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5章 爱情没有公平

【书名: 重生之国民男神 第085章 爱情没有公平 作者:水千澈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两年前的阮倪还是个隐忍少女,却已经比大部分同龄人要成熟聪明。

    两年后的阮倪显然经历了什么,变得更成熟冷静,懂得伪装算计和利用人心。

    只不过现在这个程度还没办法瞒过司凰的眼,想要利用她的恻隐之心,或者博取同情牟利不可能。

    阮倪估计看出这一点,非常痛快的改变了策略,拿得起放得下,不愧是几年后国内道上能和纣军争锋的女人。

    司凰跟着阮倪走到了一个房间里。

    这是地下赌场内设有的特殊服务便利。

    阮倪让司凰进来后就把门关上,走到房间的床边,把床上的床单掀开。

    一个被捆绑着的妩媚女人出现司凰的视线里,似乎陷入昏迷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阮倪说:“这是皮尔斯老爷的情妇。”

    司凰挑眉,“你早有准备?”

    阮倪认真道:“在地中海码头看到你是意外,后来我的确在跟踪你,也知道你要对付雷欧·皮尔斯。恰好我在这个女人那儿做帮佣,所以……这是我的诚意。”

    她的确聪明。司凰看着阮倪,一开始是以条件将自己带到这里,却不急着提条件,反而先给予了惊喜。

    这样一来,就算阮倪提出过分点的要求,在不触及自己底线的情况下,自己都应该答应吧?

    司凰转身拉了一张椅子坐下,先拿出手机给窦文清发了一条信息,然后把手机放在一边的桌子上。

    这一番行为让阮倪脸色沉了沉,摸不准头绪。

    “你原来是帮雷欧做事的吧?”

    一句话,让阮倪色变,“什么?”

    司凰道:“你来y国的时间最多就两年,是什么让你可以去了解皮尔斯家族里的秘密?不仅知道皮尔斯老爷的情妇,还能行走在这些场所里?”

    阮倪辩解道:“我来y国后,就在伯津街里求生,的确加入了一个帮派,我的工作就是四处挖情报。”

    “我相信你有这份能力和魄力。”独身一人来y国,还是伯津街这个混乱的地方,就有胆子加入帮派并保护了自己,“但是巧合太多总会让人怀疑。”

    阮倪正要开口,被司凰抬起的一只手阻止,“先听听我的猜测。”

    阮倪抿嘴。

    司凰:“我猜你是机缘巧合中帮雷欧做事,之前会在地中海码头,是负责监视安哥的情况,会成为皮尔斯老爷情妇的帮佣,也是雷欧的安排,说不定你现在能在这里和我对话,也是雷欧的一步棋。”

    “一个z国的同乡,和我有一面之缘,还是个年轻的小女孩,提一点小要求,我应该会同意不是吗?”司凰望着阮倪一张白净的小脸,又看向床上被捆绑着的性感女郎,“这个人到底是你的诚意,还是你的陷阱还不一定。”

    “不,没有不一定。”阮倪的声音随着司凰的话刚说完就接上了,她无可奈何的说道:“你都已经产生这种怀疑,就会产生防备,所以已经没有成为陷阱的可能了。这只能是诚意,否则就必须由我来承担整个后果,我承担不起。”

    阮倪说完,深吸一口气,又盯着司凰咬牙切齿的说,“你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吗?每次都要和我这么计较!”

    司凰笑道:“你这样说就是承认了我的猜测,也就说你是折磨安哥的共犯之一,现在还想给我挖坑,我还应该怜香惜玉?”

    阮倪的脸色又一次变化,抿紧嘴唇沉默了半天,示弱道:“我只负责监视安逸元,并没有碰过他一下。何况你以为我容易吗?如果我不这样做的话,下场会比安逸元更惨!”她垂下头,刘海遮住了双眼,声音也模糊了。

    司凰对阮倪的了解仅限于听说,还有两年前的那次相见,却了解伯津街的生存难度。

    “我接受你的诚意。”她说着,站了起来。

    阮倪惊讶的抬头,还没等她高兴,就看到司凰要走的样子,着急道:“等下,你还没答应我的条件。”

    司凰回头,随即勾起的笑容有点无赖又促狭,可这笑放在她的脸上就变成了一种雅痞的魅力,“今天你做的这些,已经等于叛变雷欧站在我这边,我会给你想要的帮助。”

    阮倪愣愣的没反应过来,听到对方离开房间时,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不止是一个条件而已。”

    然后,门口又走进来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阮倪也知道,是窦二少身边时常跟着的那个。

    柴亮对她说:“去换一件衣服,和我一起把这女人运走。”

    “好。”阮倪笑起来,去换衣服之前,对柴亮说:“我叫阮倪。”

    柴亮被少女灿烂的笑容秒了一下,“柴亮。”

    *

    司凰回到赌场大厅,环视一眼就看到窦文清还在老虎机前,面无表情的投币。

    她记得窦文清买了一叠游戏币,现在手里只剩下几个。

    居然……一把都没赢?

    司凰觉得很有意思,嘴角的窃笑就被转头看过来的窦文清捕捉得正着。

    窦文清:“……”

    司凰:“咳。”

    虽然窦二少什么表情都没有,司凰却觉得对方内心一定不爽了。

    司凰淡定的走过去,随手在老虎机上选了个大奖的图组按下去。

    窦文清:“见到柴亮了?”

    “嗯。”司凰按了开始,“刚好事情可以交给他。”

    哔哩哔哩~

    老虎机里的光圈在转动。

    窦文清没说话。

    司凰看了眼他手里的游戏币,“把币玩完就走吧。”

    窦文清没意见,也看不出他是喜欢玩老虎机,还是无聊随便浪费时间。

    哗啦啦啦——!

    老虎机里发出动听又童趣的隐约,然后就是无数游戏币砸在铁皮上的声音。

    司凰错愕了一秒,抬头去看老虎机,见是中奖了。

    “哈。运气不错。”司凰随即好笑,却感觉到身边有点的空气有点冰凉。

    她侧头就对上窦文清凉飕飕的视线,一时间也猜不到他是什么心情。

    窦文清说:“游戏币玩完再走?”

    司凰:“……换钱吧。”

    “嗯。”

    司凰招手让一个兔女郎过来帮忙把游戏币装起来。

    只是这一手招来的不止是兔女郎,还有一堆麻烦。

    “是他吗?”穿着汗衫,手臂和身上纹着不少纹身的白人壮汉,一看就不是好货色。他手里搂着一个金发美女,指着司凰就说,“就是你小子敢泡我的女人?”

    司凰看了一眼金发美女,后者在她的目光下红了脸,眼神有点闪躲。

    这女人就是司凰刚刚离开前,喝了人家一杯酒,把筹码都给人家玩的那位。

    本来是看这个女人大胆,主动的凑过来就应付了一下,没想到她的大胆是因为玩习惯了这一手。

    司凰摇头,“没有。”

    这个否认被其他人看了,大部分都会理解成胆怯,怕惹怒了白人汉子。

    白人壮汉也一样,他的表情更嚣张凶恶,逼问司凰,“还敢说没有?不是为了泡我马子,你会把几百万给她玩?”

    司凰笑道:“钱多任性。”

    白人壮汉一怔,半天没反应过来。

    被他搂着的金发美女也愣神,不过眼神更多是痴迷热火。

    司凰轻笑,“你不理解也没什么。”她侧过身把兔女郎刚装好一盒子的游戏币拿过来,递到白人壮汉的面前,“来,拿去玩儿。”

    这话,就好像手里至少可以换十来万的游戏币,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皮球,眼前的白人汉子就是个被打发的小孩。

    “噗嗤——”周围看戏的人群中有个细小的声音冒出来。

    白人壮汉回神,脸就红了。

    猛地一挥手,把司凰手里的盒子打翻。

    一盒子的游戏币乒乒乓乓的洒在地上。

    “你找死!”白人壮汉紧接着一拳往司凰的脸打去。

    司凰低头避开,拱膝撞在壮汉的腹部。

    “哇!”壮汉吐了一口唾沫,捂着肚子弯下腰去。

    之前被他搂着金发美女发出尖叫声,才叫一声就被司凰看过来的一眼给定住了。

    司凰轻啧一声,对窦文清说:“游戏币玩完了。”

    “嗯,走吧。”窦文清盯着她脸上的表情。

    司凰和他一块离开。

    这场混乱一开始就没有人来管,不用想都知道白人汉子和那金发美女就是地下赌场的人,这种套路太常见了。

    “等等!k,我……”金发美女回神过来,踩着高跟鞋追上去,眼神是里浓浓的热烈。

    司凰没有回头,当女人追到她的身边,伸手要拉住她时就避开了,对满脸期盼的金发美女微笑道:“你不想让自己难堪,羞辱的话从我嘴里对你说出来对吗?所以为了让回忆美好一点,乖一点。”

    金发美女愣在原地,嘴唇轻微的哆嗦,然后慢慢紧闭,眼神里流露出羞愧和受伤,又更火热迷恋的盯着司凰的脸。

    明明是那样冷漠又恶意的笑容,却又像参了毒药的蜜糖。明明是残忍的话语,可以把人伤得支离破碎,却可以用轻柔的语调,包装成对情人一般善解人意的劝告。

    金发美女一动不动的看着司凰两人的离去。

    出来地下赌场,外面已经是下午,天色昏沉沉。

    窦文清突然说:“做你爱人会很辛苦。”

    “嗯?”司凰没想到窦二少竟然会主动提出这种话题。

    窦文清接着说:“会容易不安。”

    司凰感觉到口袋里的手机连续震动了两下,不过想听窦文清把话说完。

    “一般人在你面前会自卑,有信心的人掌控欲都很强,可你不受控制。”

    “这就你今天得出的结论吗?”

    “这是你今天给我看的结论。”

    司凰笑容不减,反而更灿烂,“你和我想的一样聪明。”

    窦文清却生气了,声音比平时更冷,“你看得出我的目的,我也看得出你的目的,你在诱导暗示我把你当战友?兄弟?合作伙伴!你在我面前展现你的实力智慧,让我明白你不受控制,随着你的成长,更难被人压制,所以除非你自己愿意,没人能强迫你。”

    司凰笑容收敛,神色认真,眉目看起来也异常俊丽,“窦文清,你很理智聪明,不管是在哪方面。你步步为营的接近我,用利益来捆绑我们两个关系,在达到目的之前都可以忍耐,哪怕是看我对别人温柔暧昧。你甚至可以做到秦梵那样,对家人出柜,让别人知道你喜欢我,但是这都是你在达到目的之前的隐忍。”

    “打个比方吧,假如我的爱人是你,你还能继续这样隐忍下去,让我随便的做我自己想做的事吗?”

    “我能。”窦文清冷声道。

    司凰道:“隐忍不是爱情的主调。”

    “你不用挖坑给我跳。”窦文清依旧没有表情,眼神却充满存在感,“隐忍不代表不能发泄,我不会伤害你却不代表不能打击情敌,秦爷能做的,我也能做。何况,”语调嘲讽,“秦爷的暴脾气,独占欲比谁都强。”

    “你说得对,可这一切都抵不过一个理由,我对你没有爱情。”

    窦文清浑身紧绷如冰。

    司凰看了眼周围,偏僻的地方只有他们两人。

    今天把话说到这个程度了,不如一次说清楚。

    司凰神色平静,是不添加任何多余修饰和遮掩的宁和,对窦文清展开内心的真诚。

    然而,很多时候没有修饰的真相才是最残忍,就好像孩子天真,有时最伤人。

    “我爱秦梵,所以我可以包容他的脾气,他吃醋的行为,在我眼里很有趣可爱。他部分的控制,对我而言是迷恋我的证明,会让我感到高兴,他的付出可以轻易让我感动。”司凰用理性的语气,说出这一番剥开内心的感性话语:“这就是爱情,没有公平可言。”

    窦文清嗓音失却平日的清澈,沙哑得暴露他并不平静的情绪,“只能是秦爷?”

    司凰道:“我专一。”

    窦文清深深看着她。

    司凰平静回视。

    “不试试怎么知道。”窦文清突然道,把司凰逼到后面的墙壁。

    一片阴影洒下来,窦文清逼近司凰,目光里的锐利怒火能彻骨。

    “你以为自己有多了解我?对我说这些,就能把我说服?”

    向来没有表情,情绪不激烈的窦二少。这时却在阴影中,露出了一抹浅笑,像罂粟一样,迎风轻摇该是柔美的脆弱,偏偏冷艳又冶炼得让人心神难平。

    司凰微微一愣,她了解窦文清,但是没有自信到完全了解他。

    然而,她就是知道窦文清很少会情绪外露,他很能忍也很理智,越是这样人,一旦爆发出来才真可怕。

    正是因为这样,司凰才不想窦文清继续在自己身上钻牛角尖,他并不是个好脾气的人。

    只是相较于秦梵一看就是座火山,窦文清就是一座冰封的火山,轻易不爆发,一爆发就是毁天灭地。

    这时的窦文清显然生气了,哪怕被秦梵揍的时候,也没见他这样情绪外露。

    他双手抓紧司凰的肩膀,低下头。

    司凰没有动,也没有反抗。

    两人的呼吸都纠缠在了一块。

    只差三厘米,嘴唇就能触碰到。

    司凰和窦文清近距离的对视着,互相都能看清楚对方的眼神。

    在窦文清的视线里,司凰的眼神很清很静也很漂亮。

    他捏着司凰肩膀的手,更用力。

    两人维持这个姿势几秒都没动。

    直到司凰推开他,微笑道:“你喜欢的不一定非要爱情。”

    窦文清没说话。

    有什么比没有反应更能证明没有心动?

    面对这样的平静,窦文清有属于自己的骄傲。

    他看着司凰离开也没拦着,黑发后的双眼暗淡中流露一丝迷茫。

    司凰走了一段路,才拿出手机。

    在刚刚她和窦文清交谈的时候,手机已经震动了好几下,也不知道是谁给她发信息。

    等看到手机屏幕里的弹窗,司凰的脚步猝然就停下了。

    信息里除了伊凡发来关于处理雷欧的事,剩下的几条有郭成雄、尤兰达……

    (信息)郭成雄:头儿一回来第一个问的就是你的事哟,我已经把你录节目的地址给头儿了,惊喜吧~

    (信息)尤兰达:k!阿诺德把亚瑟打了!你现在哪里……

    她才看着信息,脑海里出现五宝迟疑的声音。

    【咳!陛下,……那个,臣刚刚不敢打搅陛下和小冰块的议事,所以……就是说,臣感觉到大太阳的气息就在周围!】

    司凰:“……”

    ------题外话------

    每次写感情方面我都是时速500的渣渣……_(:3ゝ∠)_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国民男神相邻的书:少女风水师痴鬼648宿舍:到底是谁校医之死亡纹身鬼玲珑重生之将军会预知宝贝儿道爷2:鬼物买卖送魂笔录午夜鬼语爱上我的灵异先生活人禁忌中国恐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