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天使和恶魔

【书名: 重生之国民男神 第001章 天使和恶魔 作者:水千澈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超神当铺君九龄盛世芳华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司凰疯玩一夜,无数人民却也为她疯了一夜。

    作为公众人物,还是红遍天的公众人物,所作所为想不被人关注都难,何况是早就炒得不行的期末考。

    司凰之所以能在永恒王座阵营战时出现,在阵营战结束后没多久就有能人异士挖出了内幕,真相震惊无数眼球。当然了,最让人在意的还是扛枪的身份和司凰的关系,可惜司凰在结束阵营战后并没有对这个做出解释,和粉丝们打了声招呼后就下了游戏,之后再没出现在网络上。

    哪怕是这样也挡不住人们的八卦的心理,无数人去挖线索,无数的‘真相’被挖掘,只是没有得到司凰的亲口承认,又或者是扛枪本人的出现,再多的‘真相’也不过是猜测而已,有人在心里已经认定也影响不到大局。

    一些嫉妒司凰的同行或者敌对的娱乐公司都在看事态的发展,也有暗中做小动作,去刻意扩大舆论的影响。然而他们忘记了,他们能引导舆论,风皇娱乐公司也不会坐以待毙的被攻击,一样可以防御反击。

    而让同行们再次惊讶又酸涩的是,这次风皇娱乐的反击很温和,没有挖出暗中参一脚攻击的同行进行雷霆一击,不过用相同的方向去引导粉丝们的反应而已,促使网络上出现两种反应。

    一种是笃定司凰是同性恋,不管以前怎么掩饰,现在还是暴露了,不仅生理有病还是个骗子,欺骗了粉丝们的感情。死咬司凰以前几个污点不断的说事,诱哄粉转黑,意思追这样的偶像是一种耻辱,都有病!

    一种则是忠心维护司凰派,和黑子对抗到底,用她们的话来说——

    如果陛下真的是同性恋,你就能做到不去关注他,不粉他,不爱他了吗?

    不!做不到!关注陛下早就成为了生活中的一种乐趣,甚至是一种习惯!

    本来偶像就是可望不可即的存在,无数的妹纸们都爱在心里歪歪对方成为自己的男友甚至是老公,可是那不过是歪歪而已,其实每个人都清楚这不可能。偶像其实就是人们梦中情人的现象化,追逐着那个人,就像是在追逐着一个美好。

    在冰冷现实的社会里,保留一份对美好的幻想,以及自己内心不含利益的情感,单纯的去付出,不用去想得到的是否同等,只要对方貌美如花依旧能满足心中的美好模样就行。

    这是一种精神上的享受,和平能轻易温饱却日益人情冷淡的社会里,精神粮食更难得。

    从粉上司凰后快两年的时间,回忆关注司凰后的一幕幕,然后大部分人就会发现,他们竟然充满了回忆!并且这份回忆并不是一个人的独角戏,不是一个人一味的去追逐。

    买海报、买唱盘、看偶像拍的作品,这些很多粉丝会做,不过自己身为众生芸芸一个小虾米,偶像肯定不知道自己做了这些,所以这些回忆会兴奋也会心酸,久了或许会疲惫迷茫,觉得自己做的这些是不是在浪费时间,散财又花精力。

    可是,仔细回忆司凰起来却不会,仿佛兴奋中总能感受到那人的回应。他那么高高在上遥不可及,偏偏又真实让人感受他就在眼前,在自己的关注下,他一步步的走来,机场上和人互动、签售会的陪伴、zz没有架子的谈笑,最近的这一次更为了完成承诺,提前交卷就为了赶来和大家一起玩游戏。

    一件件的事情想来,一点点的回忆浮现,记忆的画面不但不单薄,反而丰满而温暖,让一开始微微动摇的心逐渐坚定。

    别说现在还没确定陛下是同性恋,打个比喻他就算是同性那又怎么样!?这样的陛下还是陛下,依旧耀眼完美,值得去崇拜迷恋!什么?你说这是脑残粉的逻辑!呵呵哒!你不懂就别瞎逼逼,为陛下脑残我骄傲!

    黑和粉是无法互相理解的存在,不过大局总会有个胜负,这个胜负就是粉丝强压黑,并且在有效的引导下,司凰粉丝群众竟然有更死忠的现象,大有陛下做什么都是对的,陛下什么样都好的三观形成——就算有男朋友又怎么样?我大陛下威武霸气,不仅能迷倒万千少女,拿下男人也不在话下,你嫉妒都嫉妒不来!

    这种现象让同行们再次目瞪口呆,不过呆愣的同时又诡异的产生一种理所当然的想法,大概是因为在司凰的身上发现的奇迹和突破规则的情况太多了,不知不觉就麻木了吧。

    别人还当风皇娱乐里能人不凡,竟然想到用以退为进的手段反击,也不怕没弄好就一败涂地,不得不说魄力十足。

    只是他们哪里知道,计划这次引导还击的人就是羽烯,他的目的也不过是为司凰善后,还有铺后路罢了。

    从这次事件让羽烯意识到司凰认真的个性,早晚有一天会暴露自己喜欢男性的真相,既然网络上借题发挥,他不如将计就计,让大家先提前做个心理准备。值得庆幸的是风皇娱乐的操作不错,司凰的粉丝群众够忠,暗地里说不定也有人施压,让整个事态进行得很顺利。

    不过很快羽烯就发现事态进行得太顺利反而超出了预算——大家很好的接受了‘如果陛下是同性恋或者双性恋’这个假设之后,之前播完的《无限崩坏》第二期就火了。

    或者该说,之前就很火,现在借司凰这件事更火了。

    无数人因为‘司凰性向门’事件而去重看,或者是本来没兴趣抱着八卦的心态去看,让《无限崩坏》第二期的点播率再次突破。

    《无限崩坏》的第二期内容也被人们戏称为《国王猎艳记》《陛下的宠爱日常》《无限崩坏之宠物后宫》等,原来直男直女们看着没什么问题的画面,怀着一颗异样的心情去看,逐渐就觉得整个节目里简直基情满满,处处让人脸红心跳——司凰以年下之龄霸气征服各个年段和风格的优质男女,连最后的结局也被歪歪出各种扭曲,什么精灵王潇洒离场,丢了身心的宠物们无畏生死去追寻,结果失去了王的庇护,被猎人们虐身虐心……

    本来以为又会有人拿着借题发挥,结果效果出乎意料的好,司凰的粉又涨了,其中一部分真爱粉们发生了诡异的质变,竟然找了个新的乐趣,那就是给司凰配cp!

    这些情况还是期末考后的第二天,羽烯给司凰打电话,让她以后再干这种突袭事件记得提前通知他一声,免得把他吓出心脏病不说,防御措施还来不及做,然后司凰通过网络后才知道的。

    司凰早有预料游戏里秦梵曝光声音后的影响,不过没想到羽烯的反应这么快,并成功让事情按照她想的那样发展,真心对他说了声谢谢,并承诺以后会注意。

    这声谢谢反而让羽烯不好意思了,又问她考试感觉怎么样,“你的成绩肯定要曝光,考得好可以给暑假期间上映的《时间之牙》做宣传,还有压下游戏的影响。”

    “没问题。”司凰给了羽烯一个心安的回答。

    羽烯做过她一段时间的补课老师,了解司凰的学习能力,所以得到这个回答后就放心了。

    事实上也的确没问题,京华大学的期末考成绩分数在第三天后公布,学校和官网上都有,不会造假。

    作为z国第一大学学府,京华大学的期末考成绩一直是无数z国人和媒体关注的存在。

    当成绩一出,大家自然去找司凰的名字,然后就看到司凰的名字遥遥领先挂在大一年纪第一的位置上,引起无数反应,年轻人的惊叹和老一辈人沉思。

    “我靠!我没记错的话,司凰大半学期都在工作吧?成绩竟然还这么好!”

    “本来我不相信天才,这回我真的信了!这世上的确有天之骄子,我服了!”

    “嘤嘤嘤嘤!陛下求嫁!你肿么可以这么完美,以后我都要找不到男朋友辣!”

    各方反应下,媒体也不忘炒作,风皇娱乐早就做好了狂捧司凰的准备,所以成绩一出,网络上铺天盖地都是司凰的新闻,其中很多报道司凰如何在演戏的时候也不忘在剧组里学习,在几个国家来回,学习和工作兼顾,有时疲惫靠着墙就睡了,照片是羽烯以前就偷拍好的,从这点证明司凰的成绩绝对不是全靠‘天才’两字,不要忽略了他的努力和辛苦。

    虽说这炒作的行为明显,可没人能说司凰靠包装,京华大学的成绩榜单高高挂着,无时不在证明这人就是有炫耀的资本。

    在铺天盖地的报道中,也有人把司凰和m国的亚瑟·斯托克做对比,让无数人发现这两人真的相似且出色得旗鼓相当,不由期待两人哪天真的能分出个胜负出来——写真那次暂不算,毕竟主角真论起来应该是艾斯,胜负模糊。

    在这场风波中,最淡定的莫过于司凰本人,她亲自回了风皇娱乐一趟,为的是交代羽烯和其他部门的一些事情,表明自己暑假没时间管公司,不过真发生什么没法解决的事,可以发邮件到秦梵那里。

    把事情交代完,并拒绝来到公司请求采访的人,司凰又去和余奶奶一一告别。

    由于司凰这次入伍不是普通的参军,未免自己在训练营里顾及不到出什么意外,她又特别交代了照看司智韩的露娜阿姨几句,并加派了人过注意着。

    把该做的准备都做好后,司凰就和秦梵一起搭上直升机,去到血旗特种部队暂居的训练营地。

    由于司凰要去的地方属于机密,所以羽烯和苏月半他们没能去送机,只凭时间知道司凰已经走了。

    “在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息影,这胆子太大了。”苏月半望着手机的时间,想着司凰应该已经离开了这块地域,忍不住感叹,“虽然说暑假就两个月,可是一点消息都没有的两个月啊。”

    “两个月而已。”袁良望着天空,“就算他从现在开始息影一辈子,也没人能忘记他。”

    苏月半一怔,突然觉得袁良说的有道理。

    一旁沉默的宗浩浩捏紧了手掌,他想和司凰一样,不!有他一半也够了!

    本来心情有点迷茫的羽烯听袁良一说,突然觉得也是这么回事。

    他的主职还是司凰的经纪人,就当是艺人放了个大长假,等司凰回来肯定又有更多的改变。

    这么一想,他忍不住期待起来。

    “对了,《时间之牙》明天正式上映,我买了票,我们去看吧!”苏月半转眼邀请身边的大家。

    袁良问:“贵宾包?”

    “普通座!”苏月半眨眨眼。

    袁良又问:“包场?”

    苏月半:“怎么可能!”

    袁良不再掩饰的表露出自己眼里的鄙视。

    从zz开发后,他赚得个大满盆,竟然就请他们去看个普通座的电影,还是司凰第一部电影作品。

    苏月半嚷嚷道:“你这什么眼神!司大神的场还需要我包吗?你不知道这电影多火,我还是用特权搞来的票!”

    虽然不排除苏月给自己吝啬找借口,不过他这话还是得到的在场众人的认同,约定了时间,大家就散了。

    *

    直升机在一块无人区大路停下,梯子放下。

    司凰站在机门往下看,看见几辆军用越野车。

    “准备好了?”秦梵抹了把她的脸,细腻光滑的触感让他心紧了紧。

    司凰回头一笑,“你越来越啰嗦了。”

    这抹跃跃欲试的笑容让秦梵刚升起的不忍压下去,把自己的手也收回来,很多话到喉咙又咽回去,最后面无表情的说道:“从现在开始我的身份只是长官,你是新兵。”

    “是的,长官!”司凰笑着对秦梵比了个军礼。

    秦梵本该斥骂她一声不准嬉皮笑脸,却到底没舍得,“去吧。”

    司凰顺着梯子爬下去,一半的时候听到上面秦梵喊道:“我相信你。”

    司凰抬起头,对上秦梵深邃的眼神,“记住我教你的东西。”

    司凰再次单手对他比了个军礼,长发在半空被风吹得飞扬,一张脸看起来更张扬肆意。

    秦梵目送她到地面。

    地面上和司凰一样的有二十个人,他们的任务的徒步跑去训练基地。

    司凰的出现让同期的二十人露出惊讶的神色,不过谁都没有多话,伴随着教官一声严厉的低吼,越野车发动,他们的训练任务也正式开始!

    越野车开得不算快却也不慢,用人奔跑的速度快跑的话还跟得上,不过人不可能长时间保持着快跑,很快越野车就不见了踪影。

    司凰抬头看了看,之前坐过来的直升机也不见了,只剩下包括她在内的21个人在大路上奔跑。

    司凰身上除了一身作训服外,什么都没有,一张极具识别性的脸让她在人群中非常醒目,旁边一个寸板头已经看她好几回了。

    “喂,我叫石磊,你叫什么?”

    听到寸板头终于忍不住开口,司凰回了句,“司凰。”

    石磊一听到声音,看司凰的眼神更诡异了,“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怎么说?”司凰挑眉。

    石磊耿直评价,“你这样的不行。”

    司凰觉得这小寸板有点意思,长得浓眉大眼和土黄近棕黑的皮肤,不算壮但是挺高也有肌肉,整个一副农村小伙的模样,尤其是耿直的表情做出来,没有半点军人的铁血气息和煞气,倒像个放牛汉纸。

    她忍不住逗一逗人,表情沉下来,眯眼看去却意味深长,“男人不能说不行。”

    石磊直愣愣看着,然后更担忧道:“你这样的,真不行!”

    司凰不做回应。

    石磊却还在说:“我们20个人是经过一次次筛选下来的,每个都是一个小队里的精英,已经训练一个月了,你才空降下来,不知道这多辛苦!我看你肯定得罪人了,等下坚持不了就跟人认个错,别给自己找罪受。”

    司凰诧异的打量向他,“军人注重的品质中韧性和坚持很重要,你这话不像是精英说的。”

    石磊想也不想的说:“我是军人会做到,可你不是做军人的料不需要,乖乖认错,人家肯定原谅你!”

    这逻辑……

    司凰不想再多解释。

    “我说真的。好好的别折腾自己,又折腾不出个花样。”

    “你说这么多,不怕消耗体力口渴吗?”

    石磊闭嘴了。

    几分钟后,司凰听力太好,听到这小寸板又嘀嘀咕咕了一声,“不是看你长得比女人还好看,谁管你。”

    “……”司凰轻轻笑了,眼里闪烁着精光。

    从上午一直跑到下午,太阳高照极快的消耗人的水分和热量,眼前的路却好像没尽头,只有身边的队友又是竞争对手的喘息以及脚步声。

    几个小时后,又从太阳高照到太阳下山,大半天不停歇的奔跑,没有水分的补充,大家都露出疲态。

    石磊一头大汗,心想着那漂亮不像人的青年该掉队了吧?转头一看,差点没被吓得摔倒。

    司凰微笑看他见了鬼的表情,还关心一句,“你还行吗?”

    “……男人不能说不行!”石磊保持见鬼的表情。

    司凰鼓励道:“嗯,加油。”

    石磊:“……”

    天使般的面容下,他看到了恶魔的奸笑。

    ------题外话------

    无责任小剧场:

    凉凉:今天起我是长官,你是新兵。

    陛下:是!长官!

    凉凉:现在,把衣服脱了躺下!

    陛下:什么?

    凉凉:你只要回答‘是,长官’,现在回答我新兵守则第五条!

    陛下:是,长官!新兵守则第五条:听从长官一切指令!

    凉凉:很好,现在脱衣服,躺下!乖~

    陛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国民男神相邻的书:少女风水师痴鬼648宿舍:到底是谁校医之死亡纹身鬼玲珑重生之将军会预知宝贝儿道爷2:鬼物买卖送魂笔录午夜鬼语爱上我的灵异先生活人禁忌中国恐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