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话:赶尸

【书名: 送魂笔录 第三十二话:赶尸 作者:恰灵小道

强烈推荐: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君九龄超神当铺盛世芳华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大概是在05年,高二的暑假。那个时候还跟着师傅在上山学道法,我和师父还借住在宝莲寺,有一天下午,我在山顶的一块石头上面打坐温习的时候,师父突然找到我,和我说来了几位客人,要我和他一起去看看。

    当时我挺奇怪的,平时师父客人也很多,但是从来不叫我,今天却突然从寺里跑到山顶来叫我,这让我有点诚惶诚恐,我心想是不是我做错什么事情了,师父找了武林高手来制裁我。但是也不应该啊,那个时候他也没少揍我啊。

    跟着师傅回到寺里。然后师父说你去洗个澡,换身干净的衣服。我听得有点迷糊。难道是要相亲?可是我还很稚嫩啊,除了小芳,我对别人并没有兴趣啊!我一脸疑惑的看着师父,师父并没有要给我解释的意思。我只能乖乖的去洗澡换了衣服,一切弄好之后,师傅还嘱咐我,到时候别乱说话。。。。。。我惶恐不安的想着,不会要强制和别的门派联姻吧,但是这是也轮不到他做主啊,这可是我的终身大事。心里越来越不安,但是也不敢多嘴。

    跟着师父下了山,来到一个土砖屋附近,土砖屋是那种很大一个的方形砖。以前农村里面很多的那种,都是木门木窗,上面是黑色瓦片。门紧闭着,唯一的一扇窗外面还堆满了松树枝

    那松树枝应该是刚砍下来的,还是青色的。

    进了门之后,看到屋子里面黑漆漆的,只有一张八仙桌。桌上只有一盏五瓦左右的小电灯,桌子的上位和下位各坐着一个人,后面还有个躺椅,躺椅上面还躺着一个人,躺着的那个一身漆黑装扮,只有脚上的那双千层底上面有一点点白色,甚至连脸上都罩了一块黑布,脚底的地面上点了一盏没有灯。

    本来灯光就不怎么亮,所以那盏煤油灯显得特比扎眼,就放在躺椅上的那个黑衣人的两脚之间一公分处,看他的架势,好像是在休息,而且是睡着了,一动不动,只是姿势有点僵硬。

    桌上坐的两个人有一个年纪比较大,秃顶,胖胖的。还有一个年纪很小,应该只比我大不超过三岁,三人都是男性。见到屋子里面没有其他人的时候,我稍稍放松了点心情,至少这不是相亲。师父进门之后,八仙桌那边的两个人站了起来,年纪大的那位老伯赶忙离开座位过来和我师父拥抱了一下,那个坐在下位的小哥也对着我师父施了一礼,我也赶紧和他们请好。

    师父和我说,这位是张师父,怀化人。那位是张师父的徒弟。那个小哥又施了一礼对我说,我姓周,我赶紧也学着他的样子施了一礼说了声张大哥好,我姓刘。张师父笑着看了看我说到小伙子挺精神嘛!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也不敢多言,只是有点好奇,为什么躺椅上的那个人没有起来和我们打招呼,难道是太累睡着了?可是这大白天的。。。。。。

    张师父又和师父寒暄了几句,然后就招呼大家坐。师父比张师父要年长些,所以就坐在了上位,张师父就坐在了师傅的左手边的位置。而我年纪最小,本来应该是要坐下位的,可是,周大哥离那个位置近,二话没说直接坐了上去然后往左边靠了靠,似乎是空个位置给我坐,但是我觉得有空位为何要两个人挤在一张凳子上。所以在说了一声谢谢之后,直接坐到了师父右边的那个凳子上面,而那个躺椅上的那个人,也在右边,而且躺椅里那个长凳只有不到半米远。

    当我坐下的时候,张师父看了一下我。对着师父说,果然胆子不小,收了多久了?师父说,有两三年了。胆子说不上大。但是也确实不小,当时我听着有点奇怪。我做这个位置,和胆子大不大有什么关系。不过那个时候我挺自豪的,毕竟是受到了夸奖,虽然听不懂他们说什么,但是也还是有点开心的说了句,哪里哪里。

    当我得意洋洋的看着周大哥的时候,他也盯着我笑着,那笑好像还是在憋着,一幅便秘的表情,这样我越发觉得奇怪。奇怪归奇怪,但是我还是没有问什么。因为出门前师父和我说要少乱说话,虽然我不知道什么叫乱说话,但是要做到不乱说话唯一的办法就是不说话。

    见我不说话,师父开口问张师父这次是怎么回事,怎么跑这么远。而且你们现在都很少走尸,怎么突然又干起这个行当了?听到走尸这个词的时候,我瞬间感觉有点明白了,也许是心里作用,突然觉得背后有点发麻,也知道他们说的我胆子大是什么原因了,原来在我身后半米处,那个躺在躺椅上面的人,是一个死人。。。。。。而且还黑衣黑面沙。

    那个时候的我虽然见过灵神,也见过棺材里面出殡的逝者,但是棺材外面的死人我还是第一次见,而且处于英叔僵尸片的感染。我是真的担心后面那具尸体会突然尸变。我离的最近,那第一个要掐死的肯定是我。想到这里。我蹭的一下站了起来,而且手是放在桌子下面的。过于紧张的我,在站起来的一瞬间,手直接砸到了桌子下面,疼的我就想哇哇叫。

    这个时候,周大哥还是不成熟的终于笑出了声来。张师父也笑着看着我,只有师父一脸严肃的盯着我,似乎我给他丢人了。我知道师父的意思,冷静下来想了想,至少不能丢人。我尴尬的笑了笑,说了声对不起,然后又扭扭捏捏的坐了下去,显得我并不害怕。然后回头瞄了瞄身后躺椅上的那位老板,煤油灯火苗一闪一闪的。照的那位老板的两只脚底板映射在墙上的影子忽隐忽现,就感觉他的脚一直在动一样。

    看到这个情景。我又有点要跑的冲动,但是为了证明我真的是有点胆量的,我还是强行定了定身型,然后趴在桌子上面,一副要认真听他们讲事情的姿态。其实他们看不到,桌子下面我那双因为害怕而以极快速度发抖的大长腿。

    师父和张师父看到这个情形也乐了,然后张师父开口说道:这次的老板是个熟人,也是我们行内的,说起来比我还高一辈。

    听到这里我又不淡定了,我知道我们行内的前辈们离世之后,如果化灵也很厉害,要是恶道灵要作恶的话,分分钟要把我弄成白痴也不是不可能。

    想到这一层关系,我赶紧低调的离开了那个位置,绕到对面张师父那边,无耻的把周大哥往凳子那边挤了一下,坐在了他和他师父中间和他同一张凳子上面。然后挤出一个笑容,又一副要认真听讲的模样。周大哥也笑了笑,然后直接把位置让给了我,他淡然的走到我原来的那个位置上坐了下去,顿时我觉得他好酷。感激的说了声谢谢之后,就开始认真的听师父和张师父的谈话内容。

    张师父说:这个老板也是个赶尸人,干这一行即使年了。但是现在社会已经基本没有人需要用脚走尸,。所以基本上也绝了这门手艺。但是他生前很热爱他的职业,也觉得这是对落叶归根一种最好的表现形式。

    他觉得人在异乡离世之后,如果能一步一步归根。是对家乡的一种莫大尊重。也是给自己的一个最好的交待。更加算是给他从业的这几十年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能让他死而无憾。

    张师父说了这段话之后,我们都沉默了。

    是啊,人活一辈子,能做到对一种职业兢兢业业几十年,死后还能为了这一职业给自己画上句点的人还有多少?而且这种职业还是付出最多,得到最少。还会被人误解看不起的职业,他们一步一个脚印的成全别人落叶归根,磨破了多少千层底,留下了多少汗水,耽误了多少正常睡眠?

    再想想我和师父,不知道真的等到需要别人做科仪来超度我们自己的灵魂的时候,我们是不是还有勇气安心的离开这个世界?

    做了一辈子别人眼中的神棍,是否真的能在离开的时候,敢于为自己的职业正名,敢于面对被我们亲手送走过的那些灵和处理过的那些事?

    从这个角度来说,我很佩服躺在躺椅上的那位老前辈,敢于用生命来热爱自己的职业,敢于用灵魂来捍卫自己的职业,敢于用*来感受自己的职业

    而我,除了敢于在别人怀疑的目光和诋毁的语言下去做自己觉得很正义的事情,我真的敢用一辈子的瞬间去捍卫我的职业吗?显然我是没有这个勇气的。。。。。

    师父显然也感触很深,沉默了一下,没有说,只是看了看躺在躺椅上的那位前辈,然后问张师父前辈是不是已经超度好了?

    张师父说:没有,所以特意绕了点路来找你一趟。这也是老前辈的意思,他说要找个比较德高望重的送魂师父送他上路,显然在张师父认识的送魂师父当中,师父是排的上号的。

    师父赶忙站起来,对着躺椅上的前辈鞠了一躬说:非常荣幸前辈能看的起我们这些道士,您放心,我们会用最有意义的方式,送您上路的。

    我赶紧也站起来,对着躺在躺椅上的前辈鞠了三个躬。然后和师父说,我回寺里拿东西,师父点了点头说:你去吧,记得多拿点纸钱和贡品,我们给前辈好好做场超度法事。

    我转身出了门,用最快的速度,跑回了寺里。拿了师父出活的包,然后把他房间里面所有的纸钱和纸衣服鞋子什么的都装进了口袋里面,还问寺里的老爷爷要了一些糍粑和香烛。最后火急火燎的下了山,赶到了那个土砖屋里面。

    天色已经黑了,当我进去的时候,他们已经把中间的那张八仙桌给移走了,取而代之的是两条长凳上面架着一块门板。门板上面铺了一张白布,白布上面铺了一张凉席,那个八仙桌上面,点了两个红蜡烛。屋子里面光线昏暗,随着红蜡烛跳跃的火光,再加上屋子里面的摆设,和旁边的那具老前辈的遗体,在一般人看来,显得特别的恐怖,但是我们四人看来,这是很严肃的场面,甚至是神圣的。。。

    喔。不对,不是四个人,是五个人。此时此刻,那位老前辈也和我们呆在一间屋子里面,我不禁对我刚才的失态感到愧疚,只希望我的那些失态,不要玷污了这一场来自心灵深处的洗涤法事。

    师父对张师父说:我们先喊老前辈出来,一起给他送个行,这样成吗?

    张师父说:前辈也是这个意思,而且前辈也想亲自看看,自己被走尸,是个什么样的情形。

    师父说:那行,我们今天就避开那些忌讳,我们互相给对方看看自己本事。也让前辈认识认识我们恰灵。。。。。。

    师父说完满脸自豪。就开始起阵,做法,喊魂。

    正当师父正准备开始喊魂的时候,张师父突然拦住了师父,在场的人都愣住了,也包括周大哥。张师父想来也是性情中人,他说:老大哥,既然你说为了这个前辈互相避开那些忌讳,让大家看看真本事。那么我想你比我年长几岁,这种事情还是让我先来。

    张师父这么说,我顿时也听明白了。原来这种泄露本行本事的事情,本来就属于门派大忌

    但是师父和张师父的做法让我瞬间明白了他们对眼前躺在躺椅上的老前辈是有多尊重,为了合力给他做一场法事,既然能够不顾忌行规。

    有的时候想想,所谓规定,也并不是不能打破的。所以在我当初写文的时候,是这件事情给了我极大的勇气。尽管有些道友在质疑我,甚至用言语来威胁我,但是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我只说故事,没透露太多细节,让大家明白一些事情,有什么因果孽障吗?

    如果有,我愿意来承受,真的!

    师父见到张师父那么说,也开始和张师父争论了起来,为了那一份承诺,为了谁先来犯这个机会,为了给躺椅上的老前辈一个交代,两个老师父竟然为了这件事争执不下,不禁看的我和周大哥不知所措,我很想说:要么你们猜拳吧!但是想了想还是忍住了,毕竟这个时候说这个话我觉得有点不合适。

    最后还是周大哥开口说:要么咱们问问老前辈的意思?

    师父和张师父立刻表示同意,然后他们在老前辈的躺椅前面点上三支香,烧了点纸钱,拿出一副卦。开始问询老前辈的意思。

    卦,相信很多人都见过,就是用动物角尖做的用来占卜问神的一种工具。“打卦”说法在华东、华中、华南、华西、华北,都有,来源很古。是指掷占具获得卦象的占卜方式。

    双方约定好,阴卦先喊魂,阳卦先起尸,至于神卦,应该不会出现,因为前辈的灵也在屋子里面,他想要用什么方式来做,自然会控制卦象。

    果不其然,第一卦下去,就是阴卦。师父好像如愿以偿的笑了笑说道:老弟,这下你就别推辞了。张师父也点了点头说,那就一切按照前辈的意思来。

    师父回到八仙桌上,开始做起魂法事。师父喊魂我不是第一次见了,只是这次表情非常严肃,手势也非常有力。甚至连平时的念咒都变成了喊咒,好像生怕别人听不见似得,我知道师父此举有深意。因为他知道张师父的手法和咒语应该没有太大关系,所以先把具体细节都表现出来,他是不想在这上面占便宜。

    其实说实话,如果能看到别门派的秘法技艺,尽管不学。但是也是一种非常大的诱惑,就像我见到好吃地道的风味小吃就迈不动步一样。师父喊魂的时候,我没有去看师父,也没有盯着躺椅上的前辈看,而是无耻的看了看张师父师徒俩,看完之后我觉得我更加无耻,有点小人心君子腹的意思。因为张师父师徒俩虽然都面对着师傅,但是眼睛却是闭着的。心里对他们师徒俩的佩服又增加了一层,这也许就叫光明磊落吧。

    几分钟之后,师父喊出了老前辈的魂魄。

    那是一个衣着朴素的老人家,头发花白。大概有八十岁以上了,和躺椅上的遗体的装扮并不一样,也许是张师父他们后面给前辈烧下去的,或者是前辈生前的装束。一件灰色的汗衫,一条黑色的西裤,一双磨得很破旧的解放鞋,个子不高,但也显得壮实。

    奇怪的是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出现在师父的对面,他出现的时候,却是蹲在他遗体旁边的

    我不禁又刷新了一下我的观念。

    首先,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真实的灵神,他甚至连脸色都没有很惨白。其次,也没见过衣着这么清晰的灵,清晰的就像屋子里面平白无故多出了一个人一样。虽然我那个时候见到的灵神很少,但是这种形态的,我倒是第一次见。

    直到师父恭敬的喊了一句,前辈,才把我从思绪中拉了回来。同时张师父师徒也睁开了眼睛,张师父也叫了一句前辈,然后我和周大哥不约而同的对着蹲在地上的前辈和他的遗体鞠了一躬。那位老前辈低着头,说了一声,谢谢你们。然后就站了起来。

    随着老前辈站了起来,我看清楚了他的五官,肤黝黑并没有发白。脸色带着笑容看了看我们四人。然后说道:真是谢谢你们了,了却了一桩心事,我从业几十年,最后能落到这样一个结局,此生无憾了。

    师父和张师父立刻说到,这是我们的荣幸。我和周大哥没有讲话,因为这种场合是轮不到我们两个小辈说话的。老前辈看了看我和周大哥,然后说到,真羡慕你们,后继有人,而我这把老骨头活的却比我自己的徒弟还要长,到最后居然弄了个白发人送黑发人,说完之后无不伤感。

    师父和张师父听完之后若有所思,然后招呼老前辈在八仙桌上坐下,好像他们还要秉烛夜谈似的,他们三位长辈在八仙桌上坐下的时候。我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被人打扰我说:三位前辈慢慢聊,我出去看着。然后张师父也说,周x,你也一起去吧。

    我们除了门,直到把门带上的时候,我也一脸震惊,完全压抑不住自己心里的好奇,因为那个时候年纪小,除了师父带我出去出过一次活,我还真没有见过如此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居然能和喊出的魂魄坐在一起聊天,不过我想,大概是因为职业问题吧。

    我在屋子外面找了快砖头坐了下去,周大哥也在旁边找了块石头做了下去。坐下之后,我还没有开始说话。周大哥就开口说道,这种事情你常见吗?我第一次见。真是有点匪夷所思。

    我说我也不常见也有点懵。

    他说你师父真厉害。

    我说你们也厉害啊,我还羡慕你们呢。

    就这样互相溜须拍马了好一会儿,也就几分钟,张师父打开门说:你们两个进来吧。

    我知道他们应该是聊完了,比想象中的时间要短了很多,赶忙起身了屋,看到他们都已经站了起来,围在了老前辈的遗体周围,而老前辈的遗体脸色的黑色纱布,已经被掀开了。惨白的脸色和发紫的嘴唇似乎在提醒我们,这位老前辈真的已经过世了。

    张师父表情严肃的说,我要起尸了。

    周大哥也赶忙过去忙活,拿出了一些道具,这里我也不透露是些什么了。我看了看师父,意思是,我们需不需要闭上眼睛师父微笑着点了点头。我赶忙走到师父身边,我虽然也很好奇,但是也毫不犹豫的闭上了眼睛,虽然闭上了眼睛,但是还是可以听到一些动静。有一些咒语,一些铁器敲击的声音,还有一些瓶瓶罐罐碰撞的声音,没有僵尸片里面的铃铛声儿,也没有呼呼呼的桃木剑划过空气的声音,一切都显得那么稀松平常。

    几分钟之后,听到张师父低吼了一声。:起!

    师父用手拍了我一下,我缓缓睁开眼睛。这一看,又把我震惊了一下。原本躺在地上的老前辈的遗体竟然真的站起来了!!!!!虽然没有任何表情,但是确实是站起来了,手自然下垂,直的有点过分。膝盖微微弯起,和老前辈的灵体站在一起,遗体显得比灵体要矮上那么一点点

    看着一个面无表情的遗体,和一个满脸微笑的同样模样的灵体站在一起,灵体还微笑这盯着遗体,不住的点头,那场面很是诡异。但是现场的气氛虽然严肃,但是由于老前辈的微笑,也显得很和谐。

    我甚至感觉画面太美,来不及仔细看,张师父开始用手势和咒语控制着遗体,走了起来。

    走的很僵硬,也很慢。但是确实是在走,看到这里我不禁有点发怵,要不是我知道是张师父在领尸的话,我还真相信是看到诈尸了。

    老前辈的遗体围着八仙桌转了三圈,然后站在门的右边角落不动了,他的灵体一直在后面跟着,似乎有些许不舍,又似乎有些许欣慰。等遗体站定之后,老前辈的灵体对着师父说,请开始吧,xx。送我一程。

    师父点了点头。开始起阵送魂。我和张师父还有周大哥全程看着慢慢变得模糊的老前辈的灵体,都有些感伤,因为我们知道,我们迟早也有这么一天。不知道那天到来的时候,我们能不能坦然面对。

    随着老前辈灵体的慢慢消失,师父的送魂法事也渐渐结束。留在我心里的是老前辈那张慈祥的满脸微笑的那张脸,深深的刻画在我的心里。我相信,他们也一样。

    末了,我看到张师父的表情很是悲伤,跳跃的烛光下,能清楚看到几滴泪水。

    他哭了,一位赶尸师父,看到前辈灵魂的离去欣然落泪,不知道他是在感叹人生,还是在崇敬他们的职业。

    法事做完,我和周大哥个子收拾自己的东西。师父和张师父在老前辈遗体那边说话,至于说的什么,我没有留意,也没有心思。满脑子都是老前辈那张渐渐消失的笑脸。

    他们晚上要赶路,所以师父也没做多留。等到他们走后,我和师父也往寺里走去。在路上,我没头没脑的问师父:我们百年之后,是否也能笑着离开?

    师父停了下来,看着我,面带笑容的说:如果一辈子问心无愧,谁都会笑着离开。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心里暗暗告诉自己,以后不管做什么事,首先要问过自己的良心,不为别的,就为了百年之后,能笑着离开!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送魂笔录相邻的书:宝贝儿道爷2:鬼物买卖重生之国民男神少女风水师痴鬼648宿舍:到底是谁校医之死亡纹身午夜鬼语爱上我的灵异先生活人禁忌中国恐怖故事陆离记军王教官之贪财女相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