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选人

【书名: 太玄战记 第一百七十八章 选人 作者:风御九秋

强烈推荐:死人经天影仙玉尘缘斗战狂潮仙武神皇不朽凡人大主宰符皇     在外面待着也得挑合适的地方。斟酌过后吴东方往北走了走。自大路中央用灵气凝出一座三丈高的石台。自石台顶部坐了下來。这里位于土族城池和水族营地正中。水族能看到他。土族也能看到他。

    这时候是上午十点來钟。但天上沒太阳。今天阴天。半个钟头之后起风了。又过了半个小时开始下雨了。吴东方自石台顶部凝出了偌大的石伞。自伞下避雨。

    南面的土墙已经消失了。自石台上可以看到南面的城墙上站着一群土族天师。他们都穿着蓑衣。人数当有四十多人。为首的一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老相识云平。

    下雨之后水族天师离开了营地。有二十多人。领军的是先前吐血的寻霜。他们不需要穿蓑衣。雨点会自动避开他们。

    下雨对水族无疑是有利的。水族先前吃了亏。看这架势是想趁机报仇。

    在水族天师逐渐靠近之时。云平带着土族天师离开了城池。他们沒有使用土遁。也沒有使用天地同归。而是步行向北移动。这种步行是广义的步行。实际上他们跟水族一样。行走时都使用了灵气加速。

    看着水族和土族自南北向自己所在的地方移动。吴东方忽然有了种奇怪的感觉。这种情形很有点黑社会火拼的味道。一个黑老大带着一群小混混。

    吴东方坐着沒动。双方逐渐靠近。一刻钟之后已经到了石台附近。离石台五十几米的时候双方停了下來。

    “吴东方。好久不见。”云平迈步向石塔走來。

    吴东方收回法术落于地面。散出灵气震开雨点儿。与此同时歪头看着云平。云平属于那种很儒雅的人。穿戴很讲究。也很在乎仪容。说话有条不紊。但这并不表示他不狠毒。

    “你是想见我呢。还是不想见我呢。”吴东方冷声问道。云平是诛杀金族巫师的罪魁祸首。但他并不恨云平。至少不带私人仇恨。各为其主。阵营不同。最主要的是云平在开战之前就已经说明。一旦开战土族会如何对付金族。路是他选的。他负全责。跟云平沒关系。

    云平笑了笑。沒接吴东方的话茬。而是出言问道。“我本以为你见了我会上來拼命。看來我又低估你了。当日你是怎么活下來的。”

    “我命大。说吧。你想干什么。”吴东方问道。

    “來跟你说几句话。”云平说道。

    由于吴东方正在和云平说话。水族就沒有立刻动手。于原地静立等待。

    吴东方转头冲水族众人抬了抬手。转而指着云平冲众人说道。“我与他有话要说。诸位稍候。”

    寻霜鼻翼急抖。表情复杂的的看着吴东方。但是等到吴东方移过视线跟她对视的时候。她扭头看向了别处。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给你一炷香的时间。一炷香之后我就先杀你一次。让你以后看见我就跑。”吴东方转身正面云平。

    云平笑了笑。“是寻氏请你來的。”

    “不是。他们有能力保护自己的族人。我只是路过。你肯定不会问我为什么会杀你们的天师。”吴东方说道。

    “当然不会。如果我是你。我也会这么做。”云平拿出了一把刀。但这把刀是把锉刀。他拿出來也不是为了杀人。而是在锉他的指甲。

    “你这人虽然可恶却并不讨厌。我想杀你也不是因为讨厌你。”吴东方说道。

    “你的愿望是什么。”云平问道。

    “我的愿望。杀了你和你背后的妖怪。”吴东方说道。

    “看着我的眼睛。”云平指着自己的眼睛。

    吴东方夸张的瞪大了眼睛。直瞪着云平的双眼。云平平静的说道。“你沒有任何胜算。即便其他三族都帮你。你也沒有胜算。”

    吴东方沒说话。他自云平的眼里看到了坦诚。也就是说云平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并不带有任何的目的。也沒有任何的夸张成分。至少在云平看來自己沒有夸张。

    “如果我學会了金族的两大圣技呢。”吴东方问道。

    “仍然沒有任何胜算。有些事情不是武力能够解决的。”云平说道。

    “谢谢你的好意。我相信你沒有骗我。但是你也知道。我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那种人。就算见了棺材我也沒有落泪。一炷香的时间快到了。我要动手了。你准备跑吧。”吴东方说道。

    “哪有那么快。”云平笑着收起了锉刀。“私事讲完了。咱们谈谈眼前的事情。如果你保证自己不会插手。我们就与水族进行正面搏杀。双方各施己能。只能战死不可逃离。”

    “那可不行。我看见你们就生气。万一忍不住怎么办。”吴东方连连摇头。他现在想的不是眼前的这件事。而是云平先前说过的话。云平竟然说即便他學会了金族的两大圣技也沒有任何胜算。云平的倚仗是什么。从哪儿來的这么硬的底气。

    “如果你插手。就是与水族结盟。将会殃及水族族人。族人既去。水族巫师就跟你一样成了无根浮萍。后果我们承担的起。大不了再失去几个州的巫师。”云平笑道。

    “不如这样。我过去跟他们商议一下。双方各出一人出战。一战定胜负。他们胜了。你退兵。你们胜了……”吴东方沒了下文。他不是水族圣巫。沒办法代水族做主。

    “我们胜了。水族巫师永远不可进犯九州。”云平说动。

    “我做不了主。我得跟说了算的人商议商议。”吴东方转身向北走去。

    虽然下着雨。水族天师仍然都听到了二人的谈话。吴东方走到寻霜面前出言说道。“金族的下场你也看到了。我不希望你也意气用事。”

    寻霜这时候腮帮子还是肿的。歪着头。用沒有被头发遮住的左眼恶狠狠的盯着吴东方。鼻翼急抖。“你。你。你……”

    “你讨厌男人我不管。但我沒得罪你。你凭什么骂我。我刚才帮了你们的忙。你不但不冲我道谢还冲我无礼。我打你也沒错。你要是想不开。可以再吐两口血。”吴东方说道。

    寻霜气急之下浑身发抖。右手紧握玄冰戟。用力的咬着自己的嘴唇。直至破皮出血。但她始终沒有冲吴东方动手。

    吴东方也沒有再说话刺激她。寻霜看似矛盾。实际上只要细心观察还是能发现问題本质的。寻霜不戴面具。不留长发。这是摆明了想终身不嫁的。她先前肯定受了很大的刺激。这种刺激应该不是单纯的被抛弃那么简单。被抛弃或者被辜负不足以让一个女人对男人产生这么强烈的敌意。寻霜讨厌男人应该不是一天两天了。见到他之后习惯性的对他横眉冷目。她肯定也明白先前如果沒有他的帮助。水族就会倒大霉。但她张不开嘴道谢。

    也正是考虑到受了别人的恩情。自己又做得欠妥。所以在挨了打之后她才强忍着沒有还手。那可是大庭广众之下扇耳光。是奇耻大辱。不还手就会颜面扫地。还手就是恩将仇报。两者之间她最终选择了前者。哪怕自己丢人也不冲他动手。这一痛苦的选择是导致她吐血的主要原因。

    像寻霜这种情况在现代社会也有。不过比较少见。用现代的话说属于创伤后遗症和严重的强迫症。

    “答应了吧。这个对你们沒坏处。他也不想打。得给他个理由让他滚回去交差。”吴东方放缓了语气。

    寻霜沒有立刻开口。而是皱眉斟酌。她身后的那些水族天师也在斟酌。

    十几秒后。寻霜抬头看向吴东方。这次她的眼神是充满善意和感谢的。但这种眼神转瞬之间就被凶狠给取代了。这倒不是她误解了什么发现了什么。而是她不希望别人发现她不是真的凶狠。

    “圣巫。”一个老年女天师走过來低声的喊了一声。

    寻霜歪头看了对方一眼。她明白女天师是想让她答应这一要求。但她并沒有立刻表态。一脸戾气的犹豫了良久。“我不受此限制。”

    “水圣自然不受此限制。”远处的云平立刻答应。

    吴东方直视着寻霜。寻霜歪头一旁。不与他对视。

    吴东方暗暗叹了口气。水族本就沒有入侵中原的想法。踏不踏入中原对水族來说沒有任何意义。但这个对他是有意义的。他同意这一建议。说明他压根儿就沒想过借助水族的力量。寻霜想到了这一点。她之所以要把自己排除在外。为的是留下自由之身。有朝一日还他人情。

    寻霜这个人虽然很古怪。本质还是不错的。如果她真的不知大小不分轻重。上任圣巫也不可能传位给她。

    “水圣。请派人出战。”云平高声说道。

    寻霜闻声皱眉。迈步欲行。吴东方急忙拦住了她。转身冲云平喊道。“你都四十好几的人了。怎么好意思下套设计人家二十出头的小姑娘。不能自己选派。你选水族出战人选。水族选你们的出战人选。”

    吴东方说完回头。水族天师尽数点头。

    云平犹豫片刻点头同意。“好吧。”

    “你先來。”吴东方冲云平抬了抬手。

    雨势不大。不影响双方视物。云平自远处观察良久。“后排右三。”

    吴东方回头看了一眼。只见云平挑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天师。是个男人。身材中等。样貌无奇。

    此人见云平选中了自己。愣了一愣。其他人多有皱眉咂舌者。不问可知此人虽然年纪不小。修为却不高。

    “由我代劳选人可好。”吴东方问道。

    寻霜歪头一旁。并不看他。吴东方转身向南走來。一直走到云平身边。云平转身同他一起看着自己带來的土族天师。

    “请。”云平抬手。

    吴东方目露凶光。原地旋转。扬手怒吼。“全给我死在这里。”

    高喊过后。土族天师骇然大惊。一阵骚乱。结果发现吴东方只是喊了喊。并沒有真动手。

    吴东方抬手指着人群右侧的缺口。“把土遁跑了的那个叫回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太玄战记相邻的书:万法独尊游戏韩国大圣道紫微煞[P&P]玛丽苏的共犯—傲慢与偏见同人飞仙蜀山之天宪神君尊龙传仙碎虚空超越进化炮灰女配的极致重生一剑飞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