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凤凰之心(二)

【书名: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 第37章 凤凰之心(二) 作者:吴瑕

强烈推荐:大主宰仙武神皇仙玉尘缘死人经天影斗战狂潮不朽凡人符皇     桐姝来到此地后,一直都有些不安,她牢牢抓住曲笙的臂膀,将头埋得极低。

    曲笙悄声地哄道:“别怕,这些兽族最喜欢做生意,不吃人的啊,乖。”

    “那,它们,吃什么?”桐姝垂着的眼睛小心地眨了眨,问道。

    这还真问住曲笙了,就如同道修里也有邪修这样的人渣,魔修中也难保有一些不管天不管地的激进分子,兽族也不一定都爱好和平,毕竟对于妖兽来说,无论是人修、魔修还是兽族本身,只要能被它们吃进肚子里,就能消化为妖兽自己力量,至于它们现在吃些什么……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弱肉强食,最强大的种族才能活下来。”紫覃察觉到女孩子们的小动作,明明不屑一顾,但还是骄傲地说了出来。

    兽族的繁衍秘诀,大致就在于此。

    可曲笙最是不喜这种论调。她的门派是修真界最弱的门派,她自己是修士中最弱最废的存在,每一次“弱肉强食”这四个字出现,都像是在挖她的逆鳞,若不找回场子,她就白混了角子街这几年。

    曲笙眼波流转,俏生生地反问道:“瑜蓝因为弱小而被人所害,本是弱肉强食的道理,可前辈却想求取凤凰之心,算不算是违背了你们兽族的法则?”

    紫覃一噎,隐隐觉得她说得不对,又找不到足以反驳的证据,便黑着脸气急败坏道:“这是本座的事,只要本座有能力,有何不可为?哼!”

    曲笙也不想继续刺激这大妖,她笑眯眯地拍了拍桐姝的背道:“吃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知道什么该吃,什么不该吃,不然就会闹肚子的,记得了吧?”

    桐姝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典籍上记载,这位狐王凉君,乃是七阶已满,近乎八阶的修为,离渡劫只有一步之遥,到时候你乖乖的,一切都交给小姐姐,说不定等完成任务,咱们还能在黑崎州见识见识呢。”

    “好。”

    夏时却道:“兽族善做生意,所以九大主城和青丘城对人修来说很安全,但主城之外人多而杂,杀人夺宝也不是什么稀罕事,黑崎州默认为兽族属地,正道宗门很少插手,因此除开人主城之外的其他区域,皆是危险区域,没个保命的绝活,切勿在黑崎州久留。”

    曲笙立刻蔫了。

    大概等了半柱香,终于从宫殿中走出一只留着短尾巴的雌兔妖,长得倒是眉清目秀,娇声道:“有请紫覃城主一行觐见。”

    她一挥袖,放出一面一丈高的水镜。

    紫覃神情一肃,跟着那小兔妖走进了一团水镜之中。

    曲笙正要带着桐姝一起进去,身后却传来夏时的声音:“若里面有什么变故,你别着急,我来应付可好?”

    他表情似乎又有些纠结,一双桃花眼专注地看着她,明亮又耀眼。

    曲笙忽地一笑,旋身凑近他耳边轻声道:“夏道友,其实你用这种表情说任何话,我大概都会答应的吧,所以……”所以你其实不用这么费心。

    夏时表情没什么变化,但是少女温热的呼吸就在脖颈处,耳垂已如火烧。

    曲笙舔了舔嘴角道:“我听你的。”

    她一笑,带着桐姝闪身进了水镜。

    大概又被调戏了,夏时无奈地看着那水镜,他不得不事先跟曲笙打好招呼,因为青丘城的那位狐王大人,真的很让他为难……

    ※※※※※※※※※※※※

    兽族的九大主城历史不过数千年,青丘王城也不例外,这十座城皆于天元纪年之后建立,但是郦宫却有数万年历史,经历各个时代的战火却屹立不倒,因为它本就是青丘狐族的宫殿。

    进了水镜,才算是见到了真正的郦宫,已说不上是建筑风格,整座宫殿张扬而妖冶,完全不似水镜外看上去那便肃穆。整座宫殿很少有墙壁隔断,从房檐上垂下精致的花帘,内里是朦胧的轻纱,长相美艳的青年男女载歌载舞,饮酒作乐,丝竹之声不绝于耳,更何况狐族善魅,无论男女,风姿撩人妩媚,一派靡靡之色。

    曲笙这一行人,都是风采夺人的好颜色,就算在狐族的地盘,竟然也都是佼佼者。

    紫覃是孔雀原身自是不必说,而且狐狸们知道他是城主,绝不敢招惹。唯有看曲笙、夏时、桐姝三人欣喜难耐,尤其夏时俊朗阳刚,更勾得那些女狐狸看过来,可惜碍于紫覃威严,只得隔岸观火,不由得搔首弄姿,百般引诱。

    曲笙瞧了一眼,低声对夏时道:“她们不专业,等回去了,我带你去艳阳楼看更好的。”

    夏时那双桃花眼挑起一泓秋水看过去,他语气异常温柔地夸赞道:“掌门大人好生厉害,居然还懂得鉴赏,在下甘拜下风。”

    曲笙赶紧正色道:“咳,其实,并没有……”

    夏时不听她解释,更不理会那些狐狸,修剑之人,若是这么点定力都没有,也就白修了这么多年。他眼观鼻鼻观心,一路被男女狐狸们黏嗒嗒的视线裹着,走进了正殿。

    郦宫的正殿,大抵已经到了奢靡的极致,数万年的珍宝当做饰品镶嵌在石柱上,四周垂的白纱是千年雪蚕织就;天花板缀着如星辰般的璀璨珍珠,乃是取幼生鲛人的第一滴泪;曾在虚妙山致远盛会上拍卖到百万灵石的法宝,被用来照明;格物宗出品的极品法宝斓彩扇如今不断被灵气激发,只充作壁上鲜艳的光影,用来观赏罢了。

    更别提围绕正殿的一团锦绣灵植,都是上品成色,甚至有些是能“活死人肉白骨”的珍惜之宝,却只取开花之时方能入正殿,取一抹芬芳而已。

    这正殿灵气浓到成液,房屋正中是一汪浅泉,细细看去,竟是修真界难得的灵泉,饮之可延年益寿——而这灵泉却被拿来养鱼。

    一名身穿雪白精美法衣的男子慵懒地坐在灵泉后方的华美宝座之上,他貌若天人,即便是紫覃这样的人物,在他面前也被衬成了庸脂俗粉,这男子只轻轻一抬眼,便给人一种地老天荒之感,明明生了一双媚惑动人的丹凤眼,却没有一丝一毫妖娆之色,反而给人无比高洁之感,令人情不自禁想要臣服,只求他一瞬。

    毫无疑问,这便是青丘狐族的首领,兽族之王,凉君。

    狐王之美色无妖能及,只可惜,除经常出入主殿的紫覃外,其他的三个人——曲笙有夏时珠玉在前,天下美色已无法令她动容;桐姝是个痴的,在她眼中,大概只有小姐姐最漂亮;夏时则更不用提了……

    凉君眼波淡扫,气息慵懒,轻声道:“有朋远方来,何不入座?”

    话音刚落,中央的灵泉突然涌起四股浪潮,在众人身后形成一个精致的水椅,不仅样式漂亮,且灵力充沛,只要坐在上面,就如同在灵脉上直接修炼一般,简直是莫大的好处。

    紫覃率先坐了下来,众人依次坐下。

    紫覃不开口,狐王不开口,夏时不开口。

    曲笙和桐姝都是听话的好宝宝。

    一时间,主殿陷入诡异的沉默中。

    ※※※※※※※※※※※※

    “阿时,几年不见,你居然跟苍梧后人在一起,不知道你父母知道这个消息,该做如何想。”凉君传音入夏时识海,悠悠说道。

    夏时亦是用神识交流道:“既然我入世,理当由我来承担。此行不便见礼,凉叔勿怪。”

    这修真界恐怕已没多少人记得,这位堂堂青丘狐王,乃是他父亲的灵兽,凉君曾守护夏家数千年,至今仍未断契约,他唤一声“凉叔”,不为过。

    夏时幼年时曾经见过凉君一面,这位身负天下三大结界之一“玄无结界”的青丘狐王可不是太和剑修那等苦行者。凉君大人不止护短,还溺爱得没边儿,哪怕父母推拒了凉君赠送的大笔宝物,最后凉君仍以自己的心头血为他降下机缘,以至于夏时后来修习结界术有如天助,便是托此福。

    也正是因为凉君这份不求任何回报的溺爱,夏时才觉得来黑崎州压力颇大。

    受之有愧,不受不孝。

    “当年苍梧一役,我也参与其中,只是契约灵兽的因果也随其主,未应在我身上……说到底,我也欠了苍梧一份情。”

    “凉叔不必挂心,我现在已是苍梧的客卿长老。离家前,爹娘将琉璃石给了我。”

    并且这琉璃石中的一半宝物,还是曾经凉君寻来的。

    凉君沉吟道:“这姑娘品性如何?可堪辅佐?”

    “她很好。”

    “哦?这才相处多久,你便下定论?”

    “凉叔,认识一个人不在长久,在这修真界,若是不用心,怕是万年也看不透一个人。”

    “唔,既然也是个好孩子,那凤凰之心就拿去吧,另外,我近年新得了点好玩意儿,龙福山的万年濯魄草,还有两座矿山,一匣子南海地稷鱼的……”

    夏时冷汗都要下来了,急忙打断道:“凉叔,琉璃石足够了!凤凰之心是秘境试炼,怎么能轻易送人……”

    凉君一挑眉:“本座要送,谁能拦我不成?”狐王半步渡劫,以他的修为,当世少有人能匹敌。

    “苍梧孱弱,掌门资质不佳,正是磨砺之时,若是予取予求,反而会影响道心,凉叔尽管放出试炼,如此,我也将尽力一破。”

    夏时声音恳切,终于让狐王有所松动。

    当年那个小小的少年,已经长大了啊……当夏时刚进入黑崎州低阶时,凉君藏在体内的血脉便已苏醒,他观察着青年,贪婪地从夏时身上找到他父母的影子,如今交谈之后才发现,他既有他母亲的诚实和勇气,也有他父亲的机智和谋算……

    可这孩子为什么就不要他的宝物呢?

    果然是被太和养歪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相邻的书:天之境[综]本宫是男的穿越之女妖魅青玄道主倚剑弑苍天武侠崛起仙少,走着瞧黄泉路派出所弑月琉璃冥界之花冥冥女鬼修真记霸气军长成神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