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番外篇

【书名: 红楼之史家有女 第182章 番外篇 作者:忍者阿姨

强烈推荐: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我真是大明星宝瞳超品相师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元:

    德晟二年,大年初一,宫里热闹的很,今天是安乐公主的抓周礼,圣上下旨,让安乐公主在宫里抓周。安乐公主的生父又掌管着内务府,底下人自然不敢怠慢,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准备了。

    大明宫偏殿的一个厢房内,贾元春正坐在镜子前梳妆,今儿个是大年初一,阖宫上下都在为安乐公主的抓周礼忙活着,可又有谁记得,自己也是大年初一的生日呢!

    贾元春看着镜子里苍老的容颜,凄然一笑,想起自己这半辈子,贾元春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一出生,因为和老国公一天生日,出生在大年初一,便被老太太接到身边抚养。三岁那年,府里来了个算命的,说自己命格贵重。因此,老太太和太太对自己便抱了更大的希望。后来,自己进宫当了女史,再后来,自己踩着蓉儿媳妇的性命一步登天,成了贤德妃。再后来,自己有孕、小产,再有孕,再小产,最后潦倒凄惨,落魄成如今这模样。

    太上皇禅位以后,自己虽晋了位,成了太嫔,却和一帮妃嫔们被撵到了大明宫的偏殿内,等闲见不到太上皇一面。太上皇以前颇多内宠,可如今却修身养性起来,每日只赏花品画,不光不理朝中之事,连后宫这些女子也不喜相见。

    后宫中的女人们,过得好坏,除了和家世、子嗣有关,再来就是圣上的恩宠。如今大家都不得恩宠,在同一起跑线上,因此,那些家世好的,有子嗣的妃嫔们,自然也过得更好一些,而那些无子无宠又无家世的嫔妃们,比如贾元春,日子自然过得就不大如意了。

    贾家如今已经成了白身,自然再无财力供应贾元春了,一开始,王夫人还心疼女儿,拿自己的私房补贴贾元春,可后来眼看着元春再无复宠的希望,家中光景又一年不如一年,还有桂哥儿的前途,王夫人后来也断了对元春的供应。

    因此,贾元春在宫里的日子一天不如一天,她素日又是个大手大脚惯了的,时间长了,底下的那群太监宫女们被养刁了胃口,稍不如意,便推三阻四,嘴里嘀咕不已。贾元春一开始还心有怨怼,后来时间长了,也习惯了。

    贾元春正在对镜沉思,忽然门外传来宫女的声音,“贾太嫔,出来领赏吧!”

    贾元春忙放下手中的梳子,理了理衣服,走了出去,“芳姑姑,怎么是你亲自来了?”

    那芳姑姑矜持的笑了笑,“安乐公主生辰,皇后娘娘慈善,命奴婢给大明宫的太妃太嫔们每人送来桃花酿一壶,几道小菜和点心,为安乐公主祈福。”说完,示意身后的宫女将贾元春的份送了来。“这些就是太嫔娘娘的分例了。皇后娘娘想着太嫔娘娘是怡王妃的娘家表姐,因此特意多给您准备了几道菜。太嫔娘娘慢用。奴婢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贾元春看着满满当当的一桌子菜肴点心,若是以前,这些她哪里会看在眼里,可如今,呵呵!贾元春倒了一杯桃花酿,喝了下去,平时香甜可口的桃花酿今天入口却是苦涩无比,就如同自己的人生一般。

    迎:

    威远侯府,贾迎春咳嗽了几声,昨儿个,王熙凤带着贾芮、贾冉、巧姐儿来府中做客,她便没时间陪着五公子玩,到了晚间,五公子非拉着自己和儿子在外面赏月,不得已贾迎春只好陪着他们胡闹,结果受了寒。

    绣橘端了药过来,一口一口的喂给贾迎春喝,五公子可怜兮兮的趴在边上,眼里含着两泡泪,好容易等一碗药喝了下去,赶紧从袖子里拽出一个荷包,掏出一颗蜜饯,“迎儿,吃,吃!”

    贾迎春失笑,“母亲每日可就许你吃五颗蜜饯,给我吃了,你自己可就少了哦!”因为褫夺了蜜饯,五公子牙疼,因此威远侯夫人每日只许他吃五颗蜜饯。他宝贝的很,连儿子想吃都不给。

    五公子想了想,“给你吃!药,苦!”说着,将蜜饯递到了贾迎春嘴边,“吃!”

    贾迎春含笑吃下了那颗蜜饯,五公子立刻期待的看着她,“还苦吗?”

    贾迎春看着五公子稚嫩懵懂的样子,耳边传来儿子嘻嘻哈哈的笑声,“不苦!一点都不苦!”

    真的,现在的她,一点也不觉得苦,只觉得满心的幸福。

    探:

    一辆看起来朴实无华的马车驶入了城内,“母亲,咱们这是要去哪儿?”

    “咱们去看你外祖母和舅舅。”说话的人掀开帘子,看着这座久违了的城市,京城,我又回来了。贾探春嘴角扬起一抹微笑,将怀里的女童搂的更紧了些,然后又看着对面的男童,“远哥儿,待会见到外祖母和舅舅,记得问好啊!”

    那男童看了她一眼,哼了一声,扭过头去,不肯说话。那女童搂着贾探春的脖子,“母亲,瑶儿会跟外祖母舅舅问好。”

    贾探春亲昵的在女童脸上亲了一口,转头看着那男童脸上的阴郁,心中苦涩不已。自己当年在环儿的资助下逃出京城,可路上被人骗去了钱财,还被卖到青楼,幸亏被一个过路的客商救了下来。后来,自己就嫁给了那客商为继室,这男童女童就是客商嫡妻留下来的孩子。自己被卖入青楼的当晚,就被灌下一碗药,而她也清楚,就算没有那一碗药自己这辈子也生不出来孩子,早在慎郡王府的时候,自己就已经被下了药。因此,她绝了自己当母亲的念头,只一心对嫡妻留下来的一儿一女好,视如己出。可那男童,母亲去世的时候已经五岁了,开始记事了,无论自己怎么对他掏心挖肺,他始终不为多动。倒是那女孩,自己嫁进去的时候,不过才一岁多,正是需要母爱的时候,贾探春几乎没废什么力气就收获了她真心的喜爱。

    马车晃晃悠悠的行驶了小半个时辰,终于停了下来,车帘被掀开了,“春儿,到了。”柳江不算英俊的脸露了出来。

    “爹爹!”男童看到柳江立刻伸出双手,柳江伸手将儿子抱了下来,“远哥儿!”放下儿子后,又立刻伸手扶了贾探春下来。

    贾探春抱着瑶儿走了下来,看着眼前这座小院子,还不如秋爽斋的院子大,可这里面住了世界上唯二真心对她的人。“相公,我们进去吧!”

    开门的是个陌生的妇人,看到他们,愣了愣,“你们找谁?”

    贾探春刚要说话,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素素,谁啊?是不是环儿回来了?”说话间,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妇人摸索着走了出来,那个叫素素的妇人赶紧走过去扶着她,“母亲,不是当家的回来了,您快坐下,当心摔着。”然后赶紧扶着老妇人坐下。

    贾探春将瑶儿放了下来,怔怔的向前走了几步,噗通一声跪在老妇人跟前,“姨娘!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赵姨娘侧耳听了听,脸上忽然变了颜色,“三姑娘!探春!你是探春吗?”说完双手向前摸索着,贾探春握住她的双手,“姨娘,是我!是我啊!”

    一番慌乱之后,赵姨娘哭累了,昏昏沉沉的睡去了。贾探春坐在床前,看着赵姨娘苍老的容颜,素素在旁边小声说道:“听当家的说,母亲自从您走了之后,就日日以泪洗面,渐渐的,眼睛看东西就不大清楚了,后来贾家败落了,大房和二房分了家,太太就以当家的年纪大了为由,将母亲和当家的分了出来。后来,当家的就娶了我。”

    贾探春苦涩的笑了笑,姨娘当初受宠,不过是因为这副容貌和能曲意奉承老爷,如今容貌不在,老爷这样狠心也是理所当然的。“环儿如今在做什么呢?”

    提起贾环,素素脸上多了抹笑容,“当家的如今在衙门里做事呢,虽然辛苦些,可每个月赚的银钱还是很多的,足够我们家的日常生活了。”

    贾探春笑了笑,果然,那位狠心的嫡母怎么可能会分给环儿好东西呢!“素素,我回来了!”贾环手提着两条鱼走了进来,“今儿个巧了,老张头从河里打了两条鱼,我一看新鲜的很,就买回来了,你如今有孕在身,得补充营养才行。”

    贾环走进来,看到贾探春等人的时候,愣在了那里,“你怎么回来了?”

    贾探春走了过去,看着一身布衣的贾环,笑了,可眼里却含着泪,“环儿!”

    素素拿了钱,让人送了桌酒席过来,然后带着两个孩子去外头玩了。贾环和柳江贾探春坐在桌上,“家里也没什么好招待的,这茶叶是自家制的,姐夫尝尝吧!”

    柳江对贾探春十分满意,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虽然曾流落青楼,不过又不曾失了清白,对两个孩子也十分的疼爱,知书达理,聪明机敏,不管是处理家事,还是自己的生意,她都处理的很好。因此,爱屋及乌,对贾环,柳江也是十分欣赏的。

    “我们这次来,是想接你们去扬州的。”柳江直截了当的说道,“春儿和我说了,你素来机敏,与其在京城里磋磨,想出人头地还不知得等到什么时候,况且京城物价也贵,不如和我们一起去扬州,帮着我做生意。将来,你若是有意另起门头,也是可以的。你觉得怎么样?”

    贾环看了看贾探春,又看了看柳江,贾探春点了点头,“这也是我的意思!”贾环知道,姐姐在夫家站稳了脚跟,要不然,姐夫不会开口邀请的。他想了想,“好吧!我跟你们走!”姨娘病重,素素又有了身孕,自己一个人也就罢了,可总不能让母亲、妻儿都跟着自己受苦吧!

    “太好了!”柳江高兴的拍了桌子,“等我收完帐,咱们就启程!”

    半个月后,贾环一家子坐上了马车,和贾探春、柳江一起,离开了京城。他们没有告诉任何人,悄无声息的离开了京城。当然了,他们的离开与否,也没人会关心。

    惜:

    怡亲王府,贾惜春气呼呼的走来走去,“他竟然说我的画画的不好,哪儿不好了?气死我了!云姐姐,你要给我做主啊!”

    史湘云和林黛玉对视一眼,想她们堂堂亲王妃,三天两头便化身妇女主任,解决贾惜春的家庭问题,真是。“四妹妹啊,我想四妹夫他也不是故意的吧!他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耿直木愣,说话直来直去,不会拐弯抹角,当初你不也是看重他这一点,才选择嫁给他的吗?”

    史湘云无奈的说道。去年,贾惜春终于出嫁了,对方是杨宰相的嫡幼子,自幼爱画成痴,性情也耿直的很。这门婚事还是林黛玉牵的线,杨家老夫人第一眼看到贾惜春便很满意,因此没有嫌弃贾惜春的家世,答应了这门亲事。

    林黛玉却莞尔一笑,“算了吧!不用替他们担心,没准四妹夫一会儿就该来接她了。”

    话音刚落,门外立夏的声音传来,“启禀王妃,杨公子来了,说在琉璃阁淘到了一副古画,请四姑娘回去一起赏鉴呢!”

    贾惜春眼前一亮,“什么画?什么画?”

    “奴婢不知道,四姑娘自己去看看就知道了。”立夏笑道。

    “林姐姐,云姐姐,我先回去了啊!改日再聊啊!”贾惜春立刻将方才的气恼抛在了脑后,一路小跑着往前走去,直看到花厅里那个一袭白袍的男人微笑看着自己,“惜春,我淘到一副好画,正等着你回去一起赏鉴呢!”

    贾惜春低头笑了笑,走了过去,杨安顺势牵起了贾惜春的手,两个人并肩往外走去,边走还边小声说着些什么。

    “母亲使人送来一碟桃花膏,你素日最喜欢吃,我特意给你留了,咱们回家吃去吧!”

    贾惜春笑了,“知道了,你以后不许那么说我了。我的画哪里不好了?”

    “好好好,我以后不说了!”

    “每次你都答应的好好的,可下次你还是会忘了。”

    “这次不会了,我保证!”

    “好吧!原谅你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史家有女相邻的书:空间之男神赖上特种兵[综武侠]青萝拂行衣超脑念力豪门重生之暖爱成婚[综武侠]生活玩家我的神棍老公名门枭爱爱妻入骨之盛婚厚爱红楼之农业大亨[红楼]奶娘的奋斗[红楼]骊仙砺剑繁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