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话:啖精鬼

【书名: 送魂笔录 第四话:啖精鬼 作者:恰灵小道

强烈推荐:超神当铺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在番禺迎宾路那边有一个村叫做龙美村,说的好听点是以动漫游戏产业闻名,实则是以制售老虎机而著名全国,全国各地甚至国外有一大部分老虎机都出自于这个古老而神秘的村子。之所以想说说这个事情,是因为我在这个村子处理过两件事情,而这两件事情,都有点特别!

    龙美村附近有一个产业园叫天安科技园,里面大小公司无数,正因为这个原因,所以龙美村和大多数城中村一样,吸收到了大量外来务工人员的入驻。很多居民的房子都建个四五层,作为出租房出租。正因为有了这些地方的存在,给很多出来打拼的年轻人提供了一个事业打拼的起点,相信大部分外出打工的朋友都或多或少有过城中村居住的经历,那也不失为功成名就后一段美好的回忆。所以现在还在城中村居然的朋友们,珍惜现在落脚的地方,以后事业有成了可以和儿辈说说当年你在城中村居住打拼的各种心路历程,岂不别有一番滋味么?

    由于人口众多,年轻人又居多,大家年轻气盛,*强盛,动不动就要满足一下心里需求。熟悉的陌生的,情侣的不是情侣的,不夸张的说,有时候一句约吗?就能引发一场鱼水之欢。不得不承认,这个社会确实开放了好多。

    而自己租房里面未必方便,酒店又觉太奢侈,所以很多城中村就出现了那种非常廉价的日租房,楼主这里说的日你们理解成动词也可以,六到八十块一晚。非常廉价,配套也凑合,就是卫生条件令人堪忧。深受广大青年喜好。

    而这次接到的委托正是一个有着一栋日租房事主,姓陈,暂且称她为陈姐。事情是这样的,陈姐的小旅馆在龙美村内的池塘附近,附近还有一个百年老祠堂叫张氏宗祠。从小旅馆4楼的某个房间窗户外,正好能看到张氏宗祠的大门。这件事情恰好就发生在这个房间里面!

    陈姐说:已经有好几对客人反应说那个房间晚上有异常声响,有时候半夜起来还能看到有人影蹲在床边,还会扯被子。而且有的人还说,晚上上床鞋子放在床边早上起来之后却到了门边了,更有说的夸张的有人还说。。。。。。

    陈姐戛然而止,我问到说什么?

    她说:有好几个都说他们办完事用来擦拭的纸巾丢在地上,早上起来就都不见了!

    我心里一阵翻腾,赶忙问到,那他们那些住过的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陈姐说不知道,应该没有什么事,也没有人找过我。

    我说:那你平时去打扫卫生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

    她说没有啊。

    我说走,带我去看看。。。。。

    陈姐领着我上了4楼,楼道里面昏昏暗暗的,有一股淡淡的霉味,我的鼻子特别敏感,经常能闻到各种奇怪的味道,或许是小时候和二师父守尸多了的缘故。房间是402还是403我忘记了,只感觉打开门之后房间里面有砰的一声大响,陈姐当时下了一跳。慌忙的看着我。我说没事,可能是我身上带的法器吓到它了,陈姐你在外面等我,或者你下去忙吧,我在里面看看。

    她点了点头,快速走了下去。

    我反手关上门,看了看房间的布置,那是一间非常普通的旅馆,面积很小,进门看到一张梳妆台,梳妆台对面是一张床,旁边是一张桌子,桌子上面放着电视机,也就是说,梳妆台的和电视机正对着一张床,床边有个小的床头柜,另一边是一个推拉门,门外面是以个小小的阳台,阳台右边是厕所。

    关好门后,在门边和推拉窗撒了香灰并各拉上一根墨斗线防止它逃跑,然后取出罗盘开始寻找它的位置,奇怪的是,罗盘没有丝毫异常。

    从进门的那声怪响可以得知,房间里面绝对有个灵神,而且当时我有感觉到罗盘的异常。但是此时此刻缺毫无动静,难道蒸发了不成?

    我百思不得其解,一屁股坐在床开始思考。抬头看到了正对着床的镜子里面的自己,顿时把我吓了一跳。

    卧槽,镜子里面那帅气的自己竟然在诡异的笑,而我本身却是表情严肃。

    虽然平时处理过的奇奇怪怪的事情很多,但是映射到自己身上我还真有点受不了!

    卧槽尼玛,情不自禁的爆了句粗口,抓起枕头就朝镜子砸去。

    小旅馆里面的枕头都是那种又薄又轻的,镜子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只是稍微的恍了一下。再看镜子里面的自己,已经没什么异常了。

    我长舒了一口气,开始寻思如何治他!

    师傅曾经说过,镜子是一种深受灵界喜欢的东西,因为镜子表现的是和现实世界完全相反的一个不同的世界。

    当你照镜子的时候,你抬起右手你会发现镜子里面的它抬的是左手。

    而且午夜你孤身一人的时候当你离镜子很近,看着镜子里面自己的眼睛超过一段时间之后,你会从里面看到一种愤怒。你会发现你越来越不认识里面的那个人,甚至会越看越害怕。

    有的时候你通过镜子拍照,你甚至能拍到一些东西。

    镜子对于我行业里面的人来说又是一个比较麻烦的东西,因为灵界的东西一旦进入镜子里面之后,你强行做法是弄不出来它的,你可以把镜子拿走,或者打碎。但是这个指标不治本,不管你丢到哪里,它还是会出来。一个有道德的业内人,是不会这么干的。毫无疑问,我就是这样一个帅气有道德而且技艺精湛的人!

    苦思冥想了半个小时也没有好的应对办法。掏出手机就想给师父打电话。想了一下还是放下了,真不想做师父羽翼下的小雏鸟。什么事情都求助,那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做好这一行!

    想着想着肚子就饿了,一看手表到饭点了,我匆匆下楼。因为我是一个从来不会亏待自己的胃的人。楼下碰到陈姐,和她说了句事情有点麻烦,还没解决,暂时不要去那个房间。我出去一下就来。

    在城中村往往能找到最地道的美食,价格便宜,味道真宗,分量足。记得当时好像是在一个叫龙记还是叫什么记的一个路边小摊,要了一份炒米粉加辣和两个茶叶蛋,还有一碗冰镇的西米露。味道很正的是炒米粉,四块钱。里面啥都有,口感不干不湿,不油不淡,比酒店里面的做的好吃很多。那是我自己感觉吃过的最好吃的炒米粉了。所以导致从那以后,每隔个把月都要驱车去吃一次炒米粉,不过现在涨价了,好像要6快了。

    填饱肚子之后准备回去那个小旅馆,路过一个药店,药店外面贴着一张海报,上面直挺挺的写着几个显眼的打字,***锁精丸!

    我当时脑子灵光一闪,记得陈姐说,有好几个顾客说,他们做完的用来擦拭下体的纸都会莫名其妙的不见了。我顿时明白了,碰到啖精鬼了。。。。。

    啖精鬼书中名叫啖精气鬼,即吸精鬼。这些啖精鬼是有些功德的邪淫者死后没有入地狱受铜柱铁床之苦,而留在人间成为鬼体的一种灵神。

    普及一下吸精鬼吧,吸精鬼具有五通(天眼、天耳、神足、宿命通、他心通)。也就是说,只要你一有淫邪之念,它们就能感知到,然后来到我们的身边。

    当我们开始行淫(尤其是自己解决)的时候,它们就会在旁边看着等着,有的过分的还会说些赞美之词。诱导我们,这就是为什么一旦养成自己解决的习惯就难以自拔的道理。一旦等完事,它们就会去抢食男精,女浊。用来维持自己的鬼体。

    但是按照师傅的书中记载啖精气鬼吸食的并不是实体男精女浊,只是里面的精元。肉眼是看不到的。除了吸食精元外绝对不会对人造成任何伤害和惊吓。为何这件事情中练纸巾都会莫名其妙的不见了呢。

    原因只有一个,这不是普通的啖精气鬼。或者说房间里面只有一个灵神。

    心里一紧,如果只是一个啖精气鬼,如果还有另外的,那么我就需要请帮手了。

    回到小旅馆,开始想应对之法,吸精鬼很好处理,只需要唤出用法阵困住,烧点香烛纸钱,念咒引上路即可。而另外一只搞出大动静的神灵什么来历什么目的我却一无所知,但是不管什么来历,我要把它从镜子里面弄出来并且制住它,都需要请帮手。而我说的帮手,并不是同行活人。而是民间道家法派独有的五娼兵马!!

    先介绍一下五猖兵马吧,又称“五路猖神”、“五猖兵马”,其职司是在傩堂中掌管五路五营阴司兵马,为愿主扫除邪魔妖怪。

    湘中的同行对此再熟悉不过了。是绝大多数民间法派主要的抓鬼手段。说通俗一点就是很多民间道教法派的修道之人修炼到一定程度都能召唤的一种专门抓鬼的鬼,不是常理下的阴兵。当然万事万物有好有坏。五猖兵也分正五猖和邪五猖。正五猖专门替愿主抓鬼除邪,不作恶。

    而有些道士为了给自己增加钱财,而会指挥五猖兵去打一些熟人,然后又帮别人治病驱邪,从中获利。八十九十年代的湘中湖北农村经常会有这样的邪道。所以那个时候很多人都会莫名其妙的中邪,怎么都治不好,而找到一些神婆道士之后却隔天都好了,当然我并不是说所有的邪事都是有人指使的,这只是一小部分,毕竟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道家的整体环境还是很好的。

    曾记得师傅手札中有记载,一个载体只能被附一个灵体。而我用罗盘都感应不到,我就假设房间里面肯定有两个灵体,肯定有两个载体。除了镜子,还有一个只能是电视机了!

    这样就好办了,我只需困住其中一个,然后送走另外一个再处理被困住的那个。

    那么问题又来了,镜子里面的是啥,电视里面的又是啥?

    之前说过吸精鬼不会弄出动静吓唬到人,而镜子里面的居然主动吓了我一跳,那么毫无疑问,吸精鬼在电视里面,镜子里面的必然就是那个作恶灵神了。

    打定主意,我往镜子表面撒上一层薄薄的香灰,在正中间画上一个困灵符(其实可以不撒香灰,但是我实在不愿看到它用我的影像来吓唬我)然后弹上墨斗线,点上两只红烛。这样,它就暂时被我困住了。

    弄完之后,已经将近晚上9点了。这个时候们却响了。。。。。。

    我奇怪的打开门,看到陈姐在门外站着,她看到房间里面点着红蜡烛。用有点发抖的声音问我什么情况了,我说晚上是要在这里住下了,你不要管我,也不要让别人打扰我。她点了点头,转头就走。

    我苦笑一声关上门,重新固定好门边的墨斗线。开始思索如何引出来吸精鬼,之前楼主有提到过,吸精鬼有五通,能感知到一些淫邪之念,也只有这个办法最妥。可是问题来了,房间就我一个人,我怎么散发出淫邪之念呢?这样的环境无论如何我一个人是做不到凭空产生淫邪之念的。更不可能打开微信摇一摇,随便摇个妹子过来,这场景那不把人家妹子吓死,何况楼主还不是这样随便的人。可是要引出它,我所知道的办法只有这一个了!

    真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经过一个小时候的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关上灯,重新点上一对红烛,楼主泪流满面把手伸到下面。。。掏出。。。。。

    掏出手机,开始看许久没有打开的tokyo-hot系列,依稀记得那是一个发生在拉面馆的故事。。。此处省略八千字

    看了将近四十分钟,也许是它感觉到我的淫邪之念了,在满屋红色烛火中,我看到了罗盘指针开始转动。我长舒一口气。确定好位置之后,我激动的丢下手机抓起一把早就藏好的坟土撒到地上,把它定在那里。好像还听到手机砸到床沿的声音。此时也顾不得心疼手机,开始起符念咒下教引路一气呵成。直到罗盘指针快定格的时候,我机智的加了一句:法相皆空,万物皆虚,亲眼所见未必真,急急如律令!

    情急之中这句不伦不类的咒语,希望它能理解到我的意思。

    送走吸精鬼之后,有点累,躺在床上思索接下来怎么做,突然想起我心爱的手机,没啥事,就是屏幕有点裂痕,不过这并不影响,tokyo-hot系列还在播,我慌忙关掉。抬头看了看镜子,做贼似的把手机揣到兜里。

    对了补一段吸精鬼,吸精鬼无害,只是会吸食精元,我之所以要送走它,是想它能早日三魂聚首转世,也免得在人间飘荡受苦。

    抬手看看已经11点了,如果要请五猖兵,正是最佳时候。

    说来惭愧,楼主道法卑微,能请到的五猖兵马能力属中等张五郎的兵马(属梅山法派),并不是特别强悍的那种。而且五猖兵会受伤,一旦受伤得不到愿主的好生照顾的话,会出手打愿主。所以每次我请五猖兵马都特别忐忑,为了保险,会先用水碗照下神灵的大体样子再请五猖兵马。

    这次也不例外,撤掉困灵法阵,擦干净镜子,开始用水碗翻金一照。居然是个小孩。大概十来岁摸样,怪不得这么调皮。

    拿出一张纸钱,写上字令,正想念咒烧掉(召唤五猖步骤),只听见镜子慢慢出现了一条条裂纹,心里暗叫不好,拿起推拉门那边堵门的墨斗线想困住镜子的时候看到镜子里面的自己居然大笑了一下只不过没有声音,然后镜子裂了!

    它居然机智的从我刚撤掉墨斗线的推拉门那边跑了。

    心里暗暗后悔,还是太年轻处事缺乏考虑,如果不情急之中拿掉那根墨斗线,就算它从镜子里面出来也是断然跑不掉的。

    眼睁睁看到调皮的小灵神从我眼皮底下溜走之后,我慌忙点燃用来召唤五猖兵马的纸钱。嗤的一声,一个身披盔甲的灵体出现在我面前,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用水碗已经照不到小灵神具体方位。

    它跑远了!

    看到水碗没有熟悉的灵神反应,五猖兵马也表现出来了它自己应有愤怒。开始围在我身边打转。

    五猖兵马并不是愿主的奴仆,只是一种契约合作关系。每次请出都要付出一定的报酬,好酒好肉招待一顿不说,还要烧上足够量的纸钱香烛供给,如果五猖兵马受伤,需要付出的代价则要翻倍。

    不过这都不算什么事情,只是这次却白白唤它出来,这就是极大的不尊重了,也是召兵马大忌。

    只见五猖兵马转了一分钟之后就饶到我后面,开始拿鞭子抽我。我知道我只能受着。

    那感觉就像被打了麻药开刀手术一样,说不上疼,但是能感觉到一下一下的抽打,麻麻的,酸酸的,后果就是不留疤,不留痕,只会感觉阳气被抽走,会越来越疲劳。

    打的过程中我是不能出声的,出声就等于抱怨,一旦五猖兵马知道你在抱怨说不定就会离你而去,另择愿主。楼主道法低位,能笼络到一个中等五猖兵马已经算是宝贝了。

    鞭打持续了差不多三分钟就停止了,此时楼主已经筋疲力尽了,坐在床上看到五猖兵马飘到我前面。

    我开口念咒,大致意思是:这次是我不对,明晚子时请大仙好吃好喝一顿。算是赔罪,请求大仙的原谅。五猖兵马恍了两下,慢慢的消失了,代表它已经原谅我了。

    我赶忙拿出纸,画了个祛阴毒的符咒,烧掉化水喝下,眼皮一重,摊到在床上沉沉的睡去。

    一觉醒来一觉差不多上午11点了,回想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我就心里五味杂陈,先是强制行淫邪之念引出吸精鬼,后大意被小灵神逃脱,还被自己的五猖兵马抽了一顿。真是**不成反被*。

    我知道这事要是被师傅知道了肯定会狠狠的批评我一顿,说不定还要我重回师门修炼。

    不过我不说,他定然不会知道。归根到底还是学艺不精,经验不足。看来我是该好好练法了。

    一边反省一边收拾残局,我得把房间整理干净,这也是我的职业习惯。这些做法相关的东西,我都是自己去打扫,从不麻烦他人。不是不能,而是不想。这也算是我对那些神灵的尊敬,在那个房间阳台洗手盆下面贴上一道避鬼符之后,关好门下楼。之所以贴在那个位置,是因为不想被租客发现,很多人看到都会害怕。

    在楼下碰到陈姐正在吃午饭。看到我下来之后她赶忙放下碗筷问我怎么样了。

    我说应该没问题了,只是镜子破了,可能你要换一个,还有就是洗手盆下面我贴了张符,你打扫卫生的时候不要扯掉它。

    陈姐点点头,由于是朋友介绍,陈姐也没多做怀疑,问我多少钱。

    由于小灵神逃跑,我觉得事情并没有完全解决。就对陈姐说:三个月之后如果无事,再付款吧。然后给她说了多少钱。

    她感激的点了点头,问我要不要吃饭。我说不了。我还要赶回去准备晚上的大餐。

    我说的大餐当然是指给五猖兵马的赔罪餐。而赔罪餐最必不可缺的就是烤乳猪和烧鸡。

    在我所悉知的那家农家乐,这玩意可是要提前订的,而且不接受电话预定。

    那家农家乐叫唔多觉,好像是一个老板的。味道正宗。是我常去觅食的地方。后面还陆续找到了过得去什么的农家乐。味道都不错。番禺本地的朋友可以去试试。那里的烧鸡宴很正,烤乳猪不知道还有没有的卖。

    关于那个逃跑的小灵神的事情在一个月后又出现了而且被我用极其特别的方式送走了。

    那是一个非常感人的故事,也有这一个非常凄惨的过程,现在想起来心里还隐隐作痛。很虐心,楼主文笔有限,不知道该怎么去描述。从业这些年,最难忘的就是这件事情。

    有时间找个夜深人静的晚上,好好整理整理思绪,争取一口气把这个事情写出来。

    无上太乙救苦天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送魂笔录相邻的书:宝贝儿道爷2:鬼物买卖重生之国民男神少女风水师痴鬼648宿舍:到底是谁校医之死亡纹身午夜鬼语爱上我的灵异先生活人禁忌中国恐怖故事陆离记军王教官之贪财女相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