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青之极(五)

【书名: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 第20章 青之极(五) 作者:吴瑕

强烈推荐:大主宰仙武神皇仙玉尘缘死人经天影斗战狂潮不朽凡人符皇     曲笙往青极宗山下冲,她身后,壬江真人已经接下彭掌门的攻击,他喷出一口鲜血,根本没有还手之力,然而这位哭包师叔倒退了数步,还是坚定地挡在众人前方。

    徐鼓毫不恋战,壬江真人尚有一拼之力,他真挨上元婴修士一击,怕是要直接灰飞烟灭,他转身与封笛一同对付谭秋念。

    夏时将那四柄小剑的阵法激活后,掏出一枚丹药喂严琮服下,手中一道劲风将他送出,喝道:“去助你师父!”

    苍梧不是养娇花的地方,就连何箫那样的人都知道在最后关头保住门派,严琮为何不能上战场?

    严琮身形灵活,他被夏时扔在半空中之时,立刻看出曲笙正在勉力突围,这少年平时鬼点子多,脑子转得也快,一拍腰间储物袋,双手各抓着一把又毛又绿的东西,口中喊道:“看暗器!”

    那些炼气修士一惊,纷纷撤出战团,但筑基修士哪管他一个毛孩子,照攻击不误,严琮将手中东西洒了出去,赫然是一条条扭动的大青虫!

    这不是普通的青虫,而是一种招人恶心的妖兽,它没有任何杀伤力,但是它的最大特点在于,除非身上涂抹过特殊的灵草汁液,否则这青虫会一直贴在人身上,上到金丹修士,下到普通凡人,都拿它没办法。

    这东西比曲笙的符箓还有用,被大青虫糊脸之后,大部分修士都要抓狂了。

    严琮嗷嗷叫着:“师父,接住我啊!”

    曲笙手中枪出如龙,一枪穿了严琮的衣领,将他从半空中挑了下来。

    “小皮猴,跟师父后面!”

    严琮利落地打了个滚儿,蹬地翻起,跳到曲笙背后,他可不止有大青虫一个阴招,那储物袋不知道放了多少稀奇古怪的玩意儿,什么会叫的草,只有一张嘴的头,能咬人的口袋……就靠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师徒两人还真的杀出一条路,快要接近庭院边缘,眼看前方便是下山的石阶和茂密的树林,这种地势比宽阔的庭院更容易逃命。

    然而就在此时,一层闪着光芒的屏障骤然亮起,大地震动,天空“蓬”“蓬”“蓬”出现几个阵图。

    “不好,他们启动了阵法!”曲笙急道。

    壬江真人回头一看,眼睛又红了,他通身灵气暴涨,一边哭一边往曲笙身边飞:“阿笙闪开,师叔给你开路!”

    这是要自爆!

    曲笙一枪把师叔拦住,她把严琮捞过来塞壬江真人怀里,低声道:“找机会,带严琮和他们走!”

    “那你怎么办!”

    曲笙根本没回他,而是用上了几分灵力,大声对主殿方向道:“彭掌门且听好了!苍梧派曲笙,今日若是被你们逼死在这里,我派长老定去丹平城为本座讨还公道,若你们收手放我门人回去,我便留在青极宗!”

    主殿里传来一声阴测测的声音。

    “晚了,大阵一开,你们谁都别想走,就算你们去丹平城又如何?慈禄宫会因为你们一个不足十人的小门派为难彭家人?别做梦了!”彭掌门站在殿门处,手持一柄青锋长剑,“这气运你交了,我保你弟子性命,若是不交,只怕你苍梧派不得善终!”

    阵法加大了力度,几个反应过来的青极宗弟子齐齐攻向壬江真人,他正要还手,却不想身下突然燃起一道火柱,直接将他困在了火光冲天的结界中。

    而徐鼓和封笛也终于支撑不下去,谭秋念毕竟是金丹修士,将人制住后便用灵力把二人震晕,手中黛青折扇一收,沉着脸向曲笙走过来。

    围困主殿的剑阵已渐渐有些支撑不住,那主殿里的金丹修士和另外两名元婴修士正在协力破夏时的阵法。

    彭掌门抬起脚,已快要迈出殿门,夏时掐诀撑住阵法,拦住他的去路。

    曲笙退无可退,她强行镇定道:“你就不怕有人去太和告发你们吗?”

    “太和剑修?你们还是担心自己能不能出得了魏国地界吧!七国联盟自治,太和若是敢管,被冒犯的慈禄宫才是最受不了这口气的,哈哈哈!”他语气猖狂,一手拍在阻拦他的阵法灵力罩上,“只怪你离开了晋城,自投罗网。小丫头,想做一派掌门,你,还差得远啊!”

    彭掌门和殿内全力破阵,他剑尖闪着蓝光,嘴角带着势在必得的笑容。

    曲笙右手持枪,左手渐渐摸上了胸口的暖冰。

    最起码,要让这信物飞回苍梧去。

    ——她正要将信物扯下,却在这时,夏时眉间闪过一道戾气,他突然收起四柄小剑,低声念诵法诀道:“天地浩气,合众为生,剑为吾道,万法皆破!”

    “开!”

    四柄小剑闪着紫金色雷光飞出,分别钉在曲笙身边的几个阵眼上,原本阻挡她去路的阵法屏障终于散开一个口子!

    曲笙一看有希望突围,立刻持枪去救徐鼓和封笛,谭秋念怎会容她放肆,他祭出一件圆形法宝,正要施法对付曲笙,却不想身后突然袭来一人,一拳将他轰了出去。

    正是夏时!

    他把徐鼓和封笛丢给曲笙,然后一掌灭去围绕在壬江真人身边的烈火,传音道:“带着他们跑,我殿后!”

    曲笙二话不说,捞起两位师兄就跑,这时壬江真人也展开护身罡风,抱着昏迷的严琮,向着他们疾驰而来。

    可壬江真人的身后,却是黑压压一群人。

    夏时撤走四柄小剑后,主殿已失去阵法压制,里面的修士蜂拥而出,打在头阵的正是彭掌门。

    “你们谁都别想跑!”

    元婴修士怎么可能没有傍身的法宝,他除了手中青锋剑,他另外祭出了一黑一白两面小旗,轻轻一挥,便是黑白两条巨蛇出动,被阵法笼罩的主殿外分别腾起数道火焰之柱。

    眼看那两条巨蛇就要追上曲笙壬江一行,夏时及时挥出一道掌风,将他们往前一送,苍梧诸人终于逃出了青极宗大阵的钳制。

    可就在他们逃出的瞬间,夏时收起了四柄小剑。原本被四柄小剑开出一条通道的阵法重新闭合,将他一人留在了青极宗阵法内。

    ※※※※※※※※※※※※

    曲笙惊魂未定,她只觉一阵劲风从身后吹过,他们借着力道被推出青极宗大阵,而后……他们周围一片寂静。

    天已入夜,风也轻,林也幽。

    她猛地回头,除了她带着的两位师兄,身后便只有一个壬江师叔,他怀里抱着被灵力冲晕过去的严琮。

    “夏道友呢?”曲笙不敢相信,他把自己一个人留在里面了?

    壬江真人掐诀放出神识,不一会儿,他便泪眼婆娑地道:“青极宗的阵法那般强悍,定是他们的护山大阵,夏道友用法宝破开了阵法,为了牵制敌人,他才留下来断后。多仁义的人啊……”呜呜大哭。

    “不对,这里不是青极宗!”曲笙认得上来的山路。

    “护山大阵那等规模的阵法威力何其大,咱们出阵的时候,因为灵力剧烈震动而改变位置,实属正常。”壬江真人拭泪道。

    “我不能把夏道友一个人留在青极宗,我得回去。”曲笙转身便欲走。

    壬江真人抓住曲笙的胳膊,哀声道:“夏道友千辛万苦把咱们送出来,你反而要回去送死吗?”

    曲笙停了下来,她转过身,看着已经形象全无,斗得狼狈不堪的壬江真人,心里悠悠叹了一口长气。

    她反手握住师叔的手,低声问道:“师叔,你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来救严琮,为什么不带着你们逃出晋城吗?”

    壬江真人愕然:“……因为他是苍梧弟子。以咱们的实力,若青极宗有心,逃也逃不出去。”

    她一点点地扯开壬江真人的手。

    “不仅仅是因为严琮是苍梧弟子,在成为苍梧弟子之前,他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不知师叔还记不记得,一千多年前,人间遭逢十万年大劫,那时逢朗师祖守在番平镇,他本可以带着弟子逃走的,但他没有逃。”曲笙平静地看着师叔,“师祖非但没有逃,他还出手护住了整个小镇,最后陨落在了那里……您说,师祖他为什么没有逃?”

    壬江真人有些失魂落魄,喃喃道:“为什么没有逃?为什么……是了,我不懂这些……所以师祖把掌门传给了凌海师兄,凌海师兄又传位给了你……”

    “夏道友他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所以师祖的道,今日由我来守……师叔,既然我已经接任了掌门之位,苍梧全派上下,当以我为则,以我为范,就算我死了,就算这个门派消亡了……可咱们苍梧,从未愧对过天地,从未放弃过任何一个生命,这便是我身为掌门的职责所在。”

    “好,你去,你去……”壬江真人掩面而泣。

    “请师叔带师兄他们回晋城,我若有事,掌门信物自会飞回苍梧小院,届时你们再商议掌门事宜。我只希望师叔能记住我说过的话,咱们苍梧道统,讲究‘恬淡自怡,无为知至”,秉承“道反自然,海阔天空’,数千年来,苍梧弟子也是以此为修炼根基——但师叔你却不知,所有苍梧掌门,继任之时,都会发下一道誓言。”

    “什么誓言?”

    曲笙向着东方苍梧山的方向,轻声道:“在祈愿未成之前,我将不入红尘、不思享乐、不耽于私情。我将不再彷徨,不争不昧,只证大道。终其我一生心力,振兴苍梧。”

    壬江真人一脸震惊,他竟不知苍梧掌门背负着这样的誓言!

    “师叔,能担得起这句誓言的人,才能任苍梧掌门。”曲笙留下这一句话,干净利落地转身而去。

    壬江真人突然觉得,比起他这位年方十六岁的小师侄,自己这么多年几乎都白活了!

    他哽咽着擦干眼泪,为今之计,只有不给她拖后腿才是,想想自己这么多年不理世事,又是哭得眼泪汪汪……

    壬江真人掐诀将地上晕着的三人打包在一个飞行法宝上,正要御风飞行,却没想到曲笙又原路回来。

    少女气急败坏道:“师叔,我迷路了,快用神识给我指个方向,对了,你祭一张御风符拍我身上……别这么吝啬,要两张,对了,你身上还有灵石吗?我要补充体力……什么?你肯定有,我上次给了你三百块!”

    壬江真人被她喝斥得团团转,可他打心眼儿里觉得,这样的阿笙,才最适合做苍梧的掌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相邻的书:天之境[综]本宫是男的穿越之女妖魅青玄道主倚剑弑苍天武侠崛起仙少,走着瞧黄泉路派出所弑月琉璃冥界之花冥冥女鬼修真记霸气军长成神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