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丹平城(二)

【书名: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 第55章 丹平城(二) 作者:吴瑕

强烈推荐:不朽凡人斗战狂潮天影死人经仙玉尘缘仙武神皇大主宰符皇     曲笙一着急,又想说话,结果六文钱死死不放手,它道:“只管拿来。”

    小山笑道:“那便请两位进贵宾室,我去为两位取来。”

    接下来的砍价和挑选阶段,曲笙再次进入全程发懵的状态。

    六文钱买的是金丹期阵盘,原本摆上去的上品阵盘和极品阵盘被六文钱嘲笑,于是小山又取出三个中品阵盘,开价分别为四千五、四千七、四千八灵石不等,六文钱开始压价,小山寸步不让,两人之间开始唇枪舌剑。

    而内堂的掌柜们则是冷汗涔涔。

    “看来苍梧的价格不好压,不知道他们与兽族如何分红,我觉得三七已是最高了。”

    “不一定,苍梧有一只元宝鼠,话说老友,元宝鼠我也不是没见过,不过这一只,算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一只。”

    “元宝鼠也是兽族,苍梧掌门不开口,呵,看来那元宝鼠极有可能代表兽族的意见。”

    “苍梧不过是傀儡罢了。”

    掌柜们议论纷纷,青年则是微微蹙眉。

    他怎么觉得……好像只是在单纯的压价而已呢?

    “别让人以为咱们致远斋悭吝,小山,让他们几分算了。”他有些不耐烦地道。

    指令一下,小山终于松了口:“这‘泽风子午阵’可是金丹期的中品阵盘,您看这机关和结界,要不是材料用的低了一等,这做工绝对不输于上品阵盘,而且这还是我虚妙山自己炼制的阵盘,若不是看你们二位诚心想买,我是绝对不会拿出此等珍藏之品,原价四千八已是打折后的价格,您直接抹去一半,叫我怎么跟上面的掌柜交代,不如这样,您再添点,然后另一件法宝也在我们这儿买,我便算你三千一。”

    六文钱果然满意了,它一手拿着算盘,一手捋着自己的三撇小胡须道:“致远斋果然厚道,既然这样,我们所需的另一件法宝,也在你们这里买吧!这件法宝不需实用,价格也可以实惠些,我们注重的是做工和精巧,不知你这里可有这样的法宝?”

    “道友要什么等级的?”

    “还是金丹期即可。”

    小山又是拿来七八件法宝,六文钱挑挑拣拣,最后从中挑选出一棵能结金色果实的吉祥树。

    那金色果子掉落后,可以化作三尺见方的各色美人,在树下吹拉弹唱,曲子可以诱人入梦,算是一个中规中矩的华而不实礼物,要价三千,被六文钱压到一千五百块灵石。

    两件法宝加起来四千六,六文钱跳着脚非要算一个整数,说是今日测过气运,若不得整数便要遭灾,小山无奈,在内堂一群掌柜的默许下,又抹了一百灵石的零头。

    然后曲笙痛快地付了灵石,就这么带着六文钱准备要走。

    内堂的掌柜傻眼了。

    “这是对我们致远斋不满吗?”

    “我们已经让步了这么多!”

    “兽族和苍梧太不厚道了!”

    青年淡淡一笑道:“诸位掌柜想得太多了……其实不管如何,致远斋都在他们心中留了一个不错的印象,这已足够。李掌柜,须知灵石可以赚,但人心不能丢,这道理是我们致远斋立足的根本,要谨记。”

    “是,谨遵少掌柜吩咐!”

    致远斋的结界悄无声息地打开,其他商铺放出的神识立刻便知里面已经谈完,无数神识凑近正在向小山道谢的曲笙,看她春风满面的模样,便觉得这一次,头筹大概又被致远斋得了去。

    曲笙辞别了小山,走出了致远斋。

    她现在才知道元宝鼠的好来,曲笙深觉师父的机缘灶终于准了一次,居然让她遇到了六文钱。这一次购物堪称是曲笙最愉快最省心的经历了,比起她的预算,不仅省了许多灵石,还买到了更可心的法宝。这可是金丹期的阵盘啊,这一次,苍梧的护宅大阵一定叫人刮目相看!

    六文钱也是意气风发。

    它吱吱叫:“你要给我买豆子,我还要吃炒米!吃完我带你去找财路!”

    曲笙宠溺地道:“好好好,依你依你都依你。”

    两人正准备出北街,去东市买食物,却不想此时北街上突然卷起一阵旋风!

    一个身影飞在北街空中,猎猎风卷起法袍,整个人如一只鹰隼,他手持一柄长杖,高声喝道:“既然你穷追不舍,那么灵心派莫嵘峰,便请文蕴道友赐教了!”

    小山还站在致远斋的门口,他大惊失色道:“莫非是天极元婴榜排名七十七位的莫嵘峰和排名七十八名的文蕴真君?”

    他话音刚落,一名青衣修士也御风而来,他手持金轮,森然道:“别谈什么赐教不赐教的,莫嵘峰,我的排名被你压了上百年,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莫嵘峰冷笑道:“不自量力!”

    眼看两人便要不管不顾地放招斗法,要知道元婴修士已有移山倒海之能,动辄便死伤大片!

    好在西市北街也是藏龙卧虎,各大商铺的客座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不管?从格物宗的明德塔中率先飞出一名元婴修士,他撑起一个水波状的阵盘,罩在了整个北街之上,冷声道:“城内械斗,愚蠢!”

    异宝阁中也走出一名白衣女修,她手持一枝杨柳枝,在身边舞了一圈,亦是放出一圈光晕,在明德塔修士的阵法之中,又撑起一个结界。

    她笑道:“天极元婴榜的争斗可不常见,看这架势,怕是要见血呢。”

    上方两人都已经红眼,什么都顾不得,法宝一祭出,便开始斗起法来!

    曲笙连连后退,西市北街的高阶修士已经出手罩下守护结界,她想出也出不去,只好退到致远斋的房檐下,不好意思地对小山和迎宾修士笑了笑。

    不过小山并没有注意她,元婴修士的斗法不常见,尤其还是天极元婴榜前百名的修士,那都是只差一步化神的元婴后期修士,这种斗法,若是能从中得到体悟,修为将一日千里!

    曲笙也抬头看了一会,但她很快就失去了兴致。

    好勇斗狠,不符合她苍梧道统,这种打斗对她来说毫无意义。

    天上陆陆续续又有修士飞来。

    有人在慈禄宫的地盘放肆,慈禄宫的修士自然要出手。当五名元婴修为的慈禄宫修士赶到时,已经来不及制止了,他们只能开启护城大阵,站在一边等着斗法完事追究责任。不过莫嵘峰和文蕴都是天极元婴榜前百名的修士,慈禄宫的惩罚有限得很,毕竟能入天极榜前百名的,莫不是惊才绝艳的天才人物,若是不陨落的话,都是未来的大能苗子,没人想得罪他们。

    坐镇致远斋内堂的那名青年也放出了神识,观察着半空中的战局。但是他只看了不到十个回合,便觉得乏味,倒是忍不住打量门外那个同样心不在焉的苍梧掌门。

    这姑娘,居然也不看斗法,是特立独行还是看不懂?

    他回忆下山前看过的苍梧资料,这样的小门派修真界俯拾皆是,原本没什么特别之处,唯一出格的,恐怕就是这个炼气后期便接手掌门的曲笙了。

    有意思,她来丹平城,到底是想做什么呢?

    ……

    莫嵘峰和文蕴是殊死搏斗,一上手便是招招致死的狠招,在这样猛烈的攻击下,结果出得也很快,不过持续了一刻钟,天上便分出了胜负。

    文蕴在某一个法诀上比对方慢了一个身位,于是被对方偷袭的法宝击中后心,一口血喷在对面莫嵘峰的脸上,而莫嵘峰更如血中罗刹,他祭出一把鬼头板斧,暴喝一声劈来,竟将文蕴连同丹田元婴一起,从中劈成两半!

    血纷纷扬扬洒下来。

    莫嵘峰哈哈大笑道:“看不惯我莫嵘峰的,只管挑战来!这天极榜二十七名之位,便是本君的!”

    状如疯魔。

    曲笙叹了一口气,开口对六文钱道:“这天极榜真是个吃人榜,修到这个地步,难道便为一个排名而生,为一个排名而死么?前百名尚且如此,不知道那天极榜第一人,又是个什么光景。”

    斗法完毕,北街结界已开,她一点都不留恋地走了出去,准备寻美食,找财路。

    可当她真的被六文钱带到所谓的“财路”面前,却是一脸青白交加。

    “你和棕翎,就是想用这个来做路藏?”

    曲笙站在东市的一处小作坊前,看着那旁边一地没人要的破烂叶子,气得声儿都发颤了。

    六文钱反驳道:“棕翎还不知道呢!我可是第一时间告诉你的!”

    “这分明就是一块灵石能买三斤的千羽草!”

    “对,这就是制造符纸的最基本原料,千羽草。”

    “你说的财路就是这个?你想用路藏运这个?难道修真界还会有人来抢千羽草不成?”

    “夏虫不可语冰,”六文钱摇头晃脑,“你若是想插手一个稀缺资源,那么别说大商号不会放过你,连那些心怀叵测的歹人也会想方设法从你这里打牙祭,唯有从最不起眼的千羽草入手,那些人才会看不透你的目的——而且我们缺少灵石,因此最开始的投入,只能从最低微的货物开始,才不会拖累门派。”

    “生意的事我不懂,具体的事情我也不需要知道,我只要你直接说,我需要做什么,付出什么,最后我能得到什么——”她用手托着六文钱平,将它平举到自己眼前,“然后,由我来判断是否可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相邻的书:天之境[综]本宫是男的穿越之女妖魅青玄道主倚剑弑苍天武侠崛起仙少,走着瞧黄泉路派出所弑月琉璃冥界之花冥冥女鬼修真记霸气军长成神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