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把人赢走了

【书名: 重生之国民男神 第164章 把人赢走了 作者:水千澈

强烈推荐:超神当铺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李哲临难而上的行为,引起在场众人的喧哗议论,换做是他们碰到眼前的情况,肯定没信心和人家继续比下去。

    一开始被打脸看算了,继续比?那不是把脸送上去继续被打吗?

    虽然佩服李哲这份拿得起放得下的定力,不过大部分人还是觉得他想赢的几率太低。

    高级毛料被送到解石师傅那儿,经过小心严密的检查操作,这毛料是宝是废就在大家眼前展露了。

    三块高级高料一块为废,两块出绿。一块是黄翡,又是一块芙蓉种!

    换做是平时,看到这种情况,人群早就炸了。不过有司凰带来的震撼在先,就算看到李哲两块出绿的情况,众人也就小声议论,暗说李哲运气不好,碰见的人太邪乎。

    先不说两人挑选毛料的价格差异,也不说出绿的数量,那李哲挑选的毛料虽然两块出绿了,可其中黄翡品相却出了问题,几条裂纹就让这块黄翡的价值掉了不少。

    这场赌石的胜负一眼明了。

    司凰转身就走,路过李哲的时候,见高挑的男人没有跟上自己,就提醒了他一句,“走。”

    李哲看向她,见少年的脸上已经没有一开始的张扬挑衅,反而眉宇间流露出一股感觉无聊的惺忪。

    这就好像是对他,对眼前的一切都已经失去了兴趣。

    本来这是一件好事,以免对方继续找法子来折腾自己,不过李哲却高兴不起来,反而肚子里那口气更吐不出来又消不下去。

    对方这种态度分明是赢了他之后就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一开始还能将他视为对方,现在成手下败将了,变脸再次比翻书还快。

    今天短短几个小时,就让李哲品尝到半辈子都没品尝到的滋味儿——被人挑衅,被人无视。

    李哲再好的素养,再深的心机,神色上还是流露了一丝内心的情绪,被司凰看见了,停下脚步半眯着眼睛端详着李哲。

    李哲被他看得莫名心慌,“木少……唔!”

    一拳落在李哲的肚子上。

    光是看李哲弯腰瞪眼的样子就知道多疼了。

    司凰伸手把人衣领抓住,就将近一米八的男人拖着往外走。

    “木少?”杜老板目瞪口呆,连忙拦着。

    司凰朝他投去一个疑问的眼神,脚步没有停下。

    杜老板讪笑道:“木少,你这是要做什么?”他看了眼被司凰拖着李哲,聪明的没直接要人,反而道:“你的翡翠还没拿?”

    司凰空出一只手摆摆,“那个不重要,这才是我赢来的战利品。”

    战利品的李哲有苦难言。

    杜老板聪明一世,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这不按常理出牌的小财神。

    眼睁睁看着司凰越走越远,杜老板回神,连忙回头对男招待喊道:“还不快点把木少的东西打包好?”

    男招待呆了几秒,抬头望着司凰的背影依旧没有停顿,就知道人家是真不稀罕这几块翡翠。

    杜老板的目的也是为了留住司凰,见人家一点反应都没有,只能看着一阵哀叹了。

    不少人都追出去看热闹,见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一台车,司凰就把李哲给丢车里,然后自己也坐上去了。

    车子说走就走,真一点犹豫都没有。

    要不是亲眼看到小财神带走李哲的经过,估计有人要怀疑这是一场绑架了。

    事实上,在事后李家得到消息后,就把这场所谓的以自身为赌注的赌石行为,理解成了绑架案件。

    这会儿的赌石店里,杜老板无奈看着车子离开了自己的视线,走回解石区问男招待,“之前是你一直跟着木少,他有没有说住在哪里?这翡翠怎么给他送过去?”

    男招待挪了挪嘴唇,语气复杂,“没有,木少……”

    “有什么话就直接说。”杜老板道。

    男招待说:“木少挑了这三块原石没给钱,我提醒他了,木少说不需要。”

    杜老板:“……”

    这是给自己白送钱啊!

    送得还不少,人情大咯!

    不过,送钱的人没打算算人情,收钱的人却赶着想去欠人情,可惜找不到机会去还。

    杜老板哭笑不得,觉得这也算是人生中少有的一件奇事了。

    至于还留在周边的人听见了这对话,又是一阵惊呼。

    “豪!真豪!这个b装得我给一百二十分!”

    “几百上千万就这样说不要就不要了?他不会不知道市场价吧?”

    “人家有这本事,怎么可能不知道价?明摆着就是不差这点钱。”

    “我去,我刚刚怎么不知道追上去抱大腿,做个挂件都能比大部分人过得好啊!”

    至于那些大老板,一个个都歇了赌石的心思,哪里还有兴趣继续摸石头,恨不得立刻就找到小财神才好。

    “杜老板,好福气啊。”一个中年男人笑着走到杜老板的身边,试探道:“小财神亲自光临你店里,还表露姓名身份,又是赌石又是送翡翠的,不会是你杜老板哪个漂亮姑娘把他给迷住了吧?”

    “开什么玩笑,谁都知道我就一个女儿,现在才十二岁。”杜老板一脸无奈,“我要知道他真是小财神,哪里还能帮着李大少爷?”

    啧啧,你才是开玩笑,就算你知道这位是小财神,在李少要你帮忙的情况,你还能不帮?肯定故意假装不认识小财神来显得自己无辜了。这位中年老板发现挖不出什么有用的消息后,也就不再继续和杜老板扯皮了。

    车上,司凰和李哲坐在后排,开车的是秦梵。

    李哲缓过了一开始那一拳的疼痛后,就坐在车里设想自己的处境,以及小财神的目的。

    “小财神,你是故意针对我吧。”

    司凰可有可无的瞅了他一眼。

    李哲不动声色道:“赌石都是虚的,你的目的就是想对付我。如果我猜的没错,我身边的保镖都已经被你的人解决了?”

    司凰反问道:“你觉得我为什么要对付呢?”

    李哲:“明天的竞标。”

    这是他短时间里理出来的思绪,能让小财神惦记的,自然是财了。

    李哲接着说:“你绑了我也没用,竞标就算我不去,一样有人代表我过去。”

    司凰点头,“你倒是提醒我了。”听这话似乎是真的算漏了这一层,脸色却始终平平静静的没有一点慌乱,“既然你都说绑了,那我就做一回绑架犯。”

    李哲一愣,没想到会得到这个答案,紧接着就听到小财神说:“打电话给李家,告诉他们放弃这次竞标,要不然我就撕票。”

    “哈。”李哲笑出声,觉得小财神就是在开玩笑,一股子的孩子气。

    只是他相继了,孩子气可以是稚嫩无害的,也可以是最纯粹的邪恶,因为孩子还不清楚社会的善恶分别,做起事来更在乎自己的心情,而不是事情会带来的后果。

    李哲自认为以他的身份,小财神明目张胆的把他带走,肯定不敢真对他做什么,还得好吃好喝的供着他,要不然就要承受京城李家的怒火,还会变成通缉犯。

    然而这个念头才升起来没几秒,李哲就发现自己错了,大错特错。

    一只纤细的手没打一声招呼的就掐住了李哲的喉咙,伴随而来的除了窒息感,还有眼前小财神带来的压迫感。

    前一刻还是个年轻大男孩的形象,下一刻就变成杀掠果决的危险人物。

    李哲见过京城红色家族的那几代人,段七昼他们光尤气势,没上过战场杀过人所以给人感觉还没多深刻,论令人胆寒的气势,就属秦爷和窦二少,也就是现在的窦二爷了。

    那是真的见过血杀过人的气势,实实在在的能感觉到和普通人的不同。

    现在李哲就在小财神的身上感受到了,和窦二爷的冰冷不同,这位小财神掐着人还能笑得一脸纯粹。

    “愿赌服输,既然输给了我三天,这三天你就要无偿的帮我做事,还有乖乖的听我的话,别给我顶嘴。”

    李哲脖子痛得说不出话,没多久脸就涨得紫红。

    司凰空出一只手拿手机,“喀嚓”一声给这样的李哲拍了一张照片。

    “把这张照片发给李家,肯定就有人信了。”司凰看看照片又看看李哲,“你不至于连个项目竞标比不上。”

    李哲眼睛都开始翻白,感觉已经已经半只脚踏进鬼门关。

    这时候,掐着他脖子的手稍微松了松,李哲就好像抓住一线生机,猛的呼吸一大口气。

    趁着他这瞬间的破绽和松懈,司凰用手指挠了挠他的下巴,李哲本能的抬起眼睛,生理泪水模糊了双眼视线里,看到的是一双墨绿的魔性眸子。

    “有点事情要问你,你乖乖的回答我?”

    那声音像柔软又温暖的清风一样,钻进耳朵里,有点痒。

    李哲没有发现掐着他脖子的手已经松开了,神色有点茫然,嘴上已经本能应道:“好。”

    十几分钟后,司凰结束了和李哲的问答,抬起下巴对前面开车的秦梵道:“看样子李家没什么问题。”

    秦梵应了一声,前面正好一个红灯,他把车停下,回头瞄着司凰的手指。

    别以为他没看见,这手刚刚挠李哲下巴了。虽然跟逗小猫小狗一样,可他亲身体会过这可撩拨人了。

    司凰挑了挑眉,旁边的李哲眨了眨眼睛,慢慢恢复清明,僵硬的看着司凰,有点想不太起来刚刚发生了什么。然后他的视线就顺着司凰的目光看去,看到了一张让他震惊的脸。

    “秦……秦……”李哲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会在这里看见秦梵。

    “嗯?”司凰看向他,“你认识木木?”

    “……木木?”李哲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眼看着秦梵对这个称呼毫无反应。

    “我在路上捡到的男人。”司凰得意道。

    李哲再多的聪明才智也被眼前情况震惊傻了,秦梵一直都是他们京城这群太子爷心里一面无法翻越的高强,一尊不能得罪的凶神和传奇。

    现在这位爷,竟然在给人当司机,还是被人路上捡到的?

    李哲觉得如果事实真的是这样,能让秦爷做司机,小财神的确有得意的资本。

    只是……怎么看怎么不对劲,短短半天就让他经历半辈子都没经历过的各种情况。

    如果一开始就看见秦梵的话,李哲说什么也不会和小财神打赌了。

    “你们到底想做什么?”李哲不信司凰的话,短时间里就分析出,小财神招惹自己肯定是有目的的。

    难怪自己的保镖都不见了,后来喊来的人也不见人来,有秦爷在的话,那群人就跟纸糊一样一戳就破。

    司凰没应他。

    红灯过了。

    秦梵也平静的继续开车。

    李哲觉得自己真的跳进了自己挖到坑里,眼前一片黑暗。

    隔日,拍卖会场上,包仁义以6亿拍下目标,结果出乎所有知情人的预料,说好的京城大少哪里去了?包仁义这家伙一开始就自信满满,这是早有预谋啊?

    拍卖会一结束,包仁义就被陆续离座的商人围上,大家七嘴八舌的打探起消息来。

    “昨天小财神在赌石市场现身了你们知道不?照片都被贴出来了。”

    “包仁义,小财神是跟你一起来的吧?我可听说有人看见你们走在一起过?”

    “好你个包仁义啊,闷声发大财,瞒得可真紧啊?什么时候大家一起聚聚,让我们也跟小财神见一面?”

    面对众人,包仁义一手捂着肚子,着急的哀呼,“哎呦,我的肚子,肚子疼!不好意思,实在是不好意思,我先去解决一下,有时间我们下次再聚?哎呦,痛痛痛!”

    一边喊着,一边疾步离去。

    留下其他人不由暗骂:“贱人啊!”

    另一边,李家也有所行动。

    毕竟,司凰说到做到,把李哲的照片直接发到李哲他爸的私人手机里去了。

    ------题外话------

    李哲:木木是什么鬼?

    陛下:色鬼。

    五宝:恶鬼。

    二水:色中恶鬼!

    凉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国民男神相邻的书:少女风水师痴鬼648宿舍:到底是谁校医之死亡纹身鬼玲珑重生之将军会预知宝贝儿道爷2:鬼物买卖送魂笔录午夜鬼语爱上我的灵异先生活人禁忌中国恐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