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话:结缘

【书名: 送魂笔录 第十话:结缘 作者:恰灵小道

强烈推荐:盛世芳华君九龄犯罪心理:罪与罚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2002年的上半年,那个时候我还在读初二。农村里的学校业余活动是极其不丰富的,然而学校新调来的一个英语老师却联合班主任举办了一次活动,那就是爬湘中第一高峰。白马山。目的是看日出,然后写一篇看日出感想。

    当然费用自理。所以全班50来个人。缩减了一半,只去了20多个人。那是读书以来第一次户外活动,也是高中以前唯一的一次,也是据我所知整个学校唯一的一次远行活动。妈爸也出乎意料的斥巨资50元,让我参加了那次活动。这也许是结缘的开始。那个年代在农村上学的朋友应该深有体会。举办一次远行活动有多么的不容易。

    学校离目的地白马山有大概30公里,虽说不远,但是那个时候农村的路是坑坑洼洼的,车开到40迈就能把你从座位上甩下去,如果开到60迈就能把你从座位下甩上来。如果开到80迈就能把你和座位一起甩出去,所以30公里的距离,说短也短,但是时间却很长。

    我们早上8点出发,坐着那种小巴士,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就往白马山出发,那个时候的道路极其不通畅。只能在木瓜山水库过去一点点的地方下车,由于车不是开到山脚下的,要穿过几个村子。然后才能开始爬山。

    从下车的地方到山顶,不说有15公里,10公里至少有。一群初中生爬到山顶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午4点了。个个精疲力尽,由于是春天,天黑的也算比较晚。所以还有时间生火做午饭,那也是第一次搞野炊。同学们有带菜的,有带米的,有带油盐的。但是菜是不够的,所以我叫了两个男生还有一个我喜欢的女生小芳去山里面拔笋找蘑菇。那一片野竹比较多,所以野笋倒是不少。我们分成两组。

    作为一个护花使者,我当然强制和小芳一组,并且选择了一个比较远的山包去寻找。那个时候情窦初开,和她单独待在一起虽然害羞,但是也表现的和个猴子似得上串下跳。意图用敏捷的身姿来博得小芳的好感。然而事实证明,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当我们拔的差不多够量的时候,一颗大灌木上的一条竹叶青把小芳吓到了,我知道那是我表现的机会了。我爷爷是我们村唯一一个收蛇的人,小时候就吃了很多蛇蛋,还有一些蛇胆。所以我当然不会怕蛇,

    那也是我第一次见到竹叶青,比小时候见到的蛇都要小。所以我表现的更加勇猛,走过去就把那个蛇抓在手上,然后猛的一甩就甩到石头上毙命了。

    那个时候觉得特别*,现在想想,太乙渡厄天尊。我简直就是一个小混蛋,罪孽深重。本来以为小芳能夸我一句我好猛。然而她不但没有夸我,还说我是个变态,一点良心都没有,现在想来那个时候的我还真的是个混蛋。

    可能那个时候帅的不是很明显,小芳一气之下就回到了营地。我当时看着石头上小小的竹叶青,已经没有一点动静了,顿时也觉得心里很自责,就捡起小蛇,用外套包好。打算回去找个地方把它安葬了。回到营地吃完这辈子最难吃的一顿饭之后,我们就前往当晚过夜的目的地,宝莲仙寺。

    那里只有一个供游客住宿厢房,里面有八张床。床不大,为了节省经费,二十来个学生和两个老师,晚上就挤在一个厢房里面。换到现在来说是不可想象的,但是确实是这么一回事,而且当时的我们还觉得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占床,放下行李,当然还有外套包着的小蛇。

    上到白马峰看了日落。然后回到宝莲寺,已经到了晚饭时间。

    寺庙里面是吃全素的,主要是豆腐和青菜。没有任何油荤。米饭也是那种早稻米。现在用来喂猪的那种。好在便宜,吃饭时1一块钱一顿,住宿是5块钱一晚。吃完饭都在院子周围玩。

    到七八点的时候,也就集体进房间睡觉了。

    我和另外两个同学挤在一张床上。由于折腾了一天,我很快就睡着了,完全忘记了要安葬那条小蛇的事情。

    说来也怪。不知道睡了多久,我做了一个梦,梦里一堆五花八门的蛇追着我咬,我怎么跑都跑不快,而且蛇的速度却非常快。就当我被蛇缠住要被一张血盆大口下嘴咬到的时候我猛的一下醒了,借助院子里微弱的光,看到同学们都睡着了,听着各种节奏的鼾声。

    山上风很大,当时还有很多房间是木头的,被风吹的吱呀吱呀响,还伴随着清晰的敲木鱼和念经的声音。我再也睡不着了,想起白天被我作孽摔死的那条小蛇。我觉得先应该找个地方把它安葬了。

    我轻手轻脚的爬起床。拿起外套准备去院子外面把小蛇安葬了。轻轻的打开门。院子里面电灯泡被吹的左右摇摆。照出来的柱子和斗笠蓑衣的影子飘来飘去,显得很是恐怖,但是木鱼和念经的声音却让我很心里很平静。我想在院子里面找把小锄头出去挖坑,却怎么找也找不到。

    无奈之下只能去找正在敲木鱼的人去问问,我蹑手蹑脚的走到大堂,看到一个消瘦的老爷爷正在佛前打坐念经,并没有剃光头。

    然后我就走过去问他:请问你们这里那里有小锄头?那个老爷爷头也不抬,话也不说,继续敲着他的木鱼。

    看到他不理我,我也就放弃了继续喊他,而在旁边找了一个小蒲团,学着老爷爷的样子打起坐来。

    不知道为什么,一坐下就感觉内心特别的平静。听着木鱼和念经的声音,心里很舒坦,好像能去除一切杂念,忽略一切杂音。我竟然陶醉在这样的场景里面。

    过了不知道多久,大概一个多小时吧,念经和敲木鱼的声音停止了有一会儿,我才缓缓睁开眼睛,看到一张慈祥的脸正在大量着我。

    我有点不知所措的笑了笑,问到:老爷爷你们这里有小锄头吗?

    老爷爷显然也楞了一下,问到,大半夜的你要锄头干嘛?

    我指了指旁边包成一团的外套说。下午搞死了一条蛇,我想把它埋了。

    。。。。。。

    老爷爷马上双手合十念了一声: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然后和我说到:门后面有锄头,你去外面把它埋了吧。不要离太远,就在墙根哪里就行。我感激的笑了一下,立刻爬起来去找锄头,

    记得那个时候脚是麻的,起身之后也走不动。那个老爷爷在我身上拍了几下,然后马上就不麻了。当时就觉得很神奇。以前也脚麻过。从来没有这么快好的啊。疑惑的看了老爷爷一眼,他只是笑了笑说到:快去吧,埋好了之后再来过来找我一下。。。。。。

    直到现在我也没有搞懂,拍的那几下是怎么回事。

    安葬玩小蛇之后,我本想直接回房间睡觉,但是看着大堂的灯还亮着,又想起老爷爷那张慈祥的脸,我还是满怀疑惑的走进了大堂,不知道他要我去找他是因为什么事情。

    带着一颗好奇心,我又回到了老爷爷身边,看到他在蒲团上闭目养神,我也没好意思打搅他。就坐在旁边的蒲团上又学着老爷爷的样子打坐起来。

    过了没几分钟,老爷爷说到:你叫什么名字?我说出了我的名字。

    他又问:你喜欢这里吗?我说喜欢啊。

    他说为什么喜欢?我说不晓得,就喜欢坐在这里。

    他突然问我农历生日是多少?

    我说88年9月xx日。

    他没说话,过了几分钟,他又开口说:明天我介绍一个师傅给你认识好不好?

    我想都没想就说:好,甚至都没有问为什么。

    可能是年轻不懂事,没有那么多想法,总觉得大人说的话都是对的。听大人的话就对了。然后老爷爷看着我笑了笑说道,我还要做一会晚课。你先回去睡觉吧。

    我想起三个人挤一张小床,再加上当时也不困。而且房价里面蚊子也多这里却没有蚊子就说道,老爷爷你忙你的,我再坐一会儿。老爷爷又盯着我笑着点了三下头,就开始继续敲打起了他的木鱼。我也若有其事的坐在蒲团上。听着木鱼和念经的声音,很享受的闭着眼睛。

    直到他结束。。。我们一老一小才分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那个时候也不知道几点了,没有手机手表,但是那晚,我睡得特别香。。。。

    第二天早上早早的看完日出,滑稽的是乌云一片,只能看到一丝丝光亮。不过大家兴致都很高,下山回到寺里准备吃饭的时候,我还在考虑这个作文到底要咋写,因为毛都没看到。

    然后头天晚上念经敲木鱼的老爷爷把我的思绪打乱,说带我一个地方。看着他慈祥的面容,我想也没想就跟了上去,他把我带到一个独立的厢房里面。

    门口有刚烧完纸钱的灰烬,还有一个香炉,里面插满了燃烧殆尽的香签子,房间不大,只有一张床和一个书桌,书桌上面有个小型的书架,书架上面摆满了书,书桌上面有毛笔和砚台,还整齐的摆放着一叠黄纸,床后面是一个小衣柜。床边还有两张椅子,时间过去太久了,我能想起来的只有这些了,其中一张椅子上面坐着一个比老爷爷略微要年轻一点点的神秘老头,剃个寸头,看上去很精神,眉毛比一般人要长些。下巴留着胡子,胡子黑白交加。

    之所以说神秘,不是因为他的形象,而是因为他的眼神,和善中带点凌厉,慈祥中带点严肃,迷茫中又带点惊喜,就这样直直的盯着我。

    为了不输阵,我也用忧郁深邃中带点放荡不羁的眼神盯着他,大眼瞪小眼瞪了好一会儿,

    那个老爷爷首先开口了:人我给你带来了,你好好看看。然后说完就走了。当时搞得我心里真的一阵发毛,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难道在这种佛门重地还会发现拐卖优质少年的事情吗?

    不过转念一想,外面有这么多同学还有老师,他应该不会把我怎么样。我刚想问他找我有什么事。

    他就说到:来,坐吧。声音很浑厚,好像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威严

    我走过去,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他说你把手给我看看,然后我就把手伸给他,一副小时候向长辈讨要红包的样子。

    他在我手上看了好一会儿,又在我身上摸了摸,尤其是耳朵后面。摸了好几次,而且还力气特别大,弄的我特别疼。但是我不但没有挣扎,而且还忍住了。

    他可能知道会很疼,就问我,你疼怎么不叫出来。

    我说我怕外面的同学老师听到,会担心。其实我是怕小芳听到,怕丢人。

    他笑了笑,拉着我的手,走到书桌旁边。然后问我会用毛笔么,我说会,练过。然后他递给我一支毛笔,自己也拿了一只。就说你跟着我画画看,他画的不快,像是特意放慢了速度。当时好像画了一个镇宅符。

    我跟着他画,画完之后我自我感觉挺好的,他看了看,点了点头没说话。放下笔,想了一会儿就问我:你看过僵尸片吗?我顿时就来精神了:看过啊,就是那种一跳一跳的,刚才我看你画符,难道你是抓僵尸的吗?这个世界真的有僵尸啊?你下次抓僵尸的时候带我一起去好不好?

    由于特别喜欢僵尸片,瞬间打开了我的话匣子,一连串的问题问出来直接把他逗笑了。

    他说到:我不是抓僵尸的,不过也差不多。我想收你做徒弟。那语气好像不容拒绝。其实说实话,当时虽然年纪小,但是我却不怎么确定这个世界上有会有僵尸和鬼怪。当时纯粹觉得好玩,也没有当场拒绝。只是说回去和爸妈商量一下。

    他问了我家的地址,然而随便聊了了聊,具体聊的什么我也记不清楚了。临走的时候他塞给了我一本书,是个手抄本。而且并没有说什么。我接过书,就出去了,吃了早饭。就返回了学校。

    没错,他就是我师父,一个改变我人生轨迹的人,一个我最尊敬的人。

    由于是周五,当天晚上我回去和爸妈说了这件事。因为都在同一个地方,师父还是有点名气的。爸妈是知道他的,然后他们又去找爷爷商量了一下。爷爷是认识师父的,因为爷爷常年在外面收蛇抓蛇,经常过去白马山那边。有的时候还住在寺庙里面。

    渐渐的就认识了师父,而且有的时候他们还会一起喝点酒聊聊天,师父的本事爷爷也略有所闻,都是真才实学。所以当他晚上爷爷就问我,愿不愿意和师父学习道法。

    我问爷爷学完以后是不是和村子里面那些道士一样,有人过世,就去别人家里做法事超度。

    爷爷说不是,那是传统的科仪道士。他教的不是科仪,是专门给人家家里解决闹鬼的。

    爷爷说的通俗易懂,我听得也真切。然后爷爷又和我说了好几个例子,谁家谁家怎么回事,很多人都解决不了,只有叫师父来才解决的了。

    小时候总会有些英雄主义思想。所以当时听了也特别崇拜,马上就和爷爷说,好,我想学。说实话那个时候的心里,有一大半还是抱着好玩的心态想要去学的。

    爸妈见我同意了,又和爷爷商量,他虽然读书成绩一般,但是至少书要念完,学道士可以平时周末和寒假暑假的时候去学。爷爷也说这个是应该的,明天我就带他去山上。

    就这样,我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给了师父满意的答复。

    从此以后,我就再也没有了周末与寒暑假。过起了非常枯燥无味的道法学习,直到高中毕业。不过值得庆幸的是,经过各种记忆锻炼,我的学习成绩不降反而升,而且高考的时候还考出了不错的成绩。

    与其说是师父选择了我,不如说是我选择了他。

    如果没有那次难得的春游

    如果没有爸妈的支持

    如果我不喜欢小芳

    如果没有那条小竹叶青

    如果没有那个梦

    如果没有敲木鱼的老爷爷

    如果没有没有我对经文的特殊感觉

    如果没有爷爷对师父的熟悉

    我感恩这一切的一切

    也许不会那么早和师父结缘

    里有时终须有,命中注定要碰到的人,迟早都会碰到

    该有的缘,想躲也躲不掉

    佛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换的今生擦肩而过

    *说,缘是命,命是缘,

    高僧说,缘是前生的修炼

    我觉得,珍惜身边的每一段缘分不管善缘恶缘,珍惜自己身边的所有人不管好人还是坏人。心修好了,人自然豁达了,人豁达了,人生自然美好了。

    情侣是缘,善缘恶缘,无缘不聚

    儿女是债,讨债还债,无债不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送魂笔录相邻的书:宝贝儿道爷2:鬼物买卖重生之国民男神少女风水师痴鬼648宿舍:到底是谁校医之死亡纹身午夜鬼语爱上我的灵异先生活人禁忌中国恐怖故事陆离记军王教官之贪财女相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