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风起天澜(五)

【书名: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 第67章 风起天澜(五) 作者:吴瑕

强烈推荐:仙玉尘缘仙武神皇死人经天影大主宰斗战狂潮不朽凡人符皇     可这一击硬碰硬之下,竟是彭刻戎被那白鹤重捶了心口,他一时脸色发青,喷出一口鲜血。

    在场所有人都震惊了!

    因为鲁延启的表现,彭家子弟或多或少都小看了苍梧,没想到常钧语年纪轻轻,手上尽是华而不实的法术,竟然能逼退彭刻戎的赤琏刀?

    曲笙喃喃道:“万花之屏、善水成阵、鹤舞沙……他竟然能将苍梧的术法用到这个程度。”

    这是曲笙将常钧语收入门下之后,第一次见他出手,此时方知这名喜欢闭关的弟子,居然已经有了这样的悟性,达到了这样的境界。

    夏时眼中也有不加掩饰的赞赏:“化简去繁,返璞归真,不错。”

    彭刻戎也不是花架子,被彭千繁带到天澜山的族中子弟没有一个弱的,当他认清了对手的实力后,彭刻戎的赤琏刀也更凶猛,几乎紧追常钧语,将刀的凌厉霸道发挥得淋漓尽致。

    在常钧语躲避不及的情况下,擂台上终于开始见血了!

    沾了血的赤琏刀更是酷烈,刀刀贴皮肉,在常钧语绚烂夺目的术法之中,彭刻戎也已经杀红了眼。

    刀若是尝了血,就停不下来了。

    这场战斗异常惨烈,常钧语浑身如血人一般,几处伤口皮开肉绽。彭刻戎也已被卸掉了右臂,只能用左手持刀,他背后肩胛处已经凹下一个醒目的大坑,那是被常钧语用术法生生轰出来的。

    到最后,两个人都颤巍巍地站在擂台上,彭刻戎手已经握不住刀,他被揍得鼻青脸肿,脑袋也被开了瓢。

    “我……我不会输。”说完这一句话,彭刻戎倒下去了。

    常钧语头上的血流得满脸都是,他毫不在意地用手抹了下眼睛上滴着的血,歪歪扭扭地走到彭刻戎身前,拽着他的脖领,将他半拎了起来。

    常钧语带着一种野兽般的笑容,呲牙笑道:“敢瞧不起我们?告诉你,就算老子不用傀儡,也能用苍梧的法术赢了你们——给我滚下去!”

    像彭竟对鲁延启一样,常钧语用脚一踹,将彭刻戎踢下了擂台。

    周围一阵诡异的沉默。

    然后他挥手收了傀儡,像一只斗胜的公鸡,走到了擂台边。

    常钧语看着曲笙。

    曲笙在常钧语见血的时候就已经说不出话了,可她出奇的冷静,目光幽沉沉地看着他。

    其实常钧语这会儿的视线已经模糊了,他失血过多,看着外面一片模糊,人和景都散在了血雾里。

    常钧语定定地看着曲笙的方向,最后咧嘴一笑:“师父,你怎么不来接我?”

    然后少年大头一栽,从擂台边摔了下去。

    曲笙早已等在擂台外,她立刻挥袖将常钧语卷到自己身边,及时接住了他。

    鲁延启也已经有所好转,他手脚并用,全无形象地冲了过来,看着常钧语的眼里全是泪。

    夏时走上前,把一粒金豆子模样的丹药喂到常钧语口中,对曲笙道:“别慌,这丹药下去,不出一时半刻便会伤口痊愈。”

    曲笙的理智告诉她,这种历练没有任何错,弟子们应当有各种磨难来使自己更成熟,在定下赌战之时,她已有心理准备。

    可她的感情告诉她,心疼啊。

    常钧语的血已经止住了,但曲笙还是沾了一手的鲜血,她想是想到了什么,猛地抓住夏时的手道:“彭家最后一局,定会派出最强金丹修士,我已不求能赢,只求你平安!”

    夏时知道她的不安,于是安抚地拍了拍她的手背。

    “好。”

    夏时迈步走向结界,没有御风,也没有借助任何法术,他很平淡地走到擂台下,然后一掌拍在擂台上,只用身体的力量,便跃上了数丈高的擂台。

    曲笙的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一般,对彭千繁道:“苍梧派长老,夏时,应战!”

    当彭刻戎被抬下去时,彭千繁只是略看了看,他神色略有些凝重,不过也还是停留在看戏的阶段。

    皮肉伤,对灵丹横行的修真界来说,没什么好在意的——修士比斗,只要不伤到丹田,就算是击穿了心脏,也有办法活过来。

    他再次伸手,指向后方一名金丹修士道:“瑞予,由你收场。”

    被点将的彭家子弟出列,他戴着黑色的头巾,与前两者不同,彭竟是左手刀,彭刻戎是最正常的刀派,而彭瑞予,是双刀!

    彭瑞予有些阴沉,他御风飞上擂台,看着夏时,一言不发。

    明眼人都知道,曲笙提出赌战,她便是将胜负压在了筑基期和金丹期这两场上。这意味着曲笙不仅有信心自己能赢得筑基期赌战,对夏时也有着同样的信心。

    所以彭瑞予知道,眼前的这名青年绝对不好相与。

    双刀亮相,彭瑞予已将赤琏刀激发到极致。

    ※※※※※※※※※※※※

    不得不说,夏时的丹药果然是极品,不仅鲁延启已恢复过来,就连常钧语的伤都在几息后好得个七七八八,两名弟子并排在下面坐着,安尘在旁边护法。

    曲笙来到擂台下,用一种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关切目光,追随着他的身影。

    “我是苍梧派的客座长老。”夏时知道彭千繁的厉害,只要有心,还是能追查到他是太和弟子,所以他解释了下,“但是我站在这里,是为苍梧而战,那么,今日我便只以苍梧道法战斗。”

    苍梧道藏面向苍梧所有人开放,夏时作为长老,当然也阅读过,纵然他没修炼过苍梧的法门,却已从刚才常钧语的斗法中摸到了一些苍梧法术的关窍,足够他应用了。

    而且这样一来,既可以弘扬苍梧道法,也可以掩盖他自身的来历,还能给下方的苍梧弟子做示范,可谓一箭三雕,所以他要用苍梧的法术来赢这一场。

    夏时看着台下的少年们,他温和地笑了笑。

    那笑容的含意不必多说,他是在告诉他们——看好了!

    彭千繁阴沉着脸,将手放在了扶手上:“开战!”

    顷刻间,擂台上已经风起云涌!

    彭瑞予已经出刀,夏时也放出第一道“万花之屏”,两人出手只在刹那间,几乎让人看不清身法!

    这就是金丹修士之战,神识不够强的鲁延启根本无法捕捉他们的身影,只有筑基期弟子才能勉强用神识跟上斗法节奏。

    如蟠龙一般的花藤冲天而起,顷刻间将整个擂台都包裹在内,每一道都带着威压,将彭瑞予的刀光围得密不透风。

    那鲜花一般美丽的万花之屏,竟然能达到如此程度!

    不过夏时也只能毫无障碍的使用这一招,除了粗浅的低阶法术,更高级的五行法术都需要有相应的灵根来辅助施法,而他的单一雷灵根太纯,不足以支撑他用出其他系的高阶法术。

    但这没关系。

    他又使出了第二招“善水成阵”,姿势和法门都一样,唯独将掌心激出的水法变为雷光,那紫色的闪电在空中形成巨大的太极阵图,从上方压了下来,几乎遮住了结界内的全部空隙!

    彭瑞予在这阵图之下几乎没有反击的余力,他目露惊恐之色,双刀燃起的火焰只剩微弱的光芒。

    他已被压制得喘不过气来!

    在这时,夏时又出了第三招“鹤舞沙”!

    但这一招已经失去了鹤的飘逸之形,在夏时的气势之下,一只闪电织就的苍鹰盘旋在阵图之中,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尖啸!

    “没有绝对弱小的门派,没有绝对弱小的道法。”

    夏时掐诀,他俊美的脸在忽闪雷光之中更添魅惑之色,犹如神祇临世。

    “千万法门,自在心中,无我存道,方为本真。”

    “今日我得此领悟,与苍梧诸位共勉之。”

    曲笙从不知道苍梧的法术也能达到如此霸气的程度,在夏时的法术攻击之下,彭瑞予完全没有反击的余地,他只能做困兽之斗,负责配合夏时将那些原本华而不实的法术一一展现在众人面前,成为一个可笑而绝望的傀儡。

    彭千繁身后的彭家子弟个个脸色铁青,他们如何不知彭瑞予的实力?彭瑞予号称“双刀祥瑞”,乃是彭家金丹期中最出类拔萃的弟子之一,老祖本想再打磨个几十年就让他登上天极金丹榜,没想到在这擂台上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苍梧弟子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每个人都恨得牙根痒。

    眼见彭瑞予灵力不支,将要败下擂台之际,夏时也准备使出最后一招收场。

    然而就在此时!

    彭家子弟的阵营中,一名元婴修士突然暴起,他手中的赤琏刀比这些弟子狠辣许多,一出手便带着血红的刀光,竟有元婴后期的威压!

    眨眼间,他的刀劈开结界,直接向夏时攻来!

    电光火石间,所有人根本反应不过来!

    他的刀太快,闪电不及万一!

    只有刀光,甚至那刀光也只有细弱游丝的一条线,只有大能修士才能看出,这哪里是刀光,分明是空间被切割后留下的时空罅隙!

    不止刀快,这种行为本身也令人意想不到——谁会相信堂堂赤琏彭家,竟有人用偷袭这样下三滥的手段!

    彭千繁立刻反应了过来,他本来想抬起手阻止,可不知为什么,他停顿了一下。

    夏时所展现出的绝高战力令人胆寒,假以时日,难保不成大器。

    彭千繁突然升起一股想要将此人扼杀在此地的念头,于是他的手又缓缓收了回去,甚至没有去修补结界,而是看着那名弟子的刀锋直接劈直夏时的面门。

    这人名为彭湖,修的是快刀,他的刀在晋阶元婴期之后,速度已经到了直逼化神修士的程度,就算与同境界的太和剑修对战也有一搏之力,所以那个金丹初期的修士死定了。真是可惜……但谁让他进了这多事的苍梧,还参加了赌战呢?而且这是彭湖一个人的行为,与他们彭家无关,事后他最多赔偿下,不过是个小门派罢了,连吞并他都嫌麻烦……

    可就在彭千繁已经准备好了夏时死后该有的惊怒的表情同时,他却震惊地发现夏时的背后隐隐出现一股威压。

    这股威压之玄奥,也只有到了他这个境界才能感受到,因为那是——

    大乘期?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相邻的书:天之境[综]本宫是男的穿越之女妖魅青玄道主倚剑弑苍天武侠崛起仙少,走着瞧黄泉路派出所弑月琉璃冥界之花冥冥女鬼修真记霸气军长成神路