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话:长衫先生首次见魂

【书名: 送魂笔录 第十二话:长衫先生首次见魂 作者:恰灵小道

强烈推荐: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犯罪心理:罪与罚吃在首尔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学道之初是很无聊的,那个时候年纪还小,初二的暑假一直在山上。和师父同吃同住,住也可以将就,但是你们能适应一日三餐,除了青菜就是豆腐,要么就是长短豆角,南瓜黄瓜冬瓜,一点荤腥都没有的餐饮习惯么?

    当初也有迷茫,想过要放弃,学这行的朋友应该知道,也许和师父教我的法门不一样,但是应该也差不多。那些道文咒术,比古文还难理解。而且很多字都不认识。一个暑假的时候,我甚至翻烂了一本新华字典,还有几百种符咒的画法,配合咒语,还要知道用处。而且都不是白话文。

    那个时候对于青春年少的我来说,是非常非常的煎熬山上没有同学,没有年纪相仿的人,没有小芳只是偶尔有几个游客上来看日出,调戏一下善良腼腆的我,那是我唯一和生人接触的机会。

    在上面基本就是背,背累了就抄,抄累了就练习画符咒,画累了就去大堂里面打坐听老爷爷念经在那个情窦初开玩性爆表的年纪每天重复做这种事情,有多少人能够坚持了。重点是师父每次出活,都不带我去。我当时都还没有见过灵神,心里也一直怀疑是不是真的有

    那个暑假刚开始一周,师父第三次出活,,我问师父:为什么不带我去,我学的这些真的有用吗?师父和我说:修道先修心,如果你的内心不平静,并且有所怀疑,那么你学的这些就没有用。

    我当时似懂非懂,从此再也没有主动问过师父,每当心境开始波动的时候,我就去大堂打坐,学着老爷爷的口吻念经。这样确实能让内心很平静。。。。。。

    从初二暑假一直到初三中考后。一个月只有两天是回家和小伙伴玩,其他的周末时间都是在山上背抄写念。。。。直到初三暑假即将结束的前几天的一个下午,要去县城念高中的时候,师父和我说,明天下午和我出活。

    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眼角瞬间湿润了,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一个劲的往下掉。那不是委屈,也不是激动,不是害怕,也不是心酸。那是一种感恩,感恩师父对我的肯定,感恩自己的坚持,不知道那是不是一种没出息的表现。

    师父拍了拍我的头说,今天别看了,我们下山去找你爷爷去吃顿好的。我又破涕为笑,屁颠屁颠,拉起师父就往山下跑。

    第一次和师父出活的时候。心里是很激动也是很不安,更多的是好奇。学了那么多,背了那么多,终于要看怎么用了。

    师父和我说,第一次跟我出活,你看着就行了,不要自作主张去做什么事情,你现在学的只是皮毛,不要乱来,我说什么你做什么就行。

    我猛点头,话都不敢说,生怕师父反悔不带我去,毕竟只是在书上看到灵神,所以还是非常非常期待的。

    事主姓宁,苏荷乡的,五十多岁。是个老实的庄稼汉。诚实本分。靠着一亩三分地和自己勤劳的双手,硬是培养出来了两个九十年代的大学生儿子。两个儿子也很孝顺毕业之后赚了钱,想接老两口去城市里面住,可是多年来养成的生活习惯在城市里面是适应不了的,后面兄弟俩一商量,就决定在老家给父母建一座好点的房子。

    村里的人都好面子,不管人多人少,能建多大建多大,也不管用不用的上,好像房间越多就越气派,兄弟两有点钱,就像盖个大点房子以后逢年过节大家拖家带口回来也好有地方住,但是又找不到合适的宅基地,自己家里的宅基地又太小,后面辗转找到一个村民家里,他们家卖宅基地符合他们要求的大小。

    那是两个宅基地合并的,但是中间有一个很小的坟包,可能年代久远了,甚至连碑都倒了,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根本就不知道那是个坟包,里面葬着一个逝去的生命。

    奇怪的是,挖墙基角的时候,也巧合的避开了那个坟包,并没有人发现那葬着一个人,只是把地铲平了,然后往上加地基。施工的时候倒是没什么意外,等到新居建成进火之后,老两口住了进去的第一天晚上,边开始出现了各种诡异的动静。

    下面是宁伯伯的口述,太久远记得不是很清楚,大概就是这样意思,绝对没有夸张。

    首先是家里堂屋的电灯包无缘无故就坏了。然后他们换了一个没到几秒钟又坏了,连续换了三个,都无一例外的坏掉了,宁伯伯也没在意,以为可能是电压问题导致的。

    当天晚上也索性没换了,然后就进到房间睡觉。农村里面都喜欢用蚊帐,伯伯家里也不例外。他们俩口子上了床之后关了灯打算睡觉的时候,就马上听到"嗦嗦嗦"的声音,就像是那种吃辣椒吃多了,需要大口呼吸来缓解辣感的那种声音。

    宁伯伯开始没在意,以为是风吹到什么了,但是那种声音听得越来越真切。根本不像是风

    而后他又以为是老鼠在咬什么东西,他就打算掀开蚊帐,想听听到底是哪里发出的声音,由于晚上月光很大,所以他也没有打算开灯,当他把手放到蚊帐的边缘的时候,他顿时下了一跳,由于窗外投射进来的月光比较明亮。所以他能透过蚊帐清楚的看见2米外的墙角处有一个佝偻的身影,披着头发,穿着长衫。

    正在抬着头对着月光。慢慢的摇着头,好像在寻找什么,宁伯伯开始以为是自己眼花,猛地就把蚊帐掀开来,然后那个黑影似乎也发现了他,猛地偏头盯着宁伯伯,惨白的脸在月光的照射下白的发蓝,怨怨的盯着宁伯伯,宁伯伯当时也吓坏了。但是毕竟在农村里面活了大几十年,没见过也听说过些事情,所以并没有吓得大喊大叫。

    他猛的把蚊帐又合上。然后再鼓起勇气隔着蚊帐看的时候,那个黑影消失了。宁伯伯以为是自己最近太劳累出现了幻觉,松了一口气,然后躺下继续睡觉。是那种侧着睡的。,背朝着她老伴,脸朝着床外面。

    不知道睡了多久,大概十几分钟吧,就感觉到有凉飕飕的风从蚊帐外面吹进了,直接打在他的脸色,他睁开眼睛一看,这下真的把他吓坏了。

    那张惨白的脸就在他的床边。就出现在他的眼前,虽然隔着蚊帐,但是也看的清楚。。。。不单就在眼前,而且还一直在吹气。

    这下宁伯伯再也淡定不了了,叫醒老伴就跑了出去。回到了自己的老房子后,忐忑的睁着眼睛晚上没睡着,第二天宁伯伯就生病了。浑身无力伴有高烧,而且睡着的时候还一直在说胡话,但是清醒的时候却描述的很清楚,显然被吓的不轻。

    然后第三天大儿子就赶回了家中,起初他大儿子不相信宁伯伯说的事情,直到他自己去堂屋换灯泡,换了好几个都坏了,而且电压也没有问题的时候,他也相信了。

    接着通过他的一个伯伯找到我师父,这也是师父带我第一次出活。宁爷爷和师父说的时候,我记得特别清楚。。。

    后来师父又问了些其他的问题,还把之前挖宅基地的工人也叫到宁伯伯家门口问了问。

    具体问的什么我也不知道,因为我当时看到了一个过路女孩子长得特别小芳,我就冲过去猛的拍了她一下打招呼,然而并不是她。那个女孩子不但没有被我吸引,而且还把骂了一顿。。

    难道真的是在山上待久了,下山后看到一头母猪都会觉得眉清目秀的吗?

    当我回到师父身边的时候,师父已经问完话来到宁伯伯的床边了,看到我从远处走来而没有呆在他的身边,他也把我骂了一顿。当时并没有打击到我强大而腼腆的内心,我还是嬉皮笑脸的问到:师父,怎么解决啊?我们开始吧。

    师父说:现在开始不了,

    宁伯伯说,那能搞定吗?

    师父说:可以,晚上我住进去,

    我当时就疑惑的问:为什么不直接喊魂啊?

    师父说,什么信息都不知道,你喊谁?我也瞬间明白了。就不在说话了。然后师父又转头对我说:你不是老师嚷嚷着要见灵神吗?今晚和我一起住进去,我让你看看真家伙。

    说实话我当时也是很害怕的,但是为了逞强在想了一下还是答应了。其实还是出自于对师父的信任!最主要的是,如果他说了我拒绝的话,可能会挨揍。

    忐忑不安的吃完晚饭。就背着师父的背包。朝着那坐压着旧坟包的新房子走去,走近那座新建的房子,挺气派的,三四个垛子,垛子在我们那边是个宅基地的计量单位,四个垛子就是三间房的宽度。前后还搁着房间。每层除了楼梯间还有五间房总计15个房间,而且外墙还贴着红色的瓷砖,在那个年代的农村,显得很是气派。

    进堂屋之后,就是一个预留的神位,还没有请祖宗灵位进来的,神位前面一张涂着红漆的八仙桌,右手边有一个门框。没有门,那是上楼的楼梯间。堂屋的左右两边都是房间,那晚宁伯伯他们就睡在一楼的堂屋右手边的卧房里面。

    由于大堂的等是打不开的,那个时候师父和我拿着手电筒,在堂屋转了一圈之后,师父问我,你有什么感觉?

    我没想到师父会突然问我这个,顿时不知道怎么回答。想了一下又说道:感觉不到什么。

    师父说不在这里你当然感受不到。我白了师父一眼,那你问么个?只不过我没有说出来,那个时候还小。

    对师父的尊敬是传统意义上的尊敬,和现在对师父放荡不羁的尊敬在表现手法上来说是有着很大的区别。但是尊敬就是尊敬,不管什么方式表现,他永远是我的恩师。

    师父回答完之后就准备往后面的楼梯间走去,然后回头对我说,我们上楼看看,你跟着我,不要回头。有人拍你也不要回头,但是我心里想就我们两个人,你在我前面,怎么会有人拍我,但是随即我就想明白了。

    师父说的他,是它。

    心里也紧张的很,师父说怕就念壮胆咒。我没有念,也许是个人英雄主义作祟,但是事实证明了一个真理,长的帅并不能避鬼。

    在半楼的转角处,果然被拍了一下,师父好像知道我的脾气不会念咒,更加好像知道我会被拍一下一样,在我后背被拍了那一下之后,猛的回头一把用朱砂混合过的香灰撒了出去。不但撒到了那个灵神,把他和灵神中间那个青春活泼的有为青年也撒了一脸朱砂灰。还好那个有为青年反应的快,及时闭上了水汪汪的大眼睛。只听到后面吱吱的一声,一阵阴风带过。就恢复了平静。

    师父说好了,我把楼梯封起来,今晚我们就在老宁那个房间睡。我说我可不可以先洗脸

    师父说不用洗了,挺好看的,和唱花鼓戏的小兔崽子似得。其实我明白师父的意思,有这个东西在脸上比较安全,至少以后要是混不下去的时候,我还可以靠脸吃饭。

    我还在想应该怎么顶嘴的时候,师父已经绕过我走了下去,我吓了一跳赶紧跟着师父走了下去,进了那间能透过月光的卧房。

    师父躺在宁伯伯之前躺的位置,然后和我说,你躺在旁边,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要管,见到灵神之后不要去看它的眼睛。

    我说哦,然后我们关了手电筒。屋子里面瞬间变得昏暗起来,等眼睛适应了一会儿,透过月光,也能把屋子里面的摆设看个大概。那种朦朦胧胧的感觉,还真像极了以前香港僵尸片里面的场景。

    等了不知道多久,师父起身,我连忙爬起来。师父说我去上厕所,你也跟着?我说我也上厕所。师父说等我回来你再去,一楼外面只有一个厕所。我当时那个怕,就像是我和师父被困在一个荒无人烟的沙漠里,突然来了一架飞机,只能坐一个人。师父毫不犹豫的就走了。

    那种被抛弃的感觉马上就被恐惧所淹没,因为我来不急伤感。等师父出门并没有把门带上,而是虚掩着。当时我心里很恐慌,万一它在这个时候进来怎么办,行话说一个人老是想着鬼,那么离见鬼就不远了。

    我还没想完,果然门就慢慢的被推开了,先看到的是一直惨败的手,然后是一头长发下面一张苍白的脸,眼珠凸起,嘴唇宽厚,穿着长衫缓缓的走进门,而且是朝着床走过来,我当时真的是被吓丑了,连想叫都叫不出来,不说别的,就是那副打扮就不是我能够接受的,况且是我第一次碰见书外货真价实的灵神,即使我学了这么久,但是还是抱着怀疑的态度的。这次真真切切的,就在那一次,彻彻底底改变了我的观念。

    原来真的是存在灵神的。

    不过怕归怕,我脑海还是非常清醒的,我想起寺里的老爷爷和我说过,碰到鬼只要双脚打坐双手合十默念金文,鬼看着你就像座金佛。

    不管是不是真的,试试再说,我赶紧爬起来打坐念经,虽然心里不平静,但是还是做到了,当时念的什么经文我是忘记了,佛教的一个很平常的经文。

    说来也神,我做了之后,它果然没有向我走来,而是朝着床边走去,在窗外投射进来的月光下蹲了下来,抬着头迎着月光。开始嗤嗤嗤嗤的笑了起来。那表情配合上白的发蓝的皮肤,还有那诡异的笑声,惊得我头皮发麻,汗毛都竖起来了。

    正当我感觉自己是一只无助的小羔羊的时候,我突然看到师父正在门外。但是他出去才2分钟不到,而且厕所还在屋外的一间茅房,怎么可能这么快。

    师父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我立刻收住了想要发声的性感小嘴。只见师父掏出一张符。是什么符我也没看清楚,贴在门上,然后又把门慢慢的关上,在关门的一瞬间灵神已经注意到了,猛的一转身刚想要逃。师父一边念咒,左手捏着一个手决,右手捏着一张符,就冲了过去。(细节到这就再不能多说了)

    短短三分钟时间不到,那个灵神就安定了下来,不闹也不也逃,好像和师父达成了什么默契似得。然后师父就开口问话了。

    师父问到,你是谁为何留恋阳间并在此作乱?

    它的声音很嘶哑,但是也能听的个大概。原来它竟然是个上世纪初一个教书先生,有一次去上级教育部门讨要应得的一笔教育经费,怎么来的我却没有听到,也许是捐款,也许是资助,这笔钱能让他的学生顺利的完成学业。

    那是个不讲王法的年代。不但讨要不成,反而被狠狠的骂了一顿,在回来的路上又被打流的抢走了身上的荷包,心里越想越不平衡,本来就患有疾病的他,在路过这个地方的时候脚下打滑,摔到了田坎下面,竟然短暂的休克了。

    然而在那个混乱的年代,死了个人根本就不会有报警这么一回事,有两个犁田的农民看到了休克了的他,由于缺少常识,以为已经去世了,就善心起,就挖了个坑,把他埋了,然后随便找了一个石头,当作墓碑放在了小坟包的前面。

    当他醒来的时候已经发现被人埋在了地下,他自己从坟墓里面爬了出来,然而他爬出来之后,却发现自己的身体还在地下面。而且自己的身体机能还在,还有心跳。所以保存了他的记忆,直到他身体机能全部退去,他依然接受不了他已经死了的事实,因为他还有很多愿望没有了却。

    所以几十年如一日,他待在这个地方苦苦的守候着他的身体一直没走,想在这个地方能碰到一个熟知的人帮他要回那笔能让他的学生完成学业的教育经费。这一等,就是百余年。尸首早已腐蚀,留下白骨累累。由于身体机能还在,而魂先离体,记忆保留,所以并没有被带走魂魄。而他自己也执着的认为,会碰到帮他完成愿望的人,所以没有选择离去。

    直到宁伯伯在他尸首上面建房,抢夺了他仅有的一席之地,他迫不得已,才去吓唬宁伯伯。想让他知难而退。

    听完了他的诉说,我和师父都沉默了,这也许叫生不逢时吧。真的是一个可怜的灵神。等待了百年不该的等待,为的就是一个不确定的结果。

    现代文明社会,为了一己私利而背德违心的大有人在,和这位教书先生比起来,不知道可怕的究竟是人还是鬼。

    师父说,我可以给你带路进入鬼道,你愿意吗?

    教书先生想了一下说:也罢,既然留下已无意义,何必给他人带来困扰。他在说这话的时候,我看着那张惨白恐怖的脸,竟然觉得有点亲切。

    师父恭敬的送走了他。

    那是我第一次接触灵神,也是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教书先生的话会像指南针一样永远留在我的脑海里,指导我做人的方向,正是这件事情,坚定了我从事这一行的决心。

    第二天师父叫宁伯伯的儿子找人把教书师父的尸骨挖出,师父带回了白骨,我们一起把它葬在了白马山山,脚下的一个小坡上面。没有科仪队,也没有哭丧亲人。有的只是一老一小两个身影在默默的祭拜着。

    我问师父:师父。你是不是拿我做诱饵,两次?

    师父说:这算是对你的一个考验。

    我又问师父:既然已经送走了他,为什么还要立坟树碑。你都不知道他的名字,祭拜毫无意义啊。

    师父说:给他一份尊重,给我们一份心安。给这里一个念想。给良心一个交代,你还会说没有意义吗?

    我还问师父:你后面的那个手决和那张符我怎么都没有见过。

    师父笑了一下,摸摸我的小脑袋说道:慢慢来,你有这份心,该让你的学的,以后都会让你学到。

    师父说完起身,我们一起在坟前鞠了三躬,慢慢的离开了这个让人尊敬的小坟,朝山上走了去。

    夕阳把影子拖得好长,天上并无乌云。这个时候却下起了小雨。每一个晴天里面,总会有着几滴雨,就像每一个人背后,总会有几个伤感的故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送魂笔录相邻的书:宝贝儿道爷2:鬼物买卖重生之国民男神少女风水师痴鬼648宿舍:到底是谁校医之死亡纹身午夜鬼语爱上我的灵异先生活人禁忌中国恐怖故事陆离记军王教官之贪财女相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