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话:轮回(三)

【书名: 送魂笔录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话:轮回(三) 作者:恰灵小道

强烈推荐:超神当铺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吃完饭,苏姐说下午要去公司开会,留了个地址叫我晚上自己过去。回到家,我思来想去,总觉得这件事情不大对劲,不为别的,就因为这件事情听起来太匪夷所思。一个四十多岁事业有成的男人,不应该没有一点自己的判断。被一个女孩用几个月的时间俘虏,再用三天时间骗光所有财产,而后自杀。这怎么看都不像一个有着独立思想的人能做出来的事情。想着想着,我不禁对那个女孩产生了好奇,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孩儿?莫不成她还懂得什么狐媚之术不成?

    临近晚上十一点的时候,准时到达苏姐家。房子很大,装修也很用心,看的出来这房子的主人是一个格调很高的人。

    苏姐迎我进门之后呵呵的说道:“辛苦您了,小刘师父,这么晚了还要工作。”

    “干我们这一行的这么晚了还不工作,那就得饿死。”我开了句玩笑继续说道:“这么大的房子就你和陈陈两个人住吗?”

    “不是,还有个保姆,只是今天晚上安排她出去住了,毕竟家里出了这样的事情,不好让外人知道。”苏姐回答道。

    “嗯,苏姐您想的很周到。”换完鞋子我抬脚走过门庭,来到客厅。

    客厅里,陈陈坐在沙发上安静的看着电视,见我来了礼貌的叫了声叔叔好,然后又继续看着电视。

    我微笑着朝他点了点头,转头对苏姐说:“我先到处看看,您不用管我,有什么事情我再和您说。”

    苏姐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说道:“那麻烦您了,您请便”说完走到陈陈身边坐了下去,搂着陈陈也开始看起电视来。

    屋子里面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丝毫没有感觉到有什么阴气。来到陈陈屋子的门口,我看到门的最上面贴着一道镇宅辟邪的的符,黄色的符面已经微微泛白,想必是被那陈先生不断的用魂体冲击造成的效力大减。再过几天估计也没什么用了,随手把那符咒扯了下来,揉成一团塞在口袋里面。

    就在我把符咒扯下来的时候,耳边响一声空灵般的声音:“谢谢。”我转头看了看后面,苦笑了一下摇摇头,没有理会这声音,又来到苏姐的卧室门口,同样看到了一张符,只是那张符看上去还很新,丝毫没有阻挡过任何阴邪之气。想必这陈先生至始至终就没有想过要进苏姐的房间。

    已经确定了这陈先生的魂魄就在这屋子里面了,就不用再费心思去找魂魄了,只需要一个大概的方位,就能在那边摆出喊魂阵喊魂了。拿出罗盘测了测,这陈先生已经进入了陈陈的房间,而且在里面稳定了下来。有点不平常的是,这陈先生的魂魄显得很弱,即使我在门口也只能测到一丝丝微弱的灵异反应。重要的是,这一丝丝灵异反应里面还带着恐惧,一种来自于灵魂本身的恐惧。难道它在怕我?可是它刚才明明和我说谢谢了啊。

    带着疑惑我回到客厅,苏姐看着我没有说话,我微笑了一下对陈陈说:“陈陈,叔叔带你和妈妈去见爸爸好不好?”

    陈陈面漏喜色的说道:“好呀”随后又转头看着苏姐说:“妈妈,可以吗?”

    苏姐从我说出那句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就开始僵硬起来,听到陈陈这么问,她强颜欢笑的说道:“可以,我们去见爸爸,快谢谢叔叔。”苏姐说完站起身,颤抖着的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装束。似乎这次不平常的会面让她有点束手无策。她虽然算的上是个女强人,但终究也只是个女人,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任何人身上,都无法做到心如止水吧?

    我叫苏姐和陈陈把身上的护身符摘下来。然后领着他们直接进入了陈陈的房间,关上门之后在门上打了一张符,那张符是封门用的,防止灵神逃跑,这只是个习惯。

    陈陈的房间不小,床边有一块空地,刚好用来摆阵。启阵喊魂,这个我做了很多次的活在这一次并不顺利,首先是陈陈在旁边不断的和苏姐说着话,而且还对我这个怪叔叔所做的事情提出各种疑问,这让我心神有点不定,咒语好几次被打断。后面陈陈安静下来了,我却感觉到这陈先生的灵魂似乎很不愿意出来,这中间好像还有一种来自第三方的压力在阻止着。

    不过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既然准备喊魂了,就不能停,经过几次的调整之后,我还是强行把陈先生的魂魄给喊了出来。

    喊魂阵前,慢慢浮现出一个虚影,那虚影从无到有,慢慢凝实,一个颓废的中年男人出现在空中,双脚不但没有着地,而且膝盖以下的部分根本无法凝实,这看的我心里一惊,这陈先生的魂魄果然是被人用法子禁锢住了双脚,难怪他久久不能离去,而且会不断的冲击着门口的那道符咒。

    陈陈惊喜的叫了一声爸爸,面露喜色恨不得就要扑过去,而苏姐的反应和陈陈却截然相反,她一手捂着嘴巴不可思议的盯着那漂浮着的灵体,一手拉着要扑过去的陈陈,眼睛里面泪光闪烁,捂住的嘴巴里不断的发出唔唔唔的声音,听得人心里很是不好受。

    苏姐看着这漂浮在空气中的那个最熟悉的陌生人,心里五味杂陈。我尝试着和陈先生沟通,问出了第一句话:“陈先生,是谁在你的灵魂身上做了手脚?”

    这个问题我问的突兀,不但把苏姐从震惊中拉了出来,而且把陈先生的灵体也问住了。

    “我,我,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总也走不出这屋子。”陈先生结巴着回答道,说完之后在原地转了个身,对苏姐认真的说道:“我...我对不起你。”

    苏姐听闻这话,眼泪在也止不住的喷涌而出,她浑身抽搐着,眼泪带着伤感顺着脸庞落到捂住嘴巴的手上。

    再坚强的女人终究也只是个女人,在没有见到的时候,她可以表现的很无所谓,但是真的再次见到死去的丈夫,她就知道自己的内心是什么了,毕竟这么多年的感情,怎么能用简单的一个“恨”字去诠释?

    苏姐没有说话,只是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我不相信她是害怕,所以也没有准备去帮她收惊,我继续问到:“陈先生,你被人下了阴咒,所以你走不出这个房子,更加别提去轮回了。这个咒我也解不开,如果长此以往下去的话,不但你会魂飞魄散,而且陈陈也会受到很大的影响。所以,你得告诉我,是谁给你下了阴咒,下的是什么阴咒。”

    它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只好用法子去测,测试的方法其实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就是自己动手画一张测符,然后打在灵神身上,就可以从符的反应上得知这是什么阴咒,只是这对灵神本身会有点损伤。

    这个法子虽然有点不合适,但是我也没有其他办法,而且它现在虚的很,时间上也等不起了。

    匆忙画了一道符,打在了陈先生的灵体身上,它啊的一声轻吼。让我知道了这阴咒是“亲血阴咒”。

    亲血阴咒这个东西,是用来惩罚灵神的,不过这种咒很难下,要满足的条件有三个,第一个就是这灵神必须要有执念,而且这执念是要对晚辈的。第二就是要有这灵神生前的头发和指甲。第三也是最关键的一点,这启咒的咒引得用女人无名指尖的血液,而且这个女人必须和灵神生前在二十一天之内有过男女之事,并且这个女人要对这个男人有着极强的恨意。

    在以前,很多道家的前辈都用这个法子来惩治那些荒淫无度丧心病狂的人,这种人本来就应该受到天道的惩罚,六道轮回路中的人道是不通的。所以用这种阴咒并不会损阴德。

    (六点挡来了,晚上要出去和几个朋友聚餐,所以有没有加更,暂时不能保证。谢谢老爷们的投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送魂笔录相邻的书:宝贝儿道爷2:鬼物买卖重生之国民男神少女风水师痴鬼648宿舍:到底是谁校医之死亡纹身午夜鬼语爱上我的灵异先生活人禁忌中国恐怖故事陆离记军王教官之贪财女相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