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风起天澜(二)

【书名: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 第64章 风起天澜(二) 作者:吴瑕

强烈推荐:死人经天影仙玉尘缘斗战狂潮仙武神皇不朽凡人大主宰符皇     一听天极榜,曲笙反而略微放了心。师姐管铃只有筑基初期修为,祁桑真人和瞿真人也跟天极榜没关系,看来他们是被其他人牵累了。

    在修真界,除非血海深仇,否则还没一出事就屠戮整个门派的,彭家好歹也是正道里的世家门第,断不至于此。另外,天极榜的比斗本就凶险,如上次她在丹平城见到的那一场生死之战,真到了杀红眼的地步,谁也收不住手。

    她道谢过后,将打听来的信息跟众人说明。

    说到天极榜的时候,她特意看了一眼常钧语,发现他只是垂着头,神情似乎并没有什么激烈的变化,不由得庆幸——果然筑基之后人的心境会有所提升,若是之前听到有人谈起天极榜,他绝不可能这般安静。

    夏时沉吟道:“天极榜的变化虽然是考察修士的综合实力,但许多修士为了排名,也会想尽一切办法杀死排在前方的修士,若是因为这件事封山,只怕天澜丹派要惹上官司,不过你也可以放心,既然彭家只能封山,里面的弟子应该都是安全的。”

    曲笙若有所思道:“之前青极宗的彭家人,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天澜丹派也许会吃亏。”

    夏时:“青极宗的也不一定是真货……你能联系上管铃吗?”

    “不能,封山的结界太强大了。”

    他凝神看了看,这结界果然不简单,想必这次确为彭家本家出手。

    苍梧一行人徐徐飞到前方,准备一探究竟。

    天澜山山体黑暗,似被笼罩在一层看不见的迷雾之中,不远处时而有结界的光芒闪过,周围没有任何声音,整座山陷入死寂。

    “能设下这等封山结界的修士,修为应该有元婴期吧?”曲笙问道。

    夏时摇摇头:“至少化神期。”

    一行人很快便来到天澜山山脚,面前便是封山结界,曲笙正想开口唤人,却不想旁边疾飞来一名粗眉大眼的青年,也有金丹修为,他横腰喝道:“赤琏彭家在此,闲杂人等请速速退去,勿要前行!”

    曲笙走上前道:“我师姐并非天澜丹派弟子,她此时困在里面,我不知她情况如何,很是挂念,请前辈容我进去看一看吧!”

    曲笙当然知道对方不会允许,她在试探对方的底线。

    那青年道:“我们此次封山,只是为了讨还公道,与其他人无干!只要她不助纣为虐,定然无事!”

    “哦?不知是要讨怎样个公道,难道天澜丹派欺负了彭家不成?”她又抬起手捂住嘴,歉意地道,“对不住,我说错话了,彭家怎么可能被他们欺负……”

    你们这些世家不欺负人已是不错了。

    青年冷哼道:“你这小辈,看着是来套本真人的话的,不过告诉你也无妨,这天澜丹派有一位丹心真人,在天极金丹榜排第八十五名,他前面的八十四名便是我们彭家的郁顷真人。因为这排名,郁顷真人被这小人嫉妒红眼。三日之前,郁顷真人的本命元神灯倏然熄灭,掌门老祖率我等赶去救援,只见郁顷和丹心这贼子竟一同死在阳城外的阳山脚下。我们检查郁顷真人遗骸时,竟然在他后心处发现了偷袭的痕迹,赫然是天澜丹派手法!这还用想吗?一定是郁顷真人惨遭担心偷袭,临死前拼尽全力将贼子诛杀。天澜丹派如此心狠手黑,暗害我族中精英,若是你,你要不要来讨个公道!”

    曲笙:“可那天澜丹派的弟子不是也死了吗?难道一命抵一命还不够?”

    青年用不善的眼神打量了下曲笙:“我彭家子弟的命,是他们能抵的?什么阿猫阿狗都来在彭家头上动刀子,我们岂能姑息?”

    曲笙心里冷笑,这就是被世家洗脑出来的人了,家族利益高于一切,在此之外,根本不分是非。

    这丹心真人曲笙也略有耳闻,在门派声誉极好,本就不是争名夺利的性子,他是为了门派声望才参加了天极榜,况且丹修历来是是靠结界防御和丹药补给斗法,若说他会因为排名偷袭一个世家子弟,曲笙是不信的,恐怕天澜丹派的众人也不会相信。

    彭家立足于七国联盟,靠的是独门极品符箓“天罡符”,此符箓一式八列,要用最刚猛的灵力激发,因此彭家喜欢性如烈火的子弟,提倡杀伐果断,一生淋漓尽致,修的也是大开大合的赤琏刀法!

    从来只有他们仗势欺人,谁曾敢老虎头上拔毛?如果说一个丹修偷袭杀死了彭家子弟,简直好比兔子咬死了小狼狗——这场面曲笙想象不出来。

    她向这青年拱一拱手,道:“我觉得贵派与天澜丹派弟子仇杀一事或有蹊跷,不知可否让我等见一见你们主事之人,查明真相,化干戈为玉帛呢?”

    对方大笑:“我彭家老祖岂是你这样的小人物能见的?”

    “他三头六臂见不得人么?”曲笙也笑道,“难不成还是怕我一个筑基修士伤了他?”

    青年恼怒:“你胡说什么!你根本不配……”

    曲笙看着那青年道:“修士修行便是逆天之行,修炼的过程,其实就是与天道讲道理的过程,就连高高在上的天,也能听蝼蚁之声,为何你们彭家区区一个老祖,就能谈‘配’与‘不配’,就不允许人讲道理了吗?”

    青年道:“休要胡搅蛮缠!我们来此地,正是为了与天澜丹派评理,讨一个说法!”

    “不知贵方想讨一个怎样的说法?”

    “天澜丹派不是要办万年大典吗?那就让他们在万年大典上向我们彭家下跪道歉,掌门梦沅真君渎职,与那丹心真人的师父一起废去修为,从此滚出修真界!而天澜丹派也要从天澜山迁出,将此山让于我彭家!”

    曲笙完全可以想象天澜丹派听到彭家的条件是什么反应,天澜丹派因天澜山得名,在此地经营上万年,教人拱手让出道场,这简直是对一个门派最大的羞辱,天澜丹派绝无同意的可能!

    彭家因为一名子弟便将一个宗门逼迫至此,实在有些过分。

    曲笙忍不住道:“有冤抱冤,有仇报仇,且不说你彭家高徒是否被丹心真人所害,即便属实,那也是个人所为,罪不及门派。况且天极榜比试,偶有死伤也是难免,如果你彭家错手杀死了五大山门的弟子,是不是彭家老祖也得圆润的滚出修真界?”

    夏时淡淡地接道:“莫说是错手,就算故意,大概也不能让五大山门的弟子掉一根头发。”

    常钧语冷笑道:“这些大世家能够延绵数万年,别的不会,就会一种传承,那便是恃强凌弱,遇到比自己强的,就甘做缩头乌龟,遇到比自己弱的,便鲸吞蚕食。如此声势浩大的围山,当真是好威风,只是难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说么,你们好不容易讹上了天澜丹派,不揣满了储物袋,定是不会把这个公道讨清楚的。”

    这青年被苍梧众人轮流一顿夹枪带棒说得暴跳如雷,他气得脸红脖子粗,双手握拳,灵力凝聚于上,看这架势,只怕一拳就能轰掉半个山头。

    曲笙暗暗扣住储物袋,提防此人出手。

    可就在这青年将要出手之时,突然有两道罡风从东方袭来,虽然并无杀意,但其间透出高阶修士的威压,让曲笙气为之一窒,而那青年也露出惊喜的表情。

    罡风中传来喝声道:“何方小辈,胆敢在彭家面前喧嚣!”

    风停处,两名背负赤琏长刀的元婴修士如一堵墙壁般阻在曲笙面前,一人刀柄向天,刀扇墨黑,一人刀柄垂地,刃绽雪光。

    青年行礼道:“劳动师叔大驾,弟子罪过。”

    黑刀之人并未搭理他,他倒提长刀,以柄指向曲笙道:“刚才就是你口出狂言,胆敢斡旋我彭家血仇是吗?”

    曲笙从来吃软不吃硬,黑崎大妖面前也敢呛声,对方不过元婴修为,比那青极宗的彭掌门也高不到哪去,光靠气势可吓不到她。

    既然对方亮了兵器,曲笙亦是祭出定军枪,她道:“苍梧掌门,曲笙。今日应邀来赴天澜丹派典礼,不想贵方围了山。想那天澜丹派的丹修非争强好胜之人,此中定有误会,彭家这血仇未必就应在天澜丹派身上。我想见你们主事之人。”

    黑刀修士大喝一声:“我家老祖岂会见你这等杂鱼!滚!”挥刀在曲笙面前凌空虚斩,一道刚猛的刀气带着烈火之势,把苍梧众人推飞数十步,“再敢上前,性命难保!”

    常钧语凌空翻过,刚一站稳,便冷哼道:“图穷匕见,手段龌龊,这才像大世家的一贯作风。”

    黑色刀客一听大怒,暴喝:“好个小辈,信口雌黄,这就让你见见彭家的本事。”仰刀虚指半空,作披风之势,巨大的灵力在刀尖汇集,眼见这一刀下来,修为不过筑基期的常钧语难保不被撕碎。

    夏时一皱眉,倏的突向阵前,双手间灵力涌动,迎向刀锋。

    手与刀即将碰撞!

    ——突然,一股雄浑的威压从天而降,带着钢刀一般的灵力,骤然间划开两人的战局!

    这威压来者不善,夏时立刻收手,挥手便用结界罩住了苍梧诸人。

    黑色刀客一惊,他硬生生收手,白色刀客也是皱眉。

    空中传来声音道:“世家做派?可笑啊,你们真的知道何为恃强凌弱的做派?都给本座过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相邻的书:天之境[综]本宫是男的穿越之女妖魅青玄道主倚剑弑苍天武侠崛起仙少,走着瞧黄泉路派出所弑月琉璃冥界之花冥冥女鬼修真记霸气军长成神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