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太过温柔反而残忍

【书名: 重生之国民男神 第232章 太过温柔反而残忍 作者:水千澈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超神当铺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蜂窝游戏公司总部。

    季飛不可置信的看着永恒王座的阵营战结果,直到系统公布了最后的胜利,并发放奖励,他才回神过来,然后一脚踹翻了眼前的椅子。

    椅子摔在地上发出的巨大声响让在场的人心情一样狼藉,没有一个人敢在这个时候敢去触季飛的霉头。

    他们看着季飛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没几秒就对着电话怒吼:“这就是你们的保证?告诉我季翔给了你们多少好处才让你们背叛我!好,好的很!你们都把我当猴子耍是吧?老子告诉你,就算老子输了要弄死你们几个杂碎也就是动动嘴皮子的事!”

    “把那个落花无情带过来见我!”

    “背后有人?吴家?哪个吴家?诚新地产的吴家……竟然是他!把人带来,就说是我说的!”

    电话讲完,季飛的手机就被他砸在地上成了一堆尸体。

    作为秘书的职业女性小心翼翼的走过去,把地上已经报废手机里的手机卡拔出来收好。

    这时候一位西装革履的男人走过来,和在场其他战战兢兢的员工不一样,他无视季飛的低气压,开口就说:“总裁请大少去办公室见他。”

    季飛徒然色变,该来的还是要来,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十几分钟后,在蜂窝游戏公司的总裁室里,季飛来到的时候,恰好碰到比他快一步站在门口的季翔。

    两兄弟一见面,神色各异,却在门内传出“进来。”的一声,一起把表情收敛了起来。

    一进室内,就见他们的父亲季大强坐在椅子上,面前的桌子放着几份文件,一看到文件上的标题大字,季飛的表情再也没有办法保持淡定。

    “爸!这次的比赛结果不公平!你也看了过程了吧,肯定是季翔把游戏内容告诉了司凰,要不然他怎么会这么清楚游戏里的boss分布,连怎么潜入光明阵营主基地的路线都知道,还提前做了准备!”

    作为蜂窝游戏公司的总裁,季大强最然有个土气的名字,可他本人却是个大智若愚,敢打敢拼的人物reads;。

    对于自己大儿子的争辩,季大强面色不变,让他们都坐下,然后让季翔在律师的见证下签字。

    季翔刚拿起钢笔,文件就被季飛扫在地上,“爸!”

    季大强抬起眼睛,季飛就在他一双沉定的目光逼视下,不自觉咽回了涌上喉咙的话语。

    “季翔,签字。”季大强沉声道。

    季翔看着被律师重新拿上桌的文件,看了季飛一眼,然后在文件上一笔签了自己的名字。

    季飛死死瞪着他的名字成型,脸色灰白又不甘。这时候就听到季大强说道:“游戏里不存在平局,不是胜就是败,我要的是结果,过程不重要。”

    “哪怕破坏了你定的游戏规则?”季飛依旧不甘心的低吼。

    季大强说:“能破坏我定的游戏规则也是一种本事。”

    季飛抖着嘴唇,“他肯定泄露了游戏资料。”

    “没有证据。”季大强说着,看先一直沉默的季翔。

    被注视的季翔依旧没有开口,他没有泄露游戏资料,不过他不想去争辩解释,因为他自己也没有办法证明这一点。

    季飛还想说什么,却被季大强先了一步,“公司一样找不到指挥系统被侵入的痕迹,我不管你请了什么人帮忙,季翔又是用什么手段把资料泄露出去不留下一点破绽,既然我查不出来,找不到证据就是你们各自的本事。”

    季飛很想说自己没有这样做,只是他产生和季翔一样的情绪,知道现在说再多也没用。

    “这场比赛很有意思,你们的表现出乎我的预料,现在季飛你可以走了,季翔你留下。”

    季飛依旧抱着一线生机的看着他的父亲,却被季大强无情的让人请出去。

    等总裁室里只剩下季大强和季翔两人,季大强站起来站在落地窗边,突然说:“本来我更属意的继承人是季飛,他比你有野心。”

    “我知道。”季翔不是傻子,怎么看不出来来,太明显的偏心了,所以连公司里的大部分人也都早早的站位,站在季飛的那边。

    季大强回头看他,眼神严厉,“季飛各方面的能力都比你强,无论是野心还是工作能力,对公司的了解,人脉和为人处世。只是,他输给了运气,你的运气比他好。”

    季翔说:“你说过,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

    被顶撞的季大强没有生气,“没错,所以你赢了。从今天开始,你跟在我身边归我亲自教导。”

    “好。”季翔应道。

    在他低头的时候,一只手搭在他的肩头上,一抬头就看到季大强稍微温和的脸色,“其实除了运气外,你还有一点比季飛强,你比他会看人。人脉广是好事,不过人总要有几个真心实意的朋友,利益的确可以让关系牢固,不过难保人没有意外落魄的一天,那个时候就需要真正的朋友帮忙,你得到了是你运气好,记得好好珍惜reads;。”

    季翔的心脏被触动,这回脸上才有了真正的笑容,“我知道。”

    “接下来的日子有的忙,先给你放几天假,知道该怎么做吗?”

    季翔再次点头。

    司凰接到季翔电话的时候,刚下游戏没多久,听他说要请客吃饭,考虑到这件事对他的意义就答应了。

    这时候其他学生还在考试,考虑到影响,司凰在出门之前先做了些准备,把眼睛和帽子都戴上后才出寝室。

    一路开车到季翔说的私人会所地点,被美女服务生带到包厢里一看,发现里面才季翔和李继明两个人。

    “嗨,小财神!”李继明一看见她就站起来兴高采烈的喊道,大步走来张开双臂,看样子是想给司凰一个爱的拥抱。

    司凰不急不缓的往前走,看了他一眼,“财神爷是你想碰就能碰的吗?”

    “给我沾沾财气!”李继明嘴上这样说,靠近人的时候自觉的收回夸张的肢体动作,笑容不减,“说你是小财神还真没错,上次帮我解决了一个大麻烦,这回又帮季翔死里逃生,好兄弟!”

    “没那么夸张。”司凰哭笑不得,就近的位置坐下。

    旁边的季翔也站起来朝她走来,手里拿着的一杯酒,直接一口喝干净。

    李继明叫了一声好。

    司凰也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对季翔示意了下,“恭喜你。”喝了下去。

    季翔笑道:“我爸夸我看人准,运气好,才能遇到你们这两个朋友,我也觉得我运气好。”

    “你这样说,我就不高兴了。”一道清雅温润的嗓音响起,话说着不高兴,不过这声音却温和得让人如沐春风。

    司凰抬头看去,恰好对上夏栖桐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白皙俊逸的脸上浮现一抹浅笑,恰到好处的温雅态度,让同性都难免对他产生好感。

    “你可来了!想见你比见司凰还难!”李继明开心的笑着,对季翔揶揄道:“难怪夏哥会不高兴,你别忘记了,司凰可是夏哥介绍我们认识的。”

    季翔脸上尴尬一闪而逝,对走进来的夏栖桐道:“口误!别介意。我自罚一杯!”话说完,满满的一杯酒下肚子,接着又说:“认识你们是我的福气!”

    夏栖桐微笑,哪有真的生气,走进来就在司凰旁边的位置坐下。

    再次见到夏栖桐,司凰也是高兴的,毕竟是她少数的朋友之一,甚至还谈得上是个知己。

    司凰侧头向夏栖桐问:“什么时候回来的?还是从上次就没走?”想起和夏栖桐最后一次见面,司凰抱歉的笑了下,“上次有点突然,你有什么事要和我说?”

    夏栖桐眼神澄澈温和,微笑道:“没什么大事,就是很久没见,想和你聚聚。”

    司凰神色狐疑,当时他的表情不像是没什么事的样子reads;。

    夏栖桐看了,哑然一笑,叹道:“好吧。其实也不是没什么,”他神色有点忧郁,直勾勾盯着司凰,“我以为我们的关系应该比普通朋友更好一点,谁知道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就能把你从我手里抢走,我有点受伤。”

    “哈哈哈,夏栖桐你竟然为这点事吃醋了?”李继明起哄道。

    季翔也跟着笑起来,随即帮夏栖桐说了句话,“如果是继明你反应肯定比夏哥还大,是谁每次打电话叫我出来,被我用工作拒绝的时候就发脾气,说什么兄弟重要还是工作重要?连工作都能让你发火,要是个人的话,你不得直接跟我吵起来。”

    “喂!你现在跟谁一伙的?”李继明笑骂。

    被他们两人打岔,司凰也笑起来,不过像夏栖桐这样的男人,受伤的表情做出来,着实让人有种罪大恶极的罪恶感。

    她勾起嘴角,语气听着有点邪气,又带出点炫耀,“情人闹脾气,得哄着不是?”

    这句话带来的效果在预料之中,李继明和季翔两人都傻眼僵住了笑容,夏栖桐也难掩惊讶,眼神一时间波澜迭起。

    司凰观察着他们的表情,等了一会见他们没有露出排斥或厌恶,又说:“回神了。”

    李继明第一个惊叫起来,“虽然我没怎么关注娱乐八卦,可你的事我多少也知道点,之前也在游戏里,本来就想问你了,你和那个扛枪真的是情人关系?”

    “嗯。”司凰淡淡应道。

    这平淡的态度让李继明和季翔面面相觑,一时之间觉得自己的反应大反而才奇怪了。

    只是他们真没想到司凰会找男性情人,虽说在他们所知的圈子里有些男人玩得大,玩双性恋也不是怪事,不过大家都是暗地里来,多少觉得这事有点有违正道,玩玩可以,没几个人会认真。可按司凰的个性来说,他不会玩弄人的感情才对。

    “刚交往?”夏栖桐突然问道,他的嗓音一如既往的温和,就好像是在谈一件在正常不过的事。

    如果现在司凰有压力的话,估计也会被他的嗓音安抚。不过就算没有,夏栖桐的态度还是让司凰觉得舒服,“有一点事情了。”

    “怎么突然就说开了?”夏栖桐问。

    司凰耸了耸肩,“想起来就说了,大家是朋友,早晚会知道。”

    “听你的意思对那个人是人认真的?”李继明脸色认真下来,坐到司凰的对面,纠结道:“你想清楚点,别是被你那群粉丝的话给洗脑了吧?同性恋这路不好走,何况是你这种公众人物了!你自己也看到了,刚刚游戏里大家猜测你和扛枪的关系,估计今天之后又要上头条!”

    相比李继明他们一个个如临大敌的态度,反观司凰这个当事人跟没事人一样,笑道:“有什么好紧张的,我看你们是朋友就跟你们说说,让你们先有个准备,知道自己朋友的性向,免得以后见面尴尬。别人怎么猜是别人的事,理解的就理解,不理解的我也不求。不过你们放心,我喜欢男人没错,不过绝对不会见一个爱一个,别说是对朋友出手了,绝对是专一好情人。”

    沉重的气氛被她轻易打破,几人也维持不了严肃的表情了,季翔最先表示不管司凰的性向是什么,他们是兄弟是朋友的关系不会有所改变reads;。

    李继明的态度也一样,目光一转就看到正盯着司凰沉默,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夏栖桐,忍不住哈哈调侃道:“司凰,你喜欢男人怎么不早说,你可是咱们夏哥心里的男神,早知道了说不定还能凑成一对。”

    司凰回以玩笑道:“兔子不吃窝边草,何况栖桐喜欢的是女人。”

    “你这么肯定?”夏栖桐说。

    司凰点头,“从你和虞怜筠的相处就看得出来。”

    “她可不是我女朋友。”夏栖桐笑道。

    司凰挑眉,“是嘛,我想也是。不过,有时候对人太温柔的话,比坏男人还残忍。”

    “嗯?”夏栖桐虚心求教的模样。

    俊逸清贵的男人做这种表情,意外的有点可爱,司凰笑道:“虞怜筠喜欢你,连我这个男人的醋都吃。”想到录制无限崩坏时,虞怜筠看自己的眼神,司凰想不注意都难。第一次在《皇途》剧组见面,递纸条的原因怕不是对自己感兴趣,说不定是帮夏栖桐牵线?毕竟那时候,夏栖桐想和她合作风华……

    司凰收回思绪,再看夏栖桐,不管怎么说,这个男人的确出色得有让女人迷失自己的魅力。

    如虞怜筠那样的女人痴迷自己,为自己神魂颠倒,对男人来说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吧。

    本来和虞怜筠没什么关系的司凰,并没有要为人家打抱不平的心思,随口对夏栖桐说道:“你单身的话,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过以后遇到真正喜欢的人,还是注意点好。对每个女人都一样温柔的话,就是对情人的残忍。”

    夏栖桐若有所思,对面的李继明已经调笑道:“从这句话我听出来了,司凰你还真是个好情人,对你家那位一定很温柔吧?”

    司凰对李继明扬眉,笑得得意洋洋,可把李继明刺激得够呛,大喊着别得意,哥们才不会为了一朵鲜花放弃整片花园,哥们这样的生活才是年轻人该有的幸福。

    这话换来一片鄙视的目光。

    至于夏栖桐听了司凰那番话是否有所感悟,他的答案已经没有人去在意,夏栖桐也没说什么。

    没多久服务员一个个敲门进来把菜上齐,难得聚首的四人一起吃喝,每人都喝了不少,不过除了李继明外,其他三人都是酒不赏脸的体质,表面上除了气色更好一些外,出了点汗外,看不出喝多的样子。

    李继明挑起游戏里的话题,又恭喜季翔,换来季翔的冷眼,说以后都要按时上班,不能再继续潇洒过日子了,又说不想去应酬那些以前看不起他的人,今天一定要他们几个朋友不醉不归,玩个痛快当时最后潇洒日子的告别。

    看不出来一向内敛的季翔也有这种张扬反叛的时候。

    “心情不好?”司凰听到旁边夏栖桐的声音,她侧头看去,“为什么这样说?”

    夏栖桐笑道:“李继明夸你游戏里玩得厉害,你看起来却不痛快,平时也没看你这样喝酒。”

    “啧reads;。”司凰眯眼,慵懒的靠着椅子睨向夏栖桐,“你没见我喝过几次酒吧。不过不痛快是真的,碰到个不爽的家伙。”

    夏栖桐神色顿了顿,有短暂的失神,不到半秒就从司凰生动表情的脸上移动,却在下移恰好看到那稍微敞开的领口,大概是喝酒觉得热随意不知道什么时候解开了扣子,隐约就能看到里面部分的锁骨。

    夏栖桐再次停顿下,偏头把目光落在自己面前桌子上的酒杯,端起来喝了一口,无暇的脸庞貌似被酒气熏了一层薄红。

    “什么不爽的家伙?”季翔问道。

    司凰的视线自然转到季翔身上,想起正事就抬起身躯,对他说道:“这次阵营战有个骇客黑了统战音频,这人跟我有点恩怨,你看你那边方便把游戏系统开放一下吗?我要查出这个人。”

    “不影响到游戏运行的话,没问题。”季翔应道,“什么时候需要,你电话我。”

    “好。”有季翔开放权限的话,对郭成雄的调查会更方便。

    “有什么事也可以找我帮忙。”夏栖桐放下酒杯,神色已经恢复自然,对司凰无奈道:“要不然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空闲。”

    司凰也无奈的耸了耸,谁让他们两个都是大忙人?

    如今季翔和李继明也马上就要和他们一样,为各自家里的事业尽心尽力,没办法潇洒纨绔的度日。

    两人心情复杂,不过一看到司凰又觉得自己挺幸福,至少对比起司凰来说,他们比司凰还是要多潇洒了好几年,人家却十六岁开始就独自打拼的东奔西走的忙碌了。

    一顿饭吃完,李继明又提议晚上去泡吧,要把今天过得轰轰烈烈,甚至酒喝多了,话也大胆的不经过大脑,越说越夸张。

    司凰自觉忽略他的大嘴巴,手机突然响了就靠在墙壁接听,“喂?”

    “在哪?”男人磁性的嗓音放低,有种温柔的错觉。

    这种温柔和夏栖桐让人舒适温暖的温柔不一样,更加有力量,充满了厚重的安全感,仿佛天塌下来也有人为你重新扛起一片天。

    “和朋友吃饭。”司凰不自觉嘴角上扬。

    本来走过来怕他喝多了会滑倒,想看扶着他的夏栖桐看到这一幕,站在一米外就不动了。

    司凰疑惑看他一眼,后者无声的轻笑摇头,示意不用管自己。

    李继明则笑着靠近,“哈哈哈哈!走走走!司凰,我跟你说的那家店真的不错,里面想要什么样的美女都有,你不尝过女人是什么味道,怎么知道自己对女人行不行呢?知道你是好人,不祸害自家那几朵娇花,这不用你负责的就没事儿了吧,嗝!”

    “别接电话了,今天你期末考,听你意思之后连暑假都要忙成狗,哥们几个也一样,今天再不痛快的玩一场,以后就没机会了,挂了!挂了,跟哥走!”

    ------题外话------

    ~\(≧▽≦)/~啦啦啦,今天男神收藏破30000了!今天也是二水坚持5000+更新的第21天!保持节奏,完成月勤!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国民男神相邻的书:少女风水师痴鬼648宿舍:到底是谁校医之死亡纹身鬼玲珑重生之将军会预知宝贝儿道爷2:鬼物买卖送魂笔录午夜鬼语爱上我的灵异先生活人禁忌中国恐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