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湖鱼湖游(二)

【书名: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 第8章 湖鱼湖游(二) 作者:吴瑕

强烈推荐:仙玉尘缘死人经仙武神皇天影斗战狂潮大主宰不朽凡人符皇     康纣南的身体不大好,却只在曲笙的搀扶下走下台阶,后面便靠着自己走了出来。沉稳懂事中还带着少年特有的骄傲,不愿因病麻烦其他人,忒叫人心疼,哪怕是个药篓子,曲笙也没在药上省过钱,谁让康纣南是未经家人许可,跟她“私奔”出来的呢……

    她低声问道:“常钧语、严琮,还有桐姝呢?”

    小院天井中央有石墩石桌,康纣南缓缓坐下后,温声道:“师父走后,常师弟便开始闭关,严师弟也回家探亲,至于桐姝……”

    正说着,忽然院子上空传来灵力波动。要说苍梧派这院子看着残破,围墙外面也是有结界护持,非请勿入,角子街的那些凡人不可能有能力破这结界,那么这灵力波动,只能说明有人回来了。

    大门被推开,夜色中,一个身形高挑丰满的女子站在门口,她穿着一身样式简朴的青色衣裙,头发没有挽发髻,只是松松编了一个麻花辫,一双眼睛泪汪汪地看过来,明眸红唇,竟似比那艳阳楼的温娘子还要勾人。

    有那么一种人,就算穿着粗布衣裳,也能穿出个风情万种,眼前的女子毫无疑问便是这种人,只是她现在一袭凄风苦雨,浑身都是泥巴印,裙角也湿漉漉的,脸颊亮晶晶的反着光,竟是干透了的蛋清液,麻花辫也被扯得乱糟糟……她看到曲笙之后,眼泪还没流出来,身子就先一软,坐在门坎上呜呜哭了起来。

    曲笙沉着脸走过去,蹲下来抱住女子道:“是谁欺负小姝了?”

    “没,没有。他,他们,跑了。小姐姐,回来了,小姐姐……呜呜呜……小姐姐……”女子结结巴巴地说话,最后嘴里只是唤着“小姐姐”三个字。

    曲笙目色一厉,她转过头对康纣南道:“纣南,你来说。”

    康纣南道:“我也正奇怪,师父临走时说要南下,那么想必走的是南城门,所以桐姝这几日,应该都在南城门守着师父,难道师父回城的时候没有遇到她?”

    曲笙心就一紧。她是夏时带回来的,因晋城明令规定,有陌生修士入城必须要去北城门登记,恰好错过了在南城门等候她的桐姝。

    桐姝不是她的弟子,是曲笙当亲妹妹一样疼的家人。

    桐姝被曲笙捡回来的时候已经七十多岁了,修为却是连她那几个师兄师姐都追不上的筑基后期,水木双灵根的好资质,只可惜心智有些驽钝,连说话都不太利索,到现在也没记住她的名字,只知道叫“小姐姐”,平日也只粘她一人。

    桐姝人已经是这样了,所以关于她的过往经历,曲笙一概不知,哪怕桐姝有可能是个麻烦,曲笙还是将她带了回来。这样颜色的女子,任由她浑浑噩噩地在修真界游荡,曲笙做不到。何况桐姝是个性情极好的人,除非直接对她动手,否则她绝不会用法术伤人,城里有些地痞垂涎桐姝的美色,却苦于她是个修士无法下手,便教唆顽童欺负她,扔泥巴扔菜叶扔臭鸡蛋……所以曲笙明令桐姝不许出角子街。

    但是桐姝若是真想出去,也没人能拦住她。

    “为什么这次跑出去等我?”曲笙将桐姝拉起来,一边拿出干净帕子帮她擦眼泪,一边柔声问道。

    “想,特别想。”只要曲笙在身边,桐姝眼里便容不下旁人,她垂下头看着曲笙,目色清透得像一只初春时分刚走出暖窝的小鹿,她用脸去蹭曲笙的帕子,明明脸上还带着泪,却缓缓绽开笑容。

    小孩性情,哭得快,笑得也快。

    曲笙的心一下子就软了,她摸了摸桐姝的头,然后转过身对夏时道:“夏道友,我有些事要处理,请道友先入住客房可好?”

    夏时微微颔首道:“客随主便。”

    曲笙掐诀,一阵水波浮动,这座不起眼的小院终于彻底改头换面,变为一座中型宅院,脚下也尽是花团锦簇,从夏时的脚下延伸出一条紫色碎花小径来,直通向客房。

    夏时便顺着碎花小径而去。

    曲笙看着夏时走远,对康纣南道:“为师去照顾一下小姝,你身边这位是鲁延启,待明日饮过拜师茶后,他就是你的四师弟了,房间由你安排。”

    康纣南起身行礼道:“谨遵师命。”他早已朦朦胧胧看到曲笙旁边站着的陌生人,但少年心思重,不会多问,只会暗想。

    曲笙对康纣南是放心的,她转头对鲁延启道:“今日早些休息,这位康纣南是你的大师兄,他会教导你相关事宜,明日辰时,你们在奉省堂等我。”

    鲁延启也学着康纣南行礼道:“谨遵师命。”

    桐姝几乎黏在她半边身子上,曲笙拖着桐姝走了几步,回头又看着鲁延启道:“延启,苍梧所有六代弟子,我都会在来苍梧的第二日给他一次反悔的机会,你今夜好好想一想,到底要不要留在我门下,若是不愿,我会求夏道友送你回去,若你愿意,我也会保证,只要我和苍梧在的一天,你便在这修真界有立足之地。”

    ※※※※※※※※※※※※

    夏时顺着碎花小径的指引来到客房,这客房不大,单独成一个小院落,上方并未有阵法,只是在门口设下了引路令牌,符合修真界的待客之道。

    他一进房门,便挥袖在外面连设两道结界。

    第一道符合他筑基后期的身份,另一道,则远远超出他本身金丹初期修为,十分强横,便是元婴修士都无法将神识探入。

    布下结界后,他才呼出一口浊气,眉头深深皱了起来。

    修士不会与凡人计较,不论贫民窟有多么粗鄙,夏时都不会往心里去,但是当封笛脱口而出“人间双璧”的时候,他心里确实有些不舒服——芮栖迟是母亲座下二弟子,而柳昔卿柳元君,则是他师娘。

    太和派在修真界有“正道魁首”之称,乃是名满天下的剑修宗门,位列五大山门之一,有堪称奇景的悬空十八峰,其下道统无数。夏时父母皆出身自灵端峰,而他拜入门下的师父,正是青弭峰那位“既是剑修,亦是魔修”的峰主,晏修元君。

    放眼太和,也只有这位元君能教导他了,毕竟他……不知想到什么,夏时握紧了拳头,眼眸中隐隐有风雷之色。

    “少主煞费心思进了苍梧派,可有什么观感?”月刃出声问道。

    月刃一直隐在他手臂上,此时也显出了身形,顺着手臂游到桌子上,银色细丝般的身体盘成一个无辜的圈儿,侧着头看着夏时。

    夏时被月刃的声音惊醒,随后迅速冷静下来。

    “初入红尘,自是感慨万千。”

    这一遭入晋城,夏时也算开了眼界,他家中人员简单,不过是父母和两只灵兽罢了,十五岁入青弭峰那等和尚庙修道,往来都是品性端正的大宗门弟子,哪里听过温娘子那等荤话?哪里见识过能将话儿能传得飞起的升斗小民?

    这观感不可谓不深刻。

    但最让夏时觉得不可思议的,是曲笙放出的引路法术。碎花小径迎远客,芬芳铺地,看上去雅致无比,却要额外耗费多少灵力?对夏时来说,他从小接受的训练,是把灵力吝啬成一丝一毫来使用,用最少的灵力达到最极致的效果,绝不会做无用功。苍梧派这种防御阵法简陋得一塌糊涂,引路的法门却如此华而不实的做法,他完全理解不了。

    好歹也曾是占据一山的宗门,看来苍梧自那一战后沦落至此,也非一日之寒。

    夏时垂眸看了月刃一眼,忽而又笑道:“你要激将我?”

    “少主哪里话?”月刃还是那一副温文有礼的腔调,“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那就不必多说,我会留下来。”

    “少主大善。”月刃的声音听上去有几分笑意。

    “既然下山前的机缘指向了帘山,我又遇到了与夏家有旧的苍梧后人,断然没有做回头箭的道理。”他手指掐诀,用避尘诀将整间房屋都清扫一遍后,方才入座,又重新恢复了气定神闲的模样。

    月刃道:“其实对于少主来说,修炼已非难事。少主在青弭峰不过一年便已在同期弟子中鲜有敌手,之后便进了砺剑石‘十年磨一剑’,虽然说青弭峰的砺剑石与其他峰不同,杀一日当其他人百日,十年下来已是蔚为壮观,不过这‘十年磨一剑’的法门修的是杀人技,却不是真正的‘道’,想要修道心,唯有入世。”

    太和剑修虽然修炼晋阶与其他修士无异,却因以剑入道,还需修炼剑术,从最简单的剑招到剑气,从剑气到剑意,最后会修出一方领域,是为“剑域”,乃是剑修一身修为精华所在,放眼太和,修出剑域者不过两百人而已。

    夏时身负变异雷灵根,资质可以算是当世第一流,乃至筑基期就已领悟了剑意,出砺剑石后,便晋阶金丹期,甚至已领悟出剑域雏形——在剑的技巧上,青弭峰其实已无能教他的东西;在机缘上,放眼整个人间,又有谁能比得上他的家世?

    几乎是碾压整个修真界的存在!

    这等天之骄子,如今却缺少一样对修士来说最重要的东西。

    历练。

    否则以他体质之特殊,那位元君大人也不会放他下山了……月刃暗暗想道,若是这苍梧派能好好磨一磨他的性子,对少主将来也有好处。

    夏时手指轻轻敲着桌子,缓缓道:“细节方见真章……我再多看几日吧。”

    “少主不想对那位曲掌门言明身份吗?”

    提起这位曲掌门,夏时还真有点头疼。

    两人一路往来交锋,她想拐个劳力,他便创造机会让她拐;她疑心重,他便找了足够的理由说服她;她不信任他,他便拐弯抹角地表达善意。不敢表现得太强,怕她忌惮过多;也不能表现得太弱,那便没有被“拐”的价值……苍梧派的门还没入他就操碎了心。

    这一番阵仗下来,夏时还真有些欣赏这位少女掌门,只是现在还不是说明身份的时候。

    “言明身份没有任何意义,虽然我身上带着琉璃石,莫说扶住苍梧,就算是重建一个大宗门都没问题,可若是事情如此简单,为何父亲和母亲一直迟迟未用灵石灵丹报恩?人类心性复杂,他们有时心坚似铁,有时又极容易被腐蚀,若是我扶植起一个暴发户来,苍梧或许可以撑百年、千年,但它的初心却难保不在唾手可得的浮华中迷失,反而会害了他们,所以只能徐徐图之,至少要将根基打稳,我再离开苍梧。”

    这一番话说得有理有据,令月刃信服。夏时自己却明白,他虽然无法理解这些苍梧修士究竟在折腾什么,却没法看着这些人不管。

    跟报恩无关,跟机缘无关。

    只因他想知道,在父亲口中的往事中,那曾经发出“不为进者动,不为退者动,不为强者动,不为恶者动,不动如山,敢担天下”的苍梧,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他突然升起那么一种想要做点什么的冲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相邻的书:天之境[综]本宫是男的穿越之女妖魅青玄道主倚剑弑苍天武侠崛起仙少,走着瞧黄泉路派出所弑月琉璃冥界之花冥冥女鬼修真记霸气军长成神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