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访妖寻怪引鹤来(三)

【书名: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 第3章 访妖寻怪引鹤来(三) 作者:吴瑕

强烈推荐:死人经天影仙玉尘缘斗战狂潮仙武神皇不朽凡人大主宰符皇     突然暴起的金色小麦鼠将那玉坠子抓住后,才发现不管它怎么扯,都没办法把坠子从曲笙颈间扯下来,瞬间感觉不对!

    它刚想逃,曲笙已经一把抓住它,手指按在它兽丹所在之处,冷笑道:“瞧不起人是吧?扮猪吃虎是吧?”

    她慢条斯理地从金色小鼠爪中将玉坠子夺回,再重新放回衣领内。

    她跟这小东西斗了许久,怎会相信它乖心依顺?所以麦鼠突袭,早在曲笙意料内,只是没想到这小东西眼光还真是好,她身上那堆破烂不要,直接抢她的掌门信物,这不是作死么?苍梧派再怎么穷,这从几千年前就传下来的掌门信物,也是用了高阶防御法器保护的,就算掌门陨落,它都能直接飞回门派道场,绝不会落入外人之手。

    一见失利,麦鼠又开始哭哭啼啼。

    “小畜错了,求仙姑别杀我,小畜给您做个契约兽可好?从此只听您的吩咐,绝无二话!”

    曲笙一脸嫌弃道:“养一只麦鼠,我疯了不成?浪费粮食。”

    绿皮小荷包已经敞开了口,那便是用来装兽类的灵兽袋了。

    金毛小鼠终于急了,它知道一旦进去准没好儿,这女修穷嗖嗖的,身上除了那坠子也没个值钱东西,她绝对会把它卖掉!

    与其卖给连见都不曾见过的人,还不如……

    它尖声道:“仙姑慢来,慢来!人家才不是麦鼠,人家不是的啊!”它在曲笙手里一个劲儿的挣扎,“我可以翻肚皮给你看!”

    曲笙终于震惊了,这妖兽还能这么没下限?

    “肚皮舞?本座可不好这口。”

    小鼠气得鼻尖都红了,不再装可怜,大怒道:“你招子放亮仔细看看,老子怎么可能是麦鼠那种低阶的东西!老子是元宝鼠,修真界最擅聚财的妖兽,要不是跟族里失散,老子何至于装麦鼠偷粮食!”

    曲笙手中的动作停住了,此时小鼠的鼻头距离灵兽袋口也就只差半寸。

    她看着它,目色深沉了许多,少女的容貌美丽而精致,可那双突然沉下来的眼眸,竟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吓得小鼠缩了缩。

    她又祭出一张符纸,贴在金毛小鼠的头顶,然后将它身体翻过来,一只手捏着它的前爪,另一只手捏着后爪,对着月光那么一扥。

    “吱!”你轻点儿!

    曲笙果然在它浅色干净的肚腹毛皮上,发现了一个形似元宝的印记,是典籍中所记载的元宝鼠最明显特征,但这印记长得十分隐秘,不被逮在手上,也只有高阶修士能以神识查探到了。

    元宝鼠跟麦鼠一样稀有,不过麦鼠那是自己为非作歹闹的,元宝鼠却是真的稀罕,因为这小东西能聚财,在各种记载中传得神乎其神,什么坐拥一国之富,什么半壁江山……凡人倒是趋之若鹜,但修士却不太把它当回事。因为归根结底,修真界的生存法则还是以实力、机缘来说话,有了这两样,便不愁手上没灵石,所以一只元宝鼠,大概还不如一个低阶的寻宝灵兽来得值钱。

    曲笙点头道:“果然是元宝鼠,那么,你的族人准备用多少灵石把你赎回去?”

    元宝鼠瞪圆了眼睛,不敢置信道:“你这是绑架!勒索!”

    曲笙笑得很温厚纯良:“非也,糟蹋粮食要不要罚?意图强取本座的传家宝要不要罚?所以此乃罚银,内里还包含本座的差旅费和劳苦费,你若是配合,本座给你个优惠,算你八千八百八十八块灵石好了。”

    元宝鼠一口老血:“都说了我跟族人失散,穷得要装麦鼠偷粮食……算了,要不你还是卖了我吧,求你了!”它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往灵兽袋里钻。

    曲笙把它拉出来,好声好气道:“那本座换个说法,你还有多少家底儿?”

    这是一副要把它洗劫一空的架势啊!

    元宝鼠这会儿才明白,自己这是遇到空手套白狼的对手了。

    要说这元宝鼠,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特性,就是抠门。它敛财可以,但是除非它认定的主人,否则谁也别想从它爪缝儿里抠出半个子儿!可常言道“英雄末路”,不过如是,此时它被人用符镇住,想活命,只能发卖或是投诚。

    它撂下爪,浑身的毛都耷拉下来,有些垂头丧气地道:“为了补偿鲁家村,我愿还一倍粮食,但你也该知道,没有主人的元宝鼠终身只有二阶修为,我手上的凡俗金银你必是看不上,不如咱们契约,我奉你为主,替你赚钱赎身。望仙姑饶过我,我还想攒够了路费寻族人呢……”说到后面,小眼珠挤出两滴泪,吧嗒掉在了曲笙的手背上。

    曲笙用食指摩挲了一下它头顶上的软毛,笑道:“出息,用妖法追着本座烧的精神劲儿呢?既然你态度尚可,我便给你再打个三折,算你三千灵石,赚够了,我自会放你走。”

    一听数字,元宝鼠极其敏感,那俩小圆耳立刻立了起来。

    “仙姑这账算得不对,八千八百八十八灵石打三折,咱们四舍五入,那便是两千六百六十六块灵石,怎么成了三千灵石?”

    “哦,本座的四舍五入是入到了百位数。”

    “欺诈!这是欺诈!”元宝鼠又不干了,“你这阵法级别低,最多十块灵石就能驱动,困住我的符箓品质还成,但到底是低阶炼气修士所用,不过是二品符箓,能挡金丹修士一击的五品符箓才不过五十灵石,二品不过几块灵石而已……”

    “物价飞涨,你不懂。”曲笙看着它激动的样子就想笑,“说起来,前年元夜时,本座欲买一瓶安魂丹,账房灵石不够,只能令每个弟子凑出八块灵石上缴,却不想最后余出三块灵石,他们便说只出七块足矣,可这样一来,又差了四块灵石,最后本座还得自掏腰包补上,唉,当家不容易,你猜猜看,本座一共有几位没良心的弟子?”

    元宝鼠不假思索地道:“七位。”

    “去年元夜时,还需一瓶安魂丹,于是本座又动员弟子凑灵石,这一回,商定每人出九块灵石,结果又余出九块,他们便吵了起来,说明明去年还是七块灵石,今年怎么能要九块?于是依旧给本座七块灵石,如此这般,本座还需补上九块灵石,你猜猜看,去年本座一共有几位没良心的弟子?”

    元宝鼠眼珠滴溜溜一转,摇头晃脑道:“自是九人。”

    “又到了今年元夜,本座欲买两瓶安魂丹,这一次,本座勒令每个弟子出二十块灵石,便能多攒下十六块给他们买符纸,但他们齐齐哭诉,说最多只能出十八块,唉……谁叫本座宽仁好德,只得自己补上六块灵石才买回了丹药,你再猜猜看,如今本座有弟子几人?”

    元宝鼠点点头,答道:“已有十一人,但是——”它双眼一眯,闪过一道精光,“为什么区区一瓶安魂丹竟能暴涨价格至此?前年不过五十三块灵石一瓶,去年便已高达七十二块,今年竟已要一百零二块,涨势远超三成,实在太过分了!”

    别看“安魂丹”这名字犀利,其实是一种修真界中比较普及的丹药,且在鬼月卖得最好,因为阴重易生魔,此丹药可以帮助低阶修士入定。

    曲笙点点头道:“你看,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不过三年便涨到这个地步,你再想想你欠本座的三千灵石,若是滚上三分利……”

    元宝鼠顿时四爪冰凉,它这是被曲笙给绕进去了。

    “仙姑,吱吱吱,仙姑……”它也不敢多说话了,又摆出可怜的模样。

    曲笙又摸了摸它的小脑袋,微笑道:“好好,咱们这就签订灵兽契约,从此后,本座会善待你的,只是你需得记得,什么时候能还清本座的灵石,得看你还债的速度,否则这物价的涨势,可不是本座说了算的呦。”

    元宝鼠认命了,谁让它跟族人失散,流落到鲁家村,栽在她手上了呢?它不过是只二阶小妖兽,本想趁着秋收多囤点粮食,它都打算好了,自己隐藏妖兽的身份,鼠患闹得又不大,根本不可能有修士来管这档子事,竟没想到有这么一个穷得脸都不要的女修,先用震地锣把它身形震出来,又用这奇怪的阵法困它,好不凄凉!

    不过能做修士的灵兽,总归是比自己独自在野外好,有了契约,起码它可以直接引灵气修炼,无需再用妖力转化一次,何况听她口气,好歹是个宗门,出事定有人相护,算是个安稳的落脚点了。

    “那便……签吧。”元宝鼠祭出一滴精血。

    曲笙心里颇满意,元宝鼠果然名不虚传,虽然打架太弱,但算起账来绝对不含糊,而且别管它能聚什么财,是凡银还是灵石,她统统不介意,谁让她穷啊!曲笙凌空画下契约阵法,将元宝鼠的精血引入阵法之中,再滴入一滴自己的精血,阵法亮起红色光芒,随即带着精血一道飞入曲笙眉心。

    契约成。

    从此这小东西便与她福祸相依,修为也会跟着她一起成长,她死,它也活不了。

    曲笙将符箓扯了下来,把元宝鼠放在自己的掌心,问道:“你可有名字?”

    元宝鼠不大高兴,这是妖兽签订契约失去自由后的通病,它蔫嗒嗒道:“有,我叫六文钱。”

    曲笙奇道:“你是元宝鼠,怎么会叫这么穷酸的名字?”

    “咋啦?俺娘说贱名好养活!”六文钱不乐意了,扭过头不看她。

    曲笙把雁翎枪和阵盘重新装回储物袋,手里捧着小小的六文钱,打趣道:“那你们家是不是还有三文钱、五文钱、七文钱……”

    “哼!三文钱总以为比我聪明,五文钱最草包,七文钱是个整天琢磨找猫当媳妇的花痴,哥儿几个里,就我最厉害啦!对了,主人真的有十一个弟子吗?”

    “当然没有,要是有这么多弟子,本座何必花这么多心思开启那机缘灶,为了找徒弟真是跑断了腿,我跟你说……”

    一人一鼠都是能聊的,一路絮絮叨叨往村里走。

    所以他们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落在了别人眼中。

    那个已算出机缘的人正扶着额,对着手腕上的银色小蛇道:“看来这位炼气后期的修士,便是苍梧派的掌门了。”

    这突如其来的心力交瘁感是怎么回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相邻的书:天之境[综]本宫是男的穿越之女妖魅青玄道主倚剑弑苍天武侠崛起仙少,走着瞧黄泉路派出所弑月琉璃冥界之花冥冥女鬼修真记霸气军长成神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