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章 他死了!

【书名: 重生之国民男神 第022章 他死了! 作者:水千澈

强烈推荐:超神当铺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王瑾崇觉得可能性不大。

    徐子秀是比秦梵更危险的人,因为在他的身上,王瑾崇看不到真正的人性。

    哪怕他会做喜怒哀乐的各种表情,都没办法掩盖他本性里的乖张无情,他是真正前一秒可以救你,下一秒就可以杀你的怪人。别问他为什么这样做,因为他的回答也会凭他的心情变化多端,还未必是真的。

    王瑾崇亲眼见过徐子秀,却没有和他接触,因为第一次见到他就是他父亲带他去观运,然后王瑾崇在秦梵和他两者之间选择了秦梵。

    后来听说了不少关于麒麟和白泽的消息,这两个是他们这一代军人中最具代表的人物。不过七年前,秦梵强势崛起,徐子秀自作自受,进入白色监狱里消声灭迹。

    这两个人的结果还曾让王瑾崇感到自傲,说明自己的观察和选择没有错。

    谁想到七年后,徐子秀竟然被放出来。

    王瑾崇直接就问了,“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本来他的军衔和地位,就算不对赵擎他们多尊重也没问题,愿意作为一名兵来接受他们的特训安排也可以。

    现在他提问了,没士兵对上级的态度,赵擎和顾一诺不过对视一眼,没说什么。

    这位太子爷,真正能镇住他的也就秦爷了。

    “你应该猜得到原因。”郭成雄耸了耸肩。

    王瑾崇严酷道:“10人的伤亡,至少有一半都是他干的,这样的人应该被关回白色监狱。”

    “你可以向你爷爷提议。”郭成雄倒是巴不得徐子秀被送回去,不过请神容易送神难,徐子秀既然能出来,肯定就不会那么简单被送回去。

    王瑾崇没有坚持要在这里争个结果出来,他用不屑看蛀虫一样的眼神扫过徐子秀,然后转身走出帐篷。

    徐子秀问:“他跟司凰有点恩怨吧?”

    在场没人回答他的话,徐子秀不介意,呵呵笑道:“那眼神,真能刺激人的破坏欲。”

    梅花鹿眉头不动声色的皱了下,转头看向徐子秀。

    徐子秀好像侧边长了眼睛,在他看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把头转向他,和梅花鹿对视在一起。

    “你看出点什么了吗?”徐子秀期待的问答。

    梅花鹿摇头,“太黑了,看不见。”

    “哈哈哈哈。”徐子秀笑得很开怀,他情绪波动似乎总是很大,不管是笑还是怒,来得既快又直接,“你没看错,我眼睛是黑色的。”

    阳子扯了下梅花鹿,让他不要再和徐子秀搭话。

    从以前他就不喜欢徐子秀,或许不能说是不喜欢,不过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和这个人相处。

    徐子秀的笑声渐渐停下,看他们都一副要把自己排斥在外的样子,也不想再和他们说话了。

    安静下来的徐子秀皮肤不是特别白,不过细腻健康,五官也俊秀,明明年纪和秦梵一样,看起来却比他年轻,说的是个在校的大学生也会有人信。

    这时候走出帐篷的王瑾崇半路上被石磊拦住了。

    “太子爷,”石磊客气的叫了声,“你问到凰哥了吗?”

    王瑾崇不知道他怎么这么确定自己是去问司凰的下落,烦躁的应了句,“他死了。”

    “不可能!”石磊没控制住声量。

    周围的兵哥们都转头看过来,由于之前的训练和死亡人数,让他们没心情看戏,还有人喊道:“都是自己人,有什么好吵的,过来吃饭了!再不快点,吃不饱别怪别人。”

    石磊和王瑾崇却都闻若未闻,互相一阵瞪眼。

    “你们在干嘛?”

    一个声音传来。

    在对峙的两个人一起神色骤变,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司凰走过来,白皙的脸庞,笔挺的身姿,迷彩服穿在他的身上也尽显帅气和稳重。

    这比他们这群刚从泥巴水里爬出来的人可好看潇洒多了。

    “凰哥!”石磊惊喜的喊道。

    “司凰!”和石磊的惊喜形成反差的是王瑾崇咬牙切齿的语气。

    司凰一挑眉,不明白他们这异样的表现是怎么回事,她不在的一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吗?

    石磊后面的话就解除了司凰的疑惑,“我就说凰哥你肯定不会死。”

    “谁说我死了?”司凰问道。

    石磊朝王瑾崇的方向努努嘴。

    王瑾崇已经二话不说朝司凰冲过来。

    他满眼怒气和战意,出手也带起罡风,是真正的重手。

    司凰对他突然袭击都习惯了,和他打在一块。

    两人你来我往,周围的兵哥们看得都麻木了。

    “行了。”秦梵的声音响起。

    这回王瑾崇却没有停下来,誓要跟司凰分个胜负似的,不过司凰没兴趣和他继续打下去,他越进她就退,明摆着避着他的打法,怎么都打不过瘾,让王瑾崇觉得她在敷衍自己。

    对手这样敷衍让人不痛快,更不痛快的是王瑾崇还没本事把司凰抓住,往死里揍一顿发泄。

    他不得不停下,冷眼瞪着司凰。

    司凰莫名其妙,想到石磊之前的的话,“你做梦想我死,没成就想亲自动手?”

    这话是故意刺王瑾崇,司凰哪里看不出来王瑾崇的眼神,虽然怒火熊熊,却没有杀机。

    不过她才奇怪,石磊没道理撒谎,王瑾崇的样子也不像是装的,也就是谁他之前真以为自己死了?

    王瑾崇冷声道:“你该死!”

    司凰淡淡道:“这是作为我手下败将的宣言吗?”

    她一回来就被人说死了,还理由都没的被人打,现在还给个自己该死的理由,司凰之前还觉得王瑾崇这人好逗,现在也没兴趣了。

    王瑾崇气得一握拳,盯着司凰的目光如刀,“早晚有一天我会打烂你这张嘴。”

    司凰闻言看到他说话的嘴唇上。

    “你看什么?”王瑾崇皱眉。

    司凰轻嗤,“算了,我不想弄脏刚刚洗干净的手。”

    没头没脑的话,让王瑾崇心肝脾肺都冒火,跟猫爪子挠一样。

    他不想去问司凰那话的意思,多少能猜到点真相,往自己原先那大锅位置走,发现司凰也走这个方向。

    男人还是不要太多嘴多舌的好,王瑾崇虽然不爽,还是找了个理由憋住了叫司凰滚的话。

    “司凰。”秦梵已经喊道:“你跟我走。”

    司凰猜到男人肯定是要给开小灶,转身就去了。

    本来还想问她一些事的石磊眼巴巴目送她跟秦梵一起进帐篷里。

    他一转头,发现王瑾崇也正盯着司凰他们的背影,就回到自己之前的位置,小声对旁边的朋友说:“父母还有偏心的,更别说其他的了。一样是新队员,秦首长更看重凰哥。”

    “你不知道。”另一边的龙影兵哥听到他的‘小声’悄悄话,接下了这个八卦,“传闻司少是秦首长唯一的弟子,在外面的时候就认下来亲自教导了。”

    “话不是这样说,王家和秦家都是世代参军,出了元帅的世家,他们的关系应该更好。”又一个加入进来的兵哥。

    “只是不知道司少是什么背景,我已经3年没能回去看看了。”

    “得了吧,好好赚军功,外面家人过得好,以后出去的日子也好过。”

    “像咱们这样的,还能过正常人的日子吗?呵呵,我怕会睡不着觉。”

    “你就知足吧,我们算好的了,尖刀部队才是真正的脱节,我听说有个哥们出去一趟,不小心就犯了事。事情就是一妹纸想吓吓人,玩个小游戏,捧上尖刀的哥们也收住力,人就抢救不回来了。”

    大家听了都吹嘘不已,不知不觉气氛慢慢热闹了点,大家聊着未来,说起了生死,对之前战友的死记在心里,表面上不再那么低迷。

    顾一诺发现外面的情况,看向石磊的方向微微点头,心底又给石磊加了一个标签。

    删除调节队伍的气氛也是个好本事,士气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

    然而顾一诺不知道,石磊哪里是好心调节带动整体气氛,最初的目的不过是想膈应一下王瑾崇。

    司凰进帐篷也看到了被绑着的徐子秀,对他投来诡异目光不理会,那是将热情和凶恶杀意融合在一块的眼神,有这种复杂难懂目光的人,被认为是神经病完全正常。

    军官们吃的比外面人要好,不过也没好太多,不过是一个桌子有用盘子装着菜,不像石磊他们拿着碗和筷子,每个人都往大锅里夹菜。

    司凰和秦梵他们一桌,吃完放后,又被秦梵给了个苹果。

    苹果不是什么稀罕物,不过在严酷特训中的军队里,你想吃就太难了。

    赵擎没忍住说了句,“我说你怎么还带水果这么讲究了,原来是给他的。”

    实际上,赵擎觉得比起秦梵变得讲究了,他细心的为别人带水果这事更奇异。

    秦梵没理他,赵擎吃完没事干,又打量到司凰身上的迷彩服,“刚刚出去洗澡洗衣服了?”

    司凰听他是用闲聊的语气,没端长官的架子,就轻松的应道:“抖了几下。”

    下午没太阳不够大,她倒是想洗,一时半会也干不了,后来还是秦梵帮她把衣服大力抖了几回,把衣服上的泥巴扒拉下来,深颜色就看不出多少脏了。

    “你出去吧。”秦梵看她把苹果吃完了,就拍拍她的背。

    这力气明摆着有刻意的收敛,看得赵擎又一阵眼抽。

    之前在远安基地里,他还没察觉到,直到行军特训路上,他才发现秦梵对司凰好得有点不像话了。

    以前从没见过秦梵假公济私,还给人开小灶的!以他对秦梵的理解,这人不是应该一经发现有人偷工取巧,就双倍十倍的惩罚过去吗。

    现在不是想这些八卦的时候,赵擎看秦梵站起来走到徐子秀面前,就知道要办正事了。

    “人是你抓回来的,你决定?”

    顾一诺也看着秦梵。

    徐子秀这个大麻烦,他们都不想接手。

    秦梵居高临下的望着徐子秀,“说吧。你怎么出来的?”

    徐子秀呵呵笑道:“当然是有了除了我,没有别人能做到的事。”

    “喂,别把话说得这么满啊。”郭成雄插了句嘴。

    徐子秀转头看他,“我能去死,你能吗?”

    郭成雄扭头,不再凑上去被这变态虐。

    “回去。”秦梵道。

    “不可能。”徐子秀摇摇头,“那个地方一年就玩腻了,剩下六年的无聊都快把我逼疯了。难得出来,我绝对不会回去。”

    他还委屈上了。

    秦梵深深看他,“不想回去就收敛点,你知道我的底线在哪里。”

    徐子秀撇嘴,“我对你没兴趣了。”

    秦梵盯着他不说话。

    徐子秀和他对视,脸上活络的表情渐渐冷淡,嘴角上扬的弧度却越来越诡邪。

    ------题外话------

    王太子:你不是死了吗!?

    陛下:有金闪闪的月票护体。

    王太子:那是什么?

    陛下:人气最高光环!

    王太子:我也想要!

    陛下:自觉躺好求月票,不仅能得人气光环,尤其是能激活二更君出没!

    王太子:二更君!那不是和万更君一样的传说人物么?听说一直被太后扣押宫中,轻易不现于世,怕引起天下疯抢!

    陛下:最近国库空虚,急需月票填补,二更君作为国民一员,也来出份力了!

    王太子:极好!极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国民男神相邻的书:少女风水师痴鬼648宿舍:到底是谁校医之死亡纹身鬼玲珑重生之将军会预知宝贝儿道爷2:鬼物买卖送魂笔录午夜鬼语爱上我的灵异先生活人禁忌中国恐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