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炮灰逆袭

【书名: 重生之国民男神 第171章 炮灰逆袭 作者:水千澈

强烈推荐: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盛世芳华吃在首尔超神当铺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一只手落在司凰肩膀上,让她回神过来,转头就看到秦梵投来询问的关切眼神。

    她该怎么解释?说眼前这位,就是将来杀了你的人?

    司凰想了想,还是没把心底的想法说出来。

    这些都是她的猜测,何况事情也还没发生,仔细回想段七昼和秦梵两人的关系,就算因为她吵架,两者之间也没滋生怨恨的情绪,只是一个还是为对方好,一个更发奋图强而已。

    这样的两兄弟怎么会反目成仇?司凰松开了段七昼,走到之前的椅子上坐下,沉默的想要理清楚混乱的思绪。

    目前不想清楚的话,她担心不能冷静的面对段七昼这个人。

    事实上司凰并没有花费多少时间思考就大概猜测出了真相。

    前世段七昼不管参没参军,都意外被造神抓走,成为被造神抓去的特殊血脉的人员之一。他的身份以及能力被造神组织利用,制造成像他们曾经遇到的生化武器一样,被洗脑被控制,接下来就有了和秦梵的相杀。

    虽然这些都是她的猜测,但是司凰觉得这最接近事实。

    司凰想清楚后,抬起头再看对面已经站起来的段七昼,目光有片刻的复杂,随即恢复清明。

    如果她猜测没错,那么也没资格去责怪段七昼,真计算起来,前世段七昼也是一样的可怜人,甚至可怜的程度一点都不比他们差。

    至少她和秦梵死的时候,都还有自己的意识,段七昼呢?前世他结局怎么样,司凰不知道,不过单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亲手杀了秦梵这事,哪天他要是有了自我的意识,只怕带来的也只有痛苦。

    “司凰?”段七昼晃了晃头,紧接着和司凰的眼神对视在一块,一瞬不瞬的盯着她。

    司凰在结束的时候没有给段七昼下遗忘的指令,所以段七昼记得自己被迷惑问答的那段画面,从而猜出司凰的身份并不奇怪。

    原来司凰是打算隐瞒身份,出于心底莫名的一些念头,现在已经记起来了段七昼的来历,司凰就不打算隐瞒了。

    “嗯。”不但不打算隐瞒,司凰还改变注意,要把段七昼拉入伙,“好久不见。”

    段七昼神情顿了顿,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的确好久没见了,自从他告白那次之后,他们就没有再见过。

    空降尖刀部队的他日子太不好过了,不是身为特殊血脉者,身体机能远超普通人的话,他不知道是不是活到今天再见到司凰。

    在那段日子里,感觉似乎过得很快,每天的时间都要掐着点来,不能浪费丝毫,又好像过得很慢,每一份每一秒都漫长又深刻。

    段七昼伸手揉了揉自己还在钝痛的脖子,紧接着对司凰道:“你是小财神?”紧接着又看向秦梵,“……哥,怎么和你一起和反zf了?”心底有点小庆幸,不知道司凰怎么办到的,竟然完全变了个样子,没有第一时间看到那张初恋的脸,让段七昼稍微有点反应时间,可以悄悄整理自己的心情。

    司凰笑道:“因为你哥被zf卖了啊。”

    段七昼一怔。

    两人一看他这表情就知道段七昼也被瞒着了。

    司凰手背杵着下巴,好整以暇的说道:“我们出生入死把造神的情报带回来的结果是,得知zf有一部分人选择和造神合作,刚回国就遭设计要谋取秦梵的基因,王壮国自杀嫁祸秦梵的身上,然后功臣变成了逃犯,王瑾崇成了人民英雄。”

    突如其来的爆炸性消息让段七昼神色僵硬,不可置信的瞪着秦梵,见秦梵沉默不语就知道司凰说的是真的。

    他声音沙哑道:“那奶奶他们知道吗?”

    司凰看向秦梵。

    秦梵说:“不会不知道。”

    “为什么没有告诉我?”段七昼目光复杂。

    难道他在他们的眼里还是那么不可靠吗?

    秦梵似乎看透他的心思,“告诉你后,你打算怎么做?”

    “当然是……”给哥你讨回公告!

    这句话脱口而出,却在半途又卡在喉咙里。

    段七昼立即明白了,要是能讨回公道的话,爷爷奶奶早就帮哥讨回公道了,哪怕是哥的能力也比他更强。

    那么连爷爷奶奶还有哥都没能去讨回公道,他又能做什么?又有什么自信去说这句话。

    “所以,这段时间你们做的事是报复?”段七昼很快反应过来,又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如果是年轻时的秦梵,这么一鼓作气,他或许会震惊却不会觉得太惊讶。可在他记忆里,一直都比谁都沉稳冷静的哥,真的会这么只顾着出气不顾大局吗?

    段七昼目光放在了司凰的身上,忽然明白这事肯定是司凰主导。

    司凰的回答也没让他失望,“没错,你作为这次抓捕我的尖刀部队人员,应该看过我的资料,这些天我做的事你也都知道了?”

    段七昼:“资料里有个视频录像,是小财神和他们的对话。”

    “你看的应该经过后期剪辑了。”如果看了完全版本就不会不知道秦梵出事,司凰说:“不知道他们剪辑了多少,如果你有看到后面我对他们的威胁,那么我要告诉你,那些威胁都是实话,不是开玩笑。”

    段七昼呼吸一窒,说不出现在的心情到底是惊怒还是兴奋。

    之前他只把小财神当成反社会反zf的罪犯,所以对他的印象和那群zf高层差不多,觉得这年轻人真是叛逆中二又怪异难懂。

    对于这种罪犯,他不需要去了解,只需要把对方抓住就行了。

    现在得知小财神就是司凰,还是帮秦梵出气报复,他的心思就活络起来。

    毕竟段七昼还年轻,生活经历和秦梵不一样,他看待事情不会让秦梵那样考虑太远太多,更注重个人和身边小范围。

    大局?那种事情从来都有其他人扛着,他也习惯在秦梵和秦爷爷他们大树底下乘凉了。

    所以说,不管段七昼怎么去模仿秦梵,一个人的生活经历不一样,看待事物的眼界不一样,本质就不一样,无论表面有多像,一旦牵扯深层的东西立马分出真假。

    段七昼的想法很简单,哥的决定不会错,司凰决定的这事可真疯狂刺激,又能发泄心里的憋屈,真是让人听着就想跟着干一场呢。

    只是不能表现得太明显,这毕竟不是正当事,这是在犯罪。

    虽然段七昼面无表情,装得很是那么一回事,却瞒不过秦梵和司凰两人的火眼金睛。

    秦梵猜到了段七昼的小心思,并没有说什么。

    从这件事算计到了他头上开始,和他有关系的人都将被牵扯进来,段七昼现在没事,以后就指不定了。

    反正都是要被牵扯进来,那么让段七昼明白一点,也好过将来他无知的被有心人算计。

    只是不知道司凰到底是怎么打算的?秦梵看向坐在椅子上的司凰,他心里一直奇怪司凰刚刚的反常,那是反常了,他可以确定。

    “现在摆在你面前有两条路走。”司凰对段七昼说。

    段七昼:“哪两条?”

    司凰:“一,听我们的话行事。二,成为我人质的一员。”

    “你不相信我?”换做是以前,段七昼早就生气的吼了。现在他说这句话,不过皱眉,语气有点不痛快。

    司凰说:“现在看你要不要选择让我相信的路。”

    段七昼无话可说,他本来就毫不犹豫要站在他们这边的,不过听司凰这么说,他忍不住好奇多问了句,“如果我选二,是不是就要被你软禁。”

    司凰点头,眼神有点寒凉,笑得意味深长,“如果你选择第二条路,就和李哲他们没任何区别。”

    “好无情。”段七昼嘟囔一句,“亏我还喜欢过你。”

    他用的是喜欢‘过’这种过去式词,就好像是在告诉司凰和秦梵,他已经不喜欢了一样。

    司凰神色不动,也不去猜测段七昼这句话的真假,平静道:“你的选择?”

    段七昼扯嘴笑,有点儿天不怕地不怕的邪气,就好像以前的他不曾变化,“当然是一了,我憋了这么久,终于能干一场大的了。”挑着眉毛看向秦梵,特别得意道:“以前就被教训不准玩脱了,不准犯大事,现在能在哥的眼皮子底下干这事,感觉特别爽。”

    秦梵表了个态,“这次要是敢玩脱了,一样揍你。”

    段七昼呲牙。

    这倒是像回到最初的时候,他们之间也不存在矛盾,哪怕这么久没见,突然再见到也没有尴尬和陌生。

    司凰也说:“既然选择了一,那么我只要求一点你必须做到。”

    “什么?”段七昼问。

    司凰轻笑,“听话。”

    段七昼无语,“你这一个要求就概括了无数的要求。”

    司凰知道他是答应了,眼前这种情况,他不答应都不行。

    “现在我要说的,你一定要牢牢记住。”司凰一转轻松的笑脸,严肃的不仅是语气还有表情,“不准私自参与进造神的任务里,哪怕上层吩咐也不准去,仔细注意和身边的人。你要知道连秦梵都中招了,说明z国内部已经被造神侵袭,你也不想哪天自己变成别人手里的武器,连记忆和感情都没了吧。”

    段七昼看她说得认真也听得认真,只是听到这些还是忍不住皱眉,觉得司凰的态度太严肃了,“那个造神真的这么麻烦……”他倒不是不相信司凰的话,不过是被她的态度激出了忧虑。

    司凰看他听进去了,也就勾起了一抹笑容,“很麻烦。”

    真的很麻烦,要不然前世,我们也不会成为其中的炮灰。

    “之后我会把资料给你看。”司凰为了让段七昼上心,就打算把调查的资料都给他看看。

    本来这种机密东西是不能擅自给其他人的,然而现在他们都在犯罪了,还怕罪加一等么。

    “按照你和秦梵的关系,肯定已经被暗中盯上了,接下来你只需要发挥本性。”

    段七昼:“发挥本性?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继续追小财神?”

    秦梵瞥了他一眼,什么叫追小财神,用抓用捕哪个字眼不行,非要用个追字?看着长大的熊小子,他还能听不出段七昼的小心思?

    看来磨练还不够,还是欠教训。

    秦梵心思转动,脸上看不出来。

    司凰同样斜睨了他一眼:“蠢。”

    被骂了的段七昼没觉得生气,心想这表情,就算换了一张脸也倍感熟悉,亲切感更浓了。

    司凰继续说:“这是你的本性吗?听着,你被小财神抓走之后又被放了,不过放你走之前,小财神跟你说了有关秦梵被出卖的事。”

    这回段七昼聪明了,“得知我哥被冤枉后,我就想给他讨回公道,不过以我个人的能力,想真的讨回公告是不可能的,但是并不妨碍我穷折腾。”

    “这么做之后,国内就更乱了。”段七昼看着司凰。

    司凰轻声道:“表面的平静下是无声的腐朽,就好比一棵树,你明知道它被虫子蛀了,为了暂时的美观,你总是小心翼翼的去处理表层冒头的害虫,可惜不切开树身,永远不知道里面到底有多少虫卵,又腐蚀到了什么样的程度。这个时候,你是愿意相信运气,觉得树身里面的虫子并不多,甚至自然死亡,还是愿意亲自拿起斧头,一刀刀砍下去,结果可能是把树砍死,也有可能是剥离它腐烂的一部分,让它有机会重新生长。”

    段七昼听完苦笑,“这还用选择吗?”

    司凰也笑起来,不过和段七昼苦恼的笑不一样,她的笑容灿烂,明亮得让人产生美好的希望,“树木的生命力可不比人差,只要根系扎在土里,哪怕是把表层砍没了,也一样可以再茁壮的生长起来,所以我一直认为好果子要比坏果子更容易得到。”

    段七昼直愣愣盯着司凰。

    下一刻,就被秦梵提着后衣领子丢了出去。

    “哥!?”段七昼才喊出来,回应给他的是一扇被关上的门。“……”

    房间里,少了段七昼后,秦梵直接就把司凰搂进怀里,和她坐一张椅子上,“你考虑的事太多了。”

    司凰一开始还没听明白秦梵这话是什么意思,脑袋就被一只手摸了摸。

    老实说她不喜欢被人摸头,太幼稚了不说还有感觉上也不见得好,然而秦梵早就已经能抓准她的底线,总能在她的容忍时间内及时的收回不规矩的爪子。

    “你才十九岁,不是二十九岁,考虑的事情太多,顾虑就越多,压力也越大。”秦梵一边说,手也摸上了司凰的脸,顿了顿,“变回来。”

    ------题外话------

    不知不觉又到月底了,二水就是来通知亲爱的小天使们不要让兜子里的票票浪费了哦!来投喂~\(≧▽≦)/~啦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国民男神相邻的书:少女风水师痴鬼648宿舍:到底是谁校医之死亡纹身鬼玲珑重生之将军会预知宝贝儿道爷2:鬼物买卖送魂笔录午夜鬼语爱上我的灵异先生活人禁忌中国恐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