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4章 私生子的身份被暴

【书名: 重生之国民男神 第044章 私生子的身份被暴 作者:水千澈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把画袋的拉链拉上,司凰就按了接听,莫里斯急促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k!抱歉,你听我说,因为一些原因,我不得不先回国了。本来我还以为靠画展的机会可以在z国多呆一段时间,可以再多看看你生活的z国,可是……”

    莫里斯叹了一口气,语气藏不住遗憾和不甘心,“因为这次意外,画展没办法继续下去了,不过《海妖》能送到你的手里,也算满足了我一个心愿。下次,等下次再见,我们再好好聊,记得不要忘记我!”

    司凰听完他的话,神色莫名,过了几秒听莫里斯要急着挂电话的时候,才轻声说:“你要小心,之前画展上的人好像有意向对付你。”

    “嗯?”莫里斯似乎愣了下,紧接着大大咧咧道:“没关系,也不是第一次了,我的命大着,你不用担心!”

    “反而是你,”莫里斯突然压低声音,比任何时候都认真,“k!保护好自己,下次不要再随便往危险的地方去,太危险了!”

    司凰还没来得及回答,那边的莫里斯似乎是要坐飞机还是别的,就急匆匆的挂了电话。

    “怎么了?”前面开车的羽烯抬起眼睛,从后视镜里观察司凰异样的神色。

    “没什么。”司凰摇头,把手机放下后就闭上眼睛。

    回到景兰山庄的别墅后,司凰去二楼主卧自带的浴室洗了个澡,才换了一身干净衣服,擦着头发走到楼梯间就听到下面客厅羽烯的喊声。

    “司凰,出事了!”

    五分钟后。

    司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把羽烯刚刚交给自己的平板内容看完。

    《白氏药业非法**实验,贩违禁药品,证据确凿,惊!惊!惊!》

    《一场骗局!狼心狗肺是白氏药业!》

    《恶有恶报,白氏父子遭天惩!》

    短短不到一个小时而已。

    网络上竟然铺天盖地都是关于白氏药业犯法的新闻。

    正如羽烯说的出事了,还不是一般的事!

    这可是比贪官收钱还要恶劣的问题,竟然被传播到了明面上,司凰看到网络上的所谓的证据,就是白氏祖宅的地下实验室的照片。

    虽然照片和司凰拍下来传给血旗的不一样,不过司凰还是有一种被人玩弄在鼓掌之间的感觉,就好像暗中的敌人已经明了自己的所作所为,然后就用这种方式来打脸。

    司凰眸色冷却下来,对羽烯交代道:“这件事先不用管。”然后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上了血旗聊天室。

    大地熊:你可算上来了,看到网上的东西了吧?和你想的一样,这事不是我们散播出去的,那就只能是对手。

    霸王:白老头的命案被你们接手了?

    大地熊:没错,知情的人都已经下了封口令,对外的解释是意外死亡。

    霸王:……

    大地熊:这是最好的处理方案,未免引起人民恐慌,对你的影响也不好。

    霸王:我知道,我在想其他事。

    麒麟:想什么?

    大地熊:我擦!老大,你怎么有时间上来?

    麒麟:啧。

    远在北方的秦梵无声的冷哼,他怎么可能告诉郭成雄,他利用最高权限,给司凰的号设置了特别关注。

    只要‘霸王’一上来,他手机就会提醒,这样就不会错过他的宝贝了。

    这边司凰看到秦梵发出的这句话,手指不自觉就已经习惯性打出回答。

    霸王:想你。

    麒麟:[开心]

    大地熊:……[闪瞎眼]

    司凰看着画风瞬间不对了的聊天室,哑然一笑。

    霸王:我在想这手段太温和了。

    麒麟:怎么说?

    大地熊:……[闪瞎眼]

    霸王:他们的反应这么快,就说明不是已经发现我的问题,就是已经怀疑我。既然可以这么果决狠辣的解决白家父子,并把整个白家都搭进去,为什么偏偏放过了我?这明明是个好机会,只要稍加利用一下,就能给我造成影响和麻烦。

    麒麟:注意点。[拥抱]

    大地熊:……[闪瞎眼]

    霸王;我会的。另外白家的事解决后,我要去一趟m国工作。

    麒麟:这次任务的军功会给你争取最高,好好工作。

    司凰从文字就能看出秦梵松了一口气的感觉,那个好好工作看起来就跟好好休息一样。

    事实上司凰的感觉没错,秦梵的心情很复杂,既为司凰能和他并肩作战高兴,又担心司凰在任务受到伤害,每每想到司凰的年纪,他就更想司凰能做自己喜欢的事业,开开心心的去做她的演员,去演她的戏。

    以前对于演员看不上的心情早就消失得干净,他为司凰光芒万丈的样子着迷以及骄傲。

    司凰想了一会儿,决定先不告诉秦梵,自己会去m国接下《神秘国度》这部戏的原因之一和‘造神’任务有关,毕竟事情还不过是她的猜测而已。

    在看血旗聊天室里,在秦梵的话语后面依旧是郭成雄微弱存在感。

    大地熊:……[闪瞎眼]

    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他的这份存在感总算被秦梵给注意到了。

    麒麟:很闲?

    大地熊:不敢,我都已经忙成狗了,竟然还要在这里被喂狗粮!

    麒麟:滚蛋。

    麟:滚蛋。

    大地熊:是的头!好的头!

    聊天室里恢复平静。

    司凰却收到了两条私信,一条来自秦梵,另外一条来自郭成雄。

    前者告诉她有什么事都有他顶着,文字就能感受到浓浓的关心,比在公共聊天室里说话时要亲昵多了。

    后者则在羡慕嫉妒恨的告诉司凰,整个血旗里也就她能这样轻松自在,被老大亲自开口好好去做自己喜欢的事儿。还跟她八卦说,到现在王瑾崇还在军队里被虐,没能进入到血旗的核心来,连个代号都没有。

    司凰看着两人的私信,不由的轻笑出声,被白家和未知敌人搅坏的心情也回转。

    一说起军队,司凰脑子里就浮现一个人,给郭成雄回了私信。

    “白泽怎么样了?”

    离开d区的那天,司凰下了军用机才想起来自己忘记了什么,不就是把徐子秀这个人形凶器给忘记了么。

    对于徐子秀说的那个条件,司凰并没有答应,但是也没明确拒绝,就这样不声不响的走了,估计要被那个人形凶器给真的惦记上。

    郭成雄的回信也证明司凰猜测的没错,“呵呵,你还想得起他啊!那**一出来知道你走了之后就扬言要杀了你,不过放心,有头儿给你镇着,肯定没事儿!”

    司凰知道徐子秀一时半会都没法离开d区后,就不再计较他的问题。

    白家的问题有上面的人****,所以就算影响大,却没有引起多大的**乱。

    普通民众知道的真想版本是:白家是个黑心商家,做的犯法事可以把牢底坐穿了!恰好老天也不放过他们,在艺术馆的画展上遭到意外的电流走火,在爆炸中意外死亡。白家的医院被封,共犯白俊远则失踪。

    至于艺术馆为什么会发生意外?解释也很简单,就是检查不当!而检查不当的那个员工是谁?一个名字放上去,真正去关注这个人却很少。

    在不了解真实情况下,官方说是意外,大家也只能相信这一切是意外了,多余的疑点,就算民众们想到了提出来,官方不给出解释的话,他们没办法。

    本来以为这件事情就这样了,会随着时间淡去,谁知道没几天,从国外传到国内的一条消息,却把司凰给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惊天大秘!司凰是私生子!?》

    《‘不是亲兄弟!’司桦亲口否认和司凰的双胞胎关系!》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司凰亲身上演现代逆袭生活剧!细思恐极!》

    继‘白氏黑心门’之后,‘司凰是私生子’再上热条,比之前的事还要轰动,可谓震惊了整个娱乐圈以及粉丝圈。

    事态扩散的速度就算羽烯及时发现都无法阻止,通过调查才知道,这事的起源是司桦在国外发了一条本人录制的视屏,并不知道通过什么手段,又或许真的不过是个意外,有国人看到了就把视频迅速的传到了国内。

    视频中的司桦亲口直述司凰和他不是一母所生的兄弟,他原来的哥哥早在婴儿的时候就夭折了,所以他是后来居上的私生子。

    不仅是这样,司桦还说司凰和白晴岚的关系一向不和,哪怕白晴岚把自己孩子的身份给了他,可司凰依旧不知道感恩,始终对白晴岚怀恨在心。

    这一条视频被流传出来,所有看到人都感觉自己的三观被洗牌了,一旦把司凰定位在私生子的位置上,再去想这两年来发生的事情,真真应了那个成语——细思恐极!

    一个私生子,不仅被接受了,还给予自己大儿子的身份,这真不是一般女人能做到的事情。

    这么多年来,司家都瞒着这个事情,到现在才说出来,说明了什么呢?

    如果是在风华娱乐倒台之前,大家或许还会觉得这一切错在司智韩花心。但是现在司凰风光了,其他人死的死,消失的消失,被关在国外的关在国外,出于人的本性,大部分人都会偏向弱者那边,然后就觉得是司凰心机深重,如司桦说的那样不知道感恩,还暗地里不知道耍了多少手段!

    再仔细想一想,作为私生子的司凰继承了风华娱乐,白晴岚因为走私禁药在牢房里****,司桦也因为司凰名声扫地,被赶到国外都差点国内众人遗忘,再几天前白氏药业也倒台了……

    天啊!虽然一切都有证据说明是白家的人罪有应得,可是这真的和司凰没有一点的关系吗?真的没有吗?!

    怀疑的种子在每个人的心底生长,娱记们更不会放过这个轰动的大新闻。

    景兰世家也被牵连,被记者们堵着门口,日夜的换班就想等司凰出现。

    早先羽烯在景兰世家的别墅呆了**,本来还想着早点和司凰回京城去,谁想到会发生这样的大事,让他一样被堵在了别墅里。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出面公开做出解释。”羽烯对司凰建议道:“这本来就是没有根据的事情!”

    然而在他面前,正在被外界无数舆论攻击的男主角,司凰却淡然的坐在沙发上,拿着报纸正看着。

    她一脚搁在另一只脚上,姿态优雅清闲,似乎外界的一切对她并没有任何的影响。

    羽烯没有得到司凰的回答,面色微微变化,“难道他说的是真的?”

    司凰依旧没有回话,这落在羽烯的眼里就是默认了。

    羽烯嘴唇不由紧抿,盯

    由紧抿,盯着司凰看了一会儿,把心里的打算说了出来,“就算是真的,你做出否认的话,一样可以让人相信你!”

    现在他才算明白,为什么曾经的司凰就对他说风华是他的敌人,司智韩和白家的人都是。以前他以为是父母过度偏心,现在……

    “你相信司桦的话?”司凰终于有了反应,她放下报纸,抬首对羽烯问道。

    羽烯毫不犹豫的回道:“我相信你的话。”

    司凰扬唇,“我的确不是白晴岚生的。”

    羽烯眼皮一跳,看不出任何的变化,然后听到司凰下一句话。

    “我亲妈的名字叫李离思。”

    “……”羽烯瞪圆眼睛。

    三秒后,羽烯才找回声音,“你刚刚说什么?”

    司凰不介意重复一遍,“我亲妈的名字叫李离思。”

    羽烯脑子自然就浮现出李离思的模样,虽然李离思死得早,不过羽烯对她的印象依旧很深刻。

    因为目前李离思的原创歌曲依旧还在风皇娱乐里吸金,自从进入娱乐圈这一行后,羽烯对于这位歌坛天后印象也越来越深刻,还听过不少人把司凰拿来跟李离思做比较。

    现在由司凰亲口说李离思他妈妈,羽烯第一个念头是怎么可能?紧接着的念头就是这才对啊!

    羽烯仔细打量着司凰的脸庞,这张仿佛被上帝亲吻的脸蛋,怎么可能是司智韩和白晴岚生出来的?以前光觉得司凰和司智韩有几分像,就没有去想他和白晴岚之间的差别。

    现在再看,羽烯就觉得不愧是颜值爆表的混血儿生出来的孩子,李离思那样精灵般的长相,才能生出司凰这种妖孽级的孩子才对!

    “所以呢?”羽烯收敛走偏题的思绪,声音有点干哑,“你跟我说这个,是打算怎么做?”

    “公布。”司凰淡道。

    羽烯惊道:“你要公布你和李离思的关系?”

    司凰神色平静,不但没有任何的惊慌,反而还扯嘴轻笑,那笑容冷中透出几分的邪,“本来我就在考虑什么时候把这事公布了,司桦这一手倒来得及时。”

    羽烯无语,“你还笑得出来!难道你不觉得这可能是阴谋吗?为什么白家的人才出事,他就把这事公开了?”

    也难怪羽烯会阴谋论,因为事情真的来得太巧合了。

    司凰笑道:“本来我也想过有人把他当使,不过这种手段不像是……”关于‘造神’组织的事情,司凰并不想让羽烯知道,毕竟这事他知道了也没有任何的好处,还会给他带来危险,所以司凰的话语不过是点到为止,“太小打小闹了,不是玩阴谋的那伙人会干的事。”

    羽烯听出这话里包含的未知,他并没有问深入的东西,依旧追求的是表面所谓的‘小打小闹’。

    “那你觉得他为什么会公布?难道真的是巧合?”

    “嫉妒吧。”司凰早在事情发生开始,想地比羽烯更多,把里面的情况都理了一遍,“你忘了《神秘国度》这部电影的演员名单已经确定,既然我们能知道,作为里面角色之一的司桦肯定也看到了。他不想我到国外发展,手里面能打击到我的资本,也只有这一条消息了。”

    经司凰这么一提,羽烯恍然大悟,忽然觉得这世上的确存在巧合,司桦这事可能真的是凑巧选对了一个时间点。

    “你真的打算公布自己的身份?现在的情况实在对你不利,哪怕那些事不是你做的,大家也会怀疑是你。”羽烯轻叹,想继续劝司凰先别下决定,脑子急速的转动,就想给司凰想一个更好的解决方案。

    然而司凰的一句话,却把羽烯打得措手不及。

    “谁说不是我做的。”

    “什么?”

    羽烯错愕的望着司凰,眼神之中连他自己都没发现一闪而逝的惊惧。

    司凰和羽烯睁大的双眼对视,等他神色恢复平静,眼神坚定的看着自己,就满意的笑了。

    “司智韩和白家他们的下场都是罪有应得,我没有陷害他们。”司凰解释道,下一刻话语一转,“不过他们的下场的确有我推波助澜的关系。”

    和羽烯认识快两年了,司凰不是不能在羽烯面前演个正直好青年,把他骗得团团转。不过她并不想这么做,一部分的事不能告诉他,但是该让他明白她的本性并非信眼下无尘的善人。

    “我知道。”羽烯斜了她一眼,无奈道:“从一开始你就没有对我隐瞒过对司智韩的敌视,后来的事也没对我遮遮掩掩,要是看不出来,我就是傻子。”

    其实,当年司凰帮他救下赵莉玫和羽玲所作所为,就已经让羽烯多少看出司凰骨子里藏着的一份凶性。

    只是平日里看到他对粉丝的温柔,对朋友的关心,以及面对余奶奶他们的孝顺,都让他知道司凰就算不是个善人,但是也绝对不是个唯利是图的黑心恶人。

    “去准备吧,”既然羽烯有觉悟,那就够了,司凰道:“公开记者会,就在h市举行。”

    羽烯忍不住再次提醒,“你真的想好了?这可能把你这两年打拼来的人气都破坏掉。”

    “不怕。”司凰做下的决定,就不会再更改。

    羽烯深深看她一眼,然后站起来,“我知道了,我这就去准备。”

    望着羽烯离去的方向,司凰提醒道:“带保镖。”就羽烯这样的体质,不带几个保镖的话,估计要被外面记者给拆了。

    羽烯不知道司凰内心的调侃,还感激司凰提醒得对。

    ------题外话------

    月底啦,大家记得清票哦~另外盟主的活动依旧在继续,还未投票的小天使们请投男神!么么哒!

    昨天通知的微信公众号平台,有不少小天使们去了,爱你们!感谢大家的支持和关注噗~

    凉凉:停下!我就想问你一句!

    二水;什么?(⊙v⊙)

    凉凉:什么时候我才能跟宝贝继续恩爱?(‵′)

    二水:陛下,你怎么看?(⊙v⊙)

    陛下:嗯?没看我正忙着?

    二水:╮(╯▽╰)╭没看到陛下正忙着?(斜看凉凉)

    凉凉:……手好痒!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国民男神相邻的书:少女风水师痴鬼648宿舍:到底是谁校医之死亡纹身鬼玲珑重生之将军会预知宝贝儿道爷2:鬼物买卖送魂笔录午夜鬼语爱上我的灵异先生活人禁忌中国恐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