下面自己留下的印子还没有消失。

    喉咙发干的老流氓梵忍不住咂咂嘴,觉得自己说的‘看看不打紧’这话真的不靠谱。

    “这个给你。”司凰脖子上挂着的一直是秦梵送给她的那条兽牙项链,不过后面把克里斯蒂娜的愿望也串了进去,现在取下来给秦梵的就是这枚戒指。

    毕竟这戒指太重要又显眼,她不可能一直戴在手指上找麻烦,不过放在哪里都不及放在自己身边跟更让人安心,所以在回国之后她就一直这样保存着。

    秦梵闻言把视线转到戒指上,脑子里自然就想到了得到这枚戒指的过程,既自豪欣慰又酸涩,心情跟过山车一样。

    “这枚戒指到底有什么作用?”司凰没发现秦梵一张深沉的脸下想的是什么,还以为他在思考国家机密。

    秦梵双手在克里斯蒂娜的愿望上摸索,不知道是摸到了哪里,用力一扭就把祖母绿宝石的戒指打开,竟然内有乾坤。

    “克里斯蒂娜的愿望之所以叫这个名字,因为这是她的制造者克里斯蒂娜为心爱的人设计的,赋予了她心底对心爱的人最深沉的祝福。”

    司凰还是第一次听男人用深沉的言语说着这种浪漫的爱情故事,意外的和谐富有魅力,她问道:“那为什么不叫克里斯蒂娜的祝福,而是愿望?”

    “因为这里面原来藏着克里斯蒂娜的愿望纸条,她知道自己注定得不到心爱的人,戒指表面表达的意愿的祝福,只有发现里面的纸条才知道她心里最渴望的愿望。”

    “什么愿望?”

    “这是个迷。”

    “我猜是告白。”司凰笑道:“那为什么她觉得自己注定得不到自己爱的人?”

    “有人说她们都是女人,也有人说他们是亲人。”

    “不争取一下,怎么知道自己得不到。”司凰看着戒指做工精巧的机关,“用这种隐秘的方法,本身就是一种卑微的逃避。”

    “不是每个人都有本事和勇气突破世俗的目光舆论。”秦梵把戒指合上。

    “你说的没错。”她之前不过是说自己的观点,却没有任何瞧不起已故人的意思。

    司凰心想,如果不是她经历了太多,经历了死亡,大概也不会成就现在的自己,对于自己想做的事情义无反顾。

    “所以,你别告诉我这枚戒指的作用就是枚装饰品或者艺术品?”

    秦梵点了点戒指上的祖母绿宝石,“东西在这里面。”

    司凰道:“那你之前多此一举的打开机关干嘛,还有心思讲故事。”

    秦梵:“把里面的东西取出来,这戒指就是你送给我的了。”

    司凰愕然。

    男人嘴角一勾,“意、义、非、凡。”

    司凰听着那意味深长的缓慢语调,轻眨了下眼角,“你想多了。”

    接下来的时间在秦梵的房间里午休了半个来小时,等司凰醒来的时候,秦梵已经不在房间里。

    她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发现里面有一条信息是秦梵发过来的,意思是他先去处理事务,下午等他回来吃饭。

    司凰把手机放下,没有回信息过去,又在床上躺了一会儿,才翻身起床,伸手把枕头边上的雪白仓鼠抓起来,“怎么突然这么安静了?”

    五宝一副被打断了冥想的严肃表情,如果你能从一只仓鼠的脸上看到表情的话,【臣在想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

    “嗯?”司凰把它放口袋里,下床理了理自己的衣服。

    五宝还在沉默,司凰陪着它沉默了半晌,然后哑然失笑,心想自己真是偷闲后就真的懒了,竟然和一只蠢鼠一起发呆。

    她刚走了两步,就听到五宝说:【不应该啊不应该,把大太阳吃了这么多遍,没道理好处这么点啊。】

    把大太阳吃了这么多遍……

    这个用词真是……

    我喜欢。

    司凰杨扬眉,笑道:“怎么了?”

    五宝爬出口袋昂头看着她,【陛下,您没觉得自己哪里有变化吗?】

    司凰摇头,说实话和秦梵做了那回事,不提那回事的感受,唯一感觉不正常就是她的体能补充恢复很快,估摸着秦梵也是一样,要不然他凭什么一副怎么都喂不饱,力气多得使不完的样子?

    然而除此之外,司凰倒没觉得自己得到更多的好处,完全不像五宝曾经说的吃了秦梵就怎么怎么样,几乎把他夸成了仙丹。

    【不对啊!】五宝前肢抓了抓自己的脑袋,不过它的爪子短,说是抓头毛,看起来反而像是在摸脸。

    司凰看了一会,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客厅里项奶奶和秦爷爷都不在,估摸着也去做自己的事去了,别看他们大了,却都有自己的事和兴趣。

    秦爷爷年老了爱好象棋和养身,项奶奶则始终没有放下过古医学,两位老人的日子过得很充实。

    【陛下,咱们去测试一下吧?】五宝突然出主意。

    “测试什么?”司凰问。

    五宝一本正经:【每一项都测试!】

    司凰对自己的身体的各项数值也很在意,所以五宝的提议被提取了。

    秦家这边的能打的汉子不少,不过毕竟是在人家的家里,对方又是坚守岗位的士兵,司凰没道理喊人来和自己对打。

    她跟秦家里负责打扫的一位老人打了一声招呼,让她等项奶奶回来的时候交代一声自己先走了,然后又给秦梵发了一条信息,说自己下午就不在这边吃饭了,有工作要忙就离开了秦家。

    因为来的时候是坐的秦梵的悍马车,走时拒绝了士兵的护送,司凰全靠自己一双腿下山。

    实在是因为这两天几乎都在多有爱的运动,打乱了她的生物钟和运动的日常,让司凰觉得浑身都产生一股懒劲儿,有意想看看自己的耐力是否有进步,也想活动活动自己的身体。

    当然了,这个活动和两人的有爱运动的感觉肯定不一样,那事儿运动完了脑袋都得浆糊,这种有氧运动做完了,反而头脑都能清醒很多。

    司凰起先是慢跑,紧接着是快跑,山路有人造马路,她就跑在边缘。

    大概二十分钟,司凰还没有疲惫的感觉,脸上也没有什么汗水,看起来轻松惬意。

    一辆银灰的越野车从她身边经过,突然错过的越野车来了个急刹车,那声音听得司凰也回头看了一眼。

    然后她就看到那辆车竟然掉头,看样子是冲自己来的。

    司凰倒没怎么紧张,这里属于竟成大院的范围,属于京城要地,一般的犯法份子肯定进不来。

    果然,越野车并没有任何的杀气的在她身边停下,副座的车门打开,跳下个年轻的短发青年,“嘿,小白脸。”

    司凰挑眉,打量着眼前的青年,个子不算高,才一米七五的样子还比不上她,不过身材均匀精瘦,属于瘦得有力的那种。长相小眼睛小鼻子,很短的刺猬寸板头,明显是被晒黑的皮肤,身上还有股普通人没有的煞气,不知道是还以为是劳改犯。

    不过想来能进这里来还坐车的肯定不是犯人,反而是个军人。

    司凰看清他眼里的不怀好意,心里转了个圈,脚步就停下了,对来人轻笑一声,“是比你白得不止一点半点。”

    一派优雅淡然的言行举止,生生让对方一句侮辱的话成了夸奖,反衬着那人的长相才真的不堪入目。

    “艹!”青年骂道:“说你胖你还喘上了。”

    “比不上你闲得蛋疼。”司凰笑道。

    青年错愕,半晌都没明白过来,这世上怎么有人能把骂人的话说得这么文雅,光看这笑脸真想不到他嘴里说的是这种话。

    简直跟精分了一样!脸是脸,话是话,两者没关系!

    “不愧是做演员的,装的真那么回事,你就是靠这张嘴和脸把人哄得团团转,走后门进血旗的吧?”青年说话的语气充满了鄙夷,眼神里也全是不屑轻视。

    司凰看他轻视不像是装的,这人是真的轻视演员这份职业。她脸上的笑容更浓烈了些,“你在嫉妒我吗?”

    虽然是问话,不过语气加神态都是十足的肯定,让原本想激怒它的青年,自己反而被气得混舍煞气都压抑不住了。

    “md!现在的小子都特么的嚣张!不给你点教训,你就不知道真正特种兵的厉害!”

    司凰轻轻的又给了他一刀子,“你千万不要留情,以免输了还找借口。”

    两人的话都明了了,大家都不是傻子,从青年开口一句挑衅就知道今天这事不打不成。

    青年先动手,眨眼间就一记飞踢向司凰。

    刚听他脚力带起的风声就知道他真没留情面。

    司凰捕捉到他的动作,能避开却没有避,同样一记飞踢正面接上去。

    青年眼里闪过一抹狂喜和不屑,别看他个子小,然而他的爆发力强到让队友们都觉得可怕,除了队长外没有一个队友敢硬接他充足准备后的出击。

    他已经可以预见这小白脸哭爹喊娘的惨样了,就他这样的弱鸡也想进血旗?要知道这消息传开的时候,不知道激怒了多少部队里的汉子,他自己就是其中之一!

    血旗是他们这一代的领军队部,他们心目中的神话,他们一个个都申请过进血旗却被刷下来,有的人甚至连申请的机会都没有,凭什么这小白脸就能进去?就凭他是个特殊血脉的异能者吗?还是靠这张好看的脸,气死人不偿命的嘴?

    砰——

    两人的腿一碰触上。

    青年的脸色徒然惨白。

    他瞪大眼睛。

    这不可能!

    然而下一刻,他就看见司凰没有停顿的一拳挥过来,角度刁钻地躲都躲不开,本能的动手迎过去。

    隔着一层皮肉到骨头的剧痛让青年差点没喊出来,又被常年训练出来的习惯忍下来了,他刚准备收手,却发现自己的手被对方五指握住。

    那白皙纤细的手指,和他粗黑的手形成鲜明的对比,紧接着就看到那手一扭,他双眼爆睁,“啊!”

    他的手就好像橡皮筋一样被扭曲,只要稍微再扭半圈,他的手肯定就废了!

    青年一双赤红的眼睛立即看向司凰,大概连他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眼里的求饶。

    司凰也没打算真把人废了,不过教训还没结束,松开青年的手后,连续两脚踢中对方的膝盖。

    “砰”的一声,青年双腿一软跪在地上。

    他感到屈辱极了,刚要抬头,背上就被一只脚踩下来。

    无论他怎么用力都是徒劳,背上的那只脚就好像座不可撼动的大山。

    “看来你的下马威给失败了。”司凰遗憾的叹息。

    青年咬牙切齿的骂道:“把你的脏脚拿来!”

    司凰目光一冷,更用力的踩下去。

    青年顿时前胸贴马路,觉得自己的肺腑都要被挤压爆了。

    “本来还以为你有点本事,原来是个输不起的废物。”司凰冷嘲道。

    青年想回嘴,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反驳的理由。

    司凰看向越野车,“车子里的那位,这废物你不打算回收了吗?”

    越野车的驾驶座车门被推开,从里面走下来一位长相端正的年轻人,也算得上是一个司凰认识的熟人。

    王瑾崇穿着一身作训服,整个人的精气神看起来特别好,让人不得不再次感叹他的长相真的特殊适合做军人,特别的浩然正气。

    “把人放了。”人一出来,开口特别了当。

    司凰也利落道:“行,拿车换。”

    “什么?”

    “车给我开走。”

    一辆车以王瑾崇的身价来说一毛不值,不过他在想这么轻易答应了司凰,是不是显得自己特别没面子。

    要说青年之所以挑衅司凰这事,还是王瑾崇授的意。他一样是看不惯,也可以说是嫉妒司凰的军人之一。

    作为王家的太子爷,求着去做秦爷的学生,人家还推三阻四的不愿意收,到后来还是靠各方面的关系和条件,才换到了去血旗和被秦爷亲自训练的机会。

    结果眼前这位呢?什么都没做吧?就被秦爷看上眼了,一早就亲自教导不说,还一句话就决定了他血旗精英成员的位置!

    王瑾崇一想到自己刚从部队里回到家,然后他爸就告诉他已经说通了秦爷,过不久就能进血旗接受秦爷亲自教导,心情简直兴奋到不行,然而下一刻就被他爸接下来的一番话给一盆冷水浇下来——和他一起入血旗的还有个人,还是被秦爷钦点为血旗成员的年轻人,司凰!

    本来气闷归气闷,王瑾崇也没想那么早去找司凰的麻烦,打算着入了血旗之后,用真才实学打压他,让秦爷知道谁才是更出色的就是了。

    他先要办的事是去秦家拜访秦爷,为进血旗的事感谢他,还特地带了个尖刀部队的队员,就是因为接到最新消息说段七昼要被丢去尖刀了,为此表示这人会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照顾段七昼以作答谢人情。结果呢?半路上竟然凑巧碰到了司凰。

    在看到司凰的第一时间,王瑾崇浮上脑海的念头就是:艹!比老子来得还早,这么上道,难怪把秦爷哄得团团转!

    本来就满心的不满和嫉妒就压抑在心,这会儿见到了本人就控制不住爆发了,开口让沈立言去言语挑衅对方,给那小子一点教训。

    哦,沈立言就是现在被司凰踩在脚下的悲惨青年。

    “这么难决定的话,”

    王瑾崇还在面子上犹豫时,就听到司凰说道:“不如我们也来打一场,我赢了,算我抢的。”

    卧槽!老子还没挑衅你,你还先挑衅老子来了!

    王瑾崇面沉如水,本来就刚特训回来又听了老爹的话,对司凰正是最积怨的时候,被司凰这么说,浑身的好战因子瞬间被点燃。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国民男神相邻的书:少女风水师痴鬼648宿舍:到底是谁校医之死亡纹身鬼玲珑重生之将军会预知宝贝儿道爷2:鬼物买卖送魂笔录午夜鬼语爱上我的灵异先生活人禁忌中国恐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